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八零匪妻遇娇夫(安屠生)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

八零匪妻遇娇夫(安屠生)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

2019-11-08 14:44:16来源:xyx发布:安屠生

新书推荐,《八零匪妻遇娇夫》由安屠生所编写的穿越时空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美树姜小白,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八零匪妻遇娇夫(安屠生)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八零匪妻遇娇夫(安屠生)小说免费试读最新章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车祸,把处于人生巅峰的姜总送到了80年代,重生在同名同姓的17岁农家女身上。开局一个愚孝便宜爹,附送一只赖上她的小奶狗,极品家人一二三四五。来自21世纪的王者姜总表示,碾压一切渣渣,毫无压力。可,那个进阶为小狼狗的弟弟死活甩不掉怎么办?某男一脸认真:嗯?不想当我家姐?那就请做我的太太吧

八零匪妻遇娇夫(安屠生)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

八零匪妻遇娇夫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八零匪妻遇娇夫》第14章 愚孝爹又被老娘扎心了

这才三个多小时,他就做好了一张桌子,三把凳子,和还有个简单的三开柜。

家里没有钉,姜运富用的是自制榫卯。

榫卯结构是榫和卯的结合,是木件之间多与少、高与低、长与短之间的巧妙组合,这种组合可有效地限制木件之间向各个方向的扭动。

用灵巧、精密、复杂的榫卯工艺做出来的家具,样式多变,还不会受到环境热胀冷缩,使得家具结构完整不变形优点。

古时的家具、建筑能保存几百年,屹立不倒,靠的,都是匠人们苦心钻研,一钻一凿慢功夫磨出来的。

姜美树打开柜门,看了又看,心中充满赞誉之词,不过,她觉得最实用的是这句:爸,你好厉害呀,以后咱家就靠你这手艺挣钱啦。

姜运富憨憨地笑了下,吞下药,忽然想起件高兴事儿,跟说:今天下午傅厂长来过咱家,说让我回到家具厂干活,他想让我进去当师傅呢,我打算过几天就去。

傅厂长?

姜美树用骨关节咔哒咔哒的轻轻敲着手边的木板,搜索起小三毛的回忆。

首先浮出脑海的关键词是这个人很讨厌。

傅厂长名叫傅昕博,是京都来的插队知青,77年知青开始返城那会儿,他选择了留在农村,支持中下层贫农建设新农村。

不过,根据小三毛接收到的风言风语信息,分明是傅昕博的父母还在东北农场,他无法回城,才不得不留下来的。

傅昕博那人一张嘴皮子厉害,77年底鼓动村长城成立家具厂,他从一个小会计干起,一步步的,在82年底,做到了厂长职位。

如果记忆停留在这里,姜美树一定会给这位傅厂长鼓鼓掌的,小伙子跟前世的她一样,很有上进心,奋斗的不错嘛。

可是,继续往小三毛的记忆深处挖,姜美树发现了一些让她很反感的东西。

一年前,傅昕博还是副厂长的时候,曾经给小三毛写过一首歪诗,俗称的情书,小三毛是个老实孩子,自然是拒绝了。

傅昕博转而又给姜美美写起了情书,在姜家沟,有俩公认的美人,姜美美和姜美树。

但这并不妨碍傅昕博继续到姜家送温暖,姜美美一张鹅蛋脸,在农村人中,也是挺出挑的。

而且不止是姜家,只要谁家闺女长得漂亮,傅昕博就会雨露均沾的去谁家送温暖当活雷锋。

总之,这个傅厂长是见者就撩。

用21世纪的话说他是个中央空调,用古今中外通用的两个字总结:渣男。

记忆到此打住,姜美树不想再深挖了,省得恶心。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恨渣男。

姜美树若有所思地想了会儿,对姜运富说:爸,村子里的人都在传你得了乙肝,会传染人,人家看到咱都躲,你咋进厂啊?照我说,先想法把二婶儿那张破嘴修理一顿,以绝后患。

姜运富脸上的笑僵住,紧紧握了几下茶缸子后,他温声责备道,三毛,别瞎说,这事儿跟你二婶儿没关系,咱都分了家,她没理由这么做。

姜美树撇撇嘴,爸你

好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她咋说也是长辈,你要尊敬的。

姜运富重重放下茶缸子,教育了姜美树两句后说:我去你奶奶家一趟,你先睡吧。

姜美树大概能猜出他的目的,她很想说郭小赖家给的钱,进了姜老太的裤腰带,谁也别想掏出来,可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姜运富不在他老娘面前栽大跟头,他是不会相信她的话。

-

姜运富的确是为了郭小赖的事情去找他老娘,他想,自己这几十年来挣的钱,都贡献给了姜家,老娘再偏心弟弟一家,也不至于100块钱都不给他的。

况且,姜运富觉得他自己得了癌症,于情于理,娘攒那么多私房钱,都得给他拿出来一点吧。

结果,让姜运富大失所望。

哎哟哟我腰疼的动都动不了啊我活不了几天了啊

姜家,姜老太面朝墙躺着,无论姜运富说什么,她都捂着腰,嗨哟自己的,一副疼要死要活的样子,就是不提给钱的事儿。

姜运富个憨憨,现在算是看清楚现实了,娘,定亲钱我不要了,我出,就要你出面去郭家说一句话,毕竟这桩婚事是你答应媒人的。

我这身子骨,动都不动不了,咋去啊哎哟哟姜老太捶着腰,呻吟个不停。

王阿娟在一旁打毛衣,暗笑婆婆装得真相。

不过,听了半天笑话,她烦了,这大半夜的,急着睡觉呢。

王阿娟放下打了一半的毛衣,用毛衣针挠挠头,说:大哥,咱可都说好了分家,你再这样缠着娘,把她气病了,医药费我们可不管啊。

姜运来拨弄着收音机,也说:大哥,你说你也是想不开,把三毛嫁给郭小赖能咋地?嫁出去,你也落个清静。

可不?王阿娟撇撇嘴,闺女家啊,就是油菜籽的命,撒到哪儿是哪儿,你还想她嫁给县官家儿子当XF儿啊?不是谁都像我们家美美那么有出息能上大学的,你就别给我们比了。

你们说的这是人话吗?姜运富气得要死,郭小赖是个啥东西,他门儿清,闺女嫁过去不得受一辈子苦。

姜运富被逼急了,站起来吼道,娘,你们都不管是吧,我告诉你们,我就是杀了那个郭小赖,也不会让三毛嫁给他,反正我是快死的人了!

收音机里传来九点半的拉笛声,王阿娟不耐烦地喊:你在我家喊什么喊,要杀了他就快去杀啊,别在这里嚷嚷,我们还要睡觉呢。

呵,呵呵!

姜运富此时此刻,总算是看清了这家人的真面目,相信了那个跑掉的老婆对他说的话。

他们根本没把他当人,就想要他的钱,现在没钱了,他们就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六亲不认了!

姜运富站起来,想要走,可是又想到最让他痛心的事情,便重新蹲下身子,娘,去年有人给你写了一封信,叫你去赎我,你收到了吗?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