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游戏(陈默)小说免费阅读by明瞻

死亡游戏(陈默)小说阅读,这里推荐死亡游戏明瞻的小说章节免费阅读by明瞻创作的,死亡游戏陈默的小说最新目录。“天黑请闭眼,杀手请杀人!”他意外来到一片陌生的大陆,同一群被贪念趋势的人一起,加入到一场场死亡游戏中。在游戏的禁锢下,不断地有人死去,余下的人则深陷生死未卜的恐惧中...而他,想要缉获真凶?...
死亡游戏(陈默)小说免费阅读by明瞻

《死亡游戏》第15章 亡命天涯

那你为什么要杀害贾春,难道他犯罪了吗?难道你不知道,他也是追捕Ruler的责任人之一吗?许倩倩却是完全不着急逃走,冷冷地打量着刘朔。

我来这里,也是为了抓捕Ruler;而我杀了贾春,也是没办法。

刘朔用力地摇了摇头,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用力嘶喊着:这一切,都是上面的命令,我没有办法违抗。

而我,也因为这一切,无法再存活于世上,也许死亡,才是对于我最好的解脱。

说到这里,刘朔特意望了一脸茫然的吴骥一眼,眼神之中却是没有半点责怪,反而是涌现出一丝丝感谢的意味,似乎是感谢吴骥终于解脱了自己。

谁的命令?许倩倩一把扭回刘朔的头颅,不依不饶地追问道:那个人才是害你的真凶,告诉我,我帮你复仇。

我不能说。

刘朔摇了摇头。

快说!

是...

快说!许倩倩又是厉声催问道。

但是,许倩倩终究是没有得到答案,只见刘朔刚刚挤出一个是字,就是一头栽倒在冰凉的地面上,断了呼吸。

唉。

陈默叹了口气,接着忽然眉头一皱,若有所悟地说道:原来是这样子。

什么样子?许倩倩也是学着陈默的样子,皱了下眉头问道。

其实,刘朔一直都在保护着你。

陈默叹口气,接着又是说道:现在想来,我在他手底下逃脱了两次,绝不是他的失手,而是他故意放走我们。

而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除了想要追缉Ruler之外,另一个深层原因,就是他知道你也一定会出现在这里,他想要保护你。

说着,陈默望了望许倩倩,许倩倩却是低下头来,一脸数不尽的苦涩。

但是他还是杀了贾处长。

吴骥在一旁补充着,显然对陈默的说法不甚赞同。

算了算了。

许倩倩摆摆手: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敌人就在楼下,正准备缉捕我们,我们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吴骥试探性地说道:要不然我们自首去吧,我相信肯定能查明白的。

自首?我们又不是真正的罪犯,凭什么自首?陈默立即便是打断了吴骥:再者说来,我们如果这一放弃抵抗,或许就是真着了Ruler的道,遂了他的心愿了。

我们跑吧。

这时,许倩倩忽然在一旁插嘴说道。

陈默在一旁没有出声,只是静下心来,静静地等待着许倩倩接下来的话语。

侦办Ruler的案件,一直都是我和贾青亲自负责,现在贾青已经死了,若是我再被控制了,那么Ruler真的就可以逍遥法外了。

许倩倩随后缓缓解释道。

不还有其他组织和政府机构吗?陈默又是发出了疑问。

不,这不一样。

许倩倩一字一顿地说道,陈默还是头一次看到许倩倩这么认真的样子,几乎每一个字都是咬着牙挤出来的,脸上涌现出无与伦比的恨意:这个Ruler,我一定要亲自把他抓住。

好,我支持你。

陈默点点头,也不追问其中的缘由,随后将手一伸:拿纸笔来。

吴骥微微愣了愣,接着连忙一阵翻箱倒柜,找出一张纸和一支笔,放到陈默的面前。

陈默一边用嘴叼着笔帽,一边在纸上画开,嘴中同时念念有词:

这是我们所处的这间咖啡厅,共有八层加上一层地下室,除一楼正常营业之外,以上七楼全都改为了客房,我们先来看入口:门为金属结构,若是门被锁上,不能从外部打开,警察一时半会儿恐怕也无法闯入;门上有窗户,但是有窥视镜;门边有邮件投递口,但是无法通过邮件投递口破坏门锁;在外面可以监视到一楼的情况,并没有任何景物阻挡视线。

许倩倩和吴骥蹲坐在一旁,屏住呼吸听着陈默的话语,心中也不断地在描绘着陈默所说的景象。

而这时,楼下响起了一阵猛烈的撞击声,和敲打窗户的声音,显然警察正在试图打破这里的门窗,准备闯进来。

接下来地下室:从车库及地下室通往一楼的所有入口是否都是金属结构,且门锁可以从里外两侧打开,至于地下室里面的情况,我没进去过,也不是十分清楚;至于外面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则没有没有防范措施,而地下室的窗户则都是从里面上锁的,也就消除了成为入口的风险。

陈默说到这里,使劲咽了口吐沫,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又是接着说道:我们再来看一楼窗户:所有的窗户均从内部上锁,而这些窗户,无论哪一扇窗户开了都会为戍卫提供闯入的机会。

你快点好不好。

吴骥有些心急地催促道:现在戍卫肯定已经从入口处和一楼抹上来了 ,我们已经插翅难飞了。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这两处我们基本上已经没有逃跑的可能性。

陈默打断了吴骥的话语,随后又是加快了语气说道:接下来,我们再来看二楼以上的布置。

二楼以上的窗户全都在南北两侧,其南侧的窗户毗临车库的上方,如果身法好的话,可以跳到车库上方;至于门窗,采用了和一楼一样的防范措施,只能从里侧打开,而树木及灌木丛是否都修剪得远离二楼以上的窗户所以我们若是想逃,就只剩下这一条路可走了。

跳窗?吴骥立即有些微微吃惊地反问道:你是疯了吗?

陈默心里也没有多少底气,但还是微微地点了点头,而在这同时,只听楼下响起了阵阵脚步声。

时间恰好,看来戍卫们大多数已经闯了进来,若是我们现在跳下去,外面警力不多,或许还有逃脱的机会。

陈默快速地说着,接着一左一右地拉起许倩倩和吴骥的手,一左一右地走到窗户前,深吸一口气说道:跳吧。

说这话的时候,陈默脸色苍白,而吴骥的面部肌肉则是不断地微微颤抖。

而与此完全相反的,则是许倩倩一脸轻松的表情,不由自主地笑了笑:跳窗吗?好玩!

陈默从侧面看到许倩倩的笑容,一副天真烂漫之间还透着可爱,隐隐约约之间感觉到自己没那么害怕了,也微微一笑。

而就趁着陈默愣神的这瞬间,许倩倩猛地一用力,拉起陈默纵身向下跳去。

陈默仓惶之间,立即拉了一旁的吴骥一把,就这样,三人一同从楼上跳了下去。

倏忽之间,三人一同落到了对面的车库上,全都摔了一个趔趄。

而布置在四处的警力立即发现了这边的动静,立即骚动了起来。

陈默、许倩倩和吴骥三人立即爬起来,来不及多想,立即拔腿往远处跑去。

站住别跑!

再跑我们开枪了啊!

戍卫们立即发出了他们的警告。

陈默三人哪里管得了这些,拼命地往前奔跑,而在跑到车库边缘的时候纵身往下一跳,落到了平稳的地面上。

戍卫们立即绕过车库,从两边包围过来,眼见着戍卫们就要追赶上陈默等人,忽然由远处驶来了一辆车,车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对着三个人招呼一声:快上来。

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接着便是立即坐上车,随后车加足马力快速行驶出去,将一众戍卫远远地甩在外面。

你是谁,为何要救我们?一上车,许倩倩立即便是警惕地问着坐在驾驶室的那个中年男子。

我是奉命来接你们的,现在,请你们记住你们自己的代号。

中年男子说着,接着伸手指了指身后的三人。

先是吴骥你,水仙花。

接着是许倩倩你,玉兰花。

最后是陈默你,是狗尾巴草。

哈哈哈。

听到陈默这个代号的时候,许倩倩忍不住放声大笑出来,随后又是望了一眼陈默紧皱着的眉头,连忙用手掩住嘴掩饰住自己的笑意。

你要做什么?陈默冷冷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