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乡村大亨》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林水生)

《乡村大亨》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林水生)

2019-11-08 17:04:14来源:KX发布:笔下沧海

《乡村大亨》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林水生) 在线阅读,乡村大亨是由作者笔下沧海写的一部都市小说,乡村大亨(林水生小说)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乡村大亨》小说章节目录在线全文阅读。手握阴阳气,逍遥田野间,致富小能手,天命犯桃花。活泼可爱邻家小妹,还有年轻貌美女老师…我真的只是想低调回家种个

《乡村大亨》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林水生)

乡村大亨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乡村大亨》第1章火车上的母女

紫金市,火车西站,人头攒动。

年轻人,我看你骨骼惊奇,颇有仙骨,我这儿有本《阴阳行气诀》,练就之后可掌控阴阳,乃无上至宝

老先生,我赶火车,下次吧!

林水生背着包,拖着行李箱,焦急赶往候车厅,因为再过15分钟,从紫金市开往南湘市的火车就要开动。

这个缠着林水生的老头穿得破破烂烂,塌鼻小眼的,一头灰白相间的头发,蓬头垢面,根本不像是什么出世修仙之人,更像是在火车站附近游荡行骗的职业骗子。

林水生不愿多搭理眼前这个身材瘦削,贼眉鼠眼的老头,着急地往候车厅赶去。

唉,等等等等,年轻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一次擦肩而过,这辈子可就再没有机会了,老夫这本《阴阳行气诀》只要10块!10块钱你买不了吃亏,10块钱你买不了上当

老先生,我真的赶时间,能不能别烦我了!

5块,5块怎么样?

5毛我就要了。

你够狠!好,5毛就5毛!

为了不再被这老头子纠缠,林水生只好破财消灾,抽出一张玫红的五毛钱纸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老头子得了钱欢喜地转身走掉,还不忘小声数落。

真是个傻缺,这破书是爷爷我昨儿在公厕里捡到的,阴阳五行,修炼成仙?只有傻子才信。

林水生拿了这本破旧的书卷,没当回事,直接塞进背包里,急急忙忙地过了检票口,终于在火车关门前一刻登上了返回南湘市的火车。

穿过了几节拥挤的车厢,林水生来到软卧车厢,这是火车上最好的位置,人少很多,环境也安静。

火车票很难买,学校刚放暑假,林水生就来到火车站售票窗口排队,足足费了一天一夜的功夫才排到。

为了省钱,原本想买坐票,可不止是坐票、站票,就连硬卧票都一扫而光,无奈之下林水生只好买了张软卧票。

大哥哥,你好!

拉开软卧的门,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立即冲着林水生打起招呼。

看着这个乖巧嘴甜的小女孩,林水生甚是喜爱,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放好行李,林水生认真看了看软卧的环境,还真是不错,一共4个铺位,空间宽敞,与外面的走道有门隔开。

林水生睡在上铺,下铺是刚刚打招呼的小女孩儿,名叫李星月,对面两个铺位的乘客看上去和林水生一样,也是放暑假赶回家的大学生。

这时,软卧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拉开,一个位穿着白色上衣的女人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保温杯,里面盛着热水。

这女人看上去二十三四的年纪,一头墨黑长发,尖尖的瓜子脸,两弯柳叶细眉,肤色白皙,从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冷冷的气质,比起那些电视里的明星来也毫不逊色。

妈妈!

李星月见到进来的女人,立即亲昵地扑了上去,在妈妈的身上又是亲又是蹭,还不忘向妈妈介绍起了林水生。

妈妈,这个大哥哥睡在我们上面,他也是南湘人。

林水生有些拘谨地冲着女人礼貌一笑,做起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林水生。

女人回以笑容,你好,我是星月的妈妈,韩雨。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之间刚才虽微笑的打过照面,可林水生就是觉得这个叫韩雨的女人眉目中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悲伤情绪,莫不是还有其他隐情?

同学,你是哪个大学的?

隔壁床的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开始和林水生交谈起来。

在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三人立即熟络起来,大家都是同龄人,又都是来紫金市求学的学子,有着许多的共同话题。

对面两人,男的叫周围,女的叫赵婧,是同校同学,刚好家里都在武阳市,于是便结伴同行。

林同学,南湘市靠近特区,现在改革春风吹满地,正是全国人民都在挽起袖子向前进的好时候,你要去特区发展吗?

林水生说道:还没想好。

周围说道:这有什么好想的,当然是去特区,我和赵婧都决定了,那里才是我们施展抱负的广阔天地。

我可能会回到家乡吧。

林水生口中的家乡,是南湘市下属县里一个偏僻落后的小村子,临水村。在整个县城里,临水村都是出了名的贫困村,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真的是一穷二白。

赵婧大为不解:去那种穷乡僻壤,岂不是屈才?

林水生笑了笑,家乡需要我,人总是不能忘根的,而我的根就在那里。

一直在陪女儿玩耍的韩雨听到林水生的这一句话,目光中闪过一丝光亮,顿时对这个同车的大学生增添了几分好感。

也许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得知了林水生的打算以后,周围和赵婧就没有再像之前那么热情地与林水生交谈。

林水生也乐得清净,从紫金市到南湘市的火车要二十几个小时,躺在床上先睡上一觉再说。

从背包里拿出一叠报纸,这是林水生刚才在车站外的卖报亭买的,怕的就是在火车上无聊。

报纸上的日期:1982年6月20日。

翻来翻去好几个版面,都是在报到特区的速度震惊世界,国外纷纷赞叹东方奇迹。

草草翻完,甚是无趣,林水生把报纸收回背包的时候,恰巧刚才从那个老头手里买的《阴阳行气诀》,心中突然有个念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拿来随便翻翻。

当林水生打开那本破旧的书卷时,起初觉得那些句子文字晦涩难懂,但是当看得入迷之后,却又如同在其中遨游,里面所讲阴阳天地五行充满了无穷玄妙。

不知不觉,窗外已经变黑,到了夜里。这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林水生不仅不累,反而还越看越兴奋。

到激动之处,林水生尝试着按照书籍上记载的行气之法运气,起初只是腹部微微有些发热,如此尝试了数十次,果然在书中所言丹田之处,感觉到了有一热一寒,一阴一阳的两股气息在交织融汇。

再度睁开眼睛的林水生恍若隔世,掐了掐脸庞,确定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在做梦,这书籍上记载的法诀竟然是真的!难道那老头果真是世外高人?林水生暗暗庆幸,这一次真是捡到宝了,而且还是个不得了的绝世之宝。

正当林水生兴奋难耐之际,忽然听到下铺的李星月发出了痛苦无比的哭声。

宁静的车厢立即被这尖声的哭泣所打破,周围和赵婧也从床铺上爬起来,只见李星月躺在韩雨的怀抱里,小小的身体在不住地抖动,面色异常痛苦,额头上冒出一层白毛汗。

大家的心同时揪起,这是怎么了?

《乡村大亨》第2章让我来试试

星月,没事了,妈妈在这里。

韩雨抱着李星月,不断出言安抚,眼神中透出深深的无助。

妈妈,我好冷。

李星月开始抖得更加剧烈,脸蛋惨白如霜,就连嘴唇也变成了乌青色。

赵婧惊慌无措地看着母女两,她这是怎么了?

我去通知乘务员,这里有紧急情况。

周围拉开门,正要出去,却被韩雨拦了下来。

没用的,不用去了。

可是你女儿现在都成了这个样子,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我带着星月走遍了全国所有的大医院,没有哪家能够查出她的病因,也没有任何治疗的办法。

看着痛苦的女儿,韩雨肝肠寸断,生不如死,泪水一滴滴如同断线的珠子滴落,她此刻直恨不得女儿身上所有的痛苦都由她来承受。

这一次,她带着女儿来到了紫金市全国排名第一的医院,想要为女儿检查病因,可是依然一无所获。无奈之下,母女俩只好空手返回南湘市。

妈妈,我想吃药。

星月,再忍一忍,忍忍就过去了。

妈妈,可是我真的太难受了。

韩雨哇的一声,紧紧抱着女儿嚎啕大哭起来。不是韩雨不想给女儿吃药,而是这种药有着极大的副作用,每吃一次都会对内脏造成巨大的负担。

看着女儿痛苦无助的模样,韩雨泪如雨下,每一次女儿发病的时候,她甚至都想到了去死。但是看着可怜的女儿,她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她选择了忍着心中的煎熬坚强地活下去。

韩雨颤抖的手打开随身的包,拉开拉链,正要从里面掏出药来,不料却被林水生所阻止。

让我来看看吧。

韩雨泪眼婆娑地望着林水生,就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块漂浮的木板,不管这块木板顺着水流会将她带往何处,起码能换得短暂的心安。

大哥哥,你能救救我吗?

李星月见到林水生,颤抖地牙关里蹦出了几个字。

别担心,有哥哥在。

说实话,林水生也没有把握,他根本不知道什么病理也更不懂得怎么治病救人,只是刚才看着母子二人的样子,内心也跟着一阵揪痛。

回想刚才丹田里有一股阴阳气的情形,林水生觉得也许这李星月的病现代的医学设备查不出原因,他的阴阳气倒是可以一试。

林水生闭上眼,回忆《阴阳行气诀》上记载的行气之法,立即在腹中生出两股真气,拉住李星月的手腕,想要以阴阳之气探查其身体。

好冷!

林水生忍不住牙关打颤,刚触及到李星月的手臂,就觉得一股极度寒冷的气息迎面而来。

在被那股寒气压制之后,林水生体内的阳气受挫,势头减弱,一时间处于下风。好在阴气不断辅佐,交缠滋生,不断使阳气生发。

绵绵不绝的阳气透过手臂,传导到李星月的身体里,逐渐扳回了主动,将其体内那股寒冷之气压制。

众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只见林水生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时而汗如雨下,时而寒气森森。

见到林水生闭目不语,其他人也不敢打扰,韩雨担心女儿,见到女儿在林水生的救治之下不再哭喊,也放心了些许。

如此过了约莫有两个小时,林水生的脸色才渐渐恢复平静,而李星月沉沉地睡着,不再被刚才的痛苦所缠。

天呐,林同学,你居然还有这种神乎其神的技艺!

周围和赵婧瞬间对林水生简直崇拜得五体投地,顿时为刚才轻看林水生大感愧疚。

看到女儿安然睡去,韩雨总算是松了口气,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痕,鞠躬道谢。

谢谢你。

韩雨的眼神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因为刚刚林水生为女儿治疗的场景她全部都看在眼里,也许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的能够治好女人身上的病症。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林水生自己都没有想到,体内的阴阳二气居然有如此神奇之功效。

事情告一段落,正要回到上铺休息的林水生突然感觉到身体好像被抽空一样,双脚绵软无力,眼前一黑,身形朝着韩雨的方向倒了下去。

这一下不偏不倚,韩雨又没来得及反应,正巧被林水生结结实实地压在了身上。

林水生?林水生?

韩雨试着叫了两声,可身上的林水生并没有任何反应,像是一块沉重的石头。

周围和赵婧见状,连忙帮忙把林水生从韩雨的身上抬了下来。

韩雨的脸色带着一丝红晕,刚才的一幕让她触不及防,竟然被这青年压在了身下,可这一切又并非有意而为之,是以也不好指责什么,况且林水生刚刚还救了自己女儿。

他这是晕过去了。

估计是,刚才看他救小朋友的时候好像耗费了不少精力。

周围和赵婧合力将林水生抬到了自己的床上。

他不会有事吧?

韩雨呆呆地望着林水生,感动他为李星月所做,心中存着几分愧疚。

问题不大,气息均匀,睡一觉应该就好了。

我的下铺就让给林同学了,我去睡他的上铺。

周围本不太愿意,因为下铺更宽敞,空间更大,但是眼下林水生晕过去,要把这么沉一个人抬到上铺根本不实际,只好和林水生换了位置。

有惊无险,车厢里很快又安静下来,大家都睡了过去,唯独韩雨却失眠了。

第二天,阳光从车窗照进来,林水生缓缓睁开眼,伸了个懒腰,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韩雨温柔的笑脸。

你醒了。

我怎睡在这儿,周围和赵婧呢?

林水生拍了拍脑袋,昨天为了给李星月治病,耗费了太多精力,到现在脑子里还在嗡嗡作响,有些晕晕乎乎的。看来阴阳二气虽然强大,用得过度身体还是吃不消。

他们在经过武阳市的时候已经下车。

啊,都过武阳了?

是啊,你这一觉睡得可真久,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半。

那不是快到南湘了?

李星月这时从走道外面跑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大包买来的零食,全部塞到了林水生的手里。

大哥哥,昨天晚上谢谢你,这些都是我用零花钱买的,请你吃。

谢谢星月,哥哥不吃零食,这些东西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林水生无比疼爱地摸着小丫头的圆圆脑袋,看到她活泼可爱的样子,不禁想起昨晚痛苦无比的模样,心中忍不住哀叹,那样的痛苦对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来说实在是太惨。

这时,林水生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第一次看到韩雨的时候,总觉得她的眉宇间透着一股莫名的哀伤,皆是因为她的女儿李星月。

没多久,火车抵达了南湘市,林水生和韩雨母女就此分别。

林水生还要从市里先转车到县城,然后在县城过夜,等第二天从县城车站发到临水村的中巴车。

韩雨带着女儿李星月走出火车站,立即有一个穿着西装,带着眼睛的男人上前迎接。

夫人,老板正在外市谈一笔引资的事情,特地让我来接您和女儿。眼睛男口中的老板并非普通意义里的老板,而是另一个特定的称呼。

知道了。韩雨冷冷地说了声。

眼睛男主动帮韩雨拎过了手中的行礼,领着母女二人来到停车场,上了一辆车牌前面是四个0的黑色轿车。

想起和林水生道别时的情景,记得林水生说他的家乡在临水村,韩雨向开车的眼睛男问到。

张秘书,你知不知道南湘市下面有个临水村的村子?

眼镜男回道:好像是有这么个村子,在北片的桃田县,是个出了名的鸟不拉屎的贫困村。

夫人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没什么,随口问问。

第3章开始

《乡村大亨》第3章多年不见的SZ

临水村,一个偏居内陆中部地区的小村子,四面大山环绕,村里有一条小河流过,因此有了这么个村名。

因为交通闭塞,村子和外界的联系少,自然也就落后,临水村就这样成为了十里八乡有名的贫困村。

一辆破旧的老式中巴车,在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上颠簸,经历了一段让人隔夜饭都快吐出来的旅途之后,中巴车终于来到了此次行程的终点临水村车站。

说是车站,其实就是一块比较平坦的黄土坪,连个水泥地都没有。

这辆老旧的中巴车也是村子里唯一通到外面的交通工具。每隔两天发一趟,因为山路崎岖难行,从村里到县城,差不多要4个小时。

林水生从车里下来,背上斜挎着一个背包,简单的头发,干净的面庞,清爽的穿着,一双满怀希望的眼神,显示出一股与这座小山村格格不入的气质。

我回来了!

此时此刻,这句话表达了林水生所有的内心活动。没错,他终于回到了这座生养他的小山村。

带着从全国最高学府里学到的农业知识,林水生暗下决心,一定要带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亲们富起来,走出去看看大山外面的世界!

记得在毕业晚会上,来自天南海北的同学们抱头痛哭,大学四年的同窗情谊让人依依不舍,从此以后就要各奔天涯,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

当时的大学生可是香饽饽,尤其像林水生这样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大学生,在那个年代毕业可是都包分配工作的。

像林水生这样的,原本是被分配到家乡县城的一家国有纺织厂当行政管理人员,一个月的工资能有80多,而那些一线的工人一个月工资差不多30到40块。

就那时的社会环境,能够进国企工厂已经是一件十分叫人羡慕的事情,要知道普通农民的月收入可能还不到20块钱。

临别之际,每个人都说出了自己未来的理想,轮到林水生的时候,他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意气风发地说出了他的志向。

我要回临水村!

当时同学们都以为他疯了,作为班上学习成绩名利前茅,在学校表现优秀,向来都是领着各种奖学金的林水生,在大家看来可是前途无量的人才,居然说出了要回临水村的话!

只有林水生心里清楚,是小山村养育了他,而今在学校学业有成,正是回报家乡的时候。

在同学们不解和疑惑的眼光中,林水生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回到乡村的路。

水生!

林水生刚走出车站没几步,就听到背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叫住了自己,只觉得那声音好生熟悉。回头一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SZ马秀英。

SZ!

林水生颇为意外,没想到刚回村子,就遇到了SZ。

马秀英是林水生大哥林陆生的老婆,19岁的时候就嫁给了林陆生。

夫妻多年,一共生了两个男娃娃,大的叫林小非,今年11岁,小的叫林小凡,今年8岁,都在村子里的小学念书。

两人结婚的那一年,林水生刚好13岁,还在村子里的中学上学,对于男女之事不是很懂。

当时林水生只觉得自己这个SZ长得是真漂亮,成天都爱跟着SZ屁股后面转悠,从小对这个SZ就很喜欢。

马秀英的皮肤不算白,因为常年在庄稼地里劳作,所以偏黑。不过身材倒是一等一的好,即便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就连一点小肚子都没有。尤其是身前那一对,更是惹来村里汉子们的艳羡,都羡慕林陆生娶了个好XF。

今天的马秀英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纱织的布料不是很好,有些透明,能够隐约看到里面黑色的衣服。瞧得再仔细些,平滑的小腹也一览无余。

看着SZ的样子,充满了女人的魅力,林水生不知不觉脸红了起来。

记得林水生刚上大学去的那年,还是哥哥和SZ一起送他去的县城坐火车。

林水生读书的城市和家乡隔了千万里,因为家里条件很差,出不起车费,林水生这些年很少回来,回想起已经快有两年没见过SZ。

马秀英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和以前一样,在林水生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看啥呢,看得眼睛都直了,SZ脸上有花吗?

林水生羞红了脸,低声说了句,SZ,你好像都没啥变化呢。

马秀英乐道:去城里读了几年书,学会说好听的话来哄SZ了,真要没变就好咯,岁月不饶人呐。

林水生不敢抬眼去看马秀英,只要一抬眼,那曼妙的身材就会映入眼帘。

林水生低着头问道:SZ,你咋在这儿呢?

知道你今天要回来,SZ特地来接你的。等会儿再去食品站称点肉,SZ给你做红烧肉吃。

说起红烧肉,林水生口水直流,从小最喜欢的菜就是SZ做的红烧肉了。因为家里穷,一年到头难得才能吃到一回红烧肉。听到马秀英说要做红烧肉,可把林水生馋坏了。

我哥呢?只见SZ没见大哥,林水生问道。

在田里忙,走不开,所以让我过来接你。

马秀英也不避讳,拉着林水生转来转去,打量一阵,夸赞了一句,几年不见,你现在可是出落得一表人才了,改明儿SZ给你介绍个大姑娘。

林水生脸红道:SZ,你就别拿我说笑了。

马秀英拍了拍自行车,招呼道:上来吧,SZ拉你回去。

要不还是我来骑,SZ你坐后面吧。

林水生想到坐在后面就得抱着马秀英的腰,不禁有些害羞,毕竟现在的他已经长大成人,不再是当年那个喜欢跟在SZ屁股后面的小屁孩了。

马秀英倒是没觉得什么,催促道:瞧你这样磨磨蹭蹭的,赶紧上车,家里人还等着你呢。

林水生熬不过,只好坐上了后座,伸手环抱住了马秀英的腰。

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可是这村子里的黄土路并不平坦,一通颠簸,林水生怕被颠了下去,环住马秀英的手臂又扎紧了几分。

马秀英是个能干活的女人,作为林家的大XF,家里的事里里外外没少忙活。不仅一大家子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农事上面也是一把好手。这样一个勤劳的女人,到了快30岁的年纪,小腹上依旧平坦无比,没有一丝赘肉。

感受着马秀英顺滑紧致的腰肢,林水生不知不觉开始脸红,而且随着车子的震动,林水生的手臂贴着马秀英的腰无意的磨蹭。

马秀英倒是根本没有在意,不过林水生可就不安生了,还好是坐在车上看不出来,要不然真得尴尬到不行。

手臂上传来的触感让林水生有些迷炫,虽然隔着一件纱织的衣服,但那温润柔软的手感极度美妙,让林水生脑中一片空白。就好像是美酒一样,喝了第一口,忍不住再喝第二口。

自行车突然猛的一颠,林水生抵触到了SZ马秀英的绵软。

还是第一次感触到女人的那种柔然,那一瞬间林水生脑子像短路一样,那种绵软而又富有弹性的触感实在是太让人难以忘记。

水生?

啊,SZ

《乡村大亨》第4章讲闲话的少妇

林水生还沉浸在那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美妙触感之中,被SZ叫唤一声吓得立马清醒过来,羞红着脸,不敢说话。

马秀英似乎并没有在意这微小的细节,而是生出感叹。

时间过得可真快,这一转眼你都大学毕业了。

是,是啊林水生紧张地回道。

印象里总觉得你还是那个成天在村子里撵鸡追狗的小屁孩儿。马秀英笑得很自然。

那,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林水生吞吞吐吐道。

这次回到村子里,真的想好了吗?马秀英问道。

林水生点着头,笃定道:嗯,已经决定了。

马秀英爽朗的说道:既然决定好了,那就放手去做,大哥和SZ都支持你。让村里的人都瞧瞧咱们林家出了一个可了不得的大学生!

马秀英踩着自行车,而林水生就这样从后面抱着她的腰,这一次林水生就变得落落大方,脑子里没有了刚才那些乌七八糟的念头,只是单纯的将双手放在马秀英的腰际。

水生,你先在这儿等我,我去买点猪肉。

车子停在了食品站门前,马秀英从自行车上下来,走进了食品站。

这个食品站是小山村里唯一买卖肉食的地方,除了猪肉,有时还会卖牛羊肉。

见SZ走进了食品站,林水生看到食品站的斜对面就是供销合作社,想着这次回来没有给家里人带东西。

别的不说,给自己那两个上小学的侄儿总得准备点什么,于是走到了供销社,想要买些糖果。

读书的时候,林水生向来省吃俭用,从不乱花钱,而且还能靠着奖学金抵消生活费,这次回山村的时候,身上还揣着节省下来的100多块奖学金。这样一笔钱在当时已经是了不得的巨款。

走进供销社,第一眼就看到两个女人在嘀嘀咕咕聊着什么。

其中一个林水生认识,是桂香婶子,今年三十多岁,在供销社上班的职工,以前小的时候林水生就经常来到供销社从她手里买冰糖吃。冰糖便宜又甜,而且含在嘴里能含很久,是很受欢迎的零食。

另外一个林水生不认识,可能是哪家新娶的XF。

那女人看上去二十二三的年纪,眉清目秀,眼眸里带着几分狐媚,身材也是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老实说确实算得上是个美女了。

女人虽然长得好看,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十分难听。

林水生走了进去,两人正在交谈,那女人语气有些尖酸,话语里谈论的正是林水生。

听说林家那个二小子今天回来,不都说他们林家出了个大学生吗?结果呢,还不是灰头土脸的滚回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以为能有什么大出息呢。

桂香婶子没有附和女人的说法,只是默不作声,她从小看着林水生长大,对这个小孩子也算有些了解,知道林水生从小就和田间地头那些野娃子不太一样。

女人继续说道:我看呐,那小子肯定是在外面什么本事都没有学到,混不下去,只能回来种地,真是丢人。

桂香婶子从柜台里清点了一瓶酱油、一瓶醋、一包盐、一袋味精,然后找来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全部装起来,月兰XF,这些是你要的东西,一共八毛钱。

原来这个和桂香一直聊天的女人叫做李月兰,是隔壁村嫁到临水村的女人。李月兰的婆家人姓赵,男人叫赵德一,算是这临水村里条件还不错的人家。

李月兰付了钱,又说了一句,下个月后山上那片地就要到期了,我看他们林家还有什么法子继续承包下来,这次咱们家老赵可是志在必得。

李月兰拿了东西,转身离开,不想身后竟然有人,一个满怀撞进了林水生的怀里。

李月兰刚要开骂,是哪个不长眼的男人。

结果一抬眼,看到面容英俊,器宇不凡的林水生,不禁羞得脸颊一红,心道这是哪家的男人,怎的从来没有在村里见过。

而且看这男人的穿着打扮,更像是城里人,这一刻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撞进怀里的这个男人就是她刚才数落挖苦的林水生。

要说起来李月兰也算是少妇,家里儿子今年刚好三岁,男女那些事儿哪能不知道,可是见到林水生,竟然心如小鹿,砰砰乱跳,这可把李月兰给臊得慌。

林水生礼貌地扶住李月兰,虽然听了她刚才的讥讽言语,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他明白没必要和这种村里的闲妇一般见识。

这种女人也没啥正经事做,整天闲下来就是搬弄是非,说些张家长李家短的闲言碎语。

见到林水生,李月兰一双眼睛上下打量,也不避讳,眼带媚笑,这是哪家的后生子,真是一表人才。

林水生有涵养的笑道:我姓林,叫水生。

林水生!

李月兰目瞪口呆地看着林水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林水生,当时的气氛非常尴尬,想起自己刚才还背着人家在说坏话,估计全都给听了去。

换做一般人肯定尴尬到死,不过李月兰却是面不改色,好像把刚才自己说过的话全都忘了一样,还主动拉住了林水生的手,殷勤道:原来你就是林家的那个二小子,村里都说你是咱们村唯一的大学生,今天婶子一看,果然是人中龙凤。

林水生暗暗把这个李月兰鄙视了一通,果然翻脸比翻书还快,说起慌来是一点儿也不脸红。

但是表面上林水生还是要装作很有礼貌,过奖了,我哪有什么本事,还不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这才躲回家里种种地。

李月兰不断揉搓着林水生的手,这男人的手细腻又滑嫩,一看就是握笔杆的,跟家里那口子粗糙布满老茧的手截然不同。

种地好啊,哪能说没出息呢,只要把地种好了不一样能发家致富。李月兰看着林水生的那双眼睛都快直了。

婶子林水生示意她的手是时候放下,再揉搓下去,得掉层皮,真没想到这女人如此开放。

婶子也是见到你回来,心底里替你们林家高兴呢。

李月兰娇羞地缩回手,又撩了一下耳朵旁的刘海,这一招可是她最拿手的撩人手段,这轻轻的一撩,能将女人的妩媚展现得淋漓尽致,村里那些个男人哪个看了她不是垂涎三尺,想入非非。

时候也不早了,家里还等着我回去做菜,婶子就先走了。李月兰回头冲着林水生笑道:有空来婶子家坐坐,乡里乡亲的都跟自己家里一样。

见到李月兰花枝招展,扭着臀走出了合作社,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这一幕的桂香,轻轻骂了一句。

这小骚蹄子还真是不嫌臊。

《乡村大亨》第5章一家人团聚

桂香看到林水生,几年没见,果然是出落得英俊不凡,难怪乎李月兰那小堂客像是闻着荤腥的猫一样激动。

水生回来了,准备来婶子这里买点啥?桂香笑道。

林水生微笑道:买点水果糖,给我那两个小侄儿带去。

你等会儿,婶子给你去拿。桂香从里面的柜台取出两包大大的水果糖,说道:一共一块二,你拿去好了,就当婶子送你的。

在当时,糖可是高级的食物,价格比起那些日常用品来贵不少,所以两包糖比起李月兰手里刚刚拎的那一堆还贵。

林水生连忙摆手道:这哪儿行,桂香婶子你太客气了。

桂香婶子和林水生相互推让,急起来直接把两包水果糖塞进了林水生的包里。

怎么就不行,婶子从小看你长大,如今看到你学业有成,从外面回来,心里头也高兴。你不要去在乎那些人的闲言碎语,婶子相信你一定是学了真本事,回来想要干一番大事业的。

那这,桂香婶子,谢谢你了。林水生见拗不过桂香婶子,只好收了糖果。

这时SZ马秀英也找到了供销社,招呼林水生道:出来没见你人,就知道你怕是跑来这里了。

桂香见了马秀英,夸道:秀英妹子,你们林家真是出了个好后生。

听了别人夸自己小叔子,马秀英更是开心,桂香婶子,你过奖了,我家水生以后还得多靠乡亲们的帮衬。

桂香也笑道:哪里的话,以后啊咱们临水村还得靠着水生带领大家脱贫致富呢。

马秀英听了心里更是乐不可支,要是自家小叔子真能带领大家脱贫致富,那可真是光耀门楣了。

林水生和马秀英一回到家,两个小侄子林小非和林小凡就冲了上来,前后拥着林水生,可盼着叔叔给他们带了什么好吃的。

马秀英作势要揍两个小孩,出言骂道: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叔叔刚回来就在这闹,皮痒痒是不是?

林水生赶紧拦下马秀英,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两袋水果糖,笑道:小非小凡,你们看叔叔给你们带什么回来了。

是水果糖!

两个小孩抱着糖果兴高采烈地跑到一边拆开,乐滋滋地吃了起来。

马秀英埋怨了林水生一句,你也真是的,一家人还这么客气,回来就好带什么东西。这俩小子都快给宠坏了。

林水生笑道:没关系的SZ,我难得回来一趟,这么久没见两个小家伙,也挺想他们的。

水生!

这时刚好听到门外一个敦厚质朴的声音响起,林水生回过头去,正好看到哥哥林陆生从田里回来。

水生的哥哥林陆生是个心地善良的庄稼人,从小对弟弟疼爱有加,家里有什么好的全部都让给了弟弟,就连上学的机会都让给了水生。

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田间地头劳作,辛辛苦苦支撑着这个家。由于常年风吹日晒,林陆生看上去比较老成,皮肤粗糙,肤色黝黑。

幸运的是林陆生讨了个好老婆,马秀英也是个贤惠的XF,平时帮着林陆生把这个家操持得井井有条,让乡里乡亲羡慕不已。

哥!

林水生一把抱住了林陆生,多年不见,哥哥比印象中的样子又老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林陆生嘴里念叨着这一句话,胜过了千言万语。

这时林家二老也从田里回来,见到两个儿子抱在一起,高兴得满面笑容。

看着一家人团聚的样子,马秀英也跟着高兴,偷偷抹了眼角,擦去了眼泪,你们说话,我去做饭!

林水生很享受和家人久违的重逢,跟哥哥说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这几年他在全国最好的农业大学里学习到了很多先进的农业知识,想着把这些技术用到平时的生产中。

林水生的这一想法很快得到了林陆生的支持。

水生,只要是你的决定,我们全家都会支持你的,你就是咱林家的骄傲。

作为林家的主心骨,林陆生说出这句话来也代表了全家人的意思。

林水生嘴角微微抽搐,一股热泪差点流了下来。

开饭咯!

马秀英很快做好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一家人齐齐整整上桌吃饭。

为了庆祝林水生回来,全家人今天都喝了些米酒。这米酒是自家酿的,特别淳厚浓香。

酒席上,林水生想起了白天在合作社听到那李月兰说后山的事情,于是问了起来,哥,后山的地是怎么回事?我听到好像说赵家也要承包。

林陆生抽了一口闷烟,这事儿在他心头也正烦着。

一直以来,林家都承包着村子后山那片地,用来种种番薯花生,这些年靠着那块地也多多少少赚了些钱,才能供得起林水生的学费。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哪知今年赵家突然要吵着承包后山那块地。

林陆生愁就愁在那地又不是自己家的,而是从公家哪里承包的,如今合同到期了,下次归谁就得看村里竞标。

林家家庭条件不算好,比起赵家来差了一大截,真要竞标又怎么抢得过赵家。

林陆生沉吟半响,忽然开口道:水生,要不你去找找村支书,跟村支书说说。

这是林陆生能想到最好的法子了,他是个老实人,不太会处理这些事情,最直接的想法就是给村支书家送礼,希望村支书收了礼能帮他林家一把。

林水生有些迟疑,哥,这怕是不太妥当,而且咱家的条件还能送啥礼。

林陆生说道:你就帮哥去说说,你上过学,和人说话这事比哥强。礼的话,我弄了两桶花生油,还有一些土鸡蛋,你一并拎去。

林水生本来不想做这种事情,但是见哥哥的样子很在意后山那块地,也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不过今天不行,喝了不少酒,这样过去不太合适。

一家人吃过晚饭,各自去洗漱睡觉,忙碌了一天早就累坏,明天还要早起干活。

林水生回到房间,刚准备躺下,马秀英走了进来。

SZ,你有事情吗?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