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深情不及暖伤【完结】(周靳远苏桐)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深情不及暖伤【完结】免费看

深情不及暖伤【完结】(周靳远苏桐)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深情不及暖伤【完结】免费看

2019-11-08 16:54:21来源:gz发布:云清

深情不及暖伤【完结】(周靳远苏桐)小说在线阅读,这里推荐深情不及暖伤【完结】云清的小说章节免费阅读by云清创作的,深情不及暖伤【完结】(周靳远苏桐)小说最新目录在线看。一场精心密谋的阴谋,她成为他眼中水性杨花的荡妇,他毁掉他们的婚姻,谋杀她的孩子,转身却拥着她最痛恨的女人走进教堂……那一刻,她才幡然

深情不及暖伤【完结】(周靳远苏桐)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深情不及暖伤【完结】免费看

深情不及暖伤【完结】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深情不及暖伤【完结】》第6章离婚快乐

她被带进手术室。

周太太,裤子脱掉,腿叉开,我们准备为你手术了。医生戴着口罩望着她,站在床边,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这道提醒,恍若劈开她的灵魂。

她茫然地睁大了眼,迅速从床上下来,仓皇不安的往后退:你们别过来,我不想打掉我的孩子,是周靳远逼我进来的,你们这是在犯法

周太太,您别为难我们了。医生也很难做:这是周先生的命令,我们也不能违抗。

不!

苏桐急了,像是断线的风筝,在短短几秒之间奔向了窗户,心里是铺天盖地的哀戚,面上是不顾一切的坚决:你们是医生,不是刽子手啊,如果非要打掉我的孩子,那我宁愿从这里跳下去一尸两命,也好过和我的孩子阴阳相隔!

医生眸子松了松

十五分钟后,苏桐从手术室出来。

周靳远和安欣瑜端坐在走廊长椅上,见她苍白着一张脸走出来,他面无表情地将离婚协议书递给她,完全看不到她的虚弱与难堪。

欣瑜怀孕了,我要给她一个名分,签了它,我会让你父亲平安出来。

苏桐此刻满心酸楚,却真的好想好想笑出声。

她拼了命哀求他给她生路,他毫不在意。而不过短短十五分钟,安欣瑜怀孕了需要一个名分,他就恨不得把一切好的捧到她面前,为她扫清所有障碍!

太过鲜明的对比,仿佛一巴掌狠狠打在她的脸上。

打肿了脸,也打碎了心。

桐桐对不起。安欣瑜虚捂着小腹,满脸内疚和自责,甚至拉着苏桐的手往自己脸上招呼:是我不好,是我勾引靳远哥,你打我吧,你骂我吧,只要你能开心一点,就算你要我给你跪下磕头我也毫无怨言,只是桐桐,我有孩子了,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没有爸爸,你可以原谅我这一次么?

啪。

苏桐当真扬起手,直接重重甩了她一巴掌。

那一巴掌落下,空气都沉寂了几秒。

安欣瑜,总有一天你会有报应,全天下的人都会发现你这张我楚楚可怜的脸蛋下面是一颗怎样肮脏的心?比黄河更污浊,比泔水更恶心,唯恐避之不及!

苏桐你说够了没?!周靳远一把将安欣瑜护在怀中,冷眼瞥向苏桐:我看这里最肮脏的人就是你!

说完,他直接拉着安欣瑜便要走。

安欣瑜捂着被打的侧脸,哭红了眼,却还在为苏桐说话:靳远哥,桐桐她只是一时气愤才口不择言,我没关系的

站住!苏桐也学着冷漠地叫住他们:靳远,别这么生气,我没说我不签字,毕竟你要给你的心上人一个名份,又不想重婚,少了我签字怎么行呢?

她利落地走到两人面前。

落笔在协议书末页签下自己的名字。

离婚快乐,周先生。将文件递还给他的时候,苏桐心里在滴血,嘴角却是无谓的冷笑。

对他的称呼也随之改变,角色抽离之快,也是让周靳远为之一愣,但他很快回过神来,离婚这事,不是他一直梦寐以求么?

他该高兴的!

《深情不及暖伤【完结】》第7章绑架

走出医院,天空不知何时又下起暴雨。

苏桐躲在医院墙角,小手虚抚着腹部,脸上写满柔情,低声呢喃:宝宝,以后就剩下我们母子了。

她静静地等雨停。

哭过的眼睛,一点点变得清明。

雨幕中,周靳远开车载着安欣瑜离开。

安欣瑜甜蜜的望着身边的男人,从今以后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了,任凭苏桐再有什么本领,也翻不动这天!

也不枉费她花了那么多心思

透过车镜,她看到医院门口的苏桐。

暴雨倾袭,苏桐似乎有些冷,一个人的背影显得那么孤单寂寥,安欣瑜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却在看到苏桐抚上小腹时嘴角倏忽一僵。

大雨接连下了一个小时才变成小雨。

苏桐趁机用皮包护住脑袋,冒雨去公交站准备打车回家,谁知道刚穿过马路,一辆黑色的小型客车猛然刹停在她脚边,然后在她来不及呼救的时刻捂住了她的口鼻,将她打晕塞上了车。

车子迅速疾行驶离医院。

待到苏桐缓缓转醒再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废弃的产房,手脚都被紧紧缠绑着,稍稍一动,后脑勺便传来钻心的痛。

咯噔、咯噔。

门口响起高跟鞋的声音,一个女人推门而入。

果然是你。苏桐望着安欣瑜。

是我又怎么样?没了观众,安欣瑜也不再演戏,表情有些狰狞:我和靳远明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是你,是你非要横插一脚霸占属于我的周太太!实话告诉你,你收到去酒店的短信是我趁靳远睡着发的,你的私隐也是我告诉那个奸夫的,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你今天依旧只是个下、堂、妇!只能任我羞辱!

啪。

安欣瑜反手又狠狠地甩了苏桐一巴掌,纤长的手指缓缓落向她如今平坦的腹部。

挨了一巴掌,苏桐耳膜嗡嗡作响。

口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她胃里的恶心渐浓。

可是一看到她的手贴在自己腹部,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条毒舌包裹,它正冲你吐着蛇信子。

苏桐心脏紧缩:你、你想做什么?我的孩子已经被你们害死了

是么?!安欣瑜拽着苏桐的头发逼她扬起头,癫狂道:那不如,我剖开这肚子看看孩子到底还在不在?

不要!苏桐整颗心都高高悬起,她如今想要的不过是孩子平安,惊声道: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了,天理轮回,你自己也怀孕了,难道就不怕有朝一日会报应在你的孩子身上么?

安欣瑜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就喜欢看你这副担惊受怕的表情,不过放心,我不会把你孩子怎么样的,毕竟他对我而言还有大用处!

苏桐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得知孩子暂时不会有事,也总算是松了一大口气。

从那天起,她就被囚禁在那间阴暗潮湿的厂房里。

一天又一天。

她起初数着日子,可后来,不知道是不是时间过去太久,她生出一种错乱的思绪,于是,她从地上捡起石块,在墙壁上一笔一划刻写着一个个正字。

十天、二十天、三十天

三个月过去。

除了当初绑架她的那两个男人,安欣瑜一次也没出现过。

《深情不及暖伤【完结】》第8章借种栽赃

不见天日的痛碾至全身。

苏桐一遍遍哀求那些人放过她,她可以给他们钱给他们想要的一切,但他们却只是嘲笑她的天真,那笑容太冷,冻伤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

翌日。

绑匪将早餐放在地上。

苏桐醒了,但是精神不好,没有动。

两人便以为她没有醒,窃窃私语:艹,我连我妈都没这样伺候过!每天端茶递水的,想当初老子在道上也是一条好汉

得了吧你,安小姐与周先生马上就要订婚了,特意吩咐我们把这女人看好了,你要是闹出事,看安小姐不弄死你?

呵,那女人也是个狠角色,为了拴住周靳远,竟然借种栽赃到他头上,哈哈哈

躺在床上,苏桐的睫毛不停地颤动着。

绑匪刚刚说了什么?

借种?

安欣瑜肚子里的还是不是周靳远的?

那周靳远会不会是被她蛊惑,才做出背叛她伤害她爸爸的事?

死寂的心,突然在这黑暗中生出一点可怜巴巴的念想,是不是只要能拆穿那个女人,所有的一切都会恢复原状?

心里有了想法,苏桐便坚定了念头。

她整整一天都忍着没有吃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喂,你怎么了?起来吃饭!

安欣瑜吩咐过绝对不可以饿到苏桐,她要这个孩子平平安安的降临。

苏桐有气无力,病恹恹的:我我头好疼,像是要炸开一样,是不是就快要死了?这里是哪里?周靳远呢,我爸妈呢?

她的视线缥缈,难以聚焦。

像极了垂死前的虚妄。

另一个男人被吓到了,商量道:她一整天都没有吃饭了,该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你在这里看着,我去附近找个靠谱点的医生过来瞧瞧。

小心点,我给安小姐也打个电话。

行了,我知道了,你把她看好了,千万不能让她跑了!

放心,她都快死了,能跑到哪里去?

眼看一个绑匪走远了,苏桐咬咬牙,双颊酡红,纤长的睫毛上下抖动,忽然撩开了被角,歪着脑袋像是傻子似的冲这一个绑匪扑上去:靳远,你终于来看我了?你知道,最爱你的人是我对不对

绑匪下意识要推开她。

但粗糙的手掌落在她纤细的腰肢时,动作一顿,眼底逐渐染上一层奸邪。

全城最奢侈的婚纱店。

安欣瑜正开心地试穿婚纱,站在落地镜前,她左右侧着身子,抬手抚了抚小腹,扭头看向周靳远:靳远,我穿这件婚纱好看么?

长裙拖地,胸前点缀珠花蕾丝,腰间则特意配合着她怀孕而设计的,恰到好处的掩饰住她微凸的小腹,好在她是后怀,也不是那么明显。

本来他是打算等安欣瑜到生完孩子自己结婚。

但安欣瑜说自己好没有安全感,担心哪一天周靳远会离她而去,所以他们一周后便会订婚,拖到现在也是他要处理与苏桐离婚后的事宜。

看着安欣瑜温柔的笑,周靳远有那么一瞬间,脑子里闪过另一道身影。

他微笑:很漂亮,我未来的周太太。

安欣瑜,你根本不配当周靳远的太太!!一道凄厉的女声突兀响起。

周靳远和安欣瑜眼神一凝,顺着声源看过去,苏桐衣衫破烂,面容枯槁,蓬头垢面地站在婚纱店门口,狼狈至极的脸上却写满了坚毅与憎恨。

《深情不及暖伤【完结】》第9章是不是只有我死了

桐、桐桐安欣瑜眸底飞快掠过一丝阴毒与狐疑,然后关切地迎了上去: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最近你又去哪了?我找了你好久

够了,别演戏了!

整整三个月的黑暗与折磨,苏桐看到她就觉得恶心。

靳远,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我亲耳听到她的两个下属说她借种栽赃到你头上,也是她设计让我被你捉奸在床的,你别跟她订婚,她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安欣瑜整颗心扑通扑通狂跳了几下。

该死!

那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东西!

眼底凝结出薄薄的水雾,她难以置信的捂着胸口:桐桐,我知道你恨我抢走靳远,可你怎么能编出这样的谎言来抹黑我?你明知道我是那么爱着靳远哥的,从小到大,十几年了啊

楚楚可怜的指控,与苏桐咄咄逼人的气焰成了鲜明的对比。

苏桐知道自己此时不应该爆发,可她就是忍不住。

安欣瑜,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整天戴着面具不觉得累么?当初,你指使人绑架我的时候那股嚣张的气势又去了哪里!

桐桐你究竟在胡说些什么啊,我怎么可能绑架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我不是!

吵够了么?!

周靳远太阳穴突突跳动着,周身温度骤降。

他瞥向苏桐的腹部,没有丝毫的信任,扯着嘴角冷嗤:我亲手打掉的孩子再生了?

苏桐一僵。

失踪三个月,一出现就玩这种苦肉计?苏桐,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的鬼话么?他当真以为那个孩子已经被她打掉!

苏桐隐隐看到安欣瑜嘴角勾起的冷笑。

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那天从手术室出来,我从未正面承认过孩子被我打掉了,是你先入为主,而且我真的被她绑架三个月,我可以带你去我被囚禁的地方,你也可以去找出那两个绑匪对峙,你就信我一次好不好?

周靳远无动于衷,反问:呵,你说欣瑜绑架你,我跟她相识十几年,她有什么理由绑架你?同样,既然有两个绑匪看着,你如今大着肚子,又是如何逃出来的?自导自演的把戏,玩够了就滚!别逼我再拎着你去引产!!

他的话,犹如一把把尖锐的钢刀,直插她的心脏。

带着倒钩刺,反复搅弄。

痛不欲生。

周靳远!苏桐最后那点微末的侥幸一点点被他粉碎,她冲他咆哮: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你跟她认识十几年,那我就不是了么?我不求太多,只要那么一次就好啊!难道非要我死了你才肯施舍给我一点点信任么!

周靳远凛冽的黑眸一深。

心脏某个地方,好像被撞了一下。

眼神,越来越复杂。

周靳远耳畔似乎有个声音在说,相信她!

苏桐站在周靳远的身边,她清晰地感觉到了周靳远气场的变化,她偷偷攥紧了拳,然后突然松开,一双水盈盈的眸子里浮现愧疚,然后直接冲着苏桐下了跪!

扑通一声。

重重地,磕在了地上。

她拉扯苏桐的衣摆,凄惨的哀求:桐桐,你恨我恼我,不惜用自残的手段来诬赖我,我知道你一定是深爱着靳远,误会我背叛他怀了别人的孩子才这么做的,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只有靳远一个男人

她俨然一副受害者的表情。

是不是误会,你心里最清楚!苏桐盯紧安欣瑜,恼怒地想把衣摆从她手中抽出来,偏偏她攥得很紧。

她只能用力一把将她推开

《深情不及暖伤【完结】》第10章亲子鉴定

安欣瑜惊恐不安地睁大了眼,身子抖如筛糠,跌撞着往后摔去,眼看着就要撞上身后的墙壁

欣瑜!周靳远瞳孔骤然紧缩,修长的双腿往前一迈,及时将她揽在怀中:你怎么样?

我安欣瑜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双手捂着小腹:疼我肚子好疼,靳远哥,我们的孩子,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孩子

如果说原本还有对苏桐生出一丝信任,那么此时便彻底烟消云散。

他猛将安欣瑜打横抱起,安慰道:没事的,相信我,我们的孩子一定好好的!

抱着她,临走前,周靳远冷冷地睨着苏桐:如果欣瑜和孩子有什么事,你和你的奸夫,包括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保证一个都不会有好下场!

话毕,他踏着怒意而去。

这一连串的动作和话语,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犹豫,苏桐站在那里,足足痴傻了好几秒,然后突然笑了起来,笑得癫狂笑得自嘲笑得绝望。

果然是周靳远的风格!

杀伐果决,对待她和陌生人没有一点点区别。

她也没有犹豫,打了一辆车,跟着周靳远一路去了医院。

医院。

安欣瑜被送进诊室检查。

苏桐平静地望着科室,对身边的周靳远说: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从没出轨过。旋即她也挂了妇科,选择做羊水穿刺。

她只搬出周靳远的身份,医院便加急处理她的要求。

做完羊水穿刺,苏桐躺在床上,麻木地睁着眼,看向头顶的天花板,那么白那么干净,她微闭上眼,数着时间等结果出来。

等待是很难熬的。

滴答、滴答。

一分一秒,犹如凌迟。

房间里安静地像是一座冰冷的坟墓。

毫无人气与生机。

她就是这座坟墓里被埋葬的未亡人。

几个小时过去。

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一脚从外面踹开。

苏桐被吓了一跳,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周靳远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墨眸里一片阴鸷,甩手将一叠报告砸到她脑袋上:苏桐,我真他妈就差点信了你!

纸页菲薄,扑扑簌簌的从她头顶砸落。

苏桐不明所以,她忙捡起散落在床边的报告来看,只消一眼,全身的血液登时直冲大脑。

最后一栏结果显示,她的孩子与周靳远竟然没有丝毫关系!

她颤抖地抓着报告,连嗓音都变了调,气急地一把扔掉报告: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孩子是你的,我只有过你一个男人,就是那晚在KTV

说着,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指着周靳远口不择言地道:是不是你故意换了报告?这份报告根本不是我的,你拿错误的报告给我对不对?

她明明没有其他的男人。

面对她莫须有的指责,周靳远冷冷地眯起了双眸,耐心全无,掌心紧握成拳,比第一次发现她出轨还要来的暴躁,甚至恨不得直接杀了她!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事实胜于雄辩,没想到你依旧满口谎言!

我没有说谎,如果不是你,那就是安欣瑜!

蛇蝎心肠的女人!

苏桐掀开被子下床:这个结果我不信,我要重新再做一次检查!我要盯着医生来做!周靳远,你敢不敢在跟我赌一次,我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