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兵王我本疯狂在线阅读-我本疯狂小说一世兵王

一世兵王我本疯狂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我本疯狂小说一世兵王作品免费看,这里推荐一世兵王秦风的小说免费阅读,一世兵王是由我本疯狂创作的都市异能小说,小说片段赏析:他是国之利刃,也是令各国地下势力闻风丧胆的华夏龙王!他有一个名动京城的未婚妻,一个个人间尤物,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
一世兵王我本疯狂在线阅读-我本疯狂小说一世兵王

《一世兵王》第17章未来女婿

孟处,你手下的兵埋汰我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跟着瞎搞,我记得没得罪你们保卫处啊?

或许是知道秦风并不在意何处这个称呼,何忠德这一次没有紧张,但也没敢大意,以玩笑的方式化解,尔后伸手介绍道:这位就是苏校长说的秦先生。

小风,你好,我叫孟万银。

我比你年长,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喊我一声孟哥。

孟万银笑着冲秦风伸出手,给人一种颇为豪爽的感觉。

孟哥好!

秦风微笑着握住孟万银的手,只觉得手上黏糊糊的,再一看孟万银谢顶、双眼浮肿、底盘不稳,便知道这是一个好色的主,身子骨早已被美色掏空。

小风,何处,里面请,我给你们泡茶。

孟万银松开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孟处,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改天再来喝你的茶。

何忠德拒绝了孟万银的邀请,然后将一张门片递给秦风,道:秦先生,这是我的名片,等您和孟处谈完了,给我打电话。

好的。

秦风接过名片,并未立即收进口袋。

这倒不是秦风不想要这张名片,相反,他能够看得出来何忠德是一个十分懂得分寸的人,既讨好了他,又不着痕迹,而且并没有表现得急功近利。

他这般做,恰恰是以示尊重。

果不其然,何忠德看到秦风的举动,瞳孔陡然放大,眼眸之中闪过一道惊喜的光芒,尔后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看到这一幕,孟万银心中一动,隐隐觉得秦风的身份,或者说与苏文的关系,远比他想象中的更夸张,否则何忠德绝对不会这样。

进了办公室,孟万银先是一脸殷勤笑容地邀请秦风入座,尔后从柜子里翻出一盒珍藏的极品金骏眉,又拿出一套价值不菲的紫砂茶具,给秦风煮茶。

小风啊,抽烟不?

趁着烧水的时间,孟万银又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南京九五至尊,打开,抽出一支,示意地问道。

我不抽烟。

秦风摇了摇头。

孟万银见状,自己也不抽了,将烟放到办公桌上,问道:苏校长跟我说你是军人,你是什么兵种啊?

陆军。

秦风给出答复,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情况。

陆军啊咱们华夏陆军号称世界第一,你在陆军服役,身体素质肯定顶尖!

孟万银笑着道:这样一来的话,什么体检测试你也不用进行了。

回头,你把入职申请填一下,然后我按照程序递送人事处,人事处那边把手续一办就可以了。

嗯,尽量走正规程序。

秦风点头,他想尽量降低这件事对苏文的负面影响。

手续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全部交给我了。

孟万银闻言,略微沉吟,思索了一番秦风这般说的用意,然后又道:至于食宿方面,学校有职工食堂,办卡就可以就餐。

住宿方面,学校原则上是不管的,但如果你有需要,我安排人去办。

不用了,孟哥,我有地方住。

秦风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住宿方面我就不管了,其他的事我来办。

孟万银说着,看到水壶开了,便起身给秦风倒水沏茶。

那就麻烦孟哥了。

秦风起身,双手接过孟万银递来的茶杯。

小风,你这也太客气了。

看到秦风双手接杯的举动,孟万银对秦风的评价瞬间提升了不少,但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着说道:手续今天应该就能办下来。

你看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

另外,岗位方面你有什么要求,也提出来,我给你安排。

我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其他方面的要求。

秦风喝口茶,回道:至于岗位方面,我对学校的环境还不太熟悉,等我熟悉之后再告诉孟哥怎么样?

好!

孟万银第一时间爽快地答应,心中却是在犯嘀咕,在他看来,能够让苏文破例走后门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却来他这个小庙当保安,其中蹊跷太多。

虽然心中犯嘀咕,但孟万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更不能直接开口询问,便又道:小风啊,要不等喝完茶,我陪你到校园里走走,熟悉一下环境?

不用了,孟哥,我听何哥说你早上还有会,你不用管我了,我自己去校园里溜达溜达。

秦风笑着拒绝。

那好吧,那你有需要随时打我电话。

另外,等这边手续办完之后,我打电话通知你。

孟万银闻言,稍作沉吟,便同意了秦风的提议。

那就麻烦孟哥了。

秦风起身,走上前与孟万银握手,然后被孟万银亲自送出了办公室。

嗯?

刚一出办公室,孟万银便看到何忠德站在走廊口,明显是在等秦风,心中更加肯定了秦风与苏文的关系绝对很好,同时笑着打趣道:何处啊,你这是看不上我的茶啊。

孟处,你就不要逗我了,我这不刚接了任务,准备带秦先生熟悉一下校园环境嘛。

何忠德笑着迎了上来,与孟万银客套了一句,然后便与秦风一同离开。

秦先生,刚才苏校长吩咐我,让我带你去家属院认门,同时把小区门卡和房门钥匙交给你。

走出行政办公楼,何忠德掏出钥匙和门卡递给秦风。

麻烦何哥了。

秦风微笑道谢,然后接过何忠德手中的钥匙和门卡。

难道他是苏校长的未来女婿?

眼看秦风坦然地接过钥匙和门卡,联想到苏文的女儿苏妙依偶尔会在学校家属院的房子住,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

事实上,当他从苏文那里接到这个任务后,便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而且觉得可能性很大如果秦风不是苏文的未来女婿的话,苏文怎么可能把家门钥匙给秦风,而且让秦风和苏妙依同居?

心中虽然好奇,但何忠德很好地管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该问的没敢多问一句,尽职尽责地带着秦风漫步校园,为秦风介绍校园的情况。

约莫半个小时后,何忠德带着秦风来到了学校最后面的家属院门口。

所谓的家属院,实则是一个小区,是学校当初按照政策,出资为学校职工建的福利房。

何处!

如同门口的保安一样,家属院门口的保安见到何忠德,第一时间问好,称呼依然为何处。

这一次,何忠德便没有再解释,而是对秦风道:秦先生,楼号、单元号和房门号您都知道了,我就不上去了,您回头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打我电话,随叫随到。

好的,麻烦何哥了。

秦风再次微笑道谢,然后挥手送何忠德离开。

待何忠德转身后,秦风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然后在保安一脸疑惑地注视下,用感应钥匙打开小区门,径直走向1号楼。

1号楼被称为校长楼,只有三层,每套房子的面积在160平米以上,只有副校长以上的人才能分到。

苏文的房子在1单元1楼,拥有一个单独的小院,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花草,充斥着花香。

秦风走进小院,拿出钥匙,打开房门,赫然看到门口的鞋柜下面摆放着一双女性凉鞋和一双拖鞋。

嗯?

这个发现,不由让秦风一怔。

旋即,秦风带着疑惑走进屋里,清晰地在客厅里发现了不少女性的生活用品,反倒是男性的生活用品一件也没有。

这里有女人在住,苏叔叔还让我住这里?

秦风愣在了原地,旋即,脑海里浮现出了苏妙依的身影。

那是九年前的春节,苏家北上进京拜访秦家。

那一天。

苏妙依穿着一身水墨画的旗袍和一双黑色小皮鞋,扎着可爱的马尾辫,露着可爱的小酒窝,像个小仙女。

《一世兵王》第18章北雪雁,南妙依,马尾辫

妙依应该之前住在这里,如今,苏叔叔让我住在这里,多半是她要去外地上学了,还没来得及收拾东西。

脑海里浮现出苏妙依小时的模样,看到阳台上摆放着一个画板,秦风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在他的记忆中,苏妙依如同古代的大家闺秀一样,很小就开始学习琴棋书画了。

做出判断后,秦风倒也没有在意,随手将包放在包柜上,走到阳台,清晰地看到画板上夹着一张黑白画。

那是一名老农头顶烈日、面朝黄土地耕农的场景,画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给人强烈的真实感。

按理说,妙依应该接触不到贫困地区的老农,为何画得这么生动?

秦风走上前,仔细欣赏了一番,有些疑惑。

没有答案,秦风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消耗脑细胞,而是去其他几间屋子看了看。

房子面积超过了180平米,是五室两厅两卫的格局,四间卧室加一间书房。

通过观察,秦风发现,苏妙依是一个有着良好生活习惯的人,房间里干净、整洁,而不是像许多女生那样衣服、鞋子、包包甚至内衣内裤都随处乱丢。

其中,书房让秦风感触最深。

书房里,两排书柜里摆满了书籍,不但摆放整齐,而且分类清晰,十分有条理性。

除此之外,书房里还有钢琴、古筝和二胡等乐器、笔墨以及两副棋。

一副国际象棋,一副围棋。

其中,围棋没有收起棋子和棋盘,算得上屋子里唯一凌乱的地方。

起初,秦风看到这一幕后,略显诧异,仔细一看,才发现,棋局没有结束。

她难道想等到回来后再找对方继续这盘棋局吗?

秦风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退出书房,回到客厅拿起自己的背包,走进一间看上去像是客房的房间,打开背包,拿出军绿色的大裤头。

天气太热了,他的衣服已被汗水浸透了,浑身黏糊糊的,想冲个凉水澡,换身衣服,顺便把自己的衣服洗了。

就在秦风准备洗澡的同时,一辆迈巴赫驶入了东海大学,令得学生们纷纷侧目,甚至不少学生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困死宝宝了,妙依,你说你好端端地不坐飞机,坐什么火车?副驾驶的座位上,张欣然伸了个懒腰,满脸倦意地埋怨道。

她今天一大早便起来前往火车站去接苏妙依,然后一起来学校报到。

我挣的钱都花光了,买不起机票。

后排座位上,苏妙依微笑着说道,丝毫不觉得买不起机票是一件丢脸的事。

话音落下,她靠在了座椅靠背上,长发漆黑如墨,宛如瀑布一般洒落在肩头,与白嫩光滑的肌肤形成了截然的对比。

一白遮百丑。

她有着江南女子特有的白嫩肌肤不说,五官精致,身材凹凸有致,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配上她那温柔淡雅的气质,像是一朵兰花,风姿素雅,花容端庄,幽香清远。

好我的苏大小姐,不提你们苏家,不提你爷爷,就说你爸妈,一个是东大的校长,一个是东海骨科一把刀,你们家缺钱吗?你非要累死累活地去打工,然后又去穷游,真不知道你图了什么?

张欣然对自己这位闺蜜既佩服又无奈。

苏妙依从小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如今更是钢琴、古筝等乐器达到十级,写的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围棋九段,画功也颇为了得,身兼东海音乐协会、美术协会、书法协会、围棋协会和摄影协会多个会员!

除此之外,苏妙依还是一个学霸!

从小到大,她的学习成绩都是第一!

一直都是!

今年,她更是以状元的身份进入了东海大学!

完美主义者。

这是张欣然对苏妙依的定位。

江南第一才女。

这是长江三角洲乃至整个南半国上流社会年轻一代对苏妙依的评价。

甚至,有人将她和燕京那位极有商业天赋的李家大小姐相提并论。

北雪雁,南妙依,能得其一者,此生无憾。

这是燕京某位大纨绔的感叹,也是很多纨绔的心声。

这也是张欣然对苏妙依佩服的原因!

她无法想象,一个人需要多少精力,需要多么合理地细化时间,统筹兼顾,才能在各个领域都成为佼佼者!

至于无奈

苏妙依高考过后,制定了一个四年旅行计划,决定从高考后的暑假开始,在大学四年里利用寒暑假让自己的足迹遍布华夏。

这个暑假,她先是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画插画和去饭店弹琴赚钱,第二个月便按照计划去东北穷游,一头扎进了大兴安岭,直到今天才回来。

穷游有穷游的乐趣,何况,不穷游的话,我就没法提前认识陈静了。

说话间,苏妙依对着后座上另外一名女孩微微一笑。

女孩有着一米七以上的身高,同样留着一头长发,但却扎了一个马尾辫,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目光清澈而坚定,像是一朵梅花。

她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画格子衬衣,下身是一条紧身的牛仔裤,无论是衬衣还是牛仔裤都很破旧了,尤其是牛仔裤,臀部和膝盖处已经洗的发白了。

梅花香自苦寒来。

她来自农村,但来到繁华的东海后,看到一栋栋高楼大厦和衣着光鲜的都市丽人,没有像寻常农村孩子那样自卑、胆怯,也没有被繁华世界晃花眼,只是认真地记着每一个知名的地点和路牌。

除此之外,她刚才听到苏妙依的家世后,也没有露出异常的情绪,而是很平静。

此刻,听到苏妙依的话,她淡淡一笑,并未说什么。

哼,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陈静,没准你就被劫匪先奸后杀,然后抛尸荒野了。

张欣然哼哼道。

苏妙依无言以对。

因为,张欣然说的事实!

她与陈静是在中巴车上认识的。

那辆中巴车从大兴安岭地区一个寨子出发,驶向市区,结果在半道上遇到了劫匪。

当时,面对两名持刀抢劫的劫匪,全车人都不敢反抗,大部分人更是吓得浑身哆嗦、脸色发白。

苏妙依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当时也是十分紧张。

唯有一人例外。

陈静。

苏妙依清晰地记得,当时,她没有在陈静的脸上看到丝毫的紧张,只是看到陈静的目光不断地在两名劫匪身上移动。

后来,当其中一名劫匪要拽着她下车时,陈静突然出手,制服了两名歹徒,救了她,也避免了所有乘客的财物损失。

陈静,你再考虑下呗,跟我们和妙依住学校家属院,不要住寝室了!张欣然劝说道,她是一个喜欢爱热闹的人,而且对陈静印象很好。

不了,我住寝室。

陈静摇头拒绝,苏妙依和张欣然分别邀请过她一次了,这是第二次,但她依然不为所动,坚持自己的选择。

好吧,这会先到我那,把东西放下,洗个澡,然后我们出去吃点东西,等报道之后,你再搬到寝室去。

苏妙依没有继续劝说。

因为,通过几天的接触,她看得出陈静是一个极有主见和原则的人。

这样的人,一旦做出某种决定,通常不会改变。

好的。

陈静点点头,同意苏妙依的安排。

很快,价值一千多万的迈巴赫来到学校家属院门口,被保安拦了下来。

原本,按照家属院的规定,外来汽车不得进入,但保安看到车里坐着苏妙依后,便放行了苏妙依高中在东大附中上的,距离这里不远,一直住在这里,保安早就记下了这位校长家的千金。

阿郎哥,把陈静的行礼提一下。

汽车驶入学校家属院,在1号楼1单元门口停下,张欣然走下车,冲保镖吩咐道。

没事,我拎得动。

陈静说着,单手将一个鼓鼓的蛇皮袋从后备箱里拎出,看上去一点也不吃力。

陈静,你真是个女汉子!

张欣然冲陈静竖了个大拇指,然后让保镖在车内等候。

随后,三女进入院子,来到门口,苏妙依从背包里掏出钥匙开门。

咔!

伴随着一声轻响,房门应声而开,三女进入房间。

有人回来了?

浴室里,正在冲澡的秦风,突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不由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