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极品赘婿(陌尘)在线全文阅读

极品赘婿(陌尘)在线全文阅读

2019-07-22 18:16:00来源:KX发布:陌尘

极品赘婿又名极品赘婿,极品赘婿(陌尘)在线全文阅读,极品赘婿是由作者陌尘写的一部都市小说,极品赘婿(陈阳小说)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极品赘婿(陌尘)在线全文阅读最新章节。陈阳,原本是隐世家族陈家之人,封印解除后,掌握传承医术,开启修行天赋。没有陈阳医不了病,没有陈阳解决不了的困难,没有陈阳搞定不

极品赘婿(陌尘)在线全文阅读

极品赘婿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极品赘婿》第六章为我老婆自豪

你别胡闹了!老爷子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不能接受微创手术!谢筱筱吃了一惊。

这事儿就那个肿瘤病人不同,那个肿瘤病人只要有先进仪器就可以做。

但王一山的情况,仪器在先进也做不了啊。

陈阳说那番话,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可以做!老婆,你相信我!陈阳冲着谢筱筱投去一个自信的目光。

王一山胸口的血瘀很小,只需要一丝内气便可以化解,比起下午那台手术简单多了。

筱筱,到底怎么样,能不能治啊?王凯心里没底,开口问道。

王一山的病,王家所有人都清楚,医院不敢开刀手术,所以一直都是靠药物维持。

所以让筱筱过来治病是假,想要让筱筱来家里吃饭,送她礼物,加深关系是真。

可以。陈阳坚定的回答道。

问你了吗?你什么都不懂,我问的是筱筱!王凯微怒道。

筱筱也说可以。陈阳代替谢筱筱回答。

真的吗?王凯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怀疑。

谢筱筱尴尬的紧,报复似的一脚踩在陈阳的脚上,痛的陈阳龇牙咧嘴,倒吸凉气。

我告诉你们,就这种小毛病,筱筱分分钟就可以治好。陈阳表现出一副很自豪的模样。

你能不能把嘴给我闭上!谢筱筱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牛皮都吹出去了,她现在骑虎难下,治不好也得试一试了。

筱筱,你在国内这几年,医术进步这么快吗?王凯的怀疑并没有减弱。

他之前带着王一山去过很多家医院,连省里的大医院,都不敢说能治好,只是开药缓解症状而已。

难道谢筱筱能比省城的医生还要厉害吗?

王凯并不是很相信,王家的众人也不相信,可说话的人是谢筱筱,他们不好直接驳了谢筱筱的面子。

要是换成陈阳的话,他们早就恶语相向,驱逐出门了。

那肯定的啊,自从我入赘谢家以来,筱筱的医术,那可以说是妙手回春,起死回生啊!

就今天,平城医院有一个肿瘤病人,全院的医生都不敢做那台手术,怕出问题,最后还不是我老婆出面,治好了那个病人?

陈阳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描述起手术过程来,搞得跟他亲身经历了一样。

实际上,确实是这样,只不过陈阳将所有的功劳都给了谢筱筱。

筱筱,你这么厉害啊。王凯等人听的眼睛直了。

整个平城医院没人敢做的手术,居然被谢筱筱给做成功了,那岂不是说明,谢筱筱的医术在他们之上?

还还好吧。谢筱筱被夸的有点不知所措了。

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根本没做过那些事情,所以此刻非常的心虚。

那你赶紧帮忙看看,我爷爷这病,要怎么才能治好。王凯焦急问道。

我先看看。谢筱筱盯着王一山观察了很久,实在不知道如何下手。

老婆,针灸你应该懂吧?陈阳小声问道。

嗯嗯。谢筱筱点了点头。

你负责施针,其它的交给我,保证针到病除。陈阳信心满满。

想起陈阳下午在手术室内神奇的表现,谢筱筱半信半疑的从医疗箱内拿出一卷银针。

我来帮你消毒。陈阳从谢筱筱手里抢过去银针,以消毒为幌子,将虎口内恢复不多的内气注入到银针内。

这样一来,谢筱筱通过银针刺穴,内气跟着进入体内后,就会蚕食血管内的血瘀,之后顺着肠道排出体外。

王爷爷,可能会有一点点的刺激感。谢筱筱提醒道,随后一针刺入膻中穴。

银针入体,王一山感到有些不适应,紧接着,他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爷爷!您怎么了?王凯惊慌失色。

谢筱筱紧张的小手颤抖,眼中满是忐忑,第一针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她都不敢下第二针了。

没事。陈阳握着谢筱筱的手,这种小病,一针就足够了。

精神高度紧绷的情况下,谢筱筱都没注意陈阳握着她的手。

噗!

随着屁声响起,王一山深呼吸两口气,神情轻松了许多。

紧接着,一股屁味弥漫开来,陈阳皱眉捂住鼻子。

爷爷,感觉怎么样?有好一些吗?谢筱筱比所有人显的都要着急,生怕王一山出了问题。

好很多了。王一山说着,又深深吸了口气,再也没有之前那种胸闷气短的感觉。

筱筱啊,你可比那些大医院的专家主任都厉害多了。王一山毫不掩饰的夸赞道。

见到王一山都这么说了,王凯等人纷纷朝着谢筱筱投去钦佩的目光。

其实,能治好王爷爷,还多亏了陈阳。谢筱筱扭头看着陈阳,眼中异彩涟涟。

她自问不可能只刺一针膻中穴就可以治好王一山,不仅仅是她,她敢打赌,整个平城都没人能做到。

可偏偏这么一针下去,人就好了。

谢筱筱怀疑是陈阳在银针里面做了什么,至于做了什么手脚,她不知道,但她对陈阳刮目相看了。

他就给你递了个针而已,和他有屁关系?筱筱,我们都知道你人好,护短,但你实在没必要往这样一个废物脸上贴金。王凯不屑一顾道。

是啊筱筱,能治好老爷子,那就是你自己的功劳,你别谦虚了。众人跟着附和道。

陈阳挺直胸膛,阻止谢筱筱解释,抢先说道:我老婆医术高明,我做老公的,也替她自豪!

话音落下,客厅内唏嘘声不断。

那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谢筱筱说道。

还没吃饭呢,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啊。王凯家人劝说道。

不麻烦了。谢筱筱果断拒绝,旋即推着陈阳离开王家。

筱筱!你等一下!王凯从别墅内冲了出来,说道:筱筱,你医术这么好,明天再帮我朋友看看吧。

没时间。谢筱筱拒绝道。

王凯顿时语塞,没想到谢筱筱会拒绝的这么爽快。

帮你朋友看病,有钱拿吗?如果价格合适的话,我们可以考虑考虑。陈阳说道。

《极品赘婿》第七章半夜出走

价钱肯定合适!王凯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就行,你晚上把地址发给我,约个时间,我和老婆明天过去。陈阳说道。

好!王凯欣喜若狂,目光一直在谢筱筱的身上,筱筱,那就明天见了。

王凯离开以后,谢筱筱顿时就怒了,大声质问道:陈阳,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不是你的傀儡!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陈阳愣了一下,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谢筱筱实话。

他是隐世陈家之人,姓陈,万一被人发现了内气,那么他的身份很快就会暴露。

可谢筱筱不同,她姓谢,很多人都知道她是谢青云的女儿,就算发现了不对劲,也不会怀疑到陈阳的头上。

因为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为,陈阳在谢家就是个没有半点用处的窝囊废。

老婆,我在家里的处境,你肯定是知道的,我这不是想赚点外快嘛。

你得理解理解我啊,我是男人,口袋里面没有钱,出门讲话都不硬气!

陈阳撒娇似的说道。

谢筱筱一脸无语,可事实的确是这样,谢家只管陈阳吃喝拉撒,其它的一律不管。

陈阳平时想要买瓶带颜色的水喝,都得看丈母娘,XY子的脸色。

也就是谢青云对他好一点,每次出差回来,会给他点生活费。

好吧,但是只有明天一次了!谢筱筱说道。

谢谢老婆大人!陈阳满意的笑着,坐上主驾驶,带着谢筱筱返回谢家。

吃过晚饭后,全家人都知道了谢筱筱在王家的精彩事迹。

一传十,十传百,估计用不了多久,亲戚朋友们都会知道谢筱筱成为了一名神医。

可谢筱筱后知后觉,还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带来的影响。

等所有事情忙完,回到房中以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

谢筱筱洗了个澡,换上睡衣,躺在床上,手里捧着手机,冷冰冰的脸上居然时不时露出笑容。

陈阳没有太在意,光溜溜的进入浴室,打开水龙头,任凭温水冲刷着身躯。

他看着自己的右手虎口,那里有一道隐世陈家之人才能看见的金色印记。

这道印记形似六边形铜钱,仿佛有生命一样,跟着陈阳的呼吸声,上下起伏。

一起一伏之间,都在吸纳天地精纯之气,自动转化为内气。

今天连续动用内气治疗了两个病人,内气消耗一空,但只要休息一晚上,内气便能恢复的七七八八。

老婆,帮我拿一条毛巾!陈阳洗完澡后,发现浴室内一条毛巾都没有。

两人都毛巾从来都是分开用,谢筱筱每次洗完后,都会拿走自己的毛巾,而陈阳的毛巾都拿出去晾了,他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取毛巾吧?

自己想办法!谢筱筱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可她考虑到陈阳今天帮她解了围,最后起身去拿毛巾。

陈阳环顾了一圈浴室,将目光锁定在了浴室的置物架上。

上面放着谢筱筱换下来的黑色长裙,和贴身衣物,凑近一点,隐约还能闻见淡淡芳香。

哎,没办法了。陈阳叹了口气,拿起谢筱筱换下来的长裙,擦拭身子。

可就在这个时候,谢筱筱打开浴室门,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递给陈阳毛巾。

两人四目相对,气氛在这一瞬间,尴尬到了极点。

陈阳!谢筱筱怒道。

她并没有因为看见了陈阳的裸体而尴尬,她是医生,对于男人的身体构造,她可能比男人本身还要清楚。

老婆,你让我自己想办法的,我找来找去,也就这件裙子能当毛巾用了。陈阳无奈的解释道,说着还看向置物架上的蕾丝边内衣裤。

你个混蛋!谢筱筱脸色一红,你居然还想用我的内衣裤来擦身子,怎么那么恶心!

给我!谢筱筱将毛巾扔给陈阳,随后拿走置物架上的衣物和陈阳手里的长裙,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不是你自己让我想办法的吗?怎么又生气了。

陈阳心中腹诽了几句,换好睡衣,识趣的躺在了沙发上。

他本来还以为,今天给谢筱筱帮了大忙,晚上可以睡床,体验一次夫妻同眠呢。

没想到女人反面比翻书还快,一转眼就生气了。

看见谢筱筱放下手机,关灯盖上被子以后,陈阳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盘膝坐在窗边。

看着窗外皎洁的月色,开始吐纳修炼。

隐世陈家之人一生有两次解除封印的机会,第一次是解除虎口封印,获得传承医术。

第二次是解除灵台封印,获得修炼天赋。

一般来说,隐世陈家之人,人人都能解除虎口封印,但十个解除虎口封印的人里面,只有一个能觉醒修炼天赋。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阳的灵台一点动静也没有,但他没有死心。

当初觉醒虎口封印都花了三年的时间,那么为了解除灵台封印,花费更多的时间又如何?

哒哒哒。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内传来一阵清脆的高跟鞋落地声。

谢筱筱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起来,换好衣服,穿上高跟鞋,摸着床沿向外走。

房间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但她不敢开灯,怕惊醒了陈阳。

老婆要去哪里?

陈阳纳闷不已,晚上起来上厕所,也不用换衣服穿高跟鞋吧?

咯吱!

谢筱筱一点一点打开门,溜了出去,随后关上门。

这么晚还出门?陈阳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此刻已经是凌晨三点。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陈阳换了衣服,悄悄跟在谢筱筱的后面。

也许是为了不惊动谢家的人,谢筱筱没有去车库开车,而是徒步走到别墅外面,叫了一辆出租车。

陈阳也拦了一辆出租,师傅,跟着前面那辆车,但是别跟太紧了。

好。出租师傅点点头。

瞒着我就算了,还瞒着谢家所有人,老婆到底要干什么?

陈阳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终于,谢筱筱在燕江边上下了车,一路小跑着到一个年轻男人身旁。

那个年轻男人熟练为谢筱筱披上外套,随后搂着她的芊芊细腰,举止十分亲昵。

向来冷漠的谢筱筱,在那个男人的面前,居然表现的像温柔小猫一样,依偎在他的怀里。

《极品赘婿》第八章绿出天际

砰!

陈阳愤怒的一拳砸在车窗上,吓了出租车师傅一跳。

难怪晚上抱着手机笑个不停,原来是在外面有人,要出来幽会了!

幸亏被我逮个正着,不然这绿帽子,不知道要带到什么时候!

付钱以后,陈阳迅速下车,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冲着谢筱筱和那个男人走过去。

你谁啊?知不知道谢筱筱是我老婆?陈阳用力推开那个男人,强忍着想要将他暴揍一顿的冲动。

那个男人明显愣了一下,怔怔的看着谢筱筱。

陈阳!你跟踪我?谢筱筱没有半点心虚,反倒理直气壮的质问。

我他妈要是不跟踪你,今晚被人绿了都不知道!陈阳罕见的冲着谢筱筱咆哮。

积压了三年的情绪,似乎就因为这件事情,一下子全部爆发。

陈阳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往那儿一站,给人一种气场强大,无法靠近的陌生感。

谢筱筱语塞,重新挽着那个男人的手臂,摆明了是故意气陈阳。

你好,我叫苏明,我听筱筱提起过你,你叫陈阳,谢家的上门女婿,外人口中的窝囊废。苏明西装革履,梳着油头,穿着皮鞋,看起来仪表堂堂。

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没你说话的份儿!你最好把嘴给我闭上!陈阳面露厉色。

谢筱筱,你现在跟我回去,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陈阳逐字逐句的说道。

整整三年了,要说对谢筱筱没有半点感情,那肯定是假的。

毕竟谢筱筱人长得漂亮,有气质,身材好,不知道是多少男人心目当中的女神,陈阳自然对她抱有一丝幻想。

我和筱筱已经决定了,准备订下周的机票出国旅游。苏明说话的语气很温和,但就是很欠揍。

仿佛在故意刺激陈阳,你老婆借我玩两天。

不许去!陈阳不容置疑的说道。

谢筱筱酝酿了一会儿,说道:陈阳,你我心里都很清楚,我们之间的婚姻并没有爱情,仅仅是因为我爸觉得亏欠你,所以才撮合我们俩,让你顺理成章的成为一家人。

我们结婚三年了,你连我的床都没有碰过,难道你还明白吗?

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实话告诉你,我真正喜欢的人是苏明,等以后时机成熟了,我就会想父亲坦白,到时候咱们在商量离婚的事情。

这番话看似说给陈阳听,实际上是告诉苏明。

她谢筱筱真正爱的人是苏明,所以这三年来,始终守身如玉,并且以后一定会离婚!

听完以后,陈阳满腔的愤怒和不甘随风消散。

他的愤怒建立在两人是夫妻的关系上,可谢筱筱从始至终都没有将他当成老公。

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愤怒的理由?

谢筱筱,我现在忽然发现,比起岳母和XY子来,你比她们狠太多了!陈阳说道。

杜鹃花和谢果果就是口头上说几句而已,而谢筱筱直接付诸于行动。

陈阳心如死灰,亏他还以他和谢筱筱之间,只是没有感情而已,等时间长了,有了感情基础,一切都会好起来。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回家戳穿我,但你要是这样做,我会直接采用法律手段跟你离婚,到时候你必然净身出户。

第二,我给你一笔钱,你先替我瞒着这事,等以后离婚的时候,我可以考虑分给你一笔财产。

谢筱筱的声音很冷静,不得不让人怀疑,她早就料到了今天的局面,所以计划好了一切的说词。

这张卡里有十万块,权当是你的封口费了。苏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扔给陈阳。

哐当!

陈阳没接,银行卡落在地上。

苏明是吧?我记住你了!陈阳盯着苏明,咬牙切齿。

看着看着,陈阳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

平城医院旁边有一家六翼银行,这个陈阳就是六翼银行的分行行长。

他之前帮杜鹃花去取钱的时候,因为金额巨大,所以见过苏明一次。

难怪谢筱筱死活要在平城医院上班,看来你们两个私下里没少联系啊。

陈阳只感觉头顶绿油油一片,简直绿出天际。

所以呢?说的好听点,你是谢家的上门女婿,说的难听一点,你就是谢家养的一条废狗,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配得上筱筱吗?

拖累了筱筱三年还不够吗?你拿什么给她幸福?放手吧!

苏明昂着头,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连连出言讽刺。

行啊!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看见过!谢筱筱,你好自为之!撇下这句话,陈阳转身就走。

看着陈阳决绝的背影,在某一瞬间,谢筱筱动摇了。

她何尝不知道这样做会伤害陈阳,可她认为苏明就是她的爱。

为了得到她所谓的爱情,伤害一些人,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我们也走吧。谢筱筱挽着苏明的手,与陈阳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陈阳孤独一人,走着回家,当他抵达谢家别墅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

陈阳再次冲了个冷水澡,他想让自己冷静。

很快,到了饭点,谢青云等人询问谢筱筱为什么不出来吃早饭,都被陈阳以不知道为由给搪塞过去了。

他们都了解陈阳和谢筱筱的关系,所以就没有继续追问。

叮咚!

陈阳的手机响起,打开来一看,是王凯发来的消息,约定好九点钟在王家见面。

爸妈,我吃饱了。陈阳深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生活要想过得去,头上多少带点绿!

陈阳从车库里开了辆车,直奔王家,不管怎么说,钱还是要赚的。

抵达王家以后,王凯站在门口迎接。

看见只有陈阳一个人下车,王凯左看右看,问道:筱筱呢?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来了?

谢筱筱有事来不来,但她教给我一套包治百病的针法。无形之中,陈阳内心疏远了谢筱筱。

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不再称呼谢筱筱为老婆,或者称呼她筱筱,而是直呼其名。

包治百病的针法?你靠谱吗?不行,我得给筱筱打电话!王凯说着掏出手机,拨打谢筱筱的电话。

《极品赘婿》第九章副院长

陈阳站在原地,也不阻止,笑吟吟的看着王凯。

果然,不出陈阳所料,谢筱筱的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根本打不通。

哎,你先跟我进来吧。王凯嫌弃的招了招手。

他本不愿意让陈阳进去,可万一陈阳真的从谢筱筱那里学到几手,一会儿能派的上用场呢?

进入王家,还是上次的客厅,此时坐满了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加起来十多个人。

除了王凯的家人,陈阳还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平城医院的主任王爱生。

王爱生也看着陈阳,面露戏谑之色。

王主任,高副院长,我朋友的病怎么样了?王凯焦急的问道。

王爱生摇了摇头,遗憾道:恐怕无能为力,要不然你们转到国外的大医院试试吧。

高副院长,您也毫无办法吗?王凯扭头看向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

高忠华,平城医院的副院长,医术高超,资历老道。

他长着一张国字脸,却不显威严,反倒慈眉善目,平易近人。

高忠华摇了摇头,这种病太奇怪了,我行医几十年,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症状。

哎。王凯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躺在病床的光头男人说道。

这时,陈阳才注意到,人群中放置着一张白色的病床,病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他面色苍白如纸,说起话来有气无力,头发全部掉光,手臂上还挂着点滴,虚弱到了极点。

陈阳定睛看去,目光穿透了人群,直入光头男子体内。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光头男人的心跳极慢,几乎若不可闻,并且体内血液流速慢的异于常人。

明明二十多岁的年纪,但症状却如八九十岁的老朽一般。

这是精门大开,阳气泄尽的症状啊!

陈阳暗自腹诽,能搞成这幅样子,这个光头男人至少纵欲过度五年!

但不是不能治!

让我看看!也许我可以治!陈阳挤进人群中。

小凯,这位是?高忠华闻言眉头一挑,好奇的看着陈阳。

他啊,谢家的上门女婿,没什么别的本事,就是吃软饭的本事特强,这是他自己说的。王凯奚落道。

闻言,众人哈哈大笑,什么时候吃软饭都成了能被夸耀的事情了?

这年头,还真是人不要脸树不要皮了啊,什么样的人都有。王爱生讽刺道。

小兄弟,你有什么看法?不妨说出来,咱们大家一起商量商量。高忠华礼貌的说道。

高副院长,他就一入赘的小白脸,除了吃软饭,没别的本事。王凯理都不带理陈阳的,又说了句,本来今天要来的是筱筱,但她临时有事,陈阳自己过来,纯粹是凑个数!大家不用管他!

陈阳莞尔一笑,并没有生气,而是问道:王凯,上次说的话还算数不?我要是能治好他,你给我多少钱的酬劳?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皆面露讥讽之色,真是想钱想疯了,连王主任和高副院长都没办法的病,你一个吃软的人能治好?简直是天方夜谭!

陈阳,谢筱筱还算有点本事,可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说这话,意思是比高副院长还要厉害了?王爱生贬低陈阳的同时,还要带上高忠华。

两个人一对比,众人只会更狠的嘲讽陈阳。

这你们就误会了!我陈阳只是个会吃软饭的小白脸,但是谢筱筱厉害啊,他教给我一套针法,兴许能治好病人呢?陈阳笑着说道。

王主任,上次的肿瘤病人您没忘吧?那可是您都不敢接的手术,却被谢筱筱给治好了,实不相瞒,她当时用的就是教给我的这套针法。

当然了,我不是说您医术差,没勇气,怕担责任,只是就事论事。

陈阳话锋一转,将矛头指向了王爱生。

众人捂嘴轻笑,这哪里是就事论事,分明就是一本正经的辱骂王爱生。

王爱生被戳到了痛处,顿时气急败坏,可当着高忠华的面,他不敢做的太过分。

毕竟上次肿瘤病人的事情,传到医院领导那里去,搞的他面子上很难堪。

反正我也没多少日子活了,干脆就让他试试吧,看看他从谢筱筱身上,究竟学到了多少东西。终于,躺在病床上的光头男人发话了。

宇少,还是等筱筱回来再说吧。王凯劝道。

光头男人摇了摇头,苦笑道:万一我等不到谢筱筱回来呢?

没什么!反正我该享受的都已经享受过了,就算真的死了,我也没有遗憾!

看看!你们看看!这思想!这觉悟!一般人能比得上吗?陈阳溜须拍马,凑到了光头男人身旁。

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你用五年的时间,享受了正常一辈子应该享受的,你不躺病床上才怪!

光头男人冲着王凯使了个眼神,王凯立即会意,说道:陈阳,你如果能治好宇少,这张卡里有五十万,全部归你!

话音落下,王凯又加了一句,但宇少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要承担全部责任!

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陈阳,人都虚弱成这副模样了,再出问题,那就是死了。

承担死亡的责任,这可不是小事,极大可能要把牢底坐穿啊。

好!陈阳言简意赅的答应,旋即搬了把椅子,坐在病床旁边。

陈阳拿出一卷银针,摊平放在桌上。

高忠华眉头紧锁,神色严肃,他握针,下针的手法极为老道,不可能是外行人。

眼神专注,心无杂念,动作行云流水,怎么可能是他们口中只会吃软饭的小白脸呢?

高忠华看人向来很准,他眼中的陈阳与他们眼中的陈阳不同。

陈阳,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要是万一出点什么事情,你这辈子就完了!王爱生戏谑道。

王主任,你遇见困难就推卸责任,甩锅,我都能理解,但这事儿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你废话怎么那么多呢?能不能把嘴给我闭上?陈阳怒怼道。

《极品赘婿》第十章求人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陈阳接连两次戳他的痛处,火气一下子就冲头了,什么叫我废话那么多,你知道宇少是谁吗?

宇少全名龚星宇,是华夏六翼银行集团老总的儿子,咱们江南地区的大总裁,要是他出了什么问题,你就算是把命搭上都不够!

小兄弟,这事儿得慎重啊。高忠华跟着劝道。

两位医生都开口了,再加上他们对陈阳的印象都停留在吃软饭上,一时间就更不信任陈阳了。

好啊,没完没了了是吧?经历了谢筱筱的事情之后,陈阳的脾气变得非常容易生气。

陈阳用手指着王爱生,那我就堵了这条命!我治好他,这五十万归我,你!王爱生!当着所有人的面,抽自己十个大嘴巴子!

我要是治不好,要杀要剐还是送警察局,随你们便!

要是谢筱筱在这里,我可能还会犹豫,像你这种半桶水的货色,我还会怕你吗?

王爱生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只要你能治好宇少,别说是十个大嘴巴子,就算是一百个,我也愿意!

话音落下,陈阳一句废话也懒得讲,双眼盯着龚星宇身上的穴位。

精门大开,阳气泄尽难就难在,病人只剩下半口气了,这个时候药补根本来不及。

唯有在他体内注入一缕内气,之后再通过食补,药补慢慢恢复。

到时候内气就会在病人的体内壮大,如同滚雪球一般,直到病人完全康复,内气则会消失。

呲!

一针会阴穴!

呲!

一针承扶穴!

呲!

一针中环穴!

呲!

又一针自环穴!

四针落毕,陈阳虎口内的内气消耗过半。

这四处穴位能帮助龚星宇锁精聚阳,算是完成了一半,之后,陈阳写下了一个药方,递给王凯,吩咐道:按照上面的剂量抓药,一日三次。

最重要的是,这半年都得禁欲!要是破戒一次,那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王凯看着手里的药方,半信半疑道:这样就好了?

陈阳,你糊弄谁呢?你以为你是华佗在世啊,唰唰唰几针就能把人给治好?王爱生嘲弄道。

陈阳笑而不语,扭头看向病床上的龚星宇。

身体好像恢复了一点儿力气。龚星宇只感觉体内有四股乱流,游走全身,非常的舒服。

他尝试着抬起右腿,惊讶的发现腿真的抬起来了。

紧接着,龚星宇又抬起左腿,将两条腿慢慢的放在床边,最后,不需要扶着任何人或者物,他全凭自己从床上站了起来。

我我能站起来了!龚星宇欣喜若狂,强烈的情绪波动,导致龚星宇连连咳嗽。

这只是初步治疗,要想完全康复,还有小半年的时间呢。陈阳提醒道。

神医啊!我去了那么多大医院都没能治好,没想到来平城市死马碰一下活马医,还真的成功了!龚星宇感慨道。

王凯也吃了一惊,但嘴上止不住的要贬低几句,这又不全是陈阳的功劳,真正的功臣是筱筱,我们可不能忘了,是筱筱教给他这套针法的。

众人纷纷点头,无形之中弱化了陈阳的存在感,将谢筱筱抬到了一个极高的位置。

这五十万,我就理所应得的收下了。陈阳嘿嘿一笑,从王凯手里拿走银行卡,随后扭头看着王爱生。

王主任,是不是该你兑现承诺了。

王爱生的脸变成了猪肝色,非常难看,他尴尬的笑着,脑袋飞速运转,思考着如何才能化解这尴尬的局面。

你刚才说的话,我们大家伙都听得清清楚楚,你总不能耍赖吧?陈阳刺激道。

王爱生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从知道谢筱筱治好了肿瘤病人的那一刻起,我就应该认识到谢筱筱的厉害,这次可真是吃了大亏!

王爱生看向高忠华,他是平城医院的副院长,他说的话分量十足。

由他出面调解,王爱生相信可以化解这局面。

王主任,动手吧。高忠华非但不帮他,反而催促他快点动手。

王爱生扭头看向其他人,却发现所有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在这一瞬间,他被孤立了。

啪!

王爱生欲哭无泪,只好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巴掌狠狠扇在自己脸上。

正式认识一下,我叫高忠华,平城医院的副院长,这是我的名片。高忠华说道。

陈阳。陈阳收下名片,不由得多观察了高忠华几眼。

刚才所有人都出言讥讽,不相信他的时候,陈阳却发现,这个高忠华却盯着他的手。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高忠华也是个中医高手。

叮叮叮!

就在这个时候,陈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谢筱筱打过来的。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陈阳一路小跑冲出王家。

喂,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电话留一个啊!龚星宇想要追出去,可他那虚弱的身子骨,怎么可能追得上陈阳。

宇少,他有什么好谢的啊,要谢咱就谢筱筱!王凯上前扶着龚星宇,劝说道。

此刻,陈阳回到车上,接通了谢筱筱的电话。

陈阳,你现在在哪儿,马上过来一趟!电话那头响起谢筱筱急促的声音。

谢筱筱,你当我陈阳是什么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陈阳的声音很冷,不带半点感情色彩。

陈阳,我知道之前说过的一些话,做过的一些事,对你的伤害很深,我不奢求能让你原谅我,但这件事情人命关天,你要是晚来一步,人就死了!谢筱筱急促的声音当中,隐约还带着一丝哭腔和祈求。

陈阳沉默良久,作为隐世陈家之人,觉醒虎口封印后,向来以救死扶伤为己任。

这也是为什么陈阳多次无条件帮谢筱筱医治病人。

但此时,陈阳犹豫了。

陈阳,算我求你了!谢筱筱的哭声越来越强烈,撕心裂肺,令人不忍。

要救谁?陈阳终究还是心软了。

苏明!谢筱筱回答道。

《极品赘婿》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极品赘婿》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