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巡守使(林匀)小说免费阅读by童子小妖

阴阳巡守使(林匀)小说阅读,这里推荐阴阳巡守使童子小妖的小说章节免费阅读by童子小妖创作的,阴阳巡守使林匀的小说最新目录。死灵渊,镇鬼墓,苗疆巫蛊,奇异怪谈,也没拦住我。黑道,白道,不敢惹我;艳鬼,恶鬼,冤鬼,见我统统绕路走;阴兵,鬼差,鬼将,也要和我称兄道弟。不为别的,只因为我是这阳间的阴使,专管...
阴阳巡守使(林匀)小说免费阅读by童子小妖

《阴阳巡守使》第15章 你怕了?

他这一叫不要紧,可怜我的老腰啊,因为发力太猛,而收力太快,我的屁股以上,胃部以下,说不清楚是哪里了,反正就是腰的附近,嘎嘣的一声。

我滴个乖乖,这也就是得亏我身子骨好,要是个平常人早就叫唤上了。

我揉了揉后腰腰,小声问道:怎么,你怕了?

其实我这么问,也是为了激他一下,我敢直接踹门那是有理由的,一是确实担心马骝仔,二是知道有阎良给我撑腰。

要不然?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这么干啊,妈的谁知道里面小妖精是什么货色,要是把我给一起办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额怕你个仙人板板呦,老子是吓大滴耶。

果然,被我这么一说,阎良那二不溜子的方言都冒了出来。

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胜利的时候,阎良又说:侬要是不怕洗,拉就现在进去好伐,给好和里面辣个做个男兄男弟喽。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眼皮一跳,敢情这货不让我现在进去是另有原因的,那么看来他应该早就有了对策。

我就知道您老早就有了办法,这个,请教一下,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呢?不过您老能不能说人话啊。

我知道拍马屁这招对阎良来说最是受用不过了。

果不其然,听我这么一说,阎良立刻吹嘘道:那是自然,办法不是没有,不过我们要先做点准备,你放心吧,你那朋友今天肯定死不了,估计还能再挺两天,这身子骨没话说。

这话说的我是哑口无言!什么叫今天死不了?还能再挺两天?那就是说再过两天就不行了呗。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看着冒着灯光的院子心里默默想道:兄弟,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之后我便在阎良的催促下离开了这里,毕竟我还要回去准备东西呢。

听着阎良如数家珍的报上来一连串的驱鬼辟邪之物,我都差点怀疑他上辈子是不是道士了?

你说的这些东西太多了,好多东西根本我就没听过,上哪儿去找啊,再说了,我们也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啊。

阎良想了想,最后给我定了几样比较好找的东西。

一是狗牙或者狼牙,是给我自己带上护身的。

二是马骝仔父母所赐之物,为了将马骝仔打醒,解除被鬼迷心窍的效果。

三是玉貔貅,可是最后我实在是找不到了,就用了我们工地养的一只大黑狗代替。

当我把从一位工友那里借来的狗牙戴在脖子上,我试探性的问道:你不怕这些东西吗?

回答我的则是阎良的耻笑:怕你就不是梁山好汉哟。

我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就催促他赶紧说,扯皮了一会,阎良终于说出了原因。

虽然他也是鬼,但是与这些游魂野鬼还是有着不同,用他的话说他是好鬼,这个我自然不信。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他是从地府出来的阴魂,不是阳间这些死了之后没有去地府报道的野鬼,所以不会惧怕这些阳间所谓驱邪辟鬼的物件。

相反的,这些因为一口怨气,或者特殊原因而留下的游魂野鬼,因为贪恋着尘世的种种,躲避了地府阴兵的押解,逗留在阳间,没有经过真正的洗礼,所以这些东西才会对对他们有克制的作用。

要不是身边有个地府来的鬼,谁又会知道这些事情呢?随后我又问他,难道地府的阴魂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克制吗?

回答我的只有沉默。

其实我的心里已经猜了个大概,那就是道士,真正的道士。

不是外面那些举个牌子看命算风水招摇撞骗的神棍,而是类似于上官战内种,有着道法传承的人。

至于第二个马骝仔父母所赐之物,我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也间接的从他本人的口中套了出来。

那东西,正是几天前马骝仔从脖子上摘下来的一个铜钱,阎良知道了立刻叫好。

他一解释我才明白,原来啊这铜钱本来就是克制阴邪之物的东西,因为转手的人多,沾上点人气和吸收的阳气足,加上官通天运自然也就对魍魉之物产生了克制的作用。

如此说来,马骝仔应该就是从摘下铜钱的那天开始被女鬼迷了心窍,否则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摘下来放在枕头下面了。

万事具备,只欠春风。

天一黑,马骝仔就开始按耐不住了,四处转磨一样的走溜儿溜儿。

等了一会,他四下看了看,终于走了出去,不过我看他的样子似乎还在挣扎着什么。

而一直和我一同盯着他的阎良则说道:这个人的毅力还算坚定,即使已经被迷住了心窍,居然还能做出些许挣扎,放在平常人身上,太阳一下山恐怕就已经要丢了魂儿了。

瞬间,我对马骝仔又高看了几分,不过说到底他还是被鬼给迷住了,始终不如我啊。

我这二十几年被鬼住在身体里,都没有被迷住呢。

似乎是不明白我在得意个什么劲儿,阎良说道:你又抽什么疯呢?快跟上啊。

我才懒得搭理他,找个借口出去放大炮(就是解大手),赶紧带着工地的大黑狗跟上了马骝仔。

这回到了上次撞见老头的三岔口,我特意的停了下来,四处望了望什么也没看到,摇了摇头,我就奔着女鬼所在的院子去了。

到了之后,阎良让我把大黑(狗的名字就叫大黑)拴在门口,我找了块石头把绳子压住,给它喂了根火腿肠,大黑也老实,乖乖的坐在那里不动弹。

接下来怎么搞?我舔了舔嘴唇问道。

硬上,直接搞,按着我给你说的来,绝对没问题。

阎良打了个保票。

其实我当时的心情也是充满了忐忑,这毕竟是我第一次与鬼这交锋,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如果不是为了马骝仔,我才懒得趟这趟浑水呢。

不过,在背后给我壮胆子的,还是阎良的最后一句话如果你搞不定有生命危险,我会上你的身,直接渡了这女鬼。

有了这两方面的原因,我深吸了一口气,一咬牙,腰间发力腿随身动,踹出了势大力沉的一脚。

直接把破烂的木门弄稀巴烂,紧接着几个箭步就冲了进去。

我听见屋子里传来了一声轻吟,更不敢怠慢,肩膀一歪直勾勾的撞开了屋门。

我双脚站定,放声大喊道嘚,好你个吸人精气的小妖精,看道爷我今天不收了你丫。

下半句我还没说出口,就直接被一口吐沫给呛了回去。

这口吐沫当然是我自己的。

妈的,我这二十几年还没见过这么旖旎美妙的画面呢。

入眼全是一片白花花啊,我也只能用白花花来形容了。

因为此时我的大脑已经暂时短路了,我的脑海里只能浮现有数的几个词汇,好白,好大,好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