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重生之倾世毒妃(玉自寒)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

重生之倾世毒妃(玉自寒)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

2019-11-08 14:49:07来源:xyx发布:玉自寒

新书推荐,《重生之倾世毒妃》由玉自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昭沈映,文笔极佳,实力推荐。重生之倾世毒妃(玉自寒)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重生之倾世毒妃(玉自寒)小说免费试读最新章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的云昭遭江容儿算计,被深爱的丈夫沉了塘,重生归来后的她看透了生死,只想逍遥自在做个闲散女子,可卷入了暗潮涌动的朝堂,那美如谪仙的男子为何会对她处处护佑,是阴谋还是所谓的真心?片段一:云昭郁闷地看着面前的无赖男子,觉得前世对此人的印象全被颠覆了,传言中不近女色,视女人为毒虫蛇蟒的沈大人为何偏

重生之倾世毒妃(玉自寒)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

重生之倾世毒妃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之倾世毒妃》第14章 无赖

可他却轻笑了一声,随即出了门。

身后的身影跟在他两侧。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唇上的温度慢慢蔓延,想起那个吻,她心里躁动,想要抓住那灼灼其华的男子狠揍一顿。

还不跟上?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她。

云昭磨了磨牙,这才跟了上去,可就在她以为他会一闪身不见,鼻子忽然被一堵肉墙撞疼,她委屈地揉了揉鼻子,看向忽然停下来的男子,埋怨道:干嘛停下来啊?

你夫君来了。

沈映盯着前面的人,唇角微扬。

夫君?

秦玉寒来了?

云昭浑身突然打了个激灵。

她探出身子,果真看到秦玉寒阴鹜的脸,而他身后也是一脸惊恐地芸香,看到这幅场景,她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芸香看到她,立马扑了过来,拉着她的胳膊,声泪俱下道:夫人,你可吓死芸香了,如果你有个好歹,那芸香就真的罪该万死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云昭无语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芸香可怜兮兮。

她抬起头,看向秦玉寒。

那阳光覆在他身上,有些不真实,而此刻他紧绷着脸,那张好看的脸却看也不看她,反而盯着她面前的沈映,嘴角慢慢露出一丝阴鹜:沈大人,为何在此?

路过!

沈映眼也没抬。

秦玉寒却轻笑,显然不信:沈大人不是和晋王在城门口吗,怎么竟然跑到了这离城门最远的柳巷了,难不成沈大人会飞不成?

本官会不会飞,与秦公子有何干系?

是没关系。

秦玉寒抿嘴笑道:只不过在柳巷口我发现一些残尸,不知和沈大人有什么联系?

沈映这才抬起眼。

那双眼里清冷似雪,仿佛天下万物都入不了他的眼,而就是这么清冷的眸,竟让秦玉寒无端生出几分惧意,而且顷刻间冰冻了整颗心脏。

公子沈映,果然厉害!

秦公子要插手朝堂之事?

秦玉寒浑身一僵,随后轻启口:秦某一介布衣,无法插手天子之事,只不过最近漕运事多繁杂,秦某有些事想要请教沈大人而已,况且这件事还是沈大人经手的,想必你并不陌生。

秦公子好谋算。

沈映眸光似雪似冰。

秦玉寒笑得如沐春风:沈大人谬赞。

云昭在两人身上打量,可并没有乱打注意,只看了一眼便垂下眼眸,盯着脚上的茯苓花样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

面前出现一个皂青色锦靴,她这才抬起头,却发现沈映清冷的面容映入眼帘,那灼灼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竟让她有些微微地痒意,她稍稍一偏头,目光落在一旁的秦玉寒身上,而秦玉寒也在打量她,他和她目光相对,那眸里满是还未来得及撤下的愠怒,云昭心里冷笑了一番,随即将目光落在前面漂浮不定的柳花上。

沈大人意下如何?

秦玉寒盯着他清冷的眸。

沈映微微一笑,那眸里的雪仿佛化开,只留下恍然地潋滟,他没有回秦玉寒的话,只是上前握住云昭的手,声音清冷悦耳道:我听阿昭的。

云昭被这双手冰到。

想要挣开,可挣脱不开。

秦玉寒脸色微变:沈大人是否逾越了?

沈映转过身,那温暖的光线落在他的眉间,竟然如同烨烨生辉的金光,让人有些不忍移开夺目的光彩:阿昭是我的。

沈映!

秦玉寒脸色铁青。

云昭无语地看着他。

前世的记忆和现在好像对不上了,而且前世,沈映从未与女子纠缠,更没有与有夫之妇暧昧不清,可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因为她重生了一次,有些东西也暗中改变了不成?

她苦思冥想。

可沈映紧了紧她的手,随意而又认真地问:阿昭,你要不要我?

云昭一个头两个大。

这个沈映摆明了是要拿她恶心秦玉寒。

秦玉寒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那张温雅和煦的脸顿时龟裂,露出最里面的阴鹜阴冷:沈映,你别太过分

过分?

沈映对上他狰狞的脸,那张俊美如斯的脸竟然露出一丝恨意,更有隐藏在眸底的点点杀意:当初你夺走我的心头肉时,可曾想过过分二字,如果不是你,我何至于沦落到至此,又何至于和心爱之人无法相守!

云昭有些微愣。

沈映竟然喜欢江容儿?

秦玉寒听到这话,眸光一寒:住口。

沈映唇角微掀,那薄凉的寒意慢慢蔓延开来,他紧了紧云昭的手,那微凉的温度从指尖蔓延到整个掌心:秦玉寒,天道轮回,有些事就算是在先,可不一定相守在最后,况且她的心里是否真的容你还两知。

沈映!

秦玉寒这次是真的怒了。

云昭知道沈映触及到他的逆鳞了,所以使劲挣开那双微凉的手,站在一旁,表示和他划清界限,沈映看到她此番举动,眼眸里划过一丝寒意,可这丝寒意很快,所有人包括云昭自己都没有察觉。

秦玉寒,我是无辜的。

云昭迎上秦玉寒冷冽的目光。

秦玉寒冷笑了一声,想要出言讽刺一番,可最终没有说出那番伤人割心的话,他知道她是无辜的,也知道沈映不过是利用她激怒自己而已,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堵得慌,像是恼怒刚才沈映那几句特意羞辱的话。

见秦玉寒表情阴沉。

云昭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沈映:沈大人,我没得罪你吧?

没得罪!

沈映唇角微扬。

云昭心里怒起,可还是镇定地看着他,声音里带着一股愤懑:既然没得罪,那为何沈大人要如此污我名节,毁我清誉,你可知道你这样会让我夫君误会

夫君?

沈映眼眸阴寒如霜。

而秦玉寒听到夫君两个字,心里顿时舒坦,之前淤堵的心忽然被疏导,一下子畅快淋漓,不觉得看向柔柔弱弱的云昭,眸光里闪过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窃喜。

云昭被他的目光盯得如芒在背。

这个沈映很是难缠!

沈映走上前,想要握住她的手,可秦玉寒这时将云昭护在身后,那温热的手握着她的指尖。

云昭心里发恶。

想要使劲挣开这只手。

秦玉寒,她厌恶他至极。

松开!

沈映目光森然。

秦玉寒不仅没松开,反而握紧她的手,并扣住她的腰,那微凉的吻落在云昭的发间,惹得云昭心里直犯恶心。

沈大人,云昭乃是我明媒正娶的正妻!

那又如何?

沈映冰凉地看着他。

秦玉寒森然一笑:我是她的夫君!

沈映紧了紧手指,那微凉的薄意从眸底蔓延出来,好一会儿,他掩下眸底的寒意,清冷的面容染上一丝玩世不恭,可这份玩世不恭下却是森森嘲讽:一时夫君,长久不了。

说完这句话,他瞥了瞥云昭,随后便和那两个身影一闪身就不见了。

秦玉寒气得脸色铁青。

沈映!!!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