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医妃(沐轩浩宇夏梓晴)小说免费阅读by毛辣椒

替嫁医妃(沐轩浩宇夏梓晴)小说阅读,这里推荐替嫁医妃毛辣椒的小说章节免费阅读by毛辣椒创作的,替嫁医妃沐轩浩宇夏梓晴的小说最新目录。不知是梦牵还是魂引,反正夏梓晴睡梦中莫名成了夏家替嫁的小姐。她是他公鸡代为拜堂的妻,大婚当日被他无情地送进血腥的囚室;他是她爱恨交叠的夫,被他无情的伤害,却依然逃不开他...
替嫁医妃(沐轩浩宇夏梓晴)小说免费阅读by毛辣椒

《替嫁医妃》第15章 恩将仇报?

老天,降道响雷直接把他劈死算了!

冷瞳瞬间感觉活得黑暗悲愤!像是头顶苍穹突然崩塌,从没有过的憋屈感觉。

没有王爷的命令他能够拿这个女人怎么办呢?所以,他活着无法捍卫自家主子的尊严,让他死了算了!

你冷瞳嘴角猛抽半天,看看夏梓晴,又看看自家王爷,神情古怪。

没想到这女人怎么这么,这么不知道检点!这下不淡定了,生平第一次结巴,不是

老天,您还是降走这妖物吧,省了祸害了自家王爷!冷瞳气急败坏,神情几近崩溃。

这可怜的娃,自小王妃进府,就各种的不顺心。

唉,心塞!

你才流氓呢,你全家才流氓呢!夏梓晴凶狠狠瞪眼,随后恶声恶气的问道。

你家王爷的衣服你不脱?难道我脱?不脱衣服我怎么施针?嗯?

夏梓晴看着冷瞳那黑红白交错的脸,似是终于出了口中恶气般,之后轻笑出声,仍旧大咧咧的说道。

喂,你这死孩子!咋恁不纯良,想哪里去了呢?

真是活见鬼了!冷瞳竟也忘了反驳,不知是出于近身侍卫身份的本能自责,还是真的被夏梓晴的笑骂给震慑住了,总之乖乖的站在原地呆愣着,半晌都没醒过味来。

噗艾玛,小王妃真是不同凡响。

文旻杰差点笑喷,急忙双手捂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还微微侧过头去。

他立在莹莹光色之中,夏梓晴一时看不清他脸上表情。

只隐约觉得他似乎也是错愕了一把,以至于似笑非笑的习惯表情凝在了唇边,像只忽然发傻了的狐狸。

冷瞳紧紧抿唇,帮王爷脱衣服?这不找死吗?王爷的身子向来不让人触碰,最多受伤时无双公子包扎上药,略有接触。

无奈,冷瞳带有几分尴尬和一份英勇赴死的决断,最终动作笨拙的帮助自家王爷褪下衣袍,然后涨红着脸抱了睿王爷让他趴在矮塌上。

完事立刻闪身拉开和夏梓晴的距离,仰头十分严肃的看着天花板,不吭一声的自动做着木头人。

他真害怕自己再多看一眼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就会忍不住蹦起来掐死她。

忍!他忍!这种谋害主母的罪过他可担当不得!

夏梓晴早已出手在沐轩浩宇头上扎过了一针,以防他突然醒来。

这时她拿着卷轴走近蹲下,把卷轴铺开在矮几上,然后这才瞧向沐轩浩宇。

大眼睛顿时贼亮,有点失神。

这妖孽王爷身材是真的很不错,肩和腰的比例也是十分的完美。

此刻他上半身被脱的一丝不挂,肌肤胜雪,莹白不输女子,皮肤甚至比一般女子的还要白。

看着那肌理光滑的质感,便想伸手摸上去会是什么感觉?

只是一条好似蜈蚣爬行一般的恐怖伤痕,从左肩蜿蜒至背心,痕迹深刻,好像能把他整个左半部位给活生生的劈将下来。

好似一件上好的美玉,令人忻然心喜。

突然间有了斑痕,斑痕还是如此清清楚楚。

使人生生断了美意,却有一种坦然的不遮不掩的亮烈与悲壮。

完全诠释了缺憾必须依附于完美,完美是难以冀求的!同样,独存的缺憾岂有美丽可言?天残地阙,是因为天地都如此美好,才容得修地补天改造的涂痕。

这疤痕看得人胆战心惊,让人一眼便能想象得到当时凶险万分的情景。

哪怕不是亲眼看见,夏梓晴眼里,心中却是一片涩然。

战神的风光和荣耀被世人推崇与膜拜。

但是,又有谁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努力,面临了多少危险?

一直在边上的文旻杰,则含笑看着眼前的一切,目光着重扫了眼夏梓晴轻轻抚过那道疤痕的莹莹玉手,感觉似有颤抖,不由嘴角勾起。

是不是吓到你了?文旻杰对于浩身体上不时出现的伤痕已经完全习惯了,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

这应该是最近的新伤,那些纵横交错的旧伤早已被无双用了最好的消痕药给消踪灭了迹。

但是,王妃她到底是一个弱质女流,也许真的会被这一道疤痕给吓跑了呢?

竟然有些期待!?呃?

夏梓晴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情不自禁的就会在脑中想象着他当时面临的危险,心中忍不住疼痛。

闻得此言,片刻之后,她才慢悠悠的眨了眨眼睛,出声揶揄,疼的是他,又不会发生我身上,害怕屁啊?!

文旻杰的嘴角僵了僵,瞅着夏梓晴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嘴角狂抽。

见过她彪悍狂妄的一面,还真是没见过这么嘴犟的她。

夏梓晴无暇理会他脸上神情的五彩缤呈,她跪在矮塌前,伸手取出金针,然后用手指捏着一根根金针,手指划过,几根金针飞快的落在沐轩浩宇的背上。

尔后,白晶晶的小手轻轻地转动金针,金针竟像是有了生命似的,轻轻一钻,就没入了他的穴位之中。

搞定!一炷香后,夏梓晴收针迅速。

然后回过头,嫣然一笑,像是冬天照在雪地上的阳光,十分明媚,她起身洗了洗手,还故意显摆般把水珠儿甩了冷瞳满头。

可以穿衣服了,呆子!

冷瞳觉得自己已经被折磨成为一只没有脾气的软毛猫,任由着她的差遣。

果然,这金针疗效还是很快,半刻钟不到沐轩浩宇就苏醒了过来,他能感觉到身体里的那份燥热渐渐已经退下了,他的眼眸也恢复了清明,

尚处于懵懂状态之下的沐轩浩宇,没了那身冰寒的遁甲,自然养眼悦目。

斜飞的英挺剑眉,眼如璀璨星华,星星点点之中又有一丝凌厉,带给人一种难以揣摩的深沉之感。

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一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俊脸,真是帅到了天怒人怨。

夏梓晴一时看得有些痴傻,也怪不得她,实在让人无法把刚才那个因为春药而难以忍受的沐轩浩宇和现在的他联系起来。

本王晕了?沐轩浩宇眸子眯了起来,眸中泛起危险的意味。

冷冰冰的声音,语气虽缓,但威慑力十足。

嗯?是晕了! 也不知是心中有鬼,还是有什么旁的原因,三人齐齐点头如捣蒜。

谁做的?沐轩浩宇站起身来微微整理了一下明显不对劲了的衣袍,他冷冷瞥了瞥夏梓晴,

做什么了?夏梓晴撇了撇嘴,将之前沐轩浩宇蔑视她的目光给还了回去。

她都还没想好和这货做什么表情,凶神恶煞还是冷若冰山?她可是很记仇的耶!喂,就算吃亏也应该是我比较吃亏,你怎么一副姑娘家的模样?

装什么装?夏梓晴想起那晚那事,不由咬牙切齿。

明明一只恶狼,装什么小白羊!

属下该死!冷瞳扑通跪下。

都是属下的错,请主子惩罚!

闹够了没?回去!沐轩浩宇唇抿成一条直线,眼眸寒冷深邃,不看跪伏地上的冷瞳,只紧紧锁住了夏梓晴。

大手一把拽过她小手,紧紧擎在手心里。

喂,凭什么,本姑娘救了你诶,你竟然恩将仇报?!什么破人?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

夏梓晴如醒神般猛然抬头,便看见一张铁青的脸,依然完美如雕刻般的五官却镀上了一层寒冰,眸底幽暗凛冽,大片的阴影笼罩全身,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里腾升。

她暗知不妙,死撑着继续挣扎,想着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

要走你走!本姑娘还有钱要拿!

你对本王做了那样的事,你也好意思提恩将仇报?沐轩浩宇脸色依旧寒青,神色更暗,还姑娘呢?有这么不想做他的女人?俊脸当下一沉,清霍的目光冷寒一片。

粗重的鼻息喷在她的脸侧,因为愤怒,他手指的力道仿佛想要把她捏碎。

钱?回府去拿!

夏子漓抓狂,可被男人拿捏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小脸因为疼痛变得异常惨白,蛾眉聚在眉心不得舒展。

这货发疯时是狂獣,醒来是魔鬼!夏梓晴最后泄了气!这男人,她从来没觉得他好糊弄,纵然她欺负谁也不敢在他的虎嘴边捋须啊!

她就不该心软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