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火娇妻宠你上瘾暮溪试读精彩章节

惹火娇妻宠你上瘾暮溪试读精彩章节,暮溪小说惹火娇妻宠你上瘾主角是苏慕谨陆之禛,由作者暮溪创作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惹火娇妻宠你上瘾苏慕谨陆之禛在线阅读完本,小说精彩内容:嫁给他,等于守寡?!听说,在训练区,每年就一个月的假期……听说,在训练区,全是男人,也不容易惹些桃花回来……综上所述,好像还不错!...
惹火娇妻宠你上瘾暮溪试读精彩章节

《惹火娇妻宠你上瘾》第14章动了真情

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一道清冷低沉的声音,藏着几分寒意,直接拒绝,丝毫不给对方面子。

下一秒,苏慕谨冰凉的手心传来异样的温度,待苏慕谨反应过来,身子已经跟着那个高大挺拨的身影,被陆之禛牵着走远了。

站在翠绿的草坪上,陆之禛面对着苏慕谨,拉着她的手。

手怎么这么冰?陆之禛冷冽的双眸里闪过心疼。

每年冬天都这样,开春就好了。

苏慕谨已经习惯了,其实也有去看过不少医生,吃了不少滋补的补品,但都无疾于事。

站在大庭广从之下,被陆之禛这样看着,苏慕谨还是红了脸。

握着苏慕谨白净的手,陆之禛认真的看着那张白里透红的脸,以后的每个冬天,你有我!和我在一起,不用在意他人的眼光。

瞬间,心里的满足感爆棚苏慕谨从来没想过,放下一段感情之后,这么快便投入另一段感情。

只是面对面前这个这么有诱惑力的男人,她真的抗拒得了吗?两人浑然不知,有不少的摄像头慢慢投向他们,还有一双狠戾的双眼,一直看着他们的动作待陆国明走开,原地只剩下黎建洪和黎简南。

黎简南问出了心中的疑惑,爸,那人就是陆之禛?可以说对陆之禛的记忆一直停留在小时候,但近几年几乎可以用销声匿迹来形容。

初次见面时,陆之禛那傲慢的态度,黎简南还记忆犹新。

是啊!黎建洪叹息。

从小跟在黎建洪身边,黎建洪对人这样的态度屈指可数。

他不是去当兵,许多年未曾在悉城露个面了吗?为什么黎建洪看着自己儿子,意味深长的笑道:你以为陆家就这么放任自己唯一的儿子,只是去当简单的兵?估计以后,陆之禛会是你哥的强敌也说不一定!黎建洪看向陆之禛走远的方向,本以为你可以和苏振杰的女儿结婚,以后你成了苏家董事长的乘龙快婿,苏氏迟早是你的!只是没想到,你爸,对不起!黎简南低头,抱歉的说。

对于父亲的期望,在最关键的节骨眼上出了差错,确实太不应该了。

看着自己最亲近的儿子,平日里也最是听自己的话,哪里还有怨气。

摆摆手,罢了,既然事情已经成这样了,苏家那个女儿也不错,只是要吞并苏氏,要多费些周折。

嗯!虽然嘴里应着,目光却一直看向另一边,那刺眼的一幕,让黎简南心生嫉妒,眼底深处一闪而过的狠戾之色。

只是我看,那陆之禛似乎对苏家那丫头动了真情!黎建洪自然也看到了。

心里盘算着,如果陆之禛和苏慕谨在一起,那么事情就更复杂了。

上次的计划失败,就是因为陆之禛。

什么?是他!黎建洪握紧手中的红酒,思虑半响,对黎简南说,简南,你听我说,以后别再牵涉苏慕谨的事。

为什么?陆之禛他有那么可怕吗?黎简南不解。

消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不就是当过兵吗?况且黎家与陆家在悉城的经济势力,近几年都是平起平坐,稳排第二,只是百年家业的陆家,略胜一筹罢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事,你一定要听爸的!黎建洪表情严肃。

时间流逝,婚礼进行得很顺利,当接近尾声时,陆之禛接了个电话,说要先行离开。

苏慕谨莫名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怎么?舍不得了?坐在一旁的乔夏打趣道。

苏慕谨作势要弹乔夏的脑门儿,被乔夏避开了。

还说不是,瞧瞧你那脸红的模样!以前对着黎简南,我都没见你脸红过!说完,乔夏还得瑟的笑了起来,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你再乱说,我可去叫黎君北了!脱口而出的话,让苏慕谨意识到自己提到了不该提的,可已经收不回来了。

我决定了,我要去找个男人!刚才看到乔夏就一副刚哭过的样子,苏慕谨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冲动!你不也是冲动之下,找了陆之禛吗?虽然那人看起来有些冷,不过,看得出他对你,真感情。

那不一样!她找陆之禛,虽然是被刺激得有些冲动,但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况且她根本没想过,结婚就一定要有感情。

慕谨,我爱累了!想找个人,来爱我!乔夏靠在苏慕谨的肩上,呓出一声呢喃。

苏慕谨也不动,任由乔夏依靠着。

半响,乔夏听到头上,苏慕谨的声音。

嗯!找个人,爱你的人!婚礼彻底落下帷幕。

离开的宾客对刚才的豪华的婚礼意犹未尽,议论不止,其中不乏八卦的矛头指向苏慕谨。

苏慕谨和乔夏不想听闲言碎语走在最后面,一同走出铂瑞酒店。

当苏慕谨刚踏出酒店大门,漫天粉黄相间的玫瑰花瓣,犹如纷飞的雪花一般,从天上缓缓飘落,空气中瞬间弥漫起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

苏慕谨看得有些呆了伸出如玉般的手,接过一片,娇艳欲滴的花瓣,静静的躺在手心里正在大家惊讶诧异,讨论的时候,天空中两架无人机,拉出两道红色的横幅。

苏慕谨我爱你这时,一道优雅挺拔的身影,从旁边一道大理石柱后走了出来,径直向苏慕谨的方面走去。

手中还捧着一大束同色系玫瑰,单膝脆在地上,嗓音低沉而饱含柔情,苏慕谨,嫁给我!那一瞬,仿佛只剩他们两人,苏慕谨的眼里他,陆之禛的眼里也只有她。

周围的人不知道是出于好奇,还是看戏,看着这浪漫的一幕,没人发出声音。

沉默半响,苏慕谨接过玫瑰,应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