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最强邪医小说阅读-最强邪医小说免费阅读

最强邪医小说阅读-最强邪医小说免费阅读

2019-07-21 21:46:12来源:KX发布:冰点咖啡

最强邪医小说阅读,这里推荐最强邪医叶飞周文静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冰点咖啡创作的,盛世邪医混都市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目录。家破人亡的叶飞,意外得到上古传承,从此开始了不一样的逆袭人生!医道问卜、风水玄学无一不通,从此哪儿管你达官贵人还是白富美,统统都得拜倒!医者仁心?不,叶飞偏要爱憎分明!

最强邪医小说阅读-最强邪医小说免费阅读

最强邪医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最强邪医》第1章龙困浅滩

六月,正是酷暑季节,大中午毒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城郊的施工地上,沥青地面都像是要融化了一般。

除了叶飞,其他人都下工吧!妈的,这鬼天气热死人!

随着工头一声吆喝,工人们向砖堆后的叶飞投去个同情的眼神,纷纷朝着工棚跑去。

这样的区别对待已经是常态了。不光工人,就连叶飞本人也像是习以为常,他连头也没抬,就又抓向两块红砖。

二十岁出头的他,板寸头下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晒得黝黑,白色的大背心沾满污浊和汗渍,看起来比同龄人多了些许狼狈。

臭傻逼还挺能装淡定的,晒不死你!

不远处的工棚里,工头身后几个小痞子模样的狗腿子,拿着手里刚啃完的瓜皮朝着叶飞脑袋砸去,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

叶飞咬了咬牙,歪头躲开了西瓜皮,怒火中烧,不自觉得捏紧了手中的砖头。

发什么愣呢?一个小痞子走近了讥诮道。

没等叶飞回过神来,这小痞子的大脚掌就踹在了他的腰间:你他妈的,还敢偷懒呢?知道你家欠荣少多少钱吗?

巨大的力道,让叶飞趔趄了三四步才稳住,泥人都有三分火气,叶飞攥紧了拳头,狠狠瞪了过去。

如果不是想着家中母亲和妹妹,拳头恨不得直接砸向这混蛋的脸上。

操,还他妈想动手?小痞子见状,嗤笑了几声,又是一脚踹向叶飞腹部。

叶飞躲开了这一脚,再也忍不住怒火,挥着拳头狠狠的砸向了这货的脑门。

愤怒直冲脑门,叶飞一顿王八拳乱挥,就像是发泄着心中所有的积郁,凶狠得像一头失控了的野狼。

草,翻天了!

叶飞打红了眼,浑然不察身后一群人逼近,待他感觉到一阵凉风擦向耳边时,一块板砖已经砸到了他的后脑勺。

十足的力道,让叶飞还没来及感受到疼痛,就眼前一黑,栽倒向地面。

这狗日的下起手来可真狠,老子的鼻子都踏马被打歪了吧?被叶飞痛揍的小痞子趁机赶紧爬了起来。

见叶飞倒地,小痞子发泄似的上前猛踹了几脚,可叶飞却像是死了过去,毫无反应了。

该不会是死了吧。

死了就死了呗!反正荣少也没说不许弄死!

拖那边去!工头不以为然的指了指不远处的建筑垃圾堆,不耐烦的吆喝了句。

说着又指了指不远处惴惴观望的工人们:都给我把嘴闭上,谁踏马舌头长,别怪老子心狠手辣!

这群人本就是街头的混混,开发商老板的儿子荣少安排了他们来工地当工头的,说起来是工头,其实就是针对欺负叶飞。这都是公开的秘密,哪儿有人敢多说话?

几个小混混拖着叶飞丢进垃圾堆,随手找了块破布盖在了他身上,便骂骂咧咧的掉头离开了。

烈阳如火,叶飞昏昏沉沉中只觉得冷汗津津,怎么都睁不开眼?就这么死了吗?

他不甘心!

曾经的他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出身,但父亲经营着一家小医药公司,一家人也算富足平安。

不过半年时间,就因为荣家大少荣乐逸看上了他的女友,便毁了他的一切!以荣家资本强势针对,家中公司破产,父亲车祸身亡,家道中落,留给叶飞巨额债务和病中的母亲,孱弱的妹妹!

荣乐逸,叶飞脑中闪过一抹恨意,毁他家破人亡,逼迫他至此是要他永世不得翻身!

不甘心,他还有母亲和妹妹要照顾!他家还欠巨额债务!如果他死了,家人该怎么办?

他还没来得及报仇雪耻!

黑暗之中,叶飞突然感觉一道曙光照进心底的阴霾,光影深处,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

小子心智倒是坚韧,资质也尚可。可戾气太重罢了罢了,天意如此!

叶飞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密密麻麻的信息像是硬塞进大脑,随之而来的是针扎般的疼痛传遍。

头疼得像要炸开,叶飞意识越来越恍惚。却在这时,一道如洪钟敲响般的声音又一次把他拉了回来:我之传承今尽授于你,好自为之!

疼痛渐渐散去,叶飞睁眼只见夜幕已临,他还是躺在垃圾堆里,刚才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可梦中言犹在耳。

那些浩瀚的信息也记忆犹新,医道玄学,修炼术法,更甚至玄清道人的平生笔记手札,纷杂浩瀚,都像是刻在了他的脑海。。

原本就是上过医科大学的叶飞,只是在医道篇的信息中稍做停顿,便十分震惊,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刚才发生的十有八九是真的,至少医道篇中的信息,十分精妙,他在大学里所学可以印证。

震惊不已的回忆了片刻脑中所得传承,庞杂的内容里,叶飞选了套拳法,兀自比划了起来。

拳法招式不多,只有三招,却是玄妙无比。几番练习,大汗淋漓的舒爽,也发泄掉了些许气郁。

叶飞沉思了片刻,如今他的处境,如果他不想办法离开,早晚被这群欺软怕硬的小混混折磨死。

得到了这玄妙的传承,就是他唯一翻身的机会。只是传承博大精深,所含内容浩瀚如海,他只能从头修起。

已经半夜了,叶飞准备回宿舍洗漱,然后回家一趟,想想办法先摆脱工地,否则一切无从谈起。

回到工棚,已是夜半,工人大多已经休息,叶飞走进去时,几个小混混还在打牌,看到叶飞进来,愣了愣又都嘲讽了起来:这他妈的命比小强还硬,居然还没死?

烂命一般都活的比较长,叶飞,你说是吧!

喂喂喂,老子和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小头目刘猛感觉被叶飞无视了,抬脚就踹了过去。

刘猛的脚大力踹了过来,叶飞冷哼了声,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何况他?脑中闪过刚练的拳法,他往前一步,膝盖外格了下。

刘猛一脚顿时落空,整个人重心不稳,从凳子上滑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被同伴扶起的刘猛,顿时大怒,抬手一巴掌朝着叶飞的脸抽了过去:你他妈还敢躲?以后老子打你,你就乖乖挨着,听说你还有个妹妹是吧?小心老子让她

《最强邪医》第2章极限爆发

叶飞冷冷看了一眼刘猛,眼神冷得像是看死人一般,家人是他的逆鳞,既然百般退让不能解决问题,那何必再退让?

叶飞一抬手,竟是精准无比的抓住了刘猛的手臂。

刘猛被叶飞像是能吃人似的眼神看得一瘆,只是看到身后的兄弟,又来了气势:怎么?觉得腰杆儿硬了?想跟老子来个硬碰硬?!

叶飞眼皮微微一抬,抓着刘猛的手用力一拽,反手一记重拳,狠狠砸向了他的腹部:硬碰硬?碰你麻痹,你算个什么东西?仗人势的狗一条!

刘猛也算常打架斗殴的主儿,身体素质,抗击打能力,都比普通人强上不少。

可饶是如此,这一击重拳,却让他整个腹部都像是绞在了一起,痛得他如同一只烤熟的虾卷成了一团。

你他妈敢跟猛哥动手!

剩下的人见刘猛被打翻,瞬时都朝着叶飞扑了过来。

正面扑来的混混一拳砸向叶飞面门,而左右两人的也几近于同时围攻了上来。

若是以前,这种混乱之中,叶飞免不得慌乱,可此时,那套精妙的拳法,让他举手投足多了章法。

叶飞轻而易举就抓住了正面来的拳头,反手折了回去。

只听一声撕心的惨叫,叶飞顺势又是两拳砸在了对方脸上。

一击得中,出手又狠又准,顿时镇住了其他人。

从来被他们欺负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叶飞,今日竟突然这样生猛!

沉闷的空气里只剩下粗浅不一的呼吸声,几个混混相互递了个眼神后,才又咬牙一起冲了上来。

叶飞轻哼了声,不退不让,脚下微微错步,双拳骤然而出,或许是平日里挤压的愤怒井喷而出,此时的他俨然如狼入羊群,毫不留情。

拳脚撞击的声音不断,片刻之间,又是三人惨叫倒地。

凄厉的惨叫声,让剩下的两人退了半步,不敢上前。

只是色厉内荏的喊道:叶飞,你胆儿肥了啊,荣少要知道今儿的事情,后果怕是你承受不起的!

承受不起?呵叶飞冷冷看向说话的红毛,一步一步逼近了过去,顺手抄起了一根立在墙角的钢筋。

红毛吓得连连后退,看叶飞那双眼呲红的样子,就像是要一棍子抽死他一样。

顿时一声大吼:叶飞,你,你

威胁的话还没说出口,叶飞手中钢筋猛然砸了下去。

红毛惨叫一声瘫软在地上,看着叶飞又是一钢筋砸下来,哪儿还敢威胁,刘猛也怕出了人命,连忙求饶:我们也是收人钱财替人卖命!叶少消消火!

是吗?不是看上我妹妹了吗?叶飞的样子像是真要杀人。

叶少饶命,我们不敢,真的不敢刘猛很清楚现在他们已经彻底刺激到这位了。

以前这位叶少只是个酒囊饭袋,他们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就突然这般厉害,竟一打五让他们没有还手之力。可不管为何,此时的叶飞可不是他们能惹的了。

叶飞看着几人惶惶不安,就差跪下磕头捣蒜的怂样儿,顿感鄙夷,一群欺软怕硬仗势欺人的狗。

只要足够强大,便没有人能骑在他头上。他心里也明了,即便所得传承厉害,他也需要时间。

眼前这些不过爪牙,全打死也不解决什么。沉吟了片刻,叶飞扫了一眼刘猛几人:我这几个月的工资呢?

刘猛眼神闪烁,小心翼翼道:您的工资每次发下来就直接交给荣少了。

叶飞轮了轮手里的钢筋,冷笑:是吗?那跟我有啥关系?老子就知道你是工头,该发老子工钱!

刘猛见叶飞着实霸道,连忙后退了几步,笑得比哭还难看:别,别动手了叶大少!我还钱!还钱!

说着慌不迭的掏出钱包,抽出了里面的全部钞票,见叶飞却是眼皮也没抬一下,又对着其他人怒吼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叶少拿钱?

几个小混混连忙浑身上下摸钱,几个人凑来凑去,也就凑出了不到三千块钱,刘猛哭丧着脸递给叶飞:叶少,只,只有这么多了!

叶飞接过钱,冷哼了声:我几个月的工资就这点?

我们回去凑,凑齐马上给你!刘猛被打怕了,只想赶紧送走了这瘟神再说,连忙应承。

叶飞抽完一根烟,冷冷撇了几人一眼,在床头拿了件衣服转身出了宿舍。

工地的澡堂里没有热水,冰冷的水从头淋下透心的凉,将充斥的怒气一点点浇灭,叶飞渐渐冷静下来。

刚刚动手虽然一时爽,但接下来可能会面临的报复不能不防,毕竟他们背后有荣乐逸,那个轻而易举就让他家破人亡的富家少爷!

背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叶飞走出澡堂,在更衣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中的坚韧里更多了些决绝!无论有多难,多险,他都要翻身,他要替自己,家人,讨回一个公道!

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五点,夏季的天早亮,此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工地离家还有一段距离,走回去刚好早饭时间,也好整理传承所得的医术里有没有方法治疗母亲的病。

叶家早就搬到了城乡结合部的城中村,租住的房子是个不到十平方的小单间,走廊是厨房,厕所共用,曾经的叶飞想都不敢想会沦落至此!

妈,我给哥哥打电话吧。

不要给你哥打电话,我没事。

叶飞刚走到门前,就听到妹妹叶兰哭泣的声音,连忙推开门走了进去。

叶兰听到开门声,连忙回头,看到叶飞,顿时哭得更伤心了:哥,你过来看看,妈妈很难受。

叶飞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眼眶一红,母亲心脏一直有问题,之前不算严重,可父亲离开给母亲太大的打击,现在病情加重时时发病,不能使力甚至连情绪都不能剧烈波动,需要手术治疗。

但家中落魄至此,根本支付不起巨额的手术费用,只能用药物来缓解,每逢发病痛苦无比,长期服药产生的耐药性,让常用药物也渐渐没了效果。

《最强邪医》第3章传承妙用

叶飞鼻尖一酸:你药用完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

我没事,忍一忍就好了。你也不容易!刘红梅脸色苍白,探手摸了摸叶飞脸颊上的伤痕,欲言又止。

叶飞心中自责,握住了母亲的手,感受着她手腕处的脉搏,

脉象探清,结合母亲的其他病症,他还真找到了一套治疗方案。

小飞,你发什么愣?出什么事儿了吗?刘红梅见叶飞站着半响不动,一会儿眉头紧皱一会儿又露出笑容。

我好歹也是医学院的学生,我帮你看看呢。

刘红梅轻轻一笑:你在学校不听话,又学过多少?

你儿子继承了你的优良基因,可是有着过目不忘的聪明劲儿,怎么会没学到!

叶飞说话间伸手按压在刘红梅腹部,按照脑中记忆的方法手指游走按压在腹部的几处穴位上,依照某种特定的频率,轻揉了起来。

一开始,刘红梅只当叶飞孝心,便任由叶飞按摩,但几分钟过去,这几处穴位之间像是产生了神奇的互相作用,胸口的闷痛,竟是渐渐散去。

叶兰在旁看着,也觉母亲的脸上从惨白渐渐多了一抹红润。

这是什么法子?你从哪儿学的,真舒服了不少!刘红梅惊诧不已。

医书上看的,真能缓解就好。妈,您先躺会儿。叶兰,你给妈煮点稀饭。我去给妈买点药!

这套按压的方法,只能是缓解,并不是治本。要根治,是需要药草和针灸一起进行的。

脑中药方里所需的药材,叶飞知道不便宜,但只要能治,不管多少钱,他都要治。

钱,他一定要赚到。

叶飞沉了口气,朝着药店奔去。

此时天已经大亮,路上熙熙攘攘来往着上班的,晨练的人儿。叶飞一路慢跑向记忆里附近唯一的一家名叫济仁药房的中医药材店。

果果,晚上我带你去新开的aj酒吧玩吧?药房里一个白大褂医师打扮的年轻人,正一脸讨好的追着个妙曼少女。连叶飞进门,他都没带搭理的。

少女长得精致,眉眼里几分古灵精怪,只是面色有些病态苍白,却见她娇哼了声,很不耐烦的撇了撇嘴:别烦我!就知道酒吧KTV,没劲!

年轻人笑容顿时有些讪讪,随即伸手在口袋摸了摸,掏出了个鸡腿:那你看这是什么?

哇,鸡腿!少女却一反刚才的厌恶模样,顿时眉开眼笑,跑过来一跃,拿了鸡腿就跑到了柜台后,跟抢了个什么宝贝似的!

叶飞看得目瞪口呆,这种童颜巨乳级的美少女,竟然被一个鸡腿就收买了?

老爷子真的是不近人情,自己素食,还逼着你不许吃荤腥!放心,有陈尘哥我罩着你,包你有肉吃!陈尘兀自拍着马屁,可少女却拿了鸡腿就翻脸不认人了,根本不带搭理他了。

叶飞闻言不由多看了这少女几眼,顿时眉角扬了扬,这姑娘瞳色发黄,山根处发亮,一道若隐若现的红丝,让他想起老道手札里提到的一种罕见病体,天阴体质的症状。

这种体质阴寒,不能食荤腥,一旦犯病凶险无比,少有活过二十五岁的。

看什么呢?你买药还是看病?被少女无视的陈尘,一腔气郁,看向叶飞,见其穿的还是工地上的衣服,一个劲儿的看果果,愈发不耐烦。

买药!叶飞回过神来,只当是他想多了,毕竟没有号脉无法确诊,便掏出药方递了过去。

陈尘接过药方,瞟了几眼,直接将药方扔了回来:这药是要治病还是杀人啊?傻不拉几的,又是街头骗子手里买的药方吧?

不等叶飞说话,陈尘兀自又语带鄙夷道:你们这种农民工,出门都不带脑子的吗?以为跟谁买的药方都能用?

叶飞皱了皱眉:你不认识的药方,就都是杀人的?你这优越感哪儿来的?农民工招你惹你了?

陈尘没想到被回怼,老脸一红,愠怒就要说话,却在这时,那正吃着鸡腿的少女,突然两眼一翻,直接倒在了地上。

果果!陈尘顾不得叶飞,连忙上前去查看。

几乎是转眼间少女的脸色就变得惨白,双目紧闭,气若游丝。年轻医师号脉片刻,只察脉象虚弱至极,其他一概不知。

叶飞见状愣了几秒,那手札里提到的天阴体质,百万里才能出一例。难不成眼前碰到的这少女真是?

对这种体质的好奇心爆棚,再者也是不愿见死不救,特别是这样漂亮的少女香消玉殒多可惜啊。

叶飞眼见陈尘已经掏出了针灸针,要刺向少女人中,不由出声喝道:人中穴刺激呼吸,但不是任意昏迷状态都可用的!

滚,妈的,一个农民工也来指教老子了!陈尘不知是气愤还是紧张脸涨红,喝骂了声,毫不犹豫的将针刺进了人中。

《最强邪医》第4章太乙针阵

不过几秒钟,少女脸色顿时变成了绛紫色,伴随着阵阵抽搐。

眼见出的气多进的气少,陈尘顿时吓呆住了。

叶飞也顾不得想那么多,这么凶险一个犹豫只怕就回天乏术了,连忙上前,一把抢过了陈尘手里的针灸针,反手将他推到一边儿去。

捻着针灸针反手一套针刺帮少女稳定呼吸,赶紧号了下脉,确定了是手札里提到的天阴体,叶飞微微松了口气。

这天阴体不好治,但控制病情的办法手札里却是提到了。

你踏马干什么的?针灸针是你能乱用的?出了事儿你陈尘骂骂咧咧就要上前来,却见少女的呼吸确实稳定了,一时又愣在了原地。

可看到叶飞探手就撕开了少女的上衣,雪白的肌肤和某两座峰谷顿时若隐若现,陈尘又急眼了,上前就要撕扯。

你想让她死,就动手!叶飞此时已经捏着几根银针,跟变戏法似的快速扎入了少女胸口。

随着叶飞颤针的动作,少女的脸色总算恢复了几许。

针不要动,等下喂了药再下针!她应该有惯用的药方,直接用上!叶飞交代了句,就欲离开。

装腔作势!陈尘没好气的骂道。

叶飞该做的都做了,也不想搭理这家伙,扭头就往门外走去,门口却跟一个白眉白须的老头撞了个满怀。

不好意思!叶飞点头致歉,扶稳了老头,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唐爷爷,你可回来了,唐果,唐果她陈尘看到门口来人,顿时跟见了救星似的,连忙唤道。

老头看到唐果倒在地上,脸色大变,连忙走了过去:怎么会这样?

说话间,他飞快的抓住了少女的手腕诊脉。

陈尘也慌不迭的道:果果刚才还好好的吃鸡腿呢,突然就

然而,此时老头的目光却停留在唐果胸口的针灸针上,铁青的脸上震怒之余又多出了几分惊骇。

唐爷爷,你别生气。刚才果果晕倒,我按照陈家针要治疗,谁知跳出个混球装腔作势,打了我一顿,还给果果乱扎针,果果就,就这样了

陈尘见老头怒气冲天的样子,心慌得很,老头是唐明德,不但是药房的主人,更是杏林高手,在中医协会能力和地位,都是一等一的。

他虽是陈家针灸的传人,却更想拜在唐明德这里学医,中医和其他现代行业不同,除了医学院还有师传,就是拜名医为师来学医,当然,能做了唐家的乘龙快婿更是终极心愿。

见老头发飙,他倒是会甩锅,全甩在叶飞身上了。说着自作聪明的抬手就去拔了唐果胸口的针。

混账!谁让你拔针的?唐明德眼睛一瞪,脸都气歪了,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陈尘脸上。

陈尘被打蒙了:唐爷爷,你,你打我干啥?

话音未落,唐果四肢一阵抽搐,脸色瞬间又变成了绛紫色。

这针是谁扎的?人在哪儿?唐明德飞快的在唐果颈部穴位按压了几下,抽搐止住了,可脸色呼吸却一直回不过来!

陈尘哪儿见过平时和蔼的唐明德这般,傻眼了片刻,磕磕巴巴的道:刚出去的那个,跟你撞上的就,就是

快去找他回来!唐明德额头的青筋暴起,满脸急色就往门外跑去。

陈尘满脑子震惊,唐果昏厥到底是什么原因?唐明德医术高超,本地达官贵人的座上宾都有他一席之地,难道他解决不了,要找一个农民工?

刚才他还那般嘲讽,现在要去请回来?

叶飞刚走十字路口等绿灯,却听一阵暴喝。

你站住!

叶飞回头却见陈尘飞奔了过来,药房门口撞到的老头也远远跟着在追过来。

有事?叶飞挑了挑眉。

刚才你给果果针灸,现在果果更严重了,难道你想跑了?陈尘大呼小叫。

她的病已经稳住了,喂药便好,怎么会严重?你拔了针吧?叶飞冷哼了声。

陈尘老脸一红,依然嘴硬嘴硬:反正是你搞得,你现在必须回去解决。不然,不然我报警,你逃不了干系。

叶飞不是不通人情的人,但是这货说话真是欠,顿时也上了气:是吗?那你就报警吧!

陈尘没想到叶飞竟不惧威胁,眼见唐明德走近,强忍了火气,沉声道:我是陈家针的传人,陈家的背景,要抓你容易得很。退一步说,你知道药店老板唐老的身份吗?

看你样子就算不是农民工,也就是黑诊所的赤脚医生,要帮得上忙,好处足够你得意了!赶紧跟我回去!

你觉得我这个农民工非得稀罕你说的好处吗?傻逼一个!叶飞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明明是出了岔子解决不了,好言来说也罢了,不但不承认还玩威逼利诱这套。

你陈尘气噎。

这时唐明德已经跑到了跟前,见两人粗脖子红脸,便知陈尘已经得罪了叶飞,赶忙上前,顾不得说客套话,弯了弯腰:小兄弟,是你救了我孙女对吗?请你大人有大量,善心再帮帮她

陈尘震惊唐明德竟这般低姿态,一个农民工模样的家伙,还大刺刺的看着,面露犹豫?

臭小子,唐老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如此请你,你还

陈尘话没说完,唐明德气得浑身发抖,反手一巴掌扇到了他脸上:你闭嘴!

这是第二次挨巴掌了,陈尘整个人都不好了,张了张嘴,却不敢再说话。

唐明德对着叶飞拱了拱手:小兄弟,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孙女的命,现在只有你能救,老头子我恳求你动动善心。只要你愿意帮忙,无论什么要求,老头子我都答应!

叶飞眼见这老头儿红了眼圈,显然是动了真情,世上三惨之一便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也微微动容。

好吧,我去看看!

唐明德听叶飞答应,顿时松了口气,拉着叶飞就往回跑。

老头毕竟年岁大了,叶飞索性先往药房跑去。陈尘愣了半响才跟了上来。

叶飞回到药房见针灸针果然被拔了,好在药房里就有针灸针放在显眼位置,连忙重新拿了盒来,再次行针。

唐明德走进来时,见叶飞颤针的动作,和唐果身上的针形位置,脸上肌肉激动的一阵颤动:这,这是太乙针阵吧?

是!叶飞倒是没隐瞒,随着最后一根针下好,又开口道:我需要一个房间,来帮她行针。

后面有房!唐明德见经叶飞之手,唐果虽未苏醒,但呼吸脸色都已经回过来了,更是欣喜又讶然。

这传说之中的太乙针阵,不想眼前这年轻人竟是懂的,而功效却是一如古籍记载中那般强大。

叶飞抱起唐果跟着唐明德进了后堂的一个房间,看房间的装饰风格,倒像就是唐果的卧房。

将唐果放在床上,叶飞沉吟了下,说道:下面的治疗,可能需要脱掉她的衣服!

这唐明德只是短暂犹豫,便退出了房门:我在门口,有需要你喊我!

唐明德坦荡,站在门口,陈尘满脸惶然,他父亲费了好大工夫,才将他送来唐家,这次的事情也不知唐明德会如何处理他!

心慌意乱里,陈尘莫名有些期盼叶飞出错,或者做出点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这样,他就能洗脱一些。

《最强邪医》第5章你得负责

屋里,叶飞看着唐果病容,有些唏嘘,要动手除去她身上的衣物时,大手却是颤了颤,深呼了口气,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

只见入眼间,娇嫩雪白,山峰沟壑平川入湖凹凸有致,别有一股诱惑。

饶是他定力不错,也觉眼前一花,不由吧唧了下嘴:看不出这丫头还挺有料的!

定了定心,叶飞拿出了针灸针,小心翼翼的按照传承所学,开始组合太乙针阵最大的阵型,十八连环针阵。

这套针法是太乙针阵的最精髓,通过十八个针阵组合,调节身体气血。

随着叶飞行针做完前三套的针阵,病床上的唐果幽幽醒转,见叶飞大手朝着她胸口而来,张嘴就是一声:臭流氓!

叶飞尴尬的顿住了手,此时唐果才看到了他手里捻着的针灸针。

陈尘闻声早就跟逮到机会了似的,飞奔踹门而入:你踏马想干什么?

陈尘,你出去!

陈尘还没有走进来,唐果听到动静直接大喝。

陈尘一愣,被反应过来的唐明德一把拽了出去:你再捣乱,现在就离开唐家。

唐爷爷,他

唐明德只是冷冷看了一眼陈尘,却没说话。不知为何,陈尘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屋子里,唐果和叶飞大眼瞪小眼。

你不是那个来买药的人吗?唐果认出了叶飞。

你不要紧张,医者无性别,我就是给你治病!叶飞老脸微微有些红。

唐果身上此时被刺入了几十根银针,她只是瞟了一眼,心下就暗暗惊讶,她从小跟着爷爷学医,在医术上的造诣甚至比一些医学院的学生都要高。

此时她看身上的针刺入位置,和针与针间的形状都像是遵循着某种规律。她见过爷爷给患者针灸无数次,却未见过如此玄妙的针灸术。

你把我都看光了,你跟我说医生无性别?唐果眼珠子转了转,骄哼道。

我是为了给你治病!

那你说你是不是什么都看见了?唐果咄咄逼人,俏脸红彤彤的,眸子里几分害羞,却被强装的强势掩盖。

叶飞好蛋疼,总不能睁眼说瞎话吧?他都给人扒光了,上下行针还算摸了,难道说他其实是个瞎子?

见叶飞不说话,老脸却愈发红,唐果又哼道:我不管,你要负责!你看光了我,现在还摸我!

叶飞原本行针的手顿时僵住了,这小姑奶奶还是刚从那个外面抢鸡腿的童颜巨乳美少女吗?

你得负责!

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你这是什么针法?

太乙针阵!

你多大?有女朋友吗?你家住哪儿?

叶飞给唐果做完针灸,满头大汗,原以为是个傲娇美少女,然而却不想是个小恶魔!

蛮不讲理,治个病就赖上他了?

从屋子里走出来时,叶飞浑身像是被汗洗了一般,唐明德连忙迎了上来,有些筹措不安:小兄弟?

暂时是解决了,但是这个病根治起来,却是有些麻烦!叶飞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唐明德却是瞪大了眼,脸上的惊骇再也遮掩不住:你是说,你有办法根治?

叶飞点了点头:办法是有,不过有些药材不好找,而且就算有办法,也不见得患者和你们家属会愿意配合!比如三阳体的结合!

嘶三阳体三个字,让唐明德身体一震。

然而陈尘却是没有注意到唐明德的反应,只是想到刚才唐果赤身裸体都被叶飞看光了,而他,说是追求却连小手都没拉过。

下意识就嘲讽了句:你说能就能?吹牛逼这事儿谁不会?

唐明德缓缓抬起头看向陈尘,满脸失望:那鸡肉是不是你给唐果的?我有没有严明禁止给唐果荤腥?你闯下祸事,不想着补救,只想着让别人背锅,想着摘清自己。你这种人,也妄想做我唐明德的弟子?

陈尘没想到他的小心思,全被唐明德看在眼里,一时间老脸臊红语噎。

马上离开唐家药房!现在,以后,都不许用我唐明德的学生自称!唐明德怒斥一声,转头就带着叶飞朝着药房走去。

唐爷爷,你答应了我父亲的,你不能这样!给果果鸡腿我只是无心之失!陈尘急了,如果被赶走,可是奇耻大辱,不光老爹会揍他个半身不遂,光是在杏林所有人都会知道,他是被唐明德赶出去的!

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不说,以后再想拜名医为师,也会受影响。陈家针诸多针法失传,如今的陈家在医界越来越没有存在感。

如果不能拜得名师,他陈尘单靠陈家针是吃不了医术这碗饭的!

唐明德顿住了脚步:果果的事小,只能说明你这个人投机钻营不守承诺原则。但这位小兄弟,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医术,你不尊敬也就算了,嫉妒心作祟,栽赃污蔑,出言不逊,德行也不配做我的弟子!

我错了,我错了,我愿意给这位先生道歉!我道歉,唐爷爷就原谅我这次吧!

陈尘见唐明德没有说话,连忙转身向叶飞作揖:对不起,我向你道歉!请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这次!

叶飞撇了撇嘴:这种心不甘情不愿迫于利益的道歉,就免了吧!

说罢叶飞径直朝着外面药房走去。

陈尘面如死灰,难道真的就这么被赶出唐家吗?

你收拾东西,就回去吧!唐明德丢下了这句,便也转身离开。

陈尘只觉眼前一黑,一屁股瘫在了地上。

叶飞回到药店大厅,唐明德对着叶飞作了一揖:请问小兄弟高姓大名?这次救了果果的命,就是我的贵人。老头子感激!

叶飞!这次算是举手之劳。那么可爱的小丫头,任谁都不愿意她有事。不必这样客气!叶飞爽朗一笑。

不说这个了,我今儿是来买药的。这是药方,你给看看!叶飞可不想一个老头儿在这儿没完没了的千恩万谢,赶紧递上了药方。

《最强邪医》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最强邪医》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