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阿离)在线全文阅读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阿离)在线全文阅读

2019-07-22 17:52:02来源:KX发布:阿离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又名总裁,请留步,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阿离)在线全文阅读,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是由作者阿离写的一部现言小说,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赵六月言楚小说)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阿离)在线全文阅读最新章节。他打架、抽烟、喝酒、是个地痞无赖。可她偏偏就喜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阿离)在线全文阅读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第6章打死我算了

许誉跟言楚是不同的。

言楚是地痞无赖,骨子里还有那份不羁,而许誉的母亲经商,父亲是个文人墨客,平时最爱做的就是赏花写字,许誉像他爸,放到古代,就是个书香世家出来的书生,浑身上下充满着儒雅的气息。

当许誉抱着赵六月回去的时候,赵六月没有离开言楚,紧紧的抱着他,像个孩子一样。

许誉没有带她回家里,而是去婚房。

那是许誉自己拿钱买的,不大,就一百三十平,精装修,风格是赵六月喜欢的地中海。

赵六月默默的看着窗台,突然问道:许誉,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蓝色?

许誉看着她,摇了摇头。

赵六月心里明白,因为言楚和她说过,会带上去看世界上最好看的海,可是这些终究是谎言。

五年,不算长,也不算短,她以为自己跟言楚,就像大海一样,天各一方,可没想到,言楚出现了,最可恨的是,他有妻子了。

赵六月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那个当年带着她私奔,爱着她的言楚,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卷走了所有的钱,一走了之。

她不相信他是因为看上了某个富婆,所以走了。但除了这个解释,谁还能告诉她,一个人怎么能平白无故消失五年?

赵六月的心在滴血,默默无言的看着桌子发呆。

一旁,许誉的手机响了,他不想让赵六月听见,便走到卫生间的门口,按下接听键。

许誉,你去哪里了?啊?你知不知道这酒店都乱成一团了,你说那赵六月什么情况啊?她发什么疯?

妈。许誉压低嗓音:六月心情有些不太好,我我安抚她一下,很快就好。

心情不好?周芳握着手机,怒气冲冲的说:她心情不好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啊?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能嫁给我们许家,是她的福分!

行了,妈,您别说了。

许誉挂断电话,却发现赵六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眼角还挂着泪水。

赵六月醒来的时候,许誉已经不见人影了,而她躺在婚床上,床头柜放着粥和白开水。

昨晚,她又做梦了。

梦见言楚了,和她窝在那个出租房里,两人同吃一碗泡面。

耳畔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她拿起一看,是母亲来电。

大概是因为她昨天闹了这么一出,现在两家都乱成团了吧。

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母亲十分急促:六月,你在哪呢!赶快回来,你爸爸说要打死许誉!

该死的李潘文,他到底想做什么?

赵六月赶紧挂断电话起身,出门打了一辆车直奔昨天的酒店。

原来在赵六月离开后,李潘文就斥责许家人,说是他们没有照顾好六月,以至于她现在要提出分开,所以李潘文要求许家赔偿精神损失费,否则就要打死许誉,赖在这里不走了。

反正你们今天不给我个交代,我就不走了,让许誉出来,我和他理论理论!

赵六月匆匆赶下车,还没靠近,就听见李潘文扯着嗓子大喊,场面混乱,许家人和自己的继父母亲打做一团。

行了,你到底想做什么!赵六月走上前,一把揪住李潘文的衣服,青筋暴起:还嫌不够丢人吗?

李潘文一回头,看见赵六月,不分青红皂白,扬起手就是给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狠狠的将赵六月打倒在地。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第7章动她要你命

你这个贱人,你说分手就分手,我同意了吗?我可告诉你,你今天必须给我嫁!

赵六月冷笑一声,捂着自己的脸站起身来,瞪着李潘文:想要我嫁出去,好讹许家人一笔钱是不是?李潘文,我一分彩礼钱都不要。

你!你这个贱人,看我不打死你!李潘文气的双目猩红,当下便拿起旁边的木棍要打死赵六月。

现场混乱,大家纷纷劝阻,可李潘文是怒火攻心,失去理智了,他养大赵六月,她出嫁居然不要彩礼钱?谁给她的胆子?

赵六月从小就被打到大,这种事情她还会怕吗?李潘文要打她,那她就还手,狠狠的还手!

眼看场面越来越乱,许誉赶紧从里头冲了出来,喊道:爸,六月,你们别打了,我和六月会结婚,彩礼钱我也会给。

许誉是被家人拦在里头没让他出来的,可是看着赵六月被打成这样,他心疼得要命。

而李潘文一听到彩礼钱三个字,顿时就停了下来,看着许誉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这彩礼钱本来就是应该给的,您别听六月乱说。

好好!李潘文顿时露出笑意,扔掉手里的木棍,紧紧的握住许誉的手:好女婿,好女婿啊!

赵六月皱着眉头,吐掉口里的血水,大喊:许誉,你是不是有病啊,给他钱干嘛,他就是一个无赖、吸血鬼。

李潘文大概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有和赵六月计较,反倒是赵家人脸色十分难看,尤其是许誉的父母,脸色差到了极点。

自己的父亲要打死自己的女儿,因为彩礼钱,自己的女儿骂自己的父亲是无赖、吸血鬼。

如果许誉和这样的女人结婚,这以后可怎么得了。

六月,算了许誉牵着赵六月的手,很是心疼:你都流血了,我带你去上药。

上个屁啊,许誉,你没看见这伤是他打的吗?你还给他钱?我告诉你,你想娶我,就不要给什么彩礼钱,一分都不要给!

许誉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李潘文见他有所松动,又板起脸来:赵六月,别给脸不要脸,嫁女儿本来就要给彩礼钱。

我是你女儿吗?赵六月冷笑一声:你的女儿只有李初冬,我是谁啊,算个屁啊。

李潘文怒火攻心,咬着牙喊道:看我不打死你!

场面一度混乱,许家人更是气的都不愿意插手,可是又见许誉站在那里,生怕许誉会因此受伤。

但就在此时,许誉突然大喊了一声:舅舅,快来帮忙!

话音落下,赵六月整个人便僵住了,而李潘文迎面而来的拳打脚踢,她也忽视,就这么僵硬的站在那里。

就在李潘文一拳要打在赵六月脸上的时候,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他落下的手腕,声音冰冷而薄情:别动她,否则我要你命!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第8章我的妻子

赵六月怔怔的看着比自己高出半截的言楚。

她记得,在以前的言楚去工地搬砖的时候,她也曾经在贫民窟里遭受到小混混的骚扰。

言楚二话不说,拿着棍子就和他们打了起来,一打五,言楚挂了帅,可是把摸过赵六月手的混混打的半死不活。

他当时就说,如果谁敢动她,他就要他的命!

少年意气风华,可是结果怎样呢?

赵六月看着言楚的侧颜,突然笑了起来。

许誉赶紧抱着她,上下打量:六月,你没事吧?

没事。赵六月笑着,冲着言楚说:舅舅,谢谢你,不过这是我跟许誉之间的事,你还是别插手了。

言楚微微皱起眉头,看着赵六月,却隐约发现她的眼眶红了。

气氛凝固,谁也没有言语,身后缓缓走来一个女人,穿着浅白色的连衣裙,踩着高跟鞋,大波浪卷发,化着适宜的妆容,很是漂亮,尤其是站在言楚身边,显得十分般配。

她看着这场景,小声说:这是怎么了?

没事。言楚冲她笑了笑:你站到一边,别打到你。

女人对言楚露出担心的神色,紧紧握住他的手:你小心点。

言楚变了许多,当年那地痞无赖的气质早已不见,剩下的,是成熟和稳重。

她抬头看了看天,明明已经九月了,可她还是觉得太阳那么刺眼,心那么疼?可能是被打疼了吧,连同着心。

许誉没看见赵六月的表情,心里只担心事情会越发的无法控制,便赶紧安抚李潘文离开,否则以赵六月的脾气,这件事肯定没完。

想到这,他便站出来说:爸,钱我一定会给的,这样,您和妈先去酒店休息,晚点我再来和您说这件事,可以吗?

李潘文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言楚后,气焰竟然消了下来,也没再继续纠缠,点头说:好,那我等你。

说完,便带着妻子女儿离开了。

一场闹剧这么结束,赵六月被打的不轻,脸上都是伤,许誉心疼极了,一直抱着她。

赵六月也没反抗,就这么任由许誉抱着。

在场的,大多数都是许家人,没有人的脸色是好看得,尤其是周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可眼下这么多亲戚站在这里,她也不好发火。

许儒轻轻咳嗽了一声,问道:言楚,你这么久没回来了,这是谁啊,给大家介绍介绍。

周芳用手顶了顶许儒,许儒却示意她别生气,毕竟人那么多。

言楚笑了笑,握住女人的手:这是我妻子,叫孙韵可,我们在国外结婚了。

结婚了?周芳一听,瞪大双眸,一脸讶异:你怎么结婚了也没给家里来信,消失那几年,感情你都去干嘛了?

就在国外做点小生意。言楚不紧不慢的说:韵可,这是我姐和姐夫,那是我爸妈。

孙韵可温婉大方,气质娴雅,站在那里和赵六月一对比,简直就是天和地的区别。

她温柔的喊了一句:姐,姐夫。然后羞涩无比的喊道:爸,妈。

什么也别说了,回家,回家再说。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第9章能不能满足你?

许家所有人都坐上了自家车,回到许家郊外的别墅。

坐在车上,赵六月默默的看着前面一辆车,想起刚才的情景,心里如同刀绞一般的疼。

言楚走了就走了,为什么要回来,既然要回来,又为什么这么残忍。

许誉小心翼翼打量着赵六月的表情:六月,你没事吧,脸还疼吗?

赵六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许誉,你要想和我结婚,就老老实实听我的,别给他一分钱。

他是你爸,也就是我爸

许誉,我刚开始和你说过,我赵六月不喜欢逆来顺受的男人。

许誉叹息一声,舍不得说,只能紧紧握住她的手。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许家的大门,许誉牵着赵六月的手进了家门,可许家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周芳干脆把许誉拉到一旁,小声说:你真要娶她?

妈?

她之前在超市做事是挺好的,可是没想到她家里人是这样啊,你也看到了,她跟他父亲打架,毫不留情,这样的女人,真的留不得。

许誉皱起眉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管怎么说,我就是要娶六月。

你这小子,就因为她长得好看,你就动心了,你也不看看她什么货色!

妈,行了,不准你这样说六月。

许誉被周芳拉走了,赵六月寻思着,肯定是在说她的事情,毕竟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许家人估计也不会让许誉娶她。

赵六月独自走到许家后院,靠在墙上,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后,抽了一口。

抬头看着蓝天白云,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就像被刀割,又像是将结痂的伤口撕开。

侧门微微打开,她歪头看了看,正见孙韵可从侧门里走了出来,贤淑大方。

孙韵可见到赵六月,微微有些讶异,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走到她的跟前,笑意盈盈的伸出手,温柔的说:你是六月吧,你好,我是孙韵可。

赵六月吞云吐雾,盯着孙韵可的手,冷笑了一声,就是没有去握。

孙韵可被迎面而来的烟味呛到,微微退后了一步,掩着嘴鼻:六月女孩子少抽烟,这样不好

赵六月挑眉,将手里的烟头扔到地上,用脚尖碾了碾,然后冲着孙韵可说:知不知道抽烟是谁教我的?

孙韵可愣住。

赵六月慢慢靠近孙韵可,咧开嘴笑起来:舅母,舅舅他以前,可是个混混,喝酒打架,无一不做,而且他最爱做的事,是和我

赵六月!

身后,突然传来言楚冰冷的声音,她回头看去,见言楚缓缓走了出来,俊美的脸上满是陌生。

哟,这舅母的家世肯定不错吧,是不是手头握着几个亿啊,舅舅,您现在可是飞黄腾达了,怎么样,是不是得请老朋友喝个酒啊?

赵六月一口一个舅舅说的自己都心疼,站在眼前的,分明是她赵六月的人,但现在,她碰不得,摸不得,只能像现在这样。

韵可,你先进去,以后,少和她说话。

言楚低声交代了一句,孙韵可看了看赵六月,又看了看言楚,没有怀疑什么从侧门走了。

赵六月冷冷的看着言楚,心里头滴着血,可面上还是要表现得无所谓,笑着说:你就傍上这么个女大款啊?看着还行,只是不知道功夫怎么样,能不能满足你?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第10章你为什么是周钰

言楚默默的看着赵六月,这五年,她没变,只是跟以前比起来,伶牙俐齿了许多,打架的能力也变强了。

沉默许久,他才缓缓吐出四个字:好久不见。

不久不久,才五年。赵六月又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然后靠在墙上抽了起来,姿态满是不羁:开始我还想你怎么就走了,原来跟了这么个女大款,怎么样,她一个月给你多少钱?

言楚走到她跟前,将她手里的烟头拿了过来,掐灭后,冷冷的说:以后别接近韵可,她跟你不同。

说完后,言楚便再也没有和赵六月呆着,似乎厌烦、又似乎厌恶,总之,他走了,跟五年前一样,丢给了赵六月一个冰冷的背影。

赵六月的手依旧做着夹烟的姿势,她微微垂眸,看着地上的烟头,一滴清泪毫无征兆的落在手上。

她咧开嘴,笑了笑,像个孩子一样,喃喃自语:言楚,我不爱抽烟,只是想你没在的时候,做你爱做的事情,这样,就好像你在我身边。

在他离开的五年里,她拼命做着言楚平日里做得事情,打架、抽烟、喝酒,只要言楚做过的,她都去做,她想活成他,兴许,心就不会那么痛了,就好像他一直在她身边,从未离开。

可是这一切,就好像自欺欺人,她想忘,忘不了,每个夜晚,心都会痛,就像是结痂的伤口一次次的被剖开。

从后院进去,许家人一脸忧愁的坐在沙发上,气氛很凝重。

周芳沉默片刻,开口说:反正这门亲事,我不同意,开始没见过她家人,看她平时做事勤快,家里人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可现在

我也是。许儒长叹一声:许誉,这件事,我也不同意,你看看她刚才的打架的模样,说明这种事她没少做,如果娶进门,我们指不定会被她打成什么样呢。

爸,妈!许誉劝说道:六月不是这样的人,你们别这么说。

你懂什么,女人娶进门,那是要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她会什么?

赵六月看见坐在一旁的言楚紧紧握着孙韵可的手,特别刺眼,两人不知说了什么,孙韵可微微笑了笑,很是温柔。

看着许家人因为赵六月的事情吵个不休,言楚便道:许誉喜欢她,就由着去吧,至于她家人,可以沟通,没必要闹得这样。

周钰,你别老帮着许誉,你当舅舅的,能不能拎得清?

周芳喊着言楚周钰?赵六月愣住怎么会是周钰?

赵六月皱起眉头,心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明明是言楚,为什么要叫周钰

坐在一旁的周老爷子也跟着长叹一声:这事,我们老一辈不管,你们自己看着办,别闹的众人皆知,走到街上都抹不开面。

周芳和许儒双双沉默,虽然两人都不太满意赵六月,可言楚和周老爷子都开口了,两人也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许誉微微抬头,便看见站在不远处的赵六月,他露出笑意,朝着赵六月走去:六月,下午我带你去补拍婚纱照吧。

赵六月笑了笑,抬起手指着言楚,甜甜的说:让舅舅和舅母陪我们一块去吧。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