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沁沁)在线全文阅读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沁沁)在线全文阅读

2019-07-22 18:21:54来源:KX发布:沁沁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又名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沁沁)在线全文阅读,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是由作者沁沁写的一部现言小说,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宋蓁蓁小说)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沁沁)在线全文阅读最新章节。她与陌生男人一夜迷情,被老公婆婆扫地出门。五年后,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沁沁)在线全文阅读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第6章006她太大胆了

话音一落,宋蓁蓁的眉头一拧。

难不成她在机舱内救的老先生是眼前这个男人的爷爷?

还在她脑子发懵的时候,男人滚烫的气息从她脸部上方移开。随着啪的一声,病房的门被重重关上,将宋蓁蓁一个人关在病房里。

待男人离开之后,宋蓁蓁又开始挣扎,想要摆脱领带的束缚。

可是,她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打的结是什么结法,任她拼命挣脱一点儿用都没有。反而,她挣扎得太用力,手腕上已经有了乌青,自己越用力,自己的手腕更疼。

要不要那么无语!

宋蓁蓁一口老血都快吐出来,她明明是救人,却被人家孙子不分青红皂白地抓了起来。

忽然

宋蓁蓁想到还在机场的小希,身子猛地一怔。

小家伙还在机场等她,这么长时间看不到她,他肯定担心死了!

嗡嗡嗡宋蓁蓁口袋的手机震着。

刚才她和男人拉扯的时候还没觉得手机震,现在静下来才察觉到。

想着电话不是儿子就是好友陆湘打来的,宋蓁蓁很想接电话,但是她的手被绑住,完全没了办法。

谁能来救我!救命啊!宋蓁蓁只能扯着喉咙呼救。

门外的护士听到刚想进去看看,门口的莫寒却拦了下来:这是我们厉少要的病房,没有厉少的允许,谁都不能进去

一听厉少,护士会意离开。

在嘉城,谁都知道,得罪谁都别得罪厉家的人!

厉家,可不是她一个小护士能惹得起的!

厉少霆走到了老爷子的手术室外,脑海里不禁想起了刚才和他闹腾不停的小女人。

他见过不少美女,但是真正能让人眼前一亮,舒服的却很少,最重要的是眼前的女人让他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他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厉少霆的手指抵着唇,眉头紧蹙着,眸底闪过一丝嗜血的寒意。

在战略会议途中,他接到老爷子病发的消息,当他抵达现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满身是血的老爷子。

航班负责人告诉他,机舱内有位医生对老爷子进行了紧急的气胸穿刺术。老爷子的身体状况还不明朗。

这个女人在简陋的医疗环境下,敢做这样大胆的事情!

不管这个女人是谁,如果老爷子死在这个女人手里,那他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厉少霆的手紧紧握着拳头,眼底一片阴鸷

没过多久,厉家的人陆续来了。

来的分别是老爷子的二儿子厉正言,二EX蒋芸,以及他们的儿子厉少勋。

厉少勋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波澜,但是他的父母一脸焦急,似乎怕老爷子就这么撒手走了。

厉少霆眸色冰冷地看着这两个人,心里对他们着急的原因心知肚明。

在老爷子具体的遗产分配方案还不清楚前,应该没有人希望老爷子有任何闪失

手术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当手术进行中的红灯暗了下来,所有人都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手术门打开,医生刚走出来,蒋芸已经大步走到医生身边,心急如焚地问道:医生,我GG怎么样!告诉我们,他是不是没事!

医生摘掉脸上的医用口罩,有些疲累地说道:老先生气胸发作,还好急救很及时很到位,我们这边才能把老先生救回来了,不然那样的情况,老先生可能这会早不行了。接下来老先生静养一段时间,身体会逐步康复的。

医生的话,让所有人的心定了下来。

厉少霆挑高了眉峰,那个小女人的急救很及时很到位,她反倒成为了老爷子的救命恩人

老爷子浑身是血的样子,和急救成功的感觉相差甚远,他原以为那个小女人是故意受人指使杀老爷子,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把她救了起来。

老爷子被推到顶级的特护病房静养,厉正言和蒋芸想要表忠心,便急不可耐地去陪老爷子。

厉少霆回到那间绑着宋蓁蓁的病房。

厉少霆,人在里面。莫寒对厉少霆微微颔首。

很好

没有推门,厉少霆径自走了进去,就看见宋蓁蓁躺在病房上,一双小手仍旧被领带绑在床头,手腕上已经有明显的淤痕,在她雪白的肌肤看上去很是触目惊心。

伤更重了

看来,在他离开的时候,这个小女人还狠狠挣扎过一番。

宋蓁蓁听到脚步声,发丝凌乱地抬起小脸,倔强地望着他。

她比谁都清楚,她的气胸穿刺术很成功,所以她并不担心那位老先生的手术。

他的手术成功了。宋蓁蓁没有任何不确定,斩钉截铁地说道。

嗯。

厉少霆走到宋蓁蓁的身边,将宋蓁蓁的小手松开。

几乎同时,宋蓁蓁抬起小手,就果断地给了厉少霆一巴掌。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第7章007那一夜的男人

不算很响的一声,但是对厉少霆来说,却是人生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打。

女人,你敢打我!厉少霆侧脸,目光阴鸷地望向宋蓁蓁。

宋蓁蓁的手被绑的时间太久,血液流通不畅,所以宋蓁蓁已经很用力地打厉少霆一巴掌,但真的落在他脸上其实并不重。

面对男人的质问,宋蓁蓁扬起小脸,杏眸毫无畏惧地望向他:我打你又怎样!你把我当个玩具一样地这样绑着,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你知道我是谁厉少霆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敢这么和他对抗。他舔了舔唇,眼睑下的泪痣平添了几分造孽的气息。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宋蓁蓁揉着自己疼痛的手腕,视线微微低垂:你有钱,就该谁都认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啊!有钱人就是麻烦,不把人放在眼里,还怕死得要命!

厉少霆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粉嫩的两片唇瓣一张一合,润泽饱满。

她和市面上的女人不一样,那些女人恨不得像是八爪鱼一样地缠上自己,而她却似乎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看着她的小嘴儿,目光渐深。

宋蓁蓁突然发现两个人就她一个人在说话,眼前的男人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

这个男人的性格霸道狂妄,但是确实帅得有些人神共愤,被他就这么看着,宋蓁蓁莫名有些心慌,心跳的频率都跟着乱了节奏。

宋蓁蓁打了这男人一巴掌,也算泄了恨,她现在急着联系小希和陆湘,没心思跟眼前的男人多纠缠。

可是

宋蓁蓁的脚刚沾地,男人就已经站在她的面前,为了不撞上他的下腹,她下意识往后一仰,人又摔回病床上。

宋蓁蓁刚想问他要做什么妖的时候,厉少霆已经单腿压在她的双腿之上,将她禁锢在病床和他的胸膛之间。

欲擒故纵的手段就在我面前少用一些。你救了老爷子,说吧,你想要什么?

厉少霆阴鸷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的杏眸,像是要透过她的眼睛看到她的灵魂深处。

两人的距离极近。

男人身上的古龙香水味混杂着荷尔蒙的味道就这样萦绕在鼻端。

他的眼如鹰隼般锐利,宛若她什么衣服都没穿,让她有些心慌起来。

我没想欲擒故纵宋蓁蓁咽了咽口水,继续道:我救人也不是想要谁的报答。

收起你的疑心吧,我不认识你,我没想过要和你扯上什么关系!

宋蓁蓁的目光很澄澈,像是小鹿的眼睛,圆滚滚的泛着清澈的光芒。

厉少霆从宋蓁蓁的眼里找不出一丝说谎的痕迹

但是,如果她真的是在说谎,那这个女人的心计就藏得太深

厉少霆。

嗯?宋蓁蓁有些不明所以。

你救了老爷子一命,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可以来找我。厉少霆从宋蓁蓁的身上起来,将她从病床上拉了起来,给她一张名片。

知道了。

宋蓁蓁拿过名片,便慌不择路地从病房离开。

厉少霆

宋蓁蓁瞥了一眼名片。

刚刚她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下的时候,宋蓁蓁只觉得她和他肌肤抵着,不由让她联想到被陌生男人掠夺那一夜的感觉。

夜色迷离,暧昧的喘息声交织。

那一夜,那个男人不知餍足,化身成野狼,把她当做是弱小的猎物,无情地一次次撕裂。

可能是萧若雪给她喝的酒有问题,宋蓁蓁对那晚的男人一点印象都没有,所以才会天真地以为那个人是陆向恒。而,她与一个全然陌生的人,发生如此亲密的关系

那晚细碎的记忆,太过荒唐!

思绪渐渐回笼,宋蓁蓁不想再去回想那一夜的事情,也不想和这个霸道阴鸷的男人扯上什么关系,宋蓁蓁将这个男人给她的名片随手扔进垃圾桶里。

她说过,她救那位老先生不要报答,她就没想过要他为自己做什么。

宋蓁蓁甩了甩头,快步离开医院,一边走,一边给小希打电话。

电话响了一下,电话里就传来小希的声音。

妈咪,你去哪儿了?小家伙的声音有些哑,但更多的是能听出他的担心和着急。她至少失踪了三小时,小家伙那么在意她,不得急疯了啊!

宋蓁蓁好歹是儿子的妈咪,她不想在宋小希的面前大倒苦水。

小希,妈咪刚才有点事情去办。宋蓁蓁斟酌了一下,说道:办得太入神了,忘了和小希说一声。对了,你现在在哪儿?

我和干妈还在机场。

小希,你和你干妈说一声,我现在就过来机场,你们等我。宋蓁蓁说完,拦手招了一辆计程车,火急火燎地回了机场。

果不其然,在候机大厅,看见了陆湘和小希的身影。

小家伙一见到宋蓁蓁,快步跑到她的面前,抱住她的大腿,大眼水汪汪地说道:妈咪,我都在机场里播过广播找你了。你要是再不接我电话,我真的以为你丢了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第8章008我以为你丢了

你播广播找我?宋蓁蓁的额头滑下三根黑线。

人家一般是大人找小孩,刚才乘客听到航站楼寻人广播的大概笑疯了吧!

宋蓁蓁,你到底办什么事情,会把小希留在机场里。陆湘皱着小脸,问道:还好小希聪明,和我接到头,不然就算你不疯,我也得急疯了!

陆湘并不是真想指责好友,只是今天的宋蓁蓁一点儿不像平日的她。平日的她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但是做起事很靠谱,绝不会出像今天这样的失误。

宋蓁蓁撒娇似的抱住陆湘,甜甜地笑了笑:陆湘别生气啊!知道你对我和小希最好啦!

陆湘见宋蓁蓁能回来,气儿已经消掉一半了,见她这么死皮赖脸地讨好,心里顿时就软了:宋蓁蓁,就你嘴甜!只是,以后没有下次了!

是,陆检察官!

就在两人说着话,小希眼尖地看到什么,踮起脚抓住宋蓁蓁的手。

妈咪,你的手受伤了!小家伙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宋蓁蓁的手腕,不是询问,而是心疼地陈述一个事实。

陆湘起初没注意到,被小希这么一说,果然她看见宋蓁蓁的手腕,虽然没有血往外冒,可是还是能看得出手腕因为被束缚太久才会造成这样明显的瘀青。

蓁蓁,怎么会的?

宋蓁蓁不想让陆湘和小家伙担心,心里下意识地还想能瞒则瞒。

可是,下一秒

陆湘瞥向宋蓁蓁的手腕,淡淡地开口道:宋蓁蓁,你是伤情鉴定的专家,但我也不是小白,你确定要瞎掰瞒我?

宋蓁蓁心虚地撇了撇小嘴儿。

陆湘是检察系统为数不多的女检察官,她代表检察院起诉的案件胜诉率远远超过一般的男性检察官,再加上陆湘长得高贵冷艳,所以在检察系统内一直有冰山美人的称号。

宋蓁蓁在心里默叹,她当然知道自己很难瞒过陆湘,她纯粹是抱着侥幸心理,没想到陆大美人认真得很,一点儿不会睁一只闭一只眼。

好吧

在陆湘和小家伙的注视下,宋蓁蓁只能硬着头皮,把自己被那个男人掠走的经过简要说了一遍。

宋蓁蓁陆湘的眉头微微紧蹙起来。

他是不是很过分?宋蓁蓁用力地点了点脑袋,期待陆湘将那男人骂得狗血淋头。

但是

陆湘却是一脸严肃地盯着她。

陆湘,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宋蓁蓁,你是法医,不是医生。陆湘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一脸严肃地说道:还好那位老先生被医治成功,不然他要是有意外,从法律程序追究你,谁都保不了你。

陆湘说的,宋蓁蓁当然知道。

所以,当第一遍客舱内播报广播的时候,她并没有起来去急救。

直到广播里播到第二遍的时候,宋蓁蓁才确定去救的。她虽然对救人有信心,但正如陆湘说的那样,她现在的身份是法医而不是医生。

成功的话或许没人追究她,但是倘若失败,她会身败名裂,在医学界再无立足的机会。

陆湘,我知道你为我好。我的身份不该出手。宋蓁蓁的杏眸一闪,洁白的贝齿狠狠咬了一下嘴唇:但是,在人命面前,我做不到漠视。那个时候,我没想过失败的后果是怎么样的,我满脑子只想着要救活他。

陆湘的目光瞥了宋蓁蓁一眼。

她的杏眸内的光芒微微晃动,但是她的目光里充满倔强。

陆湘看得出,即使自己说的后果会很严重,但是恐怕再有重新来过一次的机会,自己的这个好友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这么做。

宋蓁蓁,我真是快被你打败了陆湘抿了抿唇,但是心中却为有这样的朋友感到骄傲。

陆湘,我们走吧!宋蓁蓁眨了眨眼。

从机场离开,陆湘开车载着宋蓁蓁和宋小希回家。

在车内,小家伙看着宋蓁蓁手腕有些破皮的地方,包子脸心疼地快皱起来了,小嘴凑近宋蓁蓁的手腕,呼气道:妈咪,你疼不疼?

宋蓁蓁能感觉到暖暖的气息划过她的手腕,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她的小希从小就懂事听话,就像个暖暖的小天使,现在他认真地给她呼呼,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丝满足的笑容:小希,有你的呼呼,妈咪不疼了。

宋蓁蓁这么说,小家伙就呼得更认真了。

陆湘看着眼前的小奶包,不禁有些眼红。这哪里是儿子哄妈咪,这甜得就像男朋友哄女朋友。看到这里,陆湘只觉得眼前这真是别人家的儿子,小家伙的宠妈力绝对MAX!

回了家,陆湘原先想帮宋蓁蓁处理伤口来着,可她刚找出药箱,就被小家伙一把接过:干妈,你把药箱给我吧!我要给妈咪上药!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第9章009新来的法医

从机场一路回来,陆湘开始习惯小家伙对宋蓁蓁百分百的照顾,就将手中的药箱递给小家伙。

小家伙在药箱里捣鼓了一下,找出消肿的药膏,涂抹在宋蓁蓁的手腕上。宋蓁蓁标准地葛优躺,美滋滋地享受着儿子贴心的照顾,看着自家浓密的睫毛轻轻晃动着,动作小心翼翼的,杏眸笑得都眯起来了。

陆湘喝水的时候,看到这一幕,觉得宋蓁蓁真的笑得很欠扁。

宋蓁蓁和小家伙旅途劳累,处理完手腕上的伤之后,就回房间睡觉。

一夜。

第二天清晨,宋蓁蓁的时差还没完全倒回来,人跟着有点昏昏沉沉,睡不醒。

小希爬到宋蓁蓁的床上,小嗓子脆生生地说道:妈咪,我已经准备好早餐,可以起床喽!今天可是你第一天去法医部报道,不能迟到的。

在Y国的时候,宋蓁蓁就很少设定闹钟,每天早上都是儿子给她做好早餐,然后贴心地叫她起床。当下宋蓁蓁听到儿子的叫醒服务,嘴角微微一勾,把小家伙软绵绵的身子抱在怀里,在他的包子脸上吧唧了一口。

早安

妈咪,早安。

宋蓁蓁洗漱完毕,就看见陆湘已经换上了黑白色的职业套装,坐在餐厅。

陆湘,早!

陆湘喝了一口黑咖啡,略有些鄙夷地看向宋蓁蓁:宋蓁蓁,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真不相信是小希每天给你做的早餐!你在Y国做法医的时候,就是每天这么折磨我干儿子吗?

宋蓁蓁咬了一口烤好的吐司,眯起杏眸笑了笑:什么折磨?让小希每天吃我做的早餐,那才是对他的折磨!

坐在宋蓁蓁身边的宋小希,附和地点了点头:干妈,妈咪做的菜,是黑色的,硬吃下去就像下地狱小家伙好像说到自己的痛处似的,包子脸皱得出了很多个小细褶。

宋蓁蓁耸了耸肩:陆湘,你也看到了

宋蓁蓁,你儿子真的很厉害。陆湘由衷地夸奖道

那是宋蓁蓁撩了撩自己的刘海,笑眯眯地说道:陆湘,你也不看看这儿子是谁生的!

可是陆湘故意停顿了很久,才继续说道:他一点儿都不像你!

你你宋蓁蓁指向陆湘,有些气得结巴:陆湘,哪儿有你这样的干嘛总是损我啊?损人又不利己啊!

陆湘见宋蓁蓁炸毛了,双手抵在下巴对她微微一笑:宋法医,你确定现在不走吗?不走的话,那你今天就等着迟到吧!

今天毕竟是宋蓁蓁第一天到法医部报到的日子,她连忙叼了一块吐司,跑到玄关处换鞋,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小希,在家里乖乖的,等妈咪和干妈下班哦!

小家伙对着宋蓁蓁和陆湘挥了挥手:妈咪,你不用担心我的!

哦,哦宋蓁蓁点了点头。

嘉城的法证大楼与检察院大楼的位置相挨着,只是楼与楼的不同,宋蓁蓁跟着陆湘的车来到了法证大楼前。

下车前,陆湘问:宋法医,感觉怎么样?

宋蓁蓁与陆湘相视一笑:陆检察官,我很好。

与陆湘告别之后,宋蓁蓁便径自按照报道地点,到了法医部的7层。

宋蓁蓁今年只有二十七岁,在嘉城的时候她念的是临床医学,去了Y国之后,凭着天赋和刻苦,宋蓁蓁在短短两年时间她就完成了法医专业的所有学习,也在Y国的警署里配合当地的警察破了许多形形色色的案件。

走到办公室门口,宋蓁蓁叩了叩门:你好,有没有人?

进来

宋蓁蓁推门走了进去,朝法医部的办公地打量过去。

一进入法医部,就能明显地感觉到里面的温度要比楼道内的要冷上许多。因为工作中总是要与暗红色的血液打交道,法医工作的地方大多使用冷色光源,所以一进去就给人感觉阴森冰冷的感觉。

你是一个虎头虎脑,穿着白大褂男人望着宋蓁蓁,不禁问道。

我是新来的法医督察。宋蓁蓁对她眯眼笑了笑:你好,我叫宋蓁蓁。

你就是法医督察?见到宋蓁蓁,他明显的一脸不信。

宋蓁蓁抿了抿唇,知道自己年纪轻,看着更像是新来报道的实习生,一点儿都不像法医督察。宋蓁蓁从口袋里掏出重案系统颁发的工作证,递到男人的面前:没骗你,如假包换。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第10章010第一起案件

直到看见宋蓁蓁的工作证,男人才恍然过来。

头儿男人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叫杨大虎,大家喜欢叫我大虎。我们部门内还有一名正式法医,一名实习法医,他们现在人在停尸房。我叫他们出来。

没过多久,大虎把其他两名法医部的成员叫了过来。

一个娃娃脸的女孩是正式法医叫陈晓菲,实习法医是个很腼腆的男孩叫莫时分。这两个人初见到宋蓁蓁的时候,反应都和杨大虎如出一辙,都不敢相信眼前如花似玉的小女人就是重案组新引进的法医专家,他们以后的头儿。

头儿好。

头儿好

宋蓁蓁用一上午的时间和新同事一一认识,也看了一些近期处理的案子,对法医部有个大致的了解。

到了中午,B组整组人去大院食堂用餐,一到食堂就能明显感觉到男多女少。

当宋蓁蓁扎着清爽的马尾,穿着白大褂来到食堂的时候,顿时吸引了一大票目光。

从排队开始,宋蓁蓁就一直觉得自己被盯着看,看得她浑身起鸡皮疙瘩。

好不容易点完餐,宋蓁蓁和杨大虎他们坐在一起,忍不住问道:问你们个问题他们为什么都盯着我看?我很奇怪吗?

杨大虎咬了一口手中的鸡腿,笑道:头儿,你是不知道,咱们这重案组向来是狼多肉少。头儿你这么水灵娇嫩的,他们当然得用饿狼的眼光看着你

这样啊。宋蓁蓁点了点头,心想这也太夸张吧!

现在的宋蓁蓁,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有了儿子。

什么情啊,爱啊,她统统都不想要。

五年前的背叛,虽然已经不会再像当初那般撕心裂肺,但是愈合后的伤疤还在,她不会再轻易相信所谓的爱情,所谓的日久生情。

就在宋蓁蓁想得出神的时候,陈晓菲的手机响了起来。

陈晓菲接完电话之后,脸色凝重地望向宋蓁蓁,缓缓地说道:头儿,警局这边来消息,有人猝死,怀疑毒杀,让我们去趟医院。

宋蓁蓁第一天报到,没想过案子会来得那么急,她放下筷子,当机立断地说道:晓菲,时分和我去一趟医院,其他人留在组里。

是,头儿

好好的一顿午餐,因为一桩案子,只能不欢而散。

莫时分拿着尸检用的一些常规仪器,陈晓菲开着法医部的车,三人一同前往医院。

到了事发的医院,宋蓁蓁微微拧眉,这家医院不就是她被那个恶魔绑来的医院嘛!

一想到那个男人把她当做玩物一样,将她的手绑在床头,而她像只困兽挣扎无门的时候,宋蓁蓁就不由恨得牙痒痒。

头儿,到了

嗯。听到陈晓菲的声音,宋蓁蓁的思绪才收笼过来。

不过,她心里想着,那个霸道嗜血的男人,自己最好永远别再碰到他!

医院门口有警员带着宋蓁蓁他们走到医院的停尸房,人儿还没走到停尸房,就听见一个妇人失去理智地哭喊着:我们家陶陶不可能猝死的!她的身体一直很好,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昏过去的!肯定是有人杀她的!你们一定要帮她找出杀人的真凶啊!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