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山村透视兵王(宝书生)在线全文阅读

山村透视兵王(宝书生)在线全文阅读

2019-07-10 17:44:08来源:KX发布:宝书生

山村透视兵王又名山村透视兵王,山村透视兵王(宝书生)在线全文阅读,山村透视兵王是由作者宝书生写的一部都市小说,山村透视兵王(项少龙林月瑶小说)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山村透视兵王(宝书生)在线全文阅读最新章节。兵王会透视,谁也挡不住!华夏“战狼”狼王项少龙,劫后余生,得到逆天透视眼,从此治病救人、

山村透视兵王(宝书生)在线全文阅读

山村透视兵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山村透视兵王》第六章都给我滚蛋

彪哥一手搂着阿艳,一手举着手枪,虎视眈眈,时不时凶悍的目光掠过项少龙,显然等一会不准备放过他。

这时,平头汉子遇到了一个愣头青,想要反抗,怎么着,也不愿意把自己的手机交出来。

结果一声惨叫,被平头在身上不轻不重的砍了一刀,鲜血直流,没用几天的新手机被抢走了。

看来这些人是惯犯了,可不是一时兴起来客串的,显然真的敢动手杀人!

农村人善良,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不愿意惹事,立刻吓得再也不敢乱动,乖乖的服从。

林月瑶可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电影电视里才有的场景,吓得娇躯瑟瑟发抖,柔软嫩滑的纤纤玉手情不自禁的抓住了项少龙的胳膊。

项少龙眼睛一瞟,没吭声,从她刚才愿意原价兑换金戒指的行动上来看,是个十分善良纯洁的好女人。

别人兑换金子多少还带着一些占小便宜的心理,可是这女人却是单纯的只想帮助别人。

平头一伙人,一路抢劫,十分顺利。

这时,其中一个贼眉鼠眼的小年轻,看到了林月瑶,立刻眼中一亮,兴奋的搓了搓手,凑到彪哥身边:

彪哥,你看那个妞,正不正点?比娱乐会所的头牌都要好看,要不要

嘿嘿这美女上车的时候,老子就看上了,还是你小子懂我的心思。彪哥眼中立马燃烧起来淫邪的火焰,盯着林月瑶的诱惑娇躯,狠狠吞了几口涎水。

真是没想到这一次出来,除了大丰收,还能碰到这样的美女。就算湘江市里的第一头牌,也差得远了。

而且,这美人身上比起那些风尘女子,多了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息,越发的让人流口水。

彪哥心中早就按捺不住,恨不得立刻将这美女拉过来,压倒在身下,狠狠的蹂躏她,摧毁她那种看起来高贵清纯的气质。

手一挥,彪哥带着人走向车后面的项少龙和林月瑶。

车厢里的人都慌不迭的躲避,一个个不敢声张。

看到彪哥明显不带好意的向自己走过来,那副色眯眯的样子,就算是瞎子也分辨得出来是什么意思。林月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制压抑住紧张得要跳出来的心脏。

几个人走到车厢后面,彪哥大气的一摆手,那几个小弟立刻瞪着眼珠子大吼一声:你们都瞎了?看到我老大来了,还不快滚开?

周围都是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哪里惹得起这些凶悍的匪徒,早就吓得两股颤颤,被这一吼,立马忙不迭的让出来位置。

彪哥眼睛一眯,脸上露出邪笑,一双色眼盯着林月瑶。

完美的瓜子脸,顺滑的漆黑长发,白皙丰满,盈盈一握的小腰,没有一丝赘肉,连衣裙下露出羊脂白玉般的大长腿

被这几个匪徒毫不忌讳的盯着看,林月瑶又羞又怒,心中一慌,连忙躲到项少龙身后。

呦嚯,原来这管闲事的小子和美女还是一对呢?彪哥眼神中透射出来杀机,掂了掂手中的枪。

项少龙嘴角微微一翘,浮现一丝笑意,清澈的眼眸就这样,一瞬不瞬的直视着彪哥。

彪哥看看项少龙的光头,冷笑着说:兄弟,刚刚出来吧?要不,跟哥混?自然有你一口吃的,今天这美女就当你的投名状了,怎么样?

兄弟,彪哥看得起你,还不磕头?平头汉子一挥手中雪亮的砍刀,凶悍的叫嚷起来。

项少龙平静的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把抢的钱和东西都留下,滚吧!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你们要是不听话,会倒霉。

冷淡平和的语气,就像在与多年的老友聊天,却似乎另有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在车厢中蔓延,连带着众人打了个哆嗦,怎么忽然凉快了。

这个男人好叼的样子!

林月瑶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项少龙。

曹尼玛,给脸不要脸!敢对彪哥不敬?找死!那几个小年轻愤怒叫嚣起来,好像是他们的爹被人侮辱了一样。

彪哥眉头一皱,莫名觉得有点不对劲,面对这个年轻人,自己居然心里有点虚。

他一扬手止住了几个手下的喝骂声,沉声道:兄弟,你也是同道中人,黑吃黑不太好吧?而且你吃得下吗?不过,看你刚从里面出来,彪哥给你个面子,分你一份,换这个女人两个小时,怎么样?

听到彪哥的话,林月瑶的心立马提了起来,她知道这个帅哥是自己的唯一救星了!

不过,现在匪徒要分他一份钱,他会不会

林月瑶脸色惨白,心里不可避免的涌起害怕和惊惧。

把抢的东西留下,给你一分钟时间,都给我滚蛋!项少龙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语气不轻不重,却像一个重磅炸弹落入了平静的湖面,轰然爆炸。

车上所有人的内心都炸锅了,傻愣愣的看着项少龙,这个小伙子是不是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神经病人?

彪哥脸色一厉,眼中凶光一闪,就要发作。

项少龙却先动了!

身形一闪,他一拳捣在了彪哥前面那平头汉子的肚子上。

巨大的力量冲撞,让平头汉子就像被重型坦克撞中了一样,掠过人群,从车厢尾部一直飞到驾驶位置,狠狠的砸在挡风玻璃上。

嘭!

没有任何迟缓,整面挡风玻璃破碎,平头汉子飞了出去,不见了影子。

这得要多大的力量?还是人吗?

所有人都傻了。

滚吧!

其他三个小年轻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项少龙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一个一个抓住脖子,同样甩出了车厢,滚落在中巴车外面惨嚎。

我去你麻的!

彪哥也是个狠人,眼看着项少龙动手,自己手下吃亏,立刻狠狠扣动了扳机。

咔嚓!咔嚓!

怎么回事!?彪哥傻眼了,怎么这手枪尽咔嚓,打不出子弹?

呵呵

项少龙伸出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彪哥手枪的弹匣已经到了他手中。

臭小子,我跟你拼了!

彪哥猛冲了上来,项少龙微笑,手中的弹匣迎面甩过去。

砰!

满脸桃花开,鲜血迸射,彪哥鼻骨折断,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山村透视兵王》第七章老树村到了

那叫阿艳的女骗子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但是,车上的乘客都已经醒悟过来,把她拦住,有些火爆脾气的,一脚踹在这女人身上,踹得她蹲在地上,再也抬不起头来。

项少龙的眼神一如开始,清澈纯净,转头看着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的林月瑶,神色悠闲,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好了,没事了。

这时,老司机叫起来:把他们捆起来,都捆起来,送到白马乡派出所去!

众人下车好一阵忙乎,把那几个还在地上痛得打滚的匪徒都用麻绳捆了起来,像死猪一样拖到车上。

然后,大家都拿回了自己的财物,一个个对项少龙感激涕零,在众人的热情追捧声中,中巴车再度重新启程。

小兄弟,你是咱们白马乡的?有老婆子好奇的问。

项少龙点头,嗯,白马乡老树村的。

那好,那好,你看我有个孙女和你差不多年纪,要不咱们这老婆子还没说完。

旁边有个中年妇女就插嘴了,不耐烦的打断:哎呦,刘婆婆,你那个孙女还是算了。不如我的女儿,是林山村的村花,和这小兄弟挺配的。

翠花婶,好像我妹子才是村花吧?兄弟,有XF没?哥的妹子漂亮,要不要见见?

项少龙无语,哭笑不得。

咯咯咯

林月瑶看着这个年轻帅哥的一脸囧像,笑开了花。

她时不时偷偷的看着项少龙,此时此刻,她心里真的对这个光头帅哥非常好奇。

明明就是刚刚刑满释放的犯人,却能够正气凛然的揭露骗子,而且是个功夫高手,五六个劫匪,三两下就解决了,对方还带着枪呢!

比看电影电视还过瘾!

这时,项少龙又开始正襟危坐,微微的闭上眼睛假寐,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大美女林月瑶在关注他。

林月瑶心里不禁有点崩溃,她甚至有点怀疑起自己难道因为坐车,不修边幅,变得已经没有魅力了吗?

其实女人就像丛林中的小鹿,当你追她的时候,她会不停的跑。当你不追了,反而会停下来看着你,也许还会问,为什么不追了?

女人的心理就是这么的微妙,特别是美女!

在省城,林月瑶知道自己被称为第一美女,她已经记不清楚遇到过多少觊觎她美貌的花花大少。

可惜,她从来都是洁身自好,对那些纨绔子弟没有什么兴趣。

这次,家族决定让她和帝都的一个四十多岁的权贵相亲,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离家出走,想到白马乡这个贫困地区去躲一躲。

家里绝对想不到她林月瑶,林家的大小姐,省城第一美女会去白马乡这种鸟不拉屎的穷山沟受苦。

但人就是这么奇怪,当她第一次发现有一个男人不会关注自己,更没有搭讪或者其他什么。

她面对项少龙这个男人,心里又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不服气和不甘心。

不过,这并不是说她林月瑶就是花痴,只能说对项少龙有了一丝莫名的好感!

林月瑶平复了一下心情,主动出声道:你好,我叫林月瑶,月亮的月,瑶池仙境的瑶,你叫什么名字?

项少龙睁开眼,清澈的眼神看着林月瑶。

他倒是心里有几分惊讶,像林月瑶这样的大美女居然会主动来认识他。

其实,平时的项少龙也并没有现在这么高冷,只是出狱的第一天就经受了爱人和兄弟的背叛,他的心情实在是好不起来。

所以,面对林月瑶这样的美女,遭受背叛的际遇早就让他明白了现实是非常残酷的。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美女,竟然主动来询问他的名字,似乎有想进一步了解自己的意思。

项少龙和林月瑶对视一眼,微微有些失神,这美女的眼睛真的很漂亮,眼眸中水汪汪的。

他忍不住伸出手来,说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项少龙,你的名字真好听,月瑶,皎洁的明月如同美玉,意境很美。

林月瑶俏脸上微微一红,没想到这个帅哥还挺有学问,把自己名字中的一个瑶字解释得这么好听。

你也去白马乡?我是老树村的,你呢?哪个村的?项少龙问道。

我啊?哦我就是白马乡的老树村林月瑶有点慌张,顾左右而言他。

她怎么可能去过白马乡的老树村,虽然在离家出走之前,她也做了很多功课,了解白马乡这个位置,但是她唯一知道的确实是老树村。

老树村在白马乡非常有名气,是个有名的女人村。因为经济条件太落后,村里的男人都出去打工赚钱了。天长日久,导致老树村里阴盛阳衰,尽是些守家的女人和寡妇。

呵呵

项少龙看着美女微微一笑,知道她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并没有戳破她的谎言。自己正正经经就是老树村的人,可没有听说过还有林月瑶这样的美女。

看着项少龙的表情,聪慧的林月瑶知道肯定是被看穿了谎言,别人只是没有明说。

立刻,气氛一下子莫名尴尬起来,慢慢的两人都沉默下来,不再说话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车上昏昏欲睡的林月瑶忽然被人拍醒,她睁眼一看,原来是项少龙拍了拍他的肩膀,明亮深邃的眼神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就像一汪深潭,能够把人的灵魂都吸引进去。

唔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林月瑶忽然感觉被项少龙拍过的位置酥酥麻麻的,就像通电了一眼,连心尖都一颤,正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项少龙更是身子一抖,刚才双眼莫名一热,居然又把美女浑身上下看了个透彻。你能想象一个绝色美人就这样呈现在你眼前,纤毫毕露的样子吗?

丰满、白皙、滑如凝脂

真是让他火冒三丈!

咳咳老树村到了,下车了!项少龙掩饰的轻咳了几声,浑厚有磁性的男声彻底惊醒了的林月瑶。

这这么快就到了。

她没想到睡一觉起来就到了,看来自己这几天逃亡生涯太累了。

《山村透视兵王》第八章肯定出事了

极目远眺,看向车窗外,一座连绵起伏的巨型山脉横亘在远方,山头上云遮雾绕,宛如人间仙境。

这肯定就是著名的二龙山了,绵延两百多公里,最高主峰二龙峰海拔有三千多米。

一片青山绿水,风景极好,山下绿油油的农田间点缀着很多房子,大多数都是比较破旧的土砖房,少数有几栋钢筋混凝土的三层小楼房,这肯定就是老树村的有钱人家了。

两人一起下车,林月瑶正在茫然四顾,寻找着目的地。

她在网上查过,知道这老树村有一个青年旅社,是去二龙山探险的驴友们经常住宿的地方,那就是她这一次到白马乡的藏身之地。

林月瑶看看路边竖立着一个青年旅社的指路牌,于是指指牌子说:我就去那边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想请你吃个饭,谢谢你在车上照顾我。

说完,美女俏脸绯红,这可是她第一次邀约一个年轻的男人。

谢谢,不了。原来你还是个户外运动爱好者,改天有机会我来找你,我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今天我得赶着回去,还得走三四里地。

项少龙婉拒了,虽然林月瑶这样的大美女确实让人心动,但是他已经归心似箭!

真的是非常想家了,在战狼的时候,就不经常回家,现在入狱三年,不知道爸妈和小妹怎样了,他现在一刻都等不得了。

林月瑶是一个情商和智商都非常高的女人,立刻就体会到项少龙迫切的思亲情绪。

这不是正好证明了这个男人真的很不错!

如果是别的男人,面对自己这样的绝色美女相邀,哪里还会管那么多。

少龙,那你一路顺风。反正我在老树村要住一段时间,到时候你可别不理睬我哦!

瞎说,你这样的大美女,我怎么会不理睬,哈哈!项少龙大笑,原本压抑的心情好像轻松了很多。

他提着简易的行礼,潇洒的挥了挥手,转身大踏步的离开,很快消失在林月瑶的视线之中。

林月瑶看着项少龙隐隐约约的背影,心中的好奇越发严重了,这真是一个神秘的男人!

岂不知道,好奇害死猫,有多少女追男,或者男追女都是从好奇与好感开始的。

老树村,是白马乡最穷的村子,就算是国家政策好,也是最近才通了公路,这一点,从崭新平整的柏油路面看得出来。

看着可以容许两辆小货车并行的路面,项少龙忽然信心满满,只要路通了,有电,有网络,再加上自己的能力,发家致富是很快的事情。

脚下疾步如飞,三四里路而已,转眼就到。

终于到家了!

项少龙看着村口的那株双人合抱的老槐树,心情非常激动,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

汪汪汪

从村里冲出来一条老黄狗,冲着项少龙拼命的叫着。

阿黄,过来!项少龙笑了,把手一招。

老黄狗用犹疑的眼神看了他半天,忽然停住犬吠,冲过来,一下扑到项少龙身上,伸出舌头舔着。

哈哈,你还记得我。项少龙心情大好,当年自己离家的时候,这阿黄还舍不得,硬是跟着自己跑了十几里地。

这时,有人听到狗叫声,出来看看。

翠花婶婶,我少龙!

项少龙看到第一个出来的中年农妇,连忙热情的挥手打了个招呼。

少龙?你回来啦?项家在部队的儿子?真的回来了,这下

那翠花婶不死心的上下打量着项少龙,再三确认了是少龙,立刻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连忙躲进了屋子里。

永强伯伯!

项少龙还准备和其他出来观望的乡亲说说话,结果砰砰的关门声音响起,原本从屋子里出来的几个人,都像大白天见到鬼一样躲了进去。

怎么回事?项少龙眼睛一眯,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不对劲了,难道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

心里咯噔了一下,项少龙连忙迈开大步向家里走去。

老树村还是和印象中一样,阴盛阳衰,很少看到男人。本来就有算命先生说老树村的风水不好,阴气旺盛,阳气衰竭,不多的男人都出去打工赚钱了,留在村子里的都是老幼,或者在家的女人。

所以,老树村也被称为白马乡的女人村,很多外村的男人,那些不三不四的家伙,经常会来村里晃悠。

一路上遇到的那些大姑娘小XF,还有中年妇人,认识不认识的都是一惊。特别是那些认识的,看到他都露出震惊和疑惑的眼神,扭头就跑,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项少龙苦笑,知道肯定出事了。

当年他离开村子去部队的时候,可是整个村子的人都来送他,大出风头,和现在的如避蛇蝎的情况相比,简直就是天渊之别。

爸,妈,心柔,我回来了!

站在家门口,项少龙难掩心中的激动,用力敲了敲门,院子里面没一点反应,看看门上熟悉的挂锁,便掏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回到家里,环顾四周,还是几年前一样的破旧土砖房子,一贫如洗。

项少龙心里很痛,恐怕自己家里在这个贫困的老树村都算最穷的了,那些土砖房子上都多了不少的裂痕。

我回来了,我一定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可是,爸妈、心柔,你们去哪里了?

几间破屋里找了一圈,一个人影都没有,就剩下院子里几只鸡和猪圈里饿得直叫唤的猪。

少龙?你这臭小子真的回来了?

项少龙正要转身到隔壁家问问,一个有些熟悉的好听女声传过来。

是春莲SZ?项少龙惊讶了一下,来人确实是村里有名的小寡妇李春莲。

农村结婚早,记得很多年前,李春莲的男人就出事故死了。现在又是三年不见,这女人已经有二十七八岁了。

但是,那美妇人的韵味更加惹人注目,葫芦形的身材,充满着成熟的丰满韵味,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桃花媚眼,一眨一眨的,让男人心里发慌。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可这李春莲洁身自爱,人又泼辣,风评倒是不坏。

《山村透视兵王》第九章兄妹相见

李春莲的那双媚眼盯着项少龙看,她脸上还红彤彤的像个大红苹果,不知道是为什么。

项少龙也是呆呆的愣在那里,一时间已经忘记说话了,因为一双该死不死的透视眼又把个李春莲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个美妇人的身材成熟得就像粉红的水蜜桃,要是咬一口,肯定又香又甜又多汁,让人醉生梦死。

可能因为长期忙农活的原因,她身上该苗条的地方没有一丝赘肉,该丰满的地方极其丰满,让人眼晕。

此刻,项少龙感觉心里有个恶魔在鼓噪撺掇,似乎有种恶魔立马就要破体而出的冲动。

果然是你这臭小子,真的长大了,都是大男人了!听雷富贵说你被部队开除了,还坐牢了?是不是真的?李春莲被项少龙看得浑身不自在,好像有很多蚂蚁在身上爬,定定神,连忙开口问道。

雷富贵?原来是这个喜欢偷鸡摸狗的家伙在搞鬼?

这下,项少龙明白了,原来是村长的儿子雷富贵在搞鬼。

少龙,你这三年你都去哪了?怎么连个消息也没有,你爸妈也不知道怎么和你那个啥子狼什么的部队联系。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回头有时间,我再好好跟你说。我家里怎么没人?我爸妈和妹子呢?

这这个

李春莲下意识地扭头望向远处雷家的三层小洋楼,柳眉微微一皱说:

雷富贵一直都对心柔妹子垂涎三尺,以前你在部队,他不敢。后来,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你坐牢了。所以,前几天雷富贵到你家里提亲,像雷富贵这种欺男霸女,偷鸡摸狗的人渣,项叔叔肯定不答应。

结果结果就起了冲突,你爹被人打伤住院了,你妈和妹子都在医院里照顾呢!

好像是发现自己说得太多了,李春莲连忙捂住了嘴巴,过了一会才说道:少龙,你爹好像在白马镇医院住院,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了。

雷富贵?哼!

项少龙冷哼了一声,心里火冒三丈,谢谢你,春莲SZ,你不用说了,我现在就去镇上医院!

转身就走,到了门口,项少龙又回头问:春莲SZ,你家有自行车吗?借我用一下。

有!李春莲连忙带着他回到隔壁自己家里,推出来一辆半新不旧的自行车。

我不会骑车,这车子好久没有骑过了,不知道还能不能骑。看到这辆车子,李春莲的脸色暗淡下来,原本就水汪汪的眼眸中似乎又多了一些水汽。

这辆自行车是她男人以前常用,现在睹物思人,李春莲心里有些难受。

项少龙接过车子看看,四处检查了一下,除了车胎气不足,其他都很正常。

找出打气筒,给车胎打上气,项少龙坐上座位,扭头对李春莲说:雷富贵我肯定要找他麻烦,只要我回了老树村,那些个王八蛋不要再想欺负人!

李春莲看着坐在自行车上的项少龙,心神激荡,恍惚间,好像这就是自己的男人回来了。

如今的项少龙真是一个男子汉了,已经脱胎换骨,浑身上下透射出来自信和坚毅。

嗯!李春莲紧紧抿住嘴唇,用力的点了点头,两滴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打转。

我走了!

项少龙现在心急如焚,只想早点去镇上医院。

他强制自己忍耐住焦急,挥挥手,对李春莲露出阳光男孩般的微微一笑,洁白的牙齿让人眼热,然后骑车走了。

路上慢点骑,小心!

过了半晌,李春莲才反应过来,娇喝着追了几步,好看的俏脸上通红。

看着项少龙已经远去的背影,李春莲久久不愿意进屋,娇羞的喃喃自语着:当年这个坏小子,还偷看我洗澡呢现在真的成了顶天立地,有担当的真男人

项少龙骑着自行车,挥汗如雨,往白马镇的方向飞驰而去。

到了傍晚六点多的时候,项少龙终于到了白马镇,这时候的白马镇正是热闹的时候,数百米长的主街上人头涌动,熙熙攘攘。

记得镇医院就在主街的尽头,项少龙骑车过去,把车停到车棚里,往住院部飞奔而去。

刚刚进入三层楼的住院部,就看到了一个十七八岁,身材苗条,可爱秀丽的妹子。

虽然已经三年多没见面了,但是自己的妹妹,项心柔,他化成灰也认得。

小妹!

项心柔刚刚买了几个馒头和一碗汤面,正准备回病房,此刻忽然听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心中一颤,抬头一看,愣了几秒钟。

那个声音的主人,真的是哥哥项少龙,哥哥回来了!

两滴热泪瞬间就从眼中流淌下来,滴落在衣服上。

哥!如果不是项心柔手中还端着吃的,早就扑了过去。这几天真是太累了,心累。

现在看到哥哥的身影,她心里瞬间安定下来,就算天塌下来,她也不怕了!

项少龙也红着眼睛,缓缓走过去,妹妹清瘦了好多。看来这段时间,过得不怎么轻松。

哥,你真的坐牢了吗?雷富贵他

有我在,没事!

兄妹二人终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一句有我在,项心柔痛哭落涕。项少龙轻轻拍着妹妹的背,也是双眼泛红,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强忍住没有落下来。

小妹,爸爸怎么样了?

听到哥哥问爸爸,心柔立刻回过神来,泪水涟涟的俏脸满是焦急和担忧的神色。

难道爸爸情况不妙?

看到妹妹这个样子,项少龙暗道不好,原本就担忧的心情瞬间降到了冰点。

爸爸在202病房,我带你去。项心柔擦干眼泪,带着哥哥上楼。

项少龙阴沉着脸,跟在后面,拳头握得紧紧的。俗话说为人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要是爸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雷富贵肯定要死!

202号病房内,一名中年农妇正给病床上昏迷的男人擦拭着身体上汗迹。

妈!

看到那熟悉的背影,项少龙眼圈一红,拼命的眨着眼睛。

《山村透视兵王》第十章我就是顶梁柱

少龙,儿子,你终于回来了!

中年农夫听到项少龙的声音,身子一震,两滴眼泪直接流了出来,一把将冲过来的项少龙抱在怀里。

你去了哪里呜呜儿子,这三年你去了哪里你去了哪里啊

妈妈,我回来了,别担心,我回来了。

此刻,项少龙抱住妈妈,安慰着,眼神越发的深邃。

妈妈相信妈妈相信你肯定能你爸爸他吴秀娥抱着儿子,指着病床上的丈夫项云升哭着说。

妈,我爸这是不是被雷富贵打伤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项少龙深呼吸,止住眼泪询问起来。

嗯是谁告诉你?雷富贵来提亲,蛮横无理,你爸不同意就被雷富贵那遭天杀的带人打伤了昏迷了好几天,医生说有可能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这么严重?我来看看。看着病床上一动不动,昏迷中的父亲,项少龙的心揪紧了,不过也不是太担心。

他意念催动,双目微微一热,已经将父亲全身透视得清清楚楚,身上有十几处软组织挫伤,最主要的是颅内有一大团淤血,而且还在缓缓的扩大,已经极度压迫了颅内神经和血管。

淤血的范围太大,牵连太广,难怪连医生都不敢施行手术。况且,镇医院也没有这个条件。

如果自己再晚两天回来,可能就彻底没得救了,幸亏吉人自有天相!

医生说你爸可能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什么时候清醒,还不知道吴秀娥的脸上一派沧桑,眼中无神,极其黯淡。

别怕,我在部队跟着一个著名老军医学过几年医术,放心,我可以治好爸爸。

项少龙肯定的点点头,他只能说是在部队学的医术,肯定不能说是因为得到透视眼,脑海中多了惊天诀、神农医仙经等等各种神奇的传承。

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迈步来到项云升的身前,双手轻轻一搓,一股内劲凝聚在掌间,缓缓的按压在父亲的太阳穴上

三年前,项少龙坠崖昏迷,得到透视眼和神秘传承。

然后被军事法庭审判,在狱中这三年,项少龙可没有白过。他在传承中挑选了其中几种极其厉害的绝学学习,比如惊天诀、神农医仙经等。

这三年来,项少龙早就成了湘江监狱中的名医,甚至有大佬慕名前来求医,结交了不少大人物。

正是因为那些大佬运作,他在监狱中才能得到特殊照顾,住单间,还能有电视看,甚至每天还有一个小时的上网时间,保证了他没有和社会脱轨。

一丝丝的内劲透过项少龙的手掌,在他的精妙控制下,轻轻的化解疏散着父亲颅内的大块淤血。

吴秀娥和项心柔站在旁边,都惊讶的看着项少龙,感觉到一股神秘的气息在弥漫,让人心悸,却更让人无比的安心。

十几分钟之后,项少龙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搓了搓酸麻的手掌道:

好了,爸爸颅内积压着的淤血,都被我化解了。不过,这几天压迫了神经和血管,需要有药物辅助,才能完全恢复愈合。一般的中药材还不行,看来需要我上一趟二龙山去采药。

少龙,你爸爸没事了?你真的在部队学了医术?你爸他现在怎么样了?吴秀娥脸上有惊喜,又有些疑惑。

项少龙信心满满的点头:妈,你放心吧,爸爸已经没事了,不过还需要一些药材治疗,才能苏醒过来,我有办法的。

太好了!项心柔高兴得跳了起来。

那就好,那就好,就这几天住院,咱们家已经花了好几千块。你妹妹考上了大学,可是连上学的学费都没了着落,还借了几千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

吴秀娥紧皱眉头,坐在病床上,听儿子说男人没事了,立刻又开始发愁钱的问题。

一想到钱,吴秀娥就满心的苦涩,唉声叹气起来。

旁边的项心柔脸色暗淡下来,心里有点难受,她可是老树村第一个大学生,好不容易考上了湘江大学,可是没有学费。

听到老妈诉苦,项少龙的心微微一沉,剑眉一扬,妈,你放心,既然我回来了,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心柔,你也放心,哥一定会送你高高兴兴的去上大学!

看着项少龙认真的表情,项心柔狠狠的点头:哥,谢谢你!

小妹妹对这个哥哥从小到大,都是无条件的信任。

少龙,你刚回来,也不要急。听说可以申请延期入学,或者申请贫困生贷款,晚一点上学也没事。

吴秀娥虽然相信儿子的话,但是心里还不太踏实。

妈,小妹,你们放心好了,我自然有办法。你们先在这里照顾爸,我回去采药,弄钱。项少龙肯定的说。

好,那你先回去办正事,这里有我和你妹妹就够了,放心。吴秀娥看着儿子要走,连忙站起来。

项少龙看了看父亲的脸色由苍白开始转向红润,心中的大石头也落了地,答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医院。

现在,项少龙需要去二龙山采几样野生药材,最好是有十年药龄的。

那些药店里种植的药材不顶用,都是化肥种出来的,而且药龄很短,两三年的为多,对父亲这种严重病症没什么疗效。

出了病房,下楼,骑着自行车,直接回到老树村去。

出了医院已经是华灯初上,项少龙买了个手电筒绑到车把上,又是一阵飞驰,等他回到老树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放开我!雷老虎,你你可是村长怎么能滚出去

春莲!我的小心肝,你就从了我吧,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你都没了男人这么些年,好好的一块肥田就这样荒了多不好,让我来好好耕耕田!

王八蛋你滚

刚到家门口,就听到隔壁李春莲家里一阵吵闹声音传过来。

《山村透视兵王》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山村透视兵王》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