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作者是婉婉的小说农家良妻福满园免费在线阅读

作者是婉婉的小说农家良妻福满园免费在线阅读

2019-11-15 14:36:55来源:zzy发布:婉婉

作者是婉婉的小说农家良妻福满园免费阅读,这里推荐农家良妻福满园沈连云杨秋生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农家良妻福满园》是由婉婉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小说农家良妻福满园的作者婉婉完本免费阅读。一朝穿越,她成了穷困潦倒的赎身丫鬟,带着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拖油瓶万人嫌。娘亲我想吃肉看着这个白来的儿子,沈连

作者是婉婉的小说农家良妻福满园免费在线阅读

农家良妻福满园小说第16章节推荐

《农家良妻福满园》第16章言无不尽

阿云姑娘请问,老夫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家村的风水宝地在何处。

古榕树哈哈大笑,我以为阿云姑娘会问卫朝那个老儿故事的真假呢!所谓风水,因人而异,善人得善缘,所谓宝地,因福而异,福泽聚灵精,你可明白?

沈连云笑着鞠了个躬,前辈的意思是,山不在高,有仙则明;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孺子可教,阿云姑娘这样通达,不妨闲时多来陪老夫聊聊天,解解闷。

一定!祝前辈可安享四季繁景,伴日月齐福寿绵长。沈连云上前轻轻摸着老榕树的枝干,她这是在赐福。

作为人和草木间的媒介,她除了可以沟通,也可以拯救,所以只要是被她赐了福的植物,都可以获得相应的福气,拥有这样的能力如同神力。

老夫谢阿云姑娘赐福!古榕树欢喜地抖动着,一树的祈福红牌和绸带都跟着摇摆。

阿七和杨秋生循声而来,阿娘,此时无风这树却动了起来,好生奇异!阿七上前抱住树干,刚刚的伤怀全然不见踪影。

小孩子就是这点儿好,高兴就是高兴,悲伤就是悲伤,喜怒哀乐全然可以摆在脸上,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像在成人的世界里,你需要安排好时间才敢情绪崩溃。

沈连云牵过他的手,用个故事换你现在回杨家,好不好?

阿七当即牵过杨秋生的手,自然是极好的,傻大个儿我们回家去啊!然后他眼巴巴地望着沈连云,期盼着她要说的故事。

沈连云忽地生出一家三口逛完旅游景点又一起回家的即视感。

空格

她清了清嗓子,话说那卫国老国君在此休息时,古榕树看出这个人有紫薇星的气数,故而拍马屁说他有一统天下的能力,老国君很高兴啊,所以建国后就派人在此修庙供养这棵树。

杨秋生有些纳罕,那传言说国君带兵退敌的计策呢?

阿七咂巴着嘴,一脸了然的样子,一将功成万骨枯,自然是那国君老头为了统一天下,领兵打仗找的借口呗,没有制胜的把握,谁敢同他卖命啊!

杨秋生恍然大悟,所以计策是老国君自己想出来的,不过是借着这棵古树的由头。

我就知道那老头儿鬼机灵多,每次哎呀,你俩走快点,我都饿了!阿七拖着两个人奔着头只管往回走。

阿七省下了后面的话头,每次和那个老头儿猜谜,当他猜不出时,就会用新式的糕点骗取自己的注意力,然后遣宫人偷偷去看了谜底来告诉他。

所以每次都是自己输,还要被那个老货嘲笑一番谜题太过简单,但又碍于他国君的身份,所以只能每次都让他为老不尊。

吃过晚饭后阿七坐在桌边,百无聊赖地看着沈连云筛种子,她进行此项工作已有好几个时辰,神情是从未见过的严谨,阿云,那棵榕树真的有灵性吗?

沈连云放下手中的种子,抬头认真地看着他,人食五谷杂粮,为的就是吸取其中的精华,故而才得以存活,所以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切莫随性妄为去伤害生命,一朵花也不可以,知道了吗?

阿七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知道啦!阿云你何时变得如此学究气了。哎,傻大个儿你回来啦!哎哟

阿七皱着眉头转头盯牢打他头的沈连云,叫杨大叔!

他吐了吐舌头,冲两个人扮了个鬼脸,杨大叔,今晚你别睡柴房了,我个头小,咱们仨挤挤肯定能睡下。

沈连云听到阿七的话,手中挑种子速度慢了下来,尽管她低着头,杨秋生还是能看到她羞红的脸。

阿云让我睡哪里,我就睡哪里。他笑着坐在沈连云对面,伸手接过她精心挑出来的种子。

他细细地看着,竹篮子里少部分是稻、黍、稷、麦、菽等粮食,大部分是桃、李、梨、枣、粟等水果,阿云从庙里回来就忙活起来要播种,说不能辜负春光的恩赏,他XF儿说的自然是对的!

沈连云稳了稳心神,淡定地扬起一抹笑来,怎么能委屈阿生你继续睡柴房呢!肯定是要去床上睡的。

直到晚上躺到一张床上时,沈连云方才强装的镇定一下子溃不成军。

因为阿七睡觉不踏实,又怕他睡边上会掉下去,所以就让这个家伙靠墙睡,结果就是她睡中间,杨秋生睡边上。

阿云,你睡着了没?杨秋生虽然平躺着,但说话的时候怕吵着睡熟的阿七,所以就侧着头压低了嗓子,话混着热气全都喷薄在沈连云的耳畔。

沈连云半边脸都被熏熟了,本想静默着不言语,却鬼使神差地应了句:还没。

说完她就后悔了,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埋怨自己怎么就回话了呢!

杨秋生借着窗外投进来的月光,不禁抬手细细地勾勒着自家XF的侧颜,从额头到眉心,然后是娇俏的鼻梁,接着是鼻尖,过了就是是嘴巴。

沈连云的手心微微沁出汗来,呼吸也跟着急促了些,他要做什么?这阿七还在边上呢!

她咽了口唾沫,发现那人的手停在她的唇边就不动弹了,她慌得想开口,忽然觉得自己嘴里一咸,那是是杨秋生的手指!她羞得本能地就想咬紧牙关。

嘶杨秋生觉得指尖吃痛,却没有用蛮力往外扯,沈连云听见声音,忙松开口,抬手就忙不迭地把边上人的手拿了出来,却意外地被杨秋生反手握住。

他轻轻将两人的手搁在自己胸口,转过头平躺着,说出的话仍是低低的,阿云,那些种子浸泡一夜就可以了,不过明日你该是腾不出时间来播种了。

沈连云的手随着杨秋生的呼吸上下起伏,她有些忐忑地抓紧自己的脚趾头,为何?

一阵夜风拂过,她忽地觉得自己手背凉飕飕的,等想明白那是什么后,真是想爬下床去挖条地缝钻进去,那是自己的口水!

她二十多年的老脸啊!

而杨秋生随后的话更是让她觉得想在地缝里呆久一点。

关注V信公众号阅读全部章节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