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素面妖娆)在线全文阅读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素面妖娆)在线全文阅读

2019-07-22 18:27:38来源:KX发布:素面妖娆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又名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素面妖娆)在线全文阅读,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是由作者素面妖娆写的一部现言小说,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聂慎霆小说)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素面妖娆)在线全文阅读最新章节。一次乌龙的送套事件,连姝成了聂慎霆心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素面妖娆)在线全文阅读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第006章装十三,谁不会?

她慢慢的抬起头来,神色从容的打招呼:陆二小姐,恭喜。

陆明珠审视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女。

长得很漂亮,但浑身上下没有一件名牌,都是些仿货,不像是哪家的贵女。

不由撇了撇嘴。

谢谢。她矜持的点头,你还没告诉我,你是?

连姝。

陆明珠点头,你是哪家的亲戚吗?

今天的订婚仪式,除了聂陆两家,还有云城四大家族的其中两家,以及一些颇有名望的上流人士,名人商贾。

连姝淡淡一笑:我陪朋友来的。

哦,这样啊。陆明珠似有所思。

难怪这么面生,她就说嘛,云城的千金名媛没有她不认识的,想来,只是哪家的某个上不了台面的亲戚,过来混吃混喝打秋风的吧。

这么想着,她不由得鄙夷的扫了一眼连姝面前那已经被消灭了一半的食物。

不过,作为主人,还是要摆出一副大方的样子的。

于是她非常亲切,非常大度的说道:来的都是客,不如一起吃东西吧?

连姝迟疑了一下,好。

陆明珠一在这里坐下来,立马便有其他的千金跟了过来。

她们一边吃,一边兴致勃勃的聊着,丝毫也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说法。

连姝只好把盘子放下,装出饶有兴致的样子听她们聊天。

她们的话题天马行空,几乎是想到哪里就聊到哪里,国外常春藤名校,渡假圣地,各种名牌包包,衣服,香水,顶级男模

然后又从谁家千金养了名字很长的名犬,谁家千金养了一匹马驹之类的动物话题转换到食物话题。

一个涂了血盆大口的女人说:XX餐厅空运了一些法国松露来,我昨天才去吃过,很不错。

真的么?那我明天就让我男朋友带我去吃。

我听说YY餐厅的黑鲔鱼也不错。

真的么?改天我们一起去吃。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吃神户牛肉。

许是连姝太过安静,身为主人的陆二小姐便把话题拉到了她的身上:你叫?

连姝。连姝很是善解人意的重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对,连小姐。陆明珠抱歉的笑了笑,看我这记性。

然后一副深感兴趣的样子,道:连小姐平时喜欢吃什么呢?

连姝笑了笑,我没有特别喜欢吃的,平时就随便吃。

我看连小姐刚才吃了不少东西,想必是对美食很有研究,不要藏私嘛。陆明珠笑得很温婉。

这样啊。连姝摸了摸脖子,有点苦恼,我觉得统一的老坛酸菜方便面挺好吃的,酸菜味道正宗,其他家都比不上,康师傅的更是不值一提。而且我觉得泡面煮的比泡的好吃,煮的时候下个鸡蛋,最好是两个,一个弄碎了溶在面汤里,一个卧成荷包蛋,快起锅的时候才加调味料,也别加多,一点点提味就好,加点盐巴加点酱油,特别好吃。哦对了,还有臭豆腐。

她兴奋的道:湖南长沙的臭豆腐特别有味道,听过那段促销叫卖词吗?好消息,好消息,正宗长沙火宫殿臭豆腐,我们的臭豆腐是从长沙空运而来。毛主席亲笔提词的长沙火宫殿臭豆腐,是湖南省人民政府招待外宾的金牌小吃。

死神来了一般的肃静。千金小姐们目瞪口呆。

其中那个刚刚还说去吃了空运来的法国松露的女人,更是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

卡座后面,秦之问一口盐汽水喷了出来。

这确定是那朵奇葩尤物说出来的?他震惊的瞪圆了眼睛,有种自插双耳的冲动。

聂慎霆低着头,非常镇定的自用自餐。

卡座前面,千金们费了老鼻子劲,终于缓过来。

陆二小姐捂了捂一颗受到冲击的心,尴尬道:连小姐好特别的喜好。

连姝热络道:臭豆腐很好吃的,改天我买点给陆二小姐你尝尝?

陆明珠避之不及:还是不要了。连小姐就留着自己用吧。

说着,眸中的鄙夷嫌弃不屑之色更加浓烈了起来。

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这种人怎么也混进来了?

正腹诽间,连姝已放下手里的餐盘,遗憾的叹了口气,道:可惜,这样的美味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平常轻易吃不到。你们方才说的那些,平日里我吃得还是比较多一点。不过,我若想吃松露会飞法国或者意大利,法国的黑松露不错,意大利的白松露也还可以。黑鲔鱼我不吃的,神户牛肉也只有去日本的时候会勉为其难吃一下,不过我倒是挺喜欢吃鱼子酱的,要最新鲜的鱼子酱,并且要是粒粒饱满无损的,然后不加任何调味料或其他食物,用冰镇过的玻璃碗盛着,然后用象牙勺子一勺一勺地吃,那叫一个人间美味。

现场再次死一般的肃静。

卡座后面,秦之问一脸的意外,他甚至怀疑,说这段话的人,跟刚才吆喝着卖长沙臭豆腐的,是同一个人吗?

聂慎霆低着头,依然秉着食不言的用餐原则。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到他唇角压抑得很辛苦的笑意,以及双肩微微的耸动。

连姝微微一笑,优雅的用餐巾拭了拭唇角: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然后,她踩着高跟鞋,袅袅婷婷的走了。

哼,装一逼,谁不会?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她径直扬长而去,留下一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

连姝从酒店出来,天色已经很晚了。

她打了辆出租车,回芳园里。

芳园里是她住的地方,名字很好听,实际却是个龙蛇混杂的贫民窟。

车子不疾不徐的在马路上奔驰,窗外一掠而过的路灯发出昏黄的光线,投进车厢里,明明灭灭,有种朦胧的美。

她安静的坐在后座,眸光如一汪埋藏了千年的深潭。

出租车司机不停的从后视镜里看她,这女孩从上车起就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这都快四十分钟了,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个完美的雕塑娃娃。

终于,到地方了。

连姝付了车资,下车,慢慢的朝巷子里走进去。

她和奶奶租的房子在巷子的尽头,这两天巷子里的路灯坏了,里面嘿睃睃的,胆子小的人还真不敢一个人走。

但是连姝不怕,她已经习惯了。

她的高跟鞋踩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叩击地面的声音。

忽然,一道劲风从后面袭来。

她顿时一惊,本能的一个回肘,对方的身手却比她敏捷了许多。

她的肘击还没碰到对方,身子已一个旋转,被人强行摁着贴在了巷墙上。

淡淡的古龙水味道钻入鼻中,黑暗中,她听到了一道极为熟悉的轻笑。

男人温热的呼吸拂在耳际,痒痒的,像是有小虫子在爬啊爬。

想吃黑松露去法国?想吃白松露去意大利?嗯?

又是他!连姝咬牙切齿。

男人继续轻笑:想吃神户牛肉去日本?喜欢吃冰镇的新鲜的鱼子酱。然后语气停顿了一下,变得无比轻佻:就你?住芳园里的人?

她恼羞成怒:关你什么事?

她挣扎了一下,没挣脱得了。

他的力气很大,她的两只手被他死死的摁在墙面上,丝毫也动弹不得。

她伸出一条腿去踢他,却被他用膝盖紧紧的顶着,完全施展不开。

耳旁,男人声线清冷:告诉我,为什么用象牙香水?为什么去西山墓园?为什么去订婚现场?

他步步紧逼,仿佛在逼问一个天大的秘密。

连姝吃惊:你跟踪我?

男人不答,紧紧的盯着她:回答我的问题。

连姝扬起下巴,盯着那双在黑夜里闪闪发光的眸子,骄傲的,冷冷的,咬牙切齿的重复:关你什么事?

不回答吗?男人轻笑,那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他微微低下头,菲薄好看的嘴唇贴着她小巧的耳垂,似乎是不经意的摩擦了一下,又似乎是故意的,然后,他一字一句的,声音清冷如刀:为什么杀人?

轰的一声,仿佛有炸弹在耳旁爆炸。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第007章小野猫,明晚见

连姝脸上的血色瞬间尽失,身子下意识的紧绷。

你,你在说什么,我,我听不懂

她结结巴巴的说着,再也不复方才的傲娇和从容。

聂慎霆察觉到了她的紧张,不由再度轻笑一声。

怎么,不想承认吗?那么,要不要我来帮你回忆一下?他看着她的眼睛,修长而又冰凉的手指温柔的,缓慢的抚摸着她脸上的轮廓,声音不疾不徐:黑色的夜,狭窄的小巷,喝醉的男人,蒙面的少女,锋利的匕首。噗,致命的利器插入了醉汉的小腹,粘稠的鲜血流了一地

连姝闭了闭眼:别说了。

在他的抚摸下,她娇小的身子有轻微的颤抖。

他知道,小姑娘害怕了。

她毕竟是一个才20岁的女孩子,杀人这种事,是不能回忆的。

夜色中,他的眸子亮晶晶的,怎么?想起来了?

连姝深吸一口气,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人是我杀的?

她当时蒙着脸,谁能证明那就是她?

聂慎霆似乎有些意外她的垂死挣扎,不过,这更为有趣,不是吗?

他修长的手指停留在了她柔软而又冰凉的红唇上,沿着那饱满的唇线摩挲,忽然有种想要把这两瓣诱人的朱唇狠狠的含在嘴里的冲动。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菲薄的唇轻轻的掠过她的,他在她的耳边轻笑一声。

要证据是吗?巧了,我当时身上正好带着手机,遇到这么刺激的一幕,自然是要把它拍下来了。啊,对了,我的手机拍照带有夜光功能,即便是在漆黑的夜里,也能把人拍得美美的。你说,我如果把手机送交警方,警方会不会根据你露出的蛛丝马迹,把怀疑的目光放到你的身上来呢?

连姝紧绷的身体,忽然间就泄了气。

你想怎样?她有气无力的道。

小姑娘这么不禁吓。聂慎霆有些好笑。夜色中,他深邃的眸子宛如捕捉到了肥美的猎物一般闪闪发光。

我想怎样?他重复着她的话,修长的手指已经来到了她的后背。

然后,停在了那里,隔着轻薄的礼服。

连姝痛得眼泪都快飚出来了。卧槽,好想剁掉他的爪子!

灼热的呼吸里,男人的声音磁性而又沙哑:宝贝儿,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真的很诱人?

所以呢?连姝忽然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果然,男人慢条斯理的道:明天晚上八点,盛唐国际,3808房间,我等你。

然后,他松开了她。

连姝一得到自由,立马一脚踹了过去,诅咒道:去死!

聂慎霆早料到她这动作,不由轻笑一声,敏捷的躲开了去。

小野猫,明晚见。

说完,他笑眯眯的后退几步,颀长挺拔的身影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里。

见你妈个头!连姝气得满脸通红,偏偏又拿他无可奈何。

最后,狠狠的踢了一脚墙,当做发泄心中的怒气。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不能跟混蛋一般见识!

她努力的说服自己,不停的吸气,再吸气,终于,情绪慢慢的平复。

然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她转身,快步朝家里走去。

怕惊醒奶奶,开门进小院的时候,她刻意放慢了脚步。

等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立马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杨小帅,手头有没有空着的房子?离芳园里远一点的,我要马上搬家。

电话那头杨小帅有些惊讶:小梳子,发生什么事了?

连姝言简意赅:躲仇家。

这样啊,杨小帅释然,干他们这一行的,搬家是常事。

于是想了想,道,连夜搬吗?

连夜搬。

恐怕不行,时间太仓促。最迟也要明天了。

行,明天就明天。

打完电话,连姝将手机丢到一旁,身子倒栽葱一样倒在了床上,愣愣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那男人到底是什么路子?他为什么死盯着她?

象牙香水。西山墓园。订婚现场。

她霍地坐起来。他是谁?他为什么会把这些看似毫不关联的细节串到一起?

这一刻,她忽然有种被人窥视的毛骨悚然。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第008章爷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想到有人就躲在暗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等,那个男人的脸,为什么她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头疼得要命。她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这一夜,又在半梦半醒之间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杨小帅来了电话,说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房子,在南城,离这儿差着大半个云城的距离。

要的就是越远越好。连姝二话不说,立马就带着连老太太搬家了。

对于自己住了好几年的房子,老太太依依不舍:小姝,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搬家呀?

连姝安慰她:奶奶,我已经联系好了专家,给您做白内障的手术,但那医院离咱们这儿很远,来回一趟很不方便,所以我让杨小帅帮我在医院附近找了房子,咱们搬到那儿去住,这样我照顾起您来也方便。

老太太叹气:都这把岁数了,还做什么手术啊?看不见就看不见吧,没得连累你,花那么多钱。

连姝的鼻子酸酸的,奶奶并不知道自己不是她的亲孙女。

奶奶,钱花完了咱再挣,我现在找了个正经工作,每个月都能拿好几千块钱呢,您别担心钱,只要放宽心把眼睛治好就行了。

老太太摸索着抚摸上她的脸:孩子,苦了你了。

连姝心头发涩,没事的,奶奶,我不苦。只要奶奶好好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这时杨小帅把东西都搬上了卡车,跑了过来道:奶奶,小梳子,该走了。

躲仇家嘛,兵贵神速,唠嗑啥时候不行?

走,奶奶,咱们上车。

连姝和杨小帅扶着老太太一同上了车,车子很快开走。

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看这个自己住过的地方,眼睛有些许的湿润。

杨小帅问:小梳子,是不是舍不得?

连姝喃喃道:是啊,毕竟住了三年。

车子绝尘而去,很快将芳园里的一切抛在了后面。

她的新家在南城的桂花巷。

之所以叫桂花巷,是因为这条巷子的出口处种着几棵四季桂,四季开花,一年到头,整条巷子里都花影扶疏,暗香盈袖,连空气都是香香甜甜的,好闻极了。

连姝很快喜欢上了这里。

一顿忙活,终于把新家安置好了。

看着窗明几净的新家,连姝一拍手,松口气:好了,大功告成。

杨小帅清秀的脸上几分惆怅:就是离得远了点,以后想过来看你们一趟还得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要不,小梳子,我也搬过来吧?

连姝笑笑:好啊,你搬过来大家也相互有个照应。

她私心的想:以后她要出去办自己的事,他也可以帮着她照顾一下老太太。

杨小帅听她同意,顿时高兴不已:那好,我明天就搬过来。

他反正是一个人,也没什么东西,好搬得很。

连老太太也很高兴,她一直把杨小帅当做亲孙子看待来着。

小帅啊,今天辛苦你了,这都饭点了,留下来一起吃中午饭吧。让小姝做几个菜。

她做菜?连姝僵了僵。

还是外卖吧,她尴尬的道:我今天有点累了,懒得做饭。

也是哦,杨小帅窃笑:再说你那手艺也拿不出手。

滚。连姝一脚踹了过去。

吃完中饭,杨小帅回了自己家。

连姝扶老太太上床午睡,自己又把家里该洗的洗,该刷的刷了一遍,然后有点累了,就躺床上休息去了。

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时候,她还在迷迷糊糊。

随手抄起放在床头的手机,她慵懒道:喂?

电话那头是一把磁性好听的声音:到哪儿了?

真是如雷贯耳。连姝倏地翻身而起,睡意瞬间全无。

这混蛋是怎么知道她的手机号码的?她记得自己并没有告诉过他啊?

再抬眼望向窗外,窗外已是华灯初上。

居然,这么快就到晚上了吗?

脑子飞快的思考,然后,她握着手机,一本正经的道:对不起,你打错了。

说完,毫不迟疑的划了红色键。

被挂了电话的某人,倒也不恼,只是唇角一弯,抿出一道似笑非笑的弧度。

小丫头,装傻充愣是吗?爷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他低低的轻笑一声,修长灵活的手指在手机上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

发送完短信,他将手机撂到一边,起身走到酒柜前,取了瓶红酒,启开木塞,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他端着那杯红色的液体,走到偌大的落地窗前,从三十八楼的高处俯瞰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俊美无双的面容上隐隐浮现出一抹笑意来。

不可否认,此刻他的心情万分的愉悦。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心理,从昨晚离开芳园里的之后,他就已经在期待着今晚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一整天都魂不守舍,心神不宁的等待着某一刻的到来。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他的小姑娘,会让他失望吗?

连姝挂了电话后,心想,他若再打来,她就关机。

结果,他并没有继续纠缠,这倒让她颇为意外。

刚松了口气,手机滴滴两声,提示短信息进来。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了查看。

来自刚才的那个号码,只有短短的五个字:月黑风高夜。

卧槽!竟然这么赤果果的威胁她!连姝气懵,瞬间暴走。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啊啊啊啊啊。这个混蛋。该死的老流氓!

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今晚这一去,一定就是羊入虎口,准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可是那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疙瘩啊?怎么就给她死扛上了?

在屋子里暴走了一圈,她终于平静下来,开始化妆,换衣服。

给连老太太叫了外卖,然后,她挎着包,出了门。

走出巷子的那一刻,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中浮动的桂花巷,破釜沉舟一般的,拦出租车。

盛唐国际酒店,3808号总统套房。

连姝到的时候,时针不早不晚,刚好到晚上8点。

直到下了车,她才发现,原来盛唐国际离她住的地方这么近。

妈的,搬家搬到枪口上来了。

盛唐国际,3808,又是这个鬼地方。

她站在门口犹豫着,直到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你打算在门口蘑菇多久?

连姝惊讶地抬起头,去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

在门口的侧上方有一个摄像头,摄像头边上有一个小小的扬声器。

所以他是从摄像头里面看到了她?她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这个肉,吃,还是不吃呢?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第009章睡完了,一笔勾销

你还不进来?随着话音,那门,也慢慢地打开了一点点。

都到了这样的地步了,连姝就算再怎么忐忑,也只能进去了。

毕竟,她也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这么失了自己的气势。

不就是男女之间的那档子事么?有什么好怕的?

这么想着,她给自己壮了壮胆,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聂慎霆端着一杯酒,慵懒的坐在沙发里,意味深长的看她。

在监控里面看都不太清楚,当她走到他面前的时候,聂慎霆倒是很想皱眉了。

在他的印象中,连姝是一个漂亮,干净,看起来如同扶桑花一样美丽的女子。

但是,面前这个浓妆艳抹到完全看不出来原本五官的奇怪女人,到底是谁啊!

这是同一个人?

啧啧,女人果然是神奇的物种啊!

聂慎霆这样想着,就忍不住再次凑过去,上下仔细地将连姝给打量了一番。

的确是,完全看不出还是一个人的样子。

聂慎霆想要吐槽她的打扮,却一下不知道应该从何开口,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你去先洗个脸吧。

连姝其实是故意打扮成这样的。

她做足了心里准备,好不容易才出现在这里,但是,真的要这样献身给一个男人,她还是觉得自己其实没办法接受啊,于是想了半天,最后只能是画了个浓妆,用脸上那些厚厚的脂粉,作为最后的抵抗吧。

可是连姝也没有想到,她一进门,聂慎霆就要求让她去洗脸。

洗掉

这样的让自己心安的唯一的伪装,也要离开自己了么?

连姝犹豫了一下,咬咬牙说:你想怎样?

他想怎样?聂慎霆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既然已经成了年,我以为你应该会明白我的意思。否则你也不会来了,不是吗?

连姝鄙夷的看他:陪你睡一觉,是吗?睡完了那事儿就一笔勾销?

她倒说得直白!聂慎霆不禁莞尔。

他将手里的酒杯放到一旁,身手揽过少女纤细的腰肢,菲薄的唇轻轻在她耳边吐出:不是睡一觉,是睡一晚。一晚可以有很多次,不是吗?

连姝听懂了他的潜台词,唰的一下,一张俏脸顿时红透了天。

去吧,聂慎霆笑眯眯的拍了拍她挺翘的臀部,先把脸上的脏东西洗干净。

连姝很郁闷的去了洗手间,洗脸,卸妆。

可是她又不甘心就这么把自己献出去,所以她在里面蘑菇了很久。

直到聂慎霆不耐烦的在外面道:你掉马桶里了吗?

你才掉马桶里。你全家都掉马桶里了。她恨恨的,出来了。

卸完妆的连姝,一下就变回了聂慎霆脑海中那朵挥之不去的扶桑花。

她局促的站在浴室门口,双手紧紧地揪着衣服的下摆,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

毕竟是第一次,总是有些难为情的。

聂慎霆坐在床沿,双手摊开放在床沿,深邃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距离这么一贴近,他就感觉到了连姝身上那种清澈的香味。

Ivoire。

这个香味异常地干净,充满了诱惑力。

他的目光仿佛带着穿透力,即便穿着衣服,连姝都感觉自己无所遁形。

她被他看得非常地不好意思。

她后退了一点点,下意识地想要逃离。

你躲什么??聂慎霆笑了起来,怎么,害怕了?

谁,谁害怕了?连姝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他朝她勾勾手,那你还不过来?

连姝挺了挺胸,目不斜视的走过去。

她强迫自己不能在这个可恶的男人面前露出自己软弱而胆怯的一面。

可是身体还是忍不住有些微微颤抖。

聂慎霆挑眉:杀人都不怕,还怕这个?

连姝被激怒了,她一咬牙,一跺脚,然后,她豁出去了一样,义无返顾的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

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钻进了被窝里,一把将被子蒙过头。

聂慎霆哈哈大笑。

他去扯她的被子:你在害羞?

连姝懒得理他。

她紧紧地抿着自己的嘴唇,不搭腔。

聂慎霆也知她紧张,但就是忍不住要逗弄。

她越是紧张,他就越是逗弄。

她那种小心翼翼地颤抖样子,还非要努力忍住的表情,就足够让他觉得小腹仿佛升起了一团火焰。

他忍不住了,终于覆身过去,吻住了她

连姝感觉自己仿佛被分成了两半。一半随着聂慎霆的每一个动作起伏。或者是雀跃的,或者是失落的,或者是欣喜的,或者又是不满足的。

而另外一半的自己,则是完全无法容忍这样的屈服。

她很难受。

她紧紧地抿着嘴唇,手指用力地扣着床单,仿佛这样就可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一般。

可是,到底还是没忍住,眼泪就默默地,顺着眼眶低落,沾湿了枕头

她默默地承受着。

很痛,一直都很痛,那些说好的痛多第一下就会舒服的人都是骗子,骗子!

连姝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在痛,那里在痛,眼睛在痛,被他啃咬的背脊在痛,连胸口也一直都闷闷的痛,痛到她恨不能将自己的心脏挖出来揉碎了一般!

为什么这么痛?

这样的酷刑还要持续多久?

连姝不知道。

她只觉得自己仿佛要被那一下一下的动作给撕裂了。而且聂慎霆还在她身后不停地说话,只是具体说了些什么,连姝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听进去。

感觉就好像小虫子一直环绕在自己耳边的嗡鸣一样。

就只是这样而已。

她只能这样胡思乱想的,转移注意力。

然后,那种酥酥的,痒痒的感觉,再一次弥漫上来,慢慢地扩散到全身,就好想浸泡在温水当中一样,暖暖的,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那温暖的水流,犹如巨大的漩涡,将她一点点地往下拽着,拽着

连姝迷迷糊糊地想着,原来,那种事情,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她的声音渐渐地大了起来,慢慢地,彻底地被拖入了那漩涡之中。她就仿佛是被他暖好的古琴,随着身体的滑动,便能奏出那高高低低的华美乐章。

最后,在愉悦的最高点来临的时候,男人紧紧的扣着她的腰身,喘着粗气道:记住我的名字。我是聂慎霆。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第010章你,第一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的喘息声终于平静了下来。

连姝仿佛经历过一场大战,累得趴在那儿,一动也不想动。

聂慎霆意犹未尽的吻着她洁白无瑕的后背,动作温柔到不可思议。

他吻得她痒痒的,于是她躲了躲,嘟哝道:别闹了。痒。

哪儿痒?他逗弄她,在她的腋下轻轻的挠。

她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躲着他的手。

躲的动作幅度有点大,盖在她身上的薄毯一下子掉了下来。

然后,露出了床单。

而那上面,赫然印着一朵殷红的梅花。

聂慎霆意识到了什么,但还是想求证一下:你,第一次?

方才做的时候只感觉到爽,倒没有刻意去注意她是不是第一次。

没有。连姝别扭的,矢口否认道:不是。

聂慎霆笑了起来,那这是什么?

连姝面不改色,姨妈。

聂慎霆笑得更加愉悦了,哦,原来姨妈长这样子啊。

连姝又羞又怒,又说不过他,索性将薄毯拉过头,将自己埋了进去。

聂慎霆被一种异样的满足感包围着,这种感觉让他的心变得非常的柔软。

他的小姑娘,第一次给了他呢。

他忍不住就掀开了薄毯,轻轻的在她美丽的肩头亲吻起来。

别闹,她闷闷的声音传来,我累了,想睡觉。

小腹处的火又烧起来了。可是,体谅她是第一次,他到底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好,睡吧。说着,灭了床头灯,从背后将她柔软娇小的身子抱在了怀里。

连姝本以为,第一次和一个还算陌生的男人躺在同一张床上,她一定会睡不着。

哪知被他拥在怀里后,她很快就睡着了。

但是她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是一地的鲜血,蜿蜒曲折,像红色的河流。

血泊里,是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满身的伤痕,动弹不得。

可是,没有人来救他们。

而她,就飘在半空里,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痛,深入骨髓的痛。窒息,无法呼吸的窒息。

她看着她的父母在血泊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泪落如雨。

爸爸,妈妈用尽全力的叫出声,她猛地翻身坐起。

啪,床头灯被摁响,橘黄色朦胧的灯光里,聂慎霆用力的扶住了她的双肩,眸中充满关切:怎么了?

她怔怔的看着他,浑身已被汗水湿透,凌乱的发丝湿湿的缠在脸上。

这些年,她总做这个噩梦。

梦里那鲜红的血泊,像浸泡在了她心里一样,挥之不去的纠缠不休。

没事。她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神色疲倦的道:做了个噩梦。

是什么样的噩梦,能把她吓成这样?他皱眉。

我,想喝水。她唇舌干涩。

他马上起身下床,给她倒了水来。给。

她接了过去,咕咚咕咚,一口气将一大杯水悉数饮尽。

这才觉得那些血色淡去了些许。

好点了吗?他抚摸她的发,将粘在她脸上的发丝掖到耳后。

嗯。她点点头,重新躺下。

他侧过身去,吻了吻她的脸颊,道:没事了,只是个梦而已。

她闭眸不语,心里却有铺天盖地的悲凉。

他没有再安慰她,只是将她翻过身来,面对着自己。然后,他从她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子,一路吻下来,最后停留在她的嘴唇上。

他撬开了她的牙齿,和她唇齿纠缠。

他的味道很好闻,淡淡的,属于男人特有的体香。

唇齿之间,仿佛甘醇的雨露,滋润了她被烈火炙烤过的地方。

她不由自主的,回应了他的动作,和他接起吻来。

她不再被动,而是变得主动,这让他惊喜莫名。

他的动作更加急促,吻也愈发霸道饥渴。

纠缠间,也不知道是谁的手先开始的,总之就是一路火花四溅,最后,两具不着寸缕的躯体,再度像藤缠树,树缠藤一样,深深的,亲密无间的缠在了一起。

情一欲的按钮一旦开启,便如泛滥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房间里再度升温,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落

到最后,连姝已经不记得自己被聂慎霆摆弄着,用了多少种难以启齿的姿势。

她在极度的愉悦和快感里,叫得声嘶力哑。

后来,去浴室清洗的时候,又被聂慎霆扣着腰肢,在浴缸里做了一次。

她连连告饶,哭得梨花带雨,他这才罢休。

她全身无力,只能由着他帮着自己清洗,然后抱到床上。

头一沾枕头,立马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真是睡得天翻地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她以为,聂慎霆应该早就走了,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男女主发生一夜一情,醒来的时候,有一方一定是已经走了,这样叫做避免尴尬。

但她没想到自己一睁开眼睛,却看到聂慎霆正盯着自己看得出神。

看到她醒来,他微微垂眸,敛去眸中所有思绪,挑眉微笑道:醒了?

连姝立马闭上眼睛,心里一个劲的念叨: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看到她可爱的模样,聂慎霆噗嗤一笑,亲了亲她的秀气的小鼻子,掀开薄毯下床:我去洗个澡。

他有晨跑的习惯,在洛杉矶的时候,每天都是一大早就起来绕湖跑几圈,出一身大汗后,回到住所洗个澡,顿时神清气爽。

回国后的这些天,他也一直坚持着晨跑。但今天早上,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不想离开这张床了。于是,他就那么支起身子半靠在床头,静静的看着身旁熟睡的少女,这一刻,莫名就生出了一丝地老天荒的感觉。

连姝将被子拉到脖子上,只露出一张脸,偷偷的看他光着身子向浴室走去。

这个男人的身材真是好啊,完美的比例,简直无可挑剔。

宽肩窄腰翘臀,迷人的人鱼线,和长期健身锻炼出来的八块腹肌。

还有一张俊美到人神共愤的脸,笑起来的样子,迷倒一大片女人。

他真是上帝的宠儿,老天爷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他了。

她偷偷的欣赏,聂慎霆忽然转身,吓得她一头躲进被子里,一颗心猛跳。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