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青青子衿)在线全文阅读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青青子衿)在线全文阅读

2019-07-10 17:49:32来源:KX发布:青青子衿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又名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青青子衿)在线全文阅读,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是由作者青青子衿写的一部现言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厉景懿唐暖画小说)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青青子衿)在线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第1章开始第1章穿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青青子衿)在线全文阅读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第6章真对他胃口

唐暖画自然深知宋怡君打的什么主意。

轻轻推开了宋怡君揽过来的手臂,轻笑一声,不必了,我过去和班长坐。

宋怡君挑眉,正想阻拦,可唐暖画已经转身走了。

唐暖画坐到了班长对面,这位班长是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

唐暖画记得上学时他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并且自己以前的学习成绩也不算差,所以两个人很快聊了开来。

而包厢一角的顾以寒瞧见唐暖画从进来就没看过他一眼,心里不知道为何有些不快。

之前他是不喜欢那个女人的,尽管长得靓丽,但是品位太独特,太过新潮,总是奇装异服的引人厌烦。他喜欢的是感性的女人,从骨子里就妩媚妖艳的那种女人。

但在今晚,他发现唐暖画也可以是那种女人。她完全可以抛弃莫名其妙的打扮,摇身一变变成感性女郎。

真是对他胃口!

宋怡君走了过来,似是看出了他的情绪,安慰道,你别在意,说不定暖画在玩欲情故纵的把戏呢!你想她从前这么痴迷你,又怎么会不巴不得往你身边靠?

顾以寒略一思索,也觉得她说的没错,心里这才好受点儿。

宋怡君隐在阴影处,她对于唐暖画突然的转变是有些怀疑的,于是眼神犀利地注视着唐暖画的一举一动。

而那边的唐暖画自然也感受到了那道火辣辣的注视,她甚至不用转头去看也知道那道视线的主人是谁。

这个女人害死了她,她实在做不到笑脸相迎,只是现在还不到翻脸的时候,她也只能陪着她演。

想到这,唐暖画端着香槟找到了宋怡君,怡君,我好无聊呀,你有什么乐子吗?

宋怡君见她又主动回来了,瞬间放松了警惕,乐呵呵地笑道,那是自然,这么大的场合当然要饮酒作乐了!来,暖画,作为朋友我敬你一杯!

唐暖画低头轻笑,自然没有拒绝。

暖画,你每天对着厉景懿那张冷冰冰的脸,想必心里肯定很难受,那就趁着今晚好好大醉一场!放松放松!

好啊。唐暖画应着,很快一杯酒就都下了肚,而宋怡君立马眼疾手快地又给她倒了一杯。

唐暖画深知自己酒量不行,所以她在进门之前就吃了解酒药,这才放心让自己喝。

酒过三巡,唐暖画面上浮现一抹红晕,她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慢吞吞道,我我不行了头好晕,我,我去趟洗手间。

宋怡君见此,几不可闻的笑了笑,假意道,呀,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不用了,我能行。唐暖画拒绝,脚步虚浮地走了。

宋怡君眸色一深,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她来到顾以寒面前,递给他一张房卡,哎呀,顾少,得麻烦你了,暖画喝醉了,刚出去呢,能不能麻烦你把她送到楼上的酒店呀?这个是房卡。

顾以寒闻言即刻接了过去,他怎么可能拒绝?今晚唐暖画那身打扮可是勾得他心里痒痒的。

他即刻追了出去,可是却没看到唐暖画的影子,他摸了摸下巴,走进了另一条走廊。

而就在这时,宋怡君拿出手机很快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厉景懿。

厉少,我和暖画一起来参加了同学聚会,可是暖画她喝了点酒,顾以寒刚才送她回房去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

与此同时,厉氏集团。

厉景懿刚刚走出会议室。他今天一整个下午都在开会,几乎忙得焦头烂额,压根没时间看手机。

他心里突然有些烦躁,划开手机便看到了唐暖画发的照片她穿着一身淡紫色的连衣裙,如花儿般笑得明媚。

他鲜少见她如此,直看的愣神。

这时候,手机提示音又响了起来,他便看到了宋怡君发的短信,不稍几秒,他的脸色顷刻变得阴沉无比。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第7章苦心设计这一场

收起手机,厉景懿迅速从桌面抓过车钥匙,迈出大步直奔酒店。

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如果伤到她一根汗毛他保证,顾以寒,会死的很难看!

与此同时,唐暖画从包间出来后,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闪身躲进了楼道的拐角。

不过几秒,唐暖画就亲眼看见顾以寒尾随其后,跟着她出来以后,左右张望了一下,径直往女卫生间走去。

果然如此!宋怡君的伎俩,她上辈子已经领教过了。先是把灌醉的自己交给顾以寒,然后安排一间房间,最后再把厉景懿叫来看戏估计现在,厉景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又过了一会儿,宋怡君也出来了。

看着宋怡君的身影,唐暖画心里冷笑,亏她上一世还把她当最好的姐妹,真是傻得可怜。好,既然她煞费苦心设计这一场,又何必浪费呢?

想到这,唐暖画将计就计,故意给顾以寒发了一条短信:以寒,我喝醉了,好难受啊,你能不能到6318房间来一趟?

6318?收到短信后,顾以寒拿出宋怡君给的房卡,发现两个人给的房号正好一模一样,看来没错了。

哼,本来他还以为,唐暖画今天打扮了一番后,对他不理不睬的,可能是眼光高了看不上他了,现在看来,这女人心里对他还是念念不忘的!心里得到了满足后,顾以寒立刻出发了。

按照原计划,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宋怡君和唐暖画接下来的目标一致,那就是等待厉景懿的驾临。

十五分钟后。

锃光发亮的豪华私人轿车忽然紧急刹车,稳稳停在酒店楼下。

厉景懿刚下车,浑身就散发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场,走进酒店,更是将四周所有人生生震慑住。

不苟言笑的脸上,明明写满了焦躁与不悦,可就是阻挡不了他与生俱来,如同王者般霸气独裁者的魅力。

宋怡君早已等在这里了,这件事她自认为安排得十分妥当,万无一失。此时看到厉景懿,自然迅速迎上前。

景懿!你可算来了。我刚才去他们的的房间敲门了,可是里面的人根本就没反应,景懿,你说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该不会,该不会已经

厉景懿本来阴沉的脸色,此时已经越来越难看,立刻喊来酒店经理。

那经理在看到厉景懿的一瞬间,感觉整个人都快被超低的气压给冻结了。

带路。

短短两个字,却已经让人不寒而栗。

大堂经理当然是听从吩咐,毕竟这酒店是厉家旗下的,他区区一个经理,哪里敢怠慢年少有为的总裁!

片刻后,三人径直到了房门外。

滴门刷的一下就开了。

此时,宋怡君心中已经幸灾乐祸了起来,脑中甚至想象出一些不堪的画面。

唐暖画和顾以寒这会儿肯定纠缠在一起呢,哼,这回,看她们还怎么有脸见人!

没想到,房门打开后,里面的人也吓了一跳,谁!

那人正是顾以寒,他正穿着浴袍,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自顾自喝着,忽然门就开了,吓了他一大跳。

至于唐暖画,连个人影都没有!

宋怡君看到顾以寒,莫名有些傻眼,心说按照计划,他们现在不是应该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吗?怎么会

人呢?

厉景懿没看见唐暖画,扭头看向宋怡君,眼底的寒意让人发怵。

宋怡君咬咬牙,心说不可能!唐暖画怎么会不在这里呢?明明就

我知道了,一定是在浴室!

说完,宋怡君转身跑到浴室,可空荡荡的浴室里,除了还没散开的水蒸气,什么也没有。

人呢!怎么可能消失?这个唐暖画到底去哪里了!

宋怡君想到这,不禁有些失态,直接将目光投给了顾以寒。

以寒,暖画呢?你不是把她带进来了吗?宋怡君逼问道。

顾以寒却说,我根本没带她进来。

他本来还打算发生点什么,结果倒好,激动的赶来,别说唐暖画,连她一根头发都没见着。

厉景懿闻言,看了宋怡君一眼,那眼神深邃无比,看得宋怡君心直发慌。

随后,厉景懿一声不吭离开,宋怡君心一沉,急忙冲出去解释,景懿你别生气,我是真的亲眼看到的,你相信我

厉景懿根本不理。

就在这时,两人心心念念的唐暖画,正好出现在走廊上,看见厉景懿后,忽然无比惊喜的飞奔而去,然后像一只熊般抱着他,整个身体直接挂在了他身上。

老公老公,你怎么在这?是不是专程来接我的?

孩子般的语气,加上那张本来就生得精致小巧的一张脸,本应是可爱极了,让人疼爱都来不及。

可是,厉景懿明显怔住了,并且十分诧异

面前的女人真的是唐暖画?

而且,她刚才叫他什么?老公?

是不是听错了?

要知道以前,唐暖画可是十分不屑和他做任何亲近的举动,就连走路都要保持距离,更别说称呼,她一直以来都是连名带姓的叫他

宋怡君显然也愣了。

你不是喝醉了吗?厉景懿暂时把树袋熊一样的唐暖画,从身上扯了下来。

唐暖画一脸迷糊的困惑,我没喝醉啊,谁说我醉了?虽然我的确喝了一点酒,不过我没醉啦。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我,一加一等于几呀,我肯定不会算错的,嘻嘻。

说完,唐暖画露出俏皮又可爱的笑容,笑容干净而纯澈,仿若天使般明媚。

厉景懿见她这样,明显是没醉,便也松了口气。

这时,宋怡君也默默的靠了过来,暖画,你刚刚去哪儿了,我好担心你啊,我还以为你

虚情假意!

唐暖画心里冷笑一声,我说了去卫生间啊,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怎么了?

宋怡君的脸色忽然一阵红一阵白,无比难看。

虽然唐暖画这么说也没错,可她就是感觉哪里出了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些东西,正在潜移默化的脱离她的掌控。

尤其是唐暖画和厉景懿,他们两人之间明显关系大变,要知道以前,唐暖画为了顾以寒,巴不得厉景懿从这世界上消失掉!

可现在,她却可以如此亲昵的对他喊出老公,还主动抱上去跟他亲近?

这不正常!

如果眼神可以化作一把刀的话,宋怡君的眼神此时早已是一把利刃,恨不得将唐暖画凌迟了!

她爱慕厉景懿,连说都不敢说,凭什么唐暖画可以和他有肢体接触?

这一切本该是属于她宋怡君的,唐暖画是个什么货色!

唐暖画表面虽然看不出什么,但余光已经把宋怡君脸上的变化尽收眼底。

那张可怕恶毒的面孔,不亚于给灰姑娘吃毒苹果的老巫婆。

当初自己真是瞎了眼,才会没看清这一切吧。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第8章不必假惺惺投怀送抱

当然,唐暖画暂时还不打算和宋怡君撕破脸。

她们之间要算的账还多着呢,这只不过刚开始而已,

怡君,既然景懿都专程来接我了,我就不陪你了。说着,唐暖画浅笑盈盈,勾上了厉景懿的手腕。

宋怡君见两人要走,急忙拉住她,等等!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唐暖画疑惑。

宋怡君好不容易才见到厉景懿,哪舍得他走?更何况,让唐暖画和厉景懿单独待在一起?绝对不行!

尴尬笑了笑,宋怡君道,暖画,我看你今天也没怎么玩,既然景懿来了,刚好以寒也在,不如你们留下,大家一块儿玩个尽兴怎么样?

玩个尽兴?唐暖画心中冷笑一声,可怡君你也知道,景懿一直以来不喜欢太吵的环境,还是算了吧。

这大晚上的,不知道宋怡君还会玩出什么把戏,唐暖画可不想没事找事。

随后,唐暖画笑着看向厉景懿,老公,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拿下包包。

厉景懿微微颔首,倒没什么反应。

宋怡君嘴角止不住抽搐了几下,没想到唐暖画竟拒绝了自己的邀请!这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唐暖画这女人,今天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但厉景懿都点头了,宋怡君也不好再强留。

想起晚上的事情,有点尴尬的说道,景懿,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一个误会,我应该是看错了人不过,我也是担心暖画出意外啊。

闻言,厉景懿冷淡的看了一眼宋怡君,没理她。

宋怡君心里顿时更不是滋味了。

这时,唐暖画提着包走了过来,怡君,那我们先走了,祝你玩得开心。

不待宋怡君答复,两人就手挽手亲近的走出了酒店。

宋怡君在原地看着这一幕,拳头渐渐握紧,指甲深陷进掌心,眼中的妒火愈演愈烈,甚至,巴不得手撕了唐暖画!

厉景懿这么优秀的男人,唐暖画哪里配站在他身旁?依偎在他身边的,应该是她宋怡君才对!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轻笑,看来我今晚,是被你给算计了啊?

宋怡君回头,就见顾以寒穿着灰色浴袍走了出来,不由蹙眉,你什么意思?谁算计你了?

顾以寒呵呵一声,别装了,我都看出来了,不过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对厉景懿有意思!没看出来,你还喜欢挖墙脚啊。

宋怡君瞬间羞涨了脸,呼吸有些急促,顾以寒,你别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你知不知道你看厉景懿的眼神,好像巴不得要把他吞掉一样?撮合我和唐暖画,也是为了你自己吧?顾以寒毫不留情的拆穿了一切。

宋怡君顿时恼羞成怒,你到底想怎么样!

顾以寒却依旧轻笑,反应不用这么大,我只是想跟你合作一下。

合作?宋怡君不由升起了戒备,合作什么?

顾以寒道,很简单,我想得到唐暖画,你也喜欢厉景懿,只要你帮我得到唐暖画的心,你不就可以全心全意的追求厉景懿了?

宋怡君必须承认,听到这里,她狠狠心动了一下。

仔细想想,一个人算计唐暖画,确实是有些吃力,而且唐暖画最近也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多个人帮忙未必不好。

于是,思考片刻后,宋怡君对顾以寒点了点头,好,合作愉快!

酒店门外。

刚出酒店,厉景懿立刻将手抽了出来,并且主动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

但唐暖画并没放弃,反倒厚着脸皮,再次往厉景懿身上粘了上去。

放开!厉景懿无奈的皱起眉关,手臂微微用力,想甩开她。

我不放,就不放。唐暖画却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的粘着他,怎么也甩不掉。

厉景懿皱起眉关,眼看拿她没办法,只好任由她去。

上车之后,各自系好了安全带。

厉景懿想起今晚的一切,尤其是宋怡君那个女人,很不对劲,便忍不住转头提醒唐暖画,以后离宋怡君远一点,那女人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话说完,唐暖画鼻子猛的一酸。

她记得上一世的时候,这句话厉景懿曾对自己说过很多遍。

可那时,唐暖画听到厉景懿这么说,还以为他是故意在挑拨离间。

如今她才明白,原来厉景懿早就知道宋怡君的为人了,都怪自己那时太蠢!才会被人欺骗和暗算!

想到这,唐暖画再次朝厉景懿靠了上去,紧紧搂住他的手臂,小嘴巴乖糯糯道,嗯,以后我都听你的。

厉景懿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这两天,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唐暖画的变化,要是以前他说这种话,估计唐暖画早就跳脚了。

可她不仅主动找自己亲近,还变得如此顺从实在反常!

过了一会儿,见她还没有放手的意思,厉景懿不得不蹙眉,我开车了,手拿开。

唐暖画咬咬唇,这才只好暂时放开了他。

十分钟后,厉园。

厉景懿下车后,把唐暖画放在门口,面无表情道,进去吧,早点休息。

说完,还没走出一步,背部忽然传来一阵结实的温暖。

别走。

唐暖画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个没忍住,直接从后面报了上去,厉景懿,你不可以走,我不许你走。

可她没想到,这些动作,竟成为了惹恼厉景懿的最后一根导火索!

所以,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厉景懿忽然转身,双眸如同火炬一般直视她的双眸,他一步步朝她逼近,强大的气场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压迫感。

唐暖画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有些畏怯的连连后退了几步,我

不必假惺惺的投怀送抱,你心里到底在算计什么?说。

厉景懿实在是忍无可忍,从订婚夜以后,这女人就一直很主动跟他亲近,这根本不是她的作风。

明明以前还宁死不从,看见他像看见瘟神一样,恨不得他从这世界消失。可是现在,她却又一次次的主动!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唐暖画倒不怪他反应激烈,毕竟自己曾经太作了,可是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他重新相信自己呢?

思衬许久,唐暖画轻声道,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有算计,你信吗?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第9章这是你自找的

听到这话,厉景懿明显一愣。

却还是自嘲般笑了笑,呵,你该不会要告诉我,你已经爱上我了吧?唐暖画,有什么目的你直说,在我面前,你不必这么假。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

她什么个性,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厉景懿通通了若指掌,当然也清楚的知道,唐暖画最讨厌的人,就是自己,又怎么可能无端对他投怀送抱?

然而他不知道,过去那个唐暖画已经死了,现在的她,要挽回曾经一切!

景懿,无论你相不相信,我真的没有算计什么。唐暖画真诚的看着厉景懿,希望他可以试图相信自己。

空气仿佛有片刻停滞。

厉景懿微微眯眼,末了,忽然冷哼一声,是吗?那就别怪我了。

下一秒,唐暖画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就被一道有力的臂膀,腾空抱了起来。

厉景懿抱着唐暖画,大步上了楼,最后毫不留情将她扔在了卧室里。

啊!

一切来得太突然,唐暖画来不及看清...

唐暖画,记住,这是你自找的!

低沉的语气在耳边轻哼一声,身上那人开始毫不客气的动作。

古龙香水混合着雄性气息弥散在空气中,他的动作有些急躁和粗鲁,除此之外,甚至带着稍显霸道的恐吓。

其实,唐暖画心底对于这种事,多少还是有些惊慌。

这次厉景懿也并没有客气,手上动作粗鲁,仿佛带着狠狠的惩罚意味,他要让她知道,主动靠近他的后果!

但这一次,唐暖画却没有躲避。甚至主动的伸出手,攀住了他的脖子。

没关系了,只要他想,这些疼痛她都可以忍。

厉景懿明显怔了一下,她这是在配合他?表情竟没有丝毫抗拒。

明明订婚夜那一晚,唐暖画还哭得要死要活,嘴里一直嚷着会恨死他,可是今天,她居然开始主动顺从他。

究竟发生什么,让她变成了这样?

想到这,厉景懿忽然一下没了兴致。于是,他起了身,背对她重新把不整齐的衬衣一颗颗扣好。

唐暖画喘着粗气,心里松了口气,可与此同时,心里竟又有点莫名的失落。

她当然愿意把自己全身心的交给他,但,不是以现在这样糟糕的状态。

冷静了一会儿,厉景懿想起刚才,的确有些粗鲁,便微微侧脸,轻声道,抱歉,随后站起身来。

你要去哪儿?唐暖画以为他又要走,急忙拽住他的衣角,别走!

他只淡淡回应,洗澡。

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唐暖画自然也就放心了,淋浴声随后响起,唐暖画缓了口气。

半小时后。

浴室门打开,唐暖画无意抬头,眼神却像中了蛊惑般,被直直勾了过去。

落入瞳孔的是一具完美而极具魅力的男性身躯,白皙而十分健康的肤色,八块腹肌在呼吸下若影若现,浴巾在腰部勒紧。腹部上还残留带着几颗水珠,感性又迷人。

无论是结实的匈膛,亦或是矫健的小腿,男人身上的每一处线条都极其完美,加上绝美精致的五官,充满高级感的气质,丝毫不亚于全球公认的顶级男模!

不知觉间,唐暖画看得眼睛都直了。

厉景懿正随意擦拭头发,莫名感到一阵火辣辣的视线,回过头,就发现唐暖画宛如一个女色狼般,对着他吞咽了一下口水。

该死!被她这么看着...

厉景懿立刻沉着脸道,快去洗澡。

唐暖画这会儿恍然回过神来,顿时羞红了脸,立刻逃进了浴室。

十几分钟后。

唐暖画出浴室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凉风吹来。

转过头,发现厉景懿已经换上了睡袍,此时正坐在落地窗边,手上端着一杯红酒,偶尔摇曳,细细品尝着。

远远看过去,他冷漠孤傲的身影里,竟莫名有些孤寂的味道。

唐暖画忽然有个冲动,想跑过去抱抱他,然后,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伸手从身后圈住他的身体,感受到他的气息,唐暖画忽然想起以前,她总是对他不屑一顾,以至于从来都没有认真看过他,哪怕一眼。

但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厉景懿除了寥寥可数的朋友,基本上都是一个人。

那么强大的他,独自一人扛起了一整个公司,独自面对所有问题,天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他的笑话,可厉景懿却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而他唯一在乎的人,也就是自己,曾经却那么的讨厌他,用尽各种办法逼他离开。

一想到这些,唐暖画心里就内疚得想死。

感觉到身后小人儿的靠近,厉景懿轻微蹙眉,回过头,就见唐暖画头发湿漉漉的,正把脸贴在他的背上,小脸上写满了委屈。

厉景懿忍不住担心,按了按她湿漉漉的发,快去吹头发吧,别感冒了。

唐暖画却摇摇头,抬头一脸乖巧的看着他,小脸红红的,语气有些撒娇,我想要你帮我吹,好不好?

那绵软的姿态,厉景懿从未见过,一时间竟看得有些心软,点了点头,嗯,去沙发上吧。

唐暖画顿时笑得一脸孩子气,然后老实的,坐在了一旁的深咖色沙发上。

不过一会儿,厉景懿拿出吹风机,走到了唐暖画的身后。

由于没有经验,厉景懿吹得十分小心翼翼,纤细修长的手指穿过她绵软而湿润的发线,怕弄疼她,所以动作尽量轻柔。

微热的风吹拂而来,唐暖画闭眼享受这一刻。

等厉景懿收起吹风机后,才发现唐暖画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于是,厉景懿便轻轻的将她从沙发抱上了床,顺便替她掖好被子。

看着她安然入睡的容颜,皮肤像是新生儿一样的嫩柔,五官舒展开来小巧而精致,乖巧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心疼。

厉景懿忽然幽幽的叹了口气,那双眉,皱的更深了。

他发现,他竟然有点看不透她了。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第10章你去整容了吗

翌日,早晨。

唐暖画迷迷糊糊醒来,光线在一瞬间刺痛了双眼,厉景懿不在,她心想他应该去上班了。

洗漱的时候,觉得肚子实在是有点饿,索性连睡衣都没换就下了楼。

却不知这会儿,厉景懿正在楼下吃早餐,而且这天一大早,家里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位客人名叫顾云峥,不仅是厉景懿工作上的左膀右臂,更是生活中的好友之一。

此时此刻,他正坐在厉景懿身边,进行了一番无下线的吐槽。

景懿,作为你的好兄弟,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看看那你那个好未婚妻,订完了婚还在外面浪,你倒好,眼巴巴的回来了,唉,我说你这是回来干嘛来了?扮演二十四孝好丈夫么?可你就算演得再好,那也得有人买单啊对不对?

顾云峥这不说还好,一说就是个没完没了,越说越来劲。

我可听说了啊,你那未婚妻天天在外面狂蜂浪蝶的,你呢,就在家守活寡?我就想不通了,别人家都是男人在外面浪,怎么到你这儿,情况就颠倒了呢?

然而,厉景懿只是淡定的吃着早餐,不管顾云峥说了什么,他都不予理会。

顾云峥顿觉恨铁不成钢,忍不住狠狠叹一口气,唉!那女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这么死心眼呢?俗话说得好,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为什么就非要在一颗破树上吊死呢?外面明明有一大片森林任你挑选,可你居然不要一片森林,而选择一根破树!真是暴殄天物啊!

顾云峥说得特来劲,丝毫没有注意到,此时唐暖画,已经站在他身后了。

直到唐暖画语气冷淡,幽幽冒出一句,你说谁破树呢?

哎哟我的吗!顾云峥被吓了一大跳,谁啊这是?吓死我了。

回过头,顾云峥看见了唐暖画,然而他的眼神就跟见了鬼一样,你?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唐暖画?

不然呢?

唐暖画微昂着下巴,冷眼看着他,模样略显傲娇,却又不失调皮可爱。

顾云峥这下彻底傻眼了,这居然是唐暖画?不可能吧?他可忘不了唐暖画那些雷人的造型!什么豹纹薄袜,鳄鱼外套各种花样百出

可今天早上的唐暖画,看起来就是一个清清爽爽的小姑娘,再加上那张长得极美的脸蛋,简直跟仙女下了凡似的。

我说,你是不是去韩国了?怎么跟我见过的那个唐暖画不一样啊?顾云峥边说着,边伸手想捏一下她的脸,看看这脸皮是真还是假的。

唐暖画立刻打掉了他的手,你才去了韩国呢。

顾云峥嘿嘿一笑,随口转移了话题,不过,你怎么在家?

唐暖画听到这话,一噘嘴,反驳道,你这话问得莫名其妙的,我怎么就不能在家了?这时我和景懿的婚房,你有意见吗?

说完,狠狠瞪了他一眼,唐暖画蹭到了厉景懿的身边。

小嘴不忘嘟囔,景懿,你别听他胡说八道,外面虽然有一大片森林,但是绝对没有家里这棵树好。

那乖巧的语气,仿佛在竭力讨好厉景懿似的。

顾云峥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蛮横大小姐吗?

靠!唐暖画,是我耳朵出了问题,还是你脑子出问题了?来我瞅瞅,是不是哪里磕到了?影响了你的神智?这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说完回头,冲厉景懿苦口婆心道,不是我瞎操心啊兄弟,我觉得你还是赶紧带她去医院看看吧,虽然她脾气又臭又大,但好歹还是你对象,可别真傻了啊。

听到这话,唐暖画顿时怒了,骄横的一下站起身,顾云峥,找死啊你?

不过还没来得及暴走,就听厉景懿轻声安抚,好好吃早餐,别闹了。

有了厉景懿的安抚,唐暖画这才按捺住了暴脾气,乖乖的坐了下来,就好像是被主人驯服过的猫,乖巧极了。

顾云峥看得目瞪口呆,一时搞不清这状况,只觉得邪了门了。

这真是唐暖画?该不会是被掉包了吧?

吃过早餐,厉景懿和顾云峥便要去公司。

唐暖画高兴的送他们出门,临走之前不忘热情的说道,景懿,晚上等你回来吃饭哦。

厉景懿没说话,只微微一颔首。

倒是顾云峥好奇得很,一上车,就抓着厉景懿追问,景懿,这到底怎么回事?唐暖画怎么跟转了性似的?

厉景懿却是薄唇轻启,我不知道。

顾云峥一脸懵,不是,你怎么能不知道呢?

厉景懿无奈,自从订婚夜后,她就成这个样子了,至于具体原因,或许只有她自己才清楚。

这样么顾云峥听到这个答案,暗自琢磨了一会。

最后,笃定的对厉景懿说道,景懿,我觉得你还是留个心眼吧,毕竟唐暖画的性格,你我都见识过了,指不定这回又在弄什么幺蛾子,你可千万不能轻易信任她!

厉景懿听在耳里,没再多说,驱车径直往公司去了。

唐暖画又何尝不知道,自己曾把厉景懿的信任度败光了,如今想要厉景懿重新相信自己,根本不是容易的事。

不过无论如何,唐暖画都不会放弃的。

吃完早餐后,唐暖画梳妆打扮了一下,便出门去学校了。

她今年正好大四,正面临着毕业,一说到成绩,这大概是唐暖画的死穴,因为她的成绩实在是差劲,想要安全毕业,还得老老实实补学分去。

想当年,宋怡君也就是因为成绩优异引以为傲,才一直压制着她。

每次只要她俩在一起,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勤奋学习的好姑娘,一个则变成了不学无术的千金大小姐。

不过无论如何,大学都快毕业了,唐暖画想,等自己实习期的时候,就去厉氏集团实习,等毕业后,直接进到厉氏集团工作。

因为这样,就可以天天见到厉景懿了,她不会放过任何挽回他的机会。

除此之外,还可以有效的避开宋怡君的踩压,何乐而不为?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