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何婉卿沈尘归小说-主角是何婉卿沈尘归的小说阅读

何婉卿沈尘归小说-主角是何婉卿沈尘归的小说阅读

2019-06-17 16:50:09来源:BS发布:岁晚轻

主角是何婉卿沈尘归的小说免费阅读,这里推荐先婚厚爱引妻入室狠狠宠何婉卿沈尘归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岁晚轻创作的,主角是何婉卿沈尘归的小说最新目录。那个神秘的男人居然C市有名的是男人,还是自己的闪婚对象?!何婉卿自己都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结婚之后,那个男人简直不要太霸道

何婉卿沈尘归小说-主角是何婉卿沈尘归的小说阅读

先婚厚爱引妻入室狠狠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先婚厚爱引妻入室狠狠宠》第8章

傍晚,C市开始下起了大雨,气象台发布了黄色预警,说晚上会有台风。

沈尘归电话不接,微信不回,家里冷冷清清,偌大的房子,何婉卿呆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的香樟树出神。

她的思绪乱做一团,如果今天李勋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她是不是应该结束和沈尘归这段荒唐的婚姻,与李勋重新开始?好好地陪着他走完他人生的最后一程?

沈尘归她在心里默默地念着他的名字,脑海里又浮现他那张清冽淡笑着的脸。

他回家亲手为她煲了粥,送到医院来,却看到她在病床上与别人纠缠不清本来就在生她的气,现在他一定是不想要她,要与她离婚了吧

这时,旁边传来钥匙轻轻转动的声音,她猛地起身,迎了上去。

沈尘归似乎喝了不少酒,步履有些轻浮,站的不是特别稳,他靠着鞋柜换鞋,见她过来,将手里湿漉漉的外套往她怀里一丢,扯下鼻梁上的眼镜,你怎么在家不用去和初恋互诉衷肠?

看来他真的醉了,不再用生疏客套的的言语来掩饰自己的所有情绪。

何婉卿心中却有些按捺不住的雀跃,他为了下午的事情去买醉?他是不是,在吃醋?

她上前扶住他,你喝醉了,我给你弄点醒酒的茶。

沈尘归顺势双手抱住她,脑袋搁在她肩窝,蹭了蹭她的脖颈,我没醉你这个女人,嗝前脚说喜欢上我了,嗝后脚就跟前任纠缠不清

他呼出的温热气息柔柔地拂过何婉卿全身最敏感的地方,让她忍不住浑身一颤,伸手推他,沈尘归,你真的醉了。

哼他轻哼一声,像个孩子般微微撅起了嘴,我知道你爱他,但是你现在是我沈尘归的妻子,你明白什么叫妻子吗,法律上你只能有我这一个配偶。

他直起身体,大掌箍住她的腰,将她用力往怀里一带,你再和他见面,我就找人做了他,让你给他入殓,哼

何婉卿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的困扰似乎也伴随着他这几句撒娇而烟消云散。

对啊,她已经是沈尘归的妻子,法律上规定着呢,只能有他一个伴侣,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破镜真的能重圆吗?不过是重蹈覆辙罢了。

更何况,如今她心里满满当当的写着的是眼前这个傲娇又别扭的男人的名字,再无其他。她也很惋惜李勋的病情,但是她不想因为同情别人而放弃眼前这个男人。

好好好,都听你的,我们现在睡觉好不好?明天早上我给你做早餐。她一边哄着他,一边带着他往主卧走。

嗯好困他呢喃着,顺从地跟着她进了卧室。

等何婉卿帮他脱下衣裤,掖好被角,他早已睡着。

昏黄的床头灯下他的睡颜如孩童一般安静,长长的睫毛伴随着呼吸颤动,薄唇滑润细腻,她忍不住俯身,轻轻吻了上去。

晚安老公她悄声说着,起身离开了卧室。

门轻声关上的一瞬间,床上的人猛地睁开双眼,清澈凌冽的双眸里哪里还有半分醉酒的昏沉。

第二天一早,何婉卿打开房门的时候沈尘归已经坐在餐桌旁优雅地喝着粥。

早,粥在灶上温着,自己盛来喝。他未抬眼皮,一只手翻阅着手边的资料,何婉卿定睛一看,只隐约瞧见一个婚字。

她心下一凉,那是离婚协议书?想冲过去拿过他手里的东西一探究竟,而脚底却像是生了根一般,驻在原地,动弹不得。

沈尘归见她未动,终于抬起头来,放下手中的资料,问道:你今天不用上班?还愣着干什么。

随后又起身,亲自去厨房盛了粥过来,何婉卿怔怔地望着他的手,轻声嗯了一句,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

她抬头望着镜中的自己,掬了水拍拍脸颊。如果他真的坚持要离婚,她是答应,还是求他不要放弃他们的婚姻?

脑海中乱极,混乱中错把洗面奶当做牙膏用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满嘴滑腻的膏体,她一时忍不住恶心,趴在洗漱台上吐胃里返进口腔的酸水。

越吐越伤心,眼泪也忍不住一颗颗掉落在手背,沈尘归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张布满泪痕,鼻涕,以及呕吐物的脸。

你怎么了?他连忙端过来一杯水给她漱口,又拿了纸巾细细擦干她脸上的污渍,温厚的手掌轻轻抚着她的背,不紧不慢地拍打着。

让他见到自己这幅狼狈的模样,何婉卿觉得有些窘迫地开口,我把洁面膏当做牙膏用了

呵呵沈尘归轻笑出声,拇指指腹轻拭她的眼角,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他并没有戴眼镜,精致深邃的双眸似乎因无法聚焦而微微眯起,嘴角扯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靠她那么近,她甚至能闻到他唇边来不及擦拭的薏米的味道。

泪意又猛地浮了上来,她开口问道:沈尘归,你想和我离婚吗?

男人笑容凝在唇角,安抚她的手也停了停,他想起了昨天在医院看到的那一幕,眉头不悦地紧皱,有些疏离地说道:你跟我出来。

何婉卿猛地摇头,声音却带了一丝示软的哭腔,不,沈尘归,我不要和你离婚,她抓住他欲撤去的手,起身抱住他,我和李勋之间早就结束了,我现在只想好好和你在一起,你不要离开我!

察觉到他的身体僵了僵,何婉卿咬咬唇,接着道:我们都是有过去的人,沈尘归,我不介意你的过去,请你也给我时间处理李勋的事情,然后好好地经营我们的婚姻,好不好?

谁说我要和你离婚的?他皱眉,你的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你昨天说处理我们的婚姻还有你刚刚看的离婚协议书何婉卿有些呆愣,难道他并没有要离婚?

沈尘归牵着她走进餐厅,把刚刚他所看的那份文件递给她,这是婚前财产公正,我准备把我名下所有的财产都加上你的名字,不过最近工作有点忙,可能会有个调动,没时间管这个。

何婉卿有点不敢置信,她接过他手里的资料,望着他起草的那份协议书,内心深处涌出一股甜蜜化在心头,她感觉自己甚至都有点轻飘飘了。

沈尘归他这是完全接纳自己,接纳这段婚姻了吗?

《先婚厚爱引妻入室狠狠宠》第9章

没办法,谁叫我娶的是前厅长千金呢,总得拿出点老底表现出我的诚意,不然我怕我还没进你家门,就被你父亲打了出去。

他放置身侧的手不动声色地紧了紧,攥成拳,面上却带了一分笑意,一分宠爱地接着道:也许我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想让你知道,嫁给我,你不会后悔的,婉卿。

何婉卿抬起头,泪眼婆娑,嗯!我们明天回我爸妈那边吃饭吧。

随即扑进他怀里,环住他紧致的腰身,像只小猫般蹭了蹭。

沈尘归黑眸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他紧握的拳头松了松,揽住她的肩,换上一抹轻松自然的微笑。

先把粥喝了吧,你低血糖就要按时吃饭,昨天晕在我怀里,把我吓得不清。

吃完早餐沈尘归特意驱车先送她去殡仪馆,又细细地问了她父母的喜好之后,这才离开。

何婉卿连忙给李美玲打了个电话,通气说明天晚上带男朋友回来吃饭,要她务必在爸爸面前好好帮她的男朋友说说好话。

哼你的男朋友都还没有过我这关呢,李美玲女士正在做指甲,她有些生气地教育着女儿。

明天晚上我就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你爸爸再喜欢他也要看我的脸色行事!

她气呼呼地挂断电话,想了一晚上怎么刁难她的这个未来女婿,然而在沈尘归淡笑着提着她最喜欢的那个牌子的香水叫她阿姨的时候,那些东西瞬间就被李美玲女士丢到了脑后。

你好你好,快进来吧,小伙子长的真俊气,比照片还帅呀,人来就行了还提什么礼物呀。她笑眯眯地接过他手中的包装袋和红酒,将人引进了门。

正在厨房忙碌的何不为听见妻子的娇笑声,不禁笑着摇头,他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黑脸只能他来唱。

跟在一旁的何婉卿有些无奈地递给沈尘归一个我就知道的眼神,弯腰换上拖鞋。

就这片刻的功夫,沈尘归已经被李美玲拉到客厅,问他这款香水是怎么买到的,她托儿子买了几次都没货。

沈尘归不愧是干秘书的,谈吐用词都极为奉承又妥当,几句话就已经把昨天还信誓旦旦要给他好看的李美玲收的服服帖帖。

何婉卿溜进厨房,爸,我回来了。

嗯,不用来帮忙,我弄好这个汤就差不多可以吃饭了。何不为笑眯眯地摸了摸女儿的头,带了男朋友来?

对呀,爸你可不准为难人家,不然我要去哥哥那里告状。何婉卿难得的一副小女儿姿态,抱着何不为的手臂,撒着娇。

她实在是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他以前在高位,总是要考虑门当户对这些俗气又难以避免的东西。如今退下来了,希望不要再把那一套搬出来才好。

你哥哥的意见还不一定是怎样呢!何不为将最后的汤盛好,走出厨房,你这个孩子就是没怎么接触这个社会,要不是当初你爷爷硬要你去接手他的工作,我的想法是要放你出去磨砺几年。

爸何婉卿不依地跺脚。

何不为见状,笑道:好好好,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你用得着这么护着他嘛,再说了你对自己的男朋友这么没信心?就笃定他入不了我的眼?

何婉卿一时语塞,哼了一句转身去拿碗筷。

沈尘归见他出了厨房,起身得体地喊了一声何叔叔,并微微弯了弯腰。

何不为露出老狐狸般的微笑,点头,来,过来吃饭吧。

饶是在官场上如鱼得水的沈尘归,此时背上也传来丝丝凉意。

他顺从地任由李美玲领着他走向餐厅,反复地在心里模拟推敲着待会儿和何不为单独会面的情景。

希望自己,没有押错砝码才好。他按下心思,扯出淡然得体的笑容。

饭后何婉卿被撵去洗碗,收拾残局,沈尘归则是被带入了何不为的书房。

坐。何不为指了指茶几对面的沙发,会围棋吧?

他说着,从身后的柜子里取出棋盘,摆好。

懂一点点,怕是在您手下过不了三招。沈尘归客气地选了黑子,等他落子。

你是孤儿?何不为漫不经心地问道,在棋盘中央落下一颗白棋。

嗯,在本市的孤儿院长大。他撵起黑子,轻轻落下。

孤军爬到现在的位置不容易吧,我听院子里的老头子们唠嗑,你们这群秘书有几个会提一提,你自己又是怎么看的。

我很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但也自然要博上一博,将来给婉卿更好的生活。

何不为听着,抬头望向他,虽然他还是挂着微笑,但沈尘归却觉得他的那双眼如万年冰窖一般,看得他浑身一凉。

年轻人懂得拼搏,是好事。何不为收起自己探究的目光,把心思放到棋盘上。

这个小伙子野心勃勃虎视眈眈地想吃掉他好几个地盘,这么急于进攻,容易后门失火,满盘皆输。

终究,还是年轻气盛了些

不过你既然动了想利用我的念头,自然也得想想,你能还给我什么。他轻飘飘丢出一句话,却让沈尘归更是如坐针毡,他打一开始就知道,这些东西是瞒不过面前这只老狐狸的。

我最近在起草一份婚前协议,我名下所有的财产,在婚后都会写上婉卿的名字,只有她的名字。

哦?何不为眯了眯眼睛,这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只有婉卿的名字?

他打算切断了所有后路,来换得自己的信任支持?

对,我不敢保证我将来究竟会爬到哪一步,但我对婉卿,不忘初心,不弃不叛。他望着自己已经被逼上绝境的棋,坦然将手中的黑子往棋盒一丢,输了,甘拜下风。

随后,又真诚地说道:希望您能同意把女儿嫁给我,我想照顾她一生一世。

何不为笑着摇摇头,就政客而言,我不得不说,你很出色,但是对着一个心疼了一辈子女儿的老父亲来说,你并不是良婿。我不会反对你们谈朋友,但是结婚这个事情,还差得远。

说着,他起身收拾棋盘,没有再看似乎有点不能接受他的反应的年轻人,谢谢你这么努力地卖破绽给我,不过棋盘上面不拼尽全力厮杀,总觉得有点没劲,我去睡个午觉,你自便。

目送他走出书房后,沈尘归整个人松了下来,他身体往后一趟,倚在沙发上。

他的把戏全都被何不为看穿,这个来之前他就已经预料到了,只是,他为什么不同意他与何婉卿的婚事呢?

他以为坦然地将一切东西抛出来给他看,这个曾经的上位者反而会欣赏他的那股坦荡,不遗余力地助他一步步往上爬。

但是现在看来,一切似乎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这只老狐狸还真是捉摸不定啊

《先婚厚爱引妻入室狠狠宠》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先婚厚爱引妻入室狠狠宠》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