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你的吻含了毒(夏晚凉司夜擎)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你的吻含了毒免费看

你的吻含了毒(夏晚凉司夜擎)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你的吻含了毒免费看

2019-11-15 14:04:06来源:gz发布:小蜜蜂

你的吻含了毒(夏晚凉司夜擎)小说在线阅读,这里推荐你的吻含了毒小蜜蜂的小说章节免费阅读by小蜜蜂创作的,你的吻含了毒(夏晚凉司夜擎)小说最新目录在线看。夏晚凉怀孕八月,快要生产时,却被自己最深爱的丈夫,关在别墅院子里,要她一尸两命。她苦苦哀求,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可他却说,这样一个贱种,就算是生下来,

你的吻含了毒(夏晚凉司夜擎)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你的吻含了毒免费看

你的吻含了毒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你的吻含了毒》第6章 你这辈子都是我脚下的狗

如果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我就带你进别墅。白素雅抱起手臂,笑容阴沉,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司夜擎一面!

夏晚凉咬紧嘴唇,不想开口。

她已经被白素雅算计过太多次了,不想又一次的,被她随意操控折磨。

可是

女儿急需要钱治病,还有父母的公司都已经等不了了。

她没时间了。

不愿意了,那你就继续在门口等着吧。白素雅踩着高跟鞋要走。

等等!夏晚凉叫住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我求你,带我进去。

白素雅勾唇,往前伸出高跟鞋,得意道:就这么求,多没诚意啊。你跪下,把我的鞋子擦干净,然后给我磕三个头,我就带你进去。

夏晚凉屈辱的狠狠攥紧手指,指甲几乎刺破掌心软肉。

夏晚凉,我的耐心有限!白素雅警告道。

为了孩子,为了父母的公司

夏晚凉闭紧眼睛,双腿跪地,伸手给白素雅擦干净鞋,头用力的磕在地上。

求你,带我进去。

白素雅抬起高跟鞋,狠狠踩在夏晚凉的脑袋上。

夏晚凉,你记住了,你这辈子,都是我脚下的狗!别想跟我争任何东西,你不配!白素雅尽情的侮辱夏晚凉的尊严,连捡我吃剩的东西,你都不配!知道吗?

夏晚凉咬破了下唇,口中有血腥味弥漫。

我知道。

哼。白素雅收起高跟鞋,走吧,夏晚凉,我善良的带你进去。

善良?

不知道白素雅怎么有脸,说出这两个字。

夏晚凉擦掉咬破嘴唇上的鲜血,跟着白素雅,走近别墅里。

夜擎她打开书房门,娇软的开口。

司夜擎立即从文件里抬起头,表情是夏晚凉从未见过的温柔深情:素雅

他冷沉的眸光,忽然瞥见了白素雅身后的夏晚凉,脸色顿时阴沉。

夏晚凉,你进来干什么?

是我带她进来的白素雅站在司夜擎背后,揉着他的肩膀,娇声说,她说她来找你离婚我本来也不想让她进来打扰你,但没想到她刚刚竟然跪着求我,说不论如何,也一定要在今天,跟你离婚。

司夜擎的眼神,陡然晦暗阴沉,盯着夏晚凉时,眸光如刀子,尖锐又无情。

夏晚凉,你想离婚?

夏晚凉紧握拳头,哑声说:对。司夜擎,我要跟你离婚,我不再干涉你跟白素雅,也希望你,不要打扰我和我父母的生活,放我们一条生路。

司夜擎唇边勾起冷笑,如同狠毒魔鬼。

离婚可以,放过你父母的公司,也可以。他一字一字,沉稳又清晰,但你生下来的贱种,必须要死!

夏晚凉心脏狠狠一疼:那是你的女儿,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司夜擎脸上毫无柔情:夏晚凉,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那只是一个让我恶心的贱东西!我不会承认那东西是我的孩子!

夏晚凉无法理解,司夜擎竟然能薄情到这种地步。

可她终究是无辜的,你不承认,我就带她走,以后再也不打扰你

夏晚凉!司夜擎不耐烦的打断她,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说过了,我不要那个贱种活着!就算是不出现在我面前,也不行!她就是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夏晚凉后背一颤,遍体生寒。

连存在,都不可以

你要想救你父母的公司,就拿那个孩子的命,来换!只要你亲手掐死她,我不仅放过你父母的公司,还给你们公司投资一千万!多划算的生意!

《你的吻含了毒》第7章 有本事就杀了我

生意?

在他眼里,女儿的性命,就是明码标价的生意吗?

司夜擎,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夏晚凉忍了许久的眼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你这是谋杀!

司夜擎好似已经彻底的失去了耐心,看也不再看夏晚凉一眼。

话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不想再跟你浪费时间。他握住白素雅的手指,缱绻亲昵的把玩起来,声冷如寒冰,给你半分钟,从我这里滚出去,别再碍眼!

她现在从这里出去了,下次再见到司夜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父母的公司,还有女儿的状况,都撑不了多久了今天,就必须让司夜擎松口。

我不走。夏晚凉反而往前走了一步,司夜擎,你今天若是不放过我们,我就跟你拼了!大不了你死我活,两败俱伤!

司夜擎眯起眼睛,神色危险的盯着夏晚凉。

我是不是对你还太手软了?夏晚凉,你以为你有资格,威胁我吗?

我没资格夏晚凉几步,走到了茶几边上,抓起上面的一把水果刀,眸光涣散,绝望无力,我从来就没有资格,都怪我有眼无珠,爱上了你才让我自己,让我夏家,沦落在这个地步!

夏晚凉握紧匕首,对准了司夜擎的脸。

司夜擎,我现在已经被你逼到绝路上了,我没什么可以再失去,但你不一样。她咬紧下唇,唇角的伤口,再次破开,溢出鲜血,放过我和我的家人,让我走,要不然,我今天就跟你一起死!

司夜擎盯着那雪白的刀尖,站起身来。

好啊,夏晚凉。他朝着夏晚凉的刀子走来,有本事,你就捅我一刀。

夏晚凉手指有些颤抖,她心里已经有了豁出去的决心,但当真要下手的时候,她到底还是心软了

匕首尖,不停的发抖。

怎么,不敢动手?司夜擎嘲讽的看着她,夏晚凉,你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越来越叫我作呕!这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会做戏的下贱女人?

夏晚凉的手指,又是狠狠一颤,憋了许久的眼泪,无声滑下。

司夜擎,等你看到两年前事情的真相后,你一定会后悔的!你已经被白素雅骗了这么久夏晚凉激动说着,不小心,往前迈了半步。

夜擎,小心!白素雅忽然尖叫了一声,朝着司夜擎冲过来。

夏晚凉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未反应过来,就听见噗嗤一声闷响。

她手中的匕首,竟然刺入了白素雅的肩膀,鲜血晕开,夏晚凉被吓得呆住了

夏晚凉!司夜擎暴怒的呵斥,狠狠一脚踢过来,将夏晚凉推开。

她身体往后一倒,额头撞到了柜子角,头皮血流。

素雅!司夜擎紧张的抱住白素雅,满脸担忧,你怎么样?

白素雅可怜的蜷缩在司夜擎怀里:我还好夜擎,你没事吧?我没想到晚凉竟然真的要伤你

她满脸苍白,担忧关切的望着司夜擎。

你怎么样,夜擎我只要你没事话语,说得无比的深情。

司夜擎将她抱进怀里,盯着夏晚凉的脸色,却更加阴沉可怕。

夏晚凉,你竟然真的敢!

夏晚凉捂着额头,鲜血还是从指缝间,缓缓淌出

头好晕

她本就产后体虚,还未恢复,就为了女儿和父母的事情,整日奔波,身体状况十分糟糕。

现在又受伤大量失血,眼前很快便涌上来了贫血的黑雾

夏晚凉!

但更可怕的是,愤怒的司夜擎!

《你的吻含了毒》第8章 你才最狠毒和残忍

司夜擎几步走过去来,扣住夏晚凉的手臂,一把将她地上拽起来。

你是真想杀了我么?他那双阴沉狠戾的眼眸,用力的盯着夏晚凉,你心肠果真如此歹毒!威胁不成,就想要我的命?

我没有夏晚凉撑大眼睛,面前压下去那股贫血的眩晕,刚刚是误会

误会?司夜擎拖着夏晚凉,抓着她的后颈,让她看着白素雅满肩的鲜血,你把素雅伤成了这个样子,还敢说是误会?要不是素雅帮我挡了那一刀子,你是不是就要把刀,插进我的心脏里?

是她自己撞上来的!夏晚凉崩溃大喊,司夜擎,你是不是当真瞎了?摆在你眼前的事实,你都看不见!

夏晚凉,到这个地步了,你还嘴硬。司夜擎像是彻底厌恶了她,将她扔开,往后退了一步,招手叫来别墅里的保镖。

看见两个彪形保镖逼近,夏晚凉登时畏惧起来,捂着受伤的额头,使劲缩起身体。

你们要干什么?司夜擎,你又想对我做什么?

把她拿刀的右手,给我打断。司夜擎将白素雅从地上抱起。

他身形修长高大,白素雅蜷缩着在他怀里,从远处看,是极其登对而又亲密的模样。

而她夏晚凉呢,永远都是狼狈而卑污的趴在地上。

她在他的面前,从未有过尊严。

不要夏晚凉摇头,想要挣扎起身,却被两个保镖一把抓住。

她的右手,被两个保镖摁在了一旁的木头茶几上。

司夜擎是真的要断了她的手

司夜擎!夏晚凉崩溃的哭喊起来,最狠毒残忍的那个人,分明就是你!是你拖延时间,让我们的孩子憋出了毛病,也是你,逼的我夏家几乎破产,现在,你还要断了我的手!你怎么会这样薄情?

夏晚凉哭喊,眼泪混合着额头伤口流出的血液,糊了她半张脸。

这些年,我有多爱你,你为何就是看不见?反而被白素雅蒙蔽双眼,你真是又狠毒,又愚蠢!

你们还不动手,等着我亲自来吗?司夜擎脸色阴沉可怕,却仍旧没有理会夏晚凉的话,而是怒吼两个保镖。

保镖连忙应是,拿出铁棍,高高举起,对着夏晚凉的纤细的手臂,咻的一声挥下。

咔嚓

骨头断掉的声音,那样的清晰。

啊!夏晚凉惨叫出声,满脸灰白,剧痛袭来,加上身体的贫血虚弱,她当场就晕了过去。

纤瘦的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可怜又凄惨。

两个保镖放开了她,转头去征询司夜擎的意思。

司夜擎微微眯着黑沉的眸子,盯着那纤细得近乎瘦弱的女人,心底,在那一刹那间,竟然涌出了一股异样的,类似心软的情绪。

夜擎白素雅的一声呼唤,瞬间让他回过了神。

我好疼啊她满脸眼泪,泫然欲泣的楚楚可怜模样。

司夜擎心里那些异样情绪,瞬间消失。

这一切,都是夏晚凉这个女人活该!

谁叫她不收敛自己那些肮脏的狠毒的心思,屡次算计于他。

活该!

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

他不再看夏晚凉,而是转过身,步伐稳健而无情的往外走。

以后,她若是再敢出现在别墅门口,就把她的双腿,一起给我打断!

是两个保镖领命,像是拖着尸体一样,将夏晚凉,一路拖到别墅门口,再毫不留情的,直接扔出去。

司夜擎抱着白素雅,上了车子,启动,车轮擦着夏晚凉的昏迷的身体,扬长离开。

至于就那么昏迷在路边的夏晚凉,无人关心她的死活。

《你的吻含了毒》第9章 救救你父亲!

天空淅淅沥沥的飘起了小雨,淋湿了夏晚凉的身体,也终于将她从那昏迷中唤醒。

右臂疼得厉害,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

夏晚凉艰难的撑起身体,扶着墙壁,站起身。

冰冷的雨水冲刷在她脸上,原本干涸的血液被雨水冲的滴落下来,随着她摇晃的脚步,一路留下鲜艳的痕迹。

她自己走到马路边上,打了计程车去医院,给手臂打上石膏,然后去婴儿房看她的女儿。

孩子的身体状况还是一样糟糕,每天都在昏睡,甚至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医生查房时,正好撞见夏晚凉,便聊道:孩子不能一直这样不醒,她太小了,要有力气吃饭,才能活下去。我们医院的条件不够,你要么转到一院去,要么尽快出国,这是对孩子最好的方案。

我知道了谢谢。

夏晚凉垂下睫毛,挡住眼底的苦涩。

出国是不可能了,只能转院至于钱,先把房子卖了吧。

夏小姐,我看您脸色不太好,您是不是发烧了?医生关心问道。

夏晚凉这才迟钝的摸了摸额头,果真是一片滚烫,看来是她淋雨生病了。

我没事。

可现在,她哪里有时间去管自己的高烧?

房子得尽早卖了凑钱。

天一亮,夏晚凉里立即去了地产公司,急售房屋。

也因为卖得太急,房子被压了价格,但夏晚凉还是坚持卖了。

拿着那笔钱,给孩子转院,用最好的药,请最好的国内医生,一周之后,孩子的状况,总算是缓和。

她不再整日昏睡,偶尔也会睁开眼睛,挥舞着小手,冲夏晚凉咯咯的笑。

宝宝乖夏晚凉心脏软成一片,那一刹那,她甚至觉得,就算是自己为了孩子去死,也愿意。

夏小姐,现在孩子情况好转,正是转到国外的时候。新的主治医生过来说道,要是等孩子情况恶化的话,可能她就撑不过路途奔波了。所以我建议您,最好这两周之内,就带孩子到国外去接受更好的治疗。

夏晚凉心脏一紧,满嘴苦涩。

现在就出国可钱还不够。

这几天那些昂贵的药和检查,就已经花了她十多万。

但是夏晚凉看着女儿小小的脸,一咬牙,下定决心。

钱虽然不够,但也先出国再说,至少要让女儿,熬过现在这一关,让她能从保温箱里出来。

想通这一关,夏晚凉当天就开始联系国外医院,买机票,准备立即出国。

然而,女儿的出院手术,还没有办完,苏琴就找了过来。

几日不见,她的鬓角已经彻底的白了,脸色憔悴,眼睛下面挂满乌青。

晚凉!你快救救公司,救救你父亲!苏琴一见到夏晚凉,就哭了起来,你父亲被要债的逼到了天台上,说再不还钱,就要你父亲从楼上跳下去摔死啊!

什么?夏晚凉一愣,怎么会这样?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这几天为孩子的事情忙得晕头转向,一时没关注家里的状况,苏琴也没多联系她,她以为家里是没事了。

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你父亲为了应对,就去借了五百万的高利贷,现在就算是卖了所有的房子和车子,都还有一百多万还不上!晚凉,你快帮帮你父亲,要不然他真的会被那些要债的,给逼得跳楼啊!

可我的钱,要留着给孩子看病啊

晚凉!苏琴呼喊,那是你的父亲!你要见死不救吗?我们这些年如何养育你的,你忘记了吗?

夏晚凉为难的僵住,孩子的状况,也不能等了

可是父亲,又怎么办?

《你的吻含了毒》第10章 他要孩子的命

晚凉,孩子的事情以后再想办法吧,妈求你了,你父亲现在更需要那笔钱啊!苏琴紧紧抓着夏晚凉的手臂,老泪纵横,要不然妈给你跪下了!

别!夏晚凉连忙拉住母亲,妥协道,我帮!我还有一百万,我给你们。

苏琴擦了擦眼泪,哽咽道:乖女儿!妈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夏晚凉垂下眸光,心里却是无比难受。

这笔钱是她最后的家产了,一旦拿出去,女儿的治疗费,就更加没了着落。

下次出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孩子的状况,能撑到那个时候吗?

夏晚凉带着担忧,跟苏琴一起,还了高利贷,把父亲从天台上救了下来。

还有五十万,再给你们一周,一周后不还,我要你们好看!要债的痞子收了一百万的支票,恶狠狠的留下威胁,扬长而去。

父亲被人揍得鼻青脸肿,西装邋遢,双腿发软,几乎是由夏晚凉和苏琴两个人抬着走下的天台。

夏家的公司,就这样没了父亲走了几步,忽然痛哭哀嚎起来,我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到年老,还要遭到这样的对待!

夏晚凉心痛起来,她父母都是善良好人,从小待她也是极好,给尽宠爱,可到现在,眼看就快到了退休享福的年纪,却被她连累到到这个地步

都怪她。

夏晚凉抱住痛哭的父亲,哽咽哭道:对不起父亲,都怪我招惹上了司夜擎。

爱上那个狠毒无情的男人,她后悔了。

父亲紧紧抓着夏晚凉的手,迫切道:你到底怎么得罪了司夜擎?是不是因为你不肯离婚?现在我们家都成了这个样子,你就别任性了,快去求求司夜擎,离婚,叫他放过我们!

夏晚凉艰难道:不现在就算是我离婚,他也不肯放过我了

那他到底要怎样?非要逼死我们一家人吗?苏琴也哭起来,晚凉,你老实告诉我们,他到底要什么?这样逼迫我们,他总是有目的的吧!

夏晚凉张了张嘴唇,却没办法说出半个字。

司夜擎要的是她孩子的命。

夏晚凉舍不得。

爸,妈。她痛苦万分道,公司,要不我们就卖了吧然后一起去国外,重新开始生活。

休想!父亲态度坚决,卖了家业,不如要了我这个老头子的命!

夏晚凉说不出话了,垂着脑袋,神色痛苦纠结。

苏琴瞧着她这个模样,眼神转了转,不知道脑中在想什么。

父亲暂时被安顿在酒店里休息,夏晚凉回到医院,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想着办法。

不能看着父母两难,也不能就这样放弃孩子她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思来想去,除了再去求一次司夜擎以外,没有其他办法了。

而她手中唯一的筹码,就是这份还没有了结的婚姻关系。

想到此处,夏晚凉第二天便去再找司夜擎。

但她一靠近别墅,就被保安呵斥赶走,并且威胁说:少爷有命令,你再靠近一步,就打断你的腿!

夏晚凉手臂还带着石膏,疼痛犹存,不敢再靠近。

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干脆蹲守在司夜擎的公司,等他坐车从公司出来后,一路跟踪。

这样两天之后,终于让她找到了一个机会。

在一家会所里,堵到了喝醉的司夜擎。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