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神少》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神少》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2019-07-23 17:45:32来源:zzy发布:搁浅

神少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章三阳冷凌月在线阅读,这里推荐神少搁浅的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作者搁浅写的小说,神少主角是章三阳冷凌月的小说全文阅读完整章节。人人当我只是一个窝囊废,可又有谁知道,这个窝囊废财可通天

《神少》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神少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神少》第十五章【我改主意了。】

秦玲哼了一声。凌月最好没出什么事,不然你立马给我滚蛋。说完,秦玲怒气冲冲回了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章三阳苦笑一声,他整个就是一出气筒。

回到卧室的章三阳,手机立马响了起来,是齐阳打来的。

事情办好了?章三阳接通电话问道。

三少,过两天衡山会有一场马氏拍卖会,西城会有很多大人物去,地产商的那些人也都会去,您去吗?齐阳问道。

马氏拍卖会。章三阳眉头轻轻一皱。

马氏,是那个马家吗?章三阳心中猜测。

对,三少,这马氏拍卖会可是西城盛典之一,每五年举行一次,到时候西城所有上层人物都会去,我们也可以顺道和那些建筑老板谈谈西城开发的事情。齐阳道。

开发项目没有下来,你现在去说,别人也只会当你白痴,你去吧,我就不去了。章三阳淡淡道。

齐阳心里一阵失落,章三阳若是去,无疑是给他很大的底气。

但他不敢说什么,当即挂了电话。

章三阳坐在那,思索着这马氏拍卖会的事情,随后拨通了瑞克的电话。瑞克,马氏拍卖会是马家人吗?

少爷,我正要和你说这事,马氏拍卖会正是马家人,不过他们在这,只是做些小生意,倒是和家族没什么多大关系。瑞克接着道:少爷,你让我查的梅花落这幅图,也在马氏拍卖会,也是本次要拍卖的东西。

章三阳眉头一皱,不容置疑道:章家的东西不容许流落在外。

这东西是冷老爷子从章家带出来的,章三阳必须要把它收回来。

只可惜冷老太太不识货,以为这仅仅只是齐渊明的一幅图。

我这就去安排。

等一下。章三阳开口道:这件事你别费心了,另外,西城老城区改造计划快点施行。

知道了三少爷。瑞克主动挂断了电话。

章三阳不得不再次拿起电话给齐阳打了过去。

三少。

马氏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章三阳问道。

齐阳心里一喜,赶紧道:后天。

你安排一下吧!章三阳又叮嘱道:我不想太多人知道。

明白了三少。齐阳吃了一颗定心丸,当即挂了电话。

马氏拍卖会每五年举行一次,去的大人物很多。

在外界,他齐阳是个人物,但在衡山上,齐阳还是有些抬不起头。

毕竟他以前只是王东手底下一个跟班小弟,那些上层人都只认为齐阳走了一些狗屎运才走到今天,根本就是打心里看不起齐阳这类人。

齐阳没有在继续想这些事情,而是亲自去操办后天的事情去了。

而在另一边,冷凌月被冷长中直接带回了老太太的庄园,只是老太太还没有现身。

冷凌月环视一周,发现几乎所有的冷家人都在,甚至于要比老太太上次寿宴来的要更为齐全。

这是要一起审判我吗?还是要看我的笑话。

冷凌月不由捏紧了拳头。

冷长中与冷天豪找了个位置坐了下去,至于冷凌月则站在大厅里,似乎是被所有人当作了笑话。

过了片刻,老太太坐在轮椅上,穿过庭院,来到大厅前停了下来,望向大厅里的冷凌月双眉微微一挑。

冷凌月穿着一件洗到发白的白色衬衫,精致的脸蛋上带着一缕怒气,以及那紧握的双手皆是真真切切落在她眼中。

另老太太挑眉的不是这些,而是她脖子间的吊坠,那么大的紫水晶,怕是价值百万甚至千万。

而大厅里还有位置,她却偏偏要站着,这是在表达不满,还是想要翻天。

老太太摆摆手,老佣人推着她走进大厅,众人皆是行礼。

老太太皱眉,唯独冷凌月面色平静。都坐吧!老太太看了看冷凌月。你也坐吧!

大厅里空位置不少,但那都是冷家下人坐的位置。

是啊,自己早已不是冷家人,又奢望什么呢?

冷凌月面无表情坐了过去。

老太太坐在众人正前方,张口问道:凌月,我想知道,你和齐阳是什么关系。

路人关系。

老太太哼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冷天豪道:凌月,可别睁着眼睛说瞎话啊,要是你真和齐阳有什么关系,也不是不能让老太太做主,让你改嫁。

大叔,你这么说,是几个意思。冷凌月心中恼怒。

你是想告诉我,路人关系齐阳会让你进青云茶庄,知道青云茶庄是什么地方吗?老太太提高了音量,脸上的皱纹如沟壑般,浑浊的老眼尽是怒意。你又怎么解释你脖子上的吊坠。

一些人纷纷望去,冷长静、冷长月眼中满是妒忌。

您有证据吗?冷凌月握紧了手,但声音没有发颤。

我觉得是便是了。老太太这般说道。最近家族生意上的事情,也是你指使的吧!

一瞬间,大厅里的气氛像是凝固了一般,众人皆大气不敢出一声。

冷长中心里冷笑不已。

冷凌月这就是你和我作对的代价,去死吧你!

他本来还想火上焦点油,但现在看来似乎是没那个必要了。

因为老太太是动了真怒,而且把家族生意上的事情也直接扣在了冷凌月头上。

冷凌月微微低头,心里酸涩,带着一丝怒意。奶奶,您或许忘记了,我已经不是冷家人了,怎么做,也只是我个人的事情,也不需要像冷家交代。

老太太看着她,面无表情道:你不是冷家人,但你的脸却是冷家的;你想通过齐阳来改变你的人生,这或许能让你愉快,但却让我很不开心。

老太太的声音极为平静,没有刻意盛气凌人,却把人压到了地底。

她只是想告诉冷凌月,冷家可以不顾你的死活与尊严,但你却必须要维护冷家的脸面。

而这所有的意思,全都清楚的传达给了冷凌月。

冷凌月从凳子上站起来,望着老太太平静的说道:我和齐阳没什么,和章三阳在一起生活的也很开心,也从来没有想过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满堂具静,所有人呆呆的看着冷凌月。

和章三阳在一起很开心?

他们似乎是听见了全世界最大的笑话。

这样自然最好。老太太神色缓和了许多。

整个大厅里的气氛,似乎也缓和了许多。

冷长中焦急道:奶奶,您别相信她,她是胡说八道的。

冷长月也站了起来,她排挤道:奶奶,你真能相信她的鬼话,她脖子上的项链就是最好的证据。

冷凌月静静的站在那,但神色却忽然严肃了起来。

她说: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老太太神色一凝。

她接着说:您在意的只是冷家的脸面,可惜我不是冷家人,所以我决定顺着您老意思的和齐阳在一起。

你这么做,只是让冷家难堪,让冷家丢脸,我不放过你的。老太太寒声道。

我知道,那为什么我要蒙受不白之冤,既然你已经认定了我和齐阳有那种关系,为什么我就不能真的和他在一起,这有区别吗?冷凌月反问道,继而,她大声说道:你们说我做了,那我便做给你们看,让你们引以为荣的冷家脸面在西城沦为笑柄。

你这么做,你的父母的也会受到牵连的。老太太面部血管凸显了出去。

老太太的话,似乎戳中了冷凌月的心,让她忽然有些后悔。

我不该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而让他们受到牵连,让他们跟着我一起受苦。

可不知为何,在那时,她却想起了那个男人,那个被整个西城沦为笑柄的男人,被冷家视为废物的男人。

他的一举一动,他温和的笑,他有力的手掌,让冷凌月不安的心再次寂静了下去。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老太太双目浑浊,但眼中却闪烁着冷色。

然而,老太太错愕的发现,冷凌月根本没有继续听她说下去的意思

《神少》第十六章【怒】

老太太面沉如水,咳嗽了两声。

她端起杯子想要喝口茶,润润干燥的嗓子,但杯子里空荡荡的。

她面部血管微微凸起,手指紧紧的扣着轮椅的扶手。

大厅里很安静,只有一丝极为刺耳的声音,那是老太太指甲扣着扶手发出来的。

她的十指几乎要镶嵌进去。

冷长中脸色极为阴沉,走到大厅中央,焦急道:奶奶,就让她这么走了。

是啊奶奶,这人估计留不得了。冷长月寒声道。

凌月家现在住的地方,还是我们冷家的吧!收回来吧!老太太摆摆手道。

知道了奶奶。冷长中心中大喜,所有人心里都有了一个算盘,看来老太太是不打算放过冷天浩一家人了。

冷长静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赶出西城的话,也好一点。

她讨厌冷凌月,从一出生就讨厌。

随后她与冷长月走在一起,追着冷凌月的身影走出了大厅。

冷家庄园外,不是什么高大起眼的马路,而是一条林荫小道。

路边有垂柳,风景很好。

冷凌月坐在路边,因为章三阳还没有来。

她回头看向冷家庄园,那一处充满宁静却不失繁华,周围高楼林立,却只有那一片庄园很低很低,却又那么的高高在上。

只可惜,这里不属于她冷凌月。

收回目光,她想着先前在大厅里发生的事情,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冲撞了奶奶,或许,往后的日子会更难过吧!

便在这时,她感受到两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转头望去,冷长月与冷长静相伴而来。

哟,胆子不小嘛,居然敢顶撞奶奶。两人停在冷凌月跟前,嘴角带着笑意,居高临下,望着蹲坐在地上的冷凌月。

冷凌月,你说你穿着一身地摊货,带着紫水晶吊坠,搭配吗?冷长月问道。

冷长静笑着道:凌月姐,你现在真像一个乞丐,啊不对,是失足妇女。

冷凌月冷着脸从地上站起来,冷漠道:和你们有关吗?

冷长月一笑,突然伸手朝着冷凌月抓去。

冷凌月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动手,猝不及防之下,紫水晶吊坠直接被冷长月给抢了过去。

冷长月看了看,笑着说:确实挺漂亮,只可惜和你不配,这样,我先替你保管。

冷凌月紧握着双手,冷冷的看着冷长月。还给我。

说真的,这项链和你真不搭,也只有长月姐才配的上。冷长静调笑道:就当你孝敬长月姐的,等长月姐和那神秘富少结婚,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说了还给我。冷凌月提高了音量。

凭什么?冷长月脸上带着孤傲。就凭你这种为了钱,甘愿出卖自己身体的贱女人,配带吗?

啪!

一个响亮巴掌狠狠落在了冷长月的脸上。

冷凌月狠狠给了她一巴掌,以至于,她那半张脸也肿胀了起来。

你这个贱女人,敢打我?冷长月脸上的怒火一簇接着一簇,直接对着冷凌月动手,加上旁边还有个冷长静帮忙,冷凌月很快被推倒在了地上。

她的膝盖撞在马路牙子上,摔破了一大块皮,鲜血直流。

冷长月揪着她的头发,迫使冷凌月抬起头来,狠狠一巴掌打在了那白净的脸蛋上,寒声道:你是老太爷的掌上明珠又怎么样?错只错在,你嫁给了章三阳那个废物,你记住,这辈子你都休想在踏入冷家,贱人。

说完冷长月冲着冷凌月脸上狠狠吐了口唾沫,这才扬长而去。

不自量力。冷长静鄙夷的看了眼冷凌月,这才朝着冷长月追去。

冷凌月抱着双腿,像是受伤的兔子,坐在路边。

她含着眼泪的双眼充满恨意望着冷家大院,看着庄子里一辆又一辆价值不菲的轿车离开,总有一天她要这些看不起自己的人全部后悔。

一阵刺耳的声音,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从远处驶来。

章三阳来了。

他快速下了车,看着冷凌月膝盖上的血迹,问道:你受伤。

没事。冷凌月有些无力。

你的吊坠呢?你的脸发生什么事情了。章三阳心中有了怒意。

他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没有在追问下去,静静等待着答案。

冷凌月没有回答,而章三阳也没有急着要答案,一边开着车,一边静静等待着答案。

最后,还是冷凌月打破了寂静。

她说:奶奶认为我和齐阳有些关系。

我相信你。章三阳又道:项链也是奶奶拿走的?谁打的你?

项链不是奶奶拿走的,是冷长月抢走的。冷凌月咬着牙满是不甘。

她想死吗?章三阳眼中带着寒意,寒声道:放心吧,我会让她跪着把项链还回来的。

冷凌月想问,你哪里来的自信,能让冷长月亲自把项链还回来。

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

章三阳带着冷凌月去了医院,伤势不重,但章三阳还是担心伤口会感染,坚持让冷凌月挂了盐水。

在冷凌月挂盐水的时候,章三阳一个人离开了医院,径直往水云间而去。

水云间是齐阳门下一个大型娱乐场所,在齐阳所有产业收入中占据鳌头。

一般齐阳都会在这,只有晚上会在青云茶庄休息。

齐阳把车停在水云间侧面的停车位,一只脚刚迈进大门,一个不协调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章三阳,这种地方也是你能来的地方,也不看看你穿的破烂样。

章三阳回头,刚好看见冷长月走来。

冷长月脖子间的吊坠散发着翠绿色的光泽,在灯光下特别的惹眼。

章三阳双目一冷,寒声道:凌月的吊坠好带吗?

挺适合我,但是和凌月不太适合。冷长月笑的花枝招展。

我觉得她更适合凌月。章三阳冷冷道,他压抑着心里的怒火,没有立即动手。

你XF情人送给她的,你倒是有趣,还帮着别人说话。

章三阳紧紧捏着拳头,正在这个时候,阿狼走了出来。

而冷长月那些话,也被他真真切切听在了耳朵里。

阿狼想立即赶走冷长月,但一想章三阳喜欢低调,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也不敢直接帮着章三阳,喝道:你们都干什么的。

章三阳还没有说话,冷长月说道:你们这现在可真是什么人都能进了,连这种人也能来了?说着话,冷长月斜看了章三阳几眼。

我们齐哥是打开门做生意的,姑娘若是觉得降低了自己的身份,直接走便是。阿狼生硬道。

章三阳直接走了进去,不带一丝感情道:把她带进来。

阿狼浑身冰冷,随即猛的抓住了冷长月的手腕。走。

你要干什么?冷长月忽然有一股惧意涌上心头,可一想,章三阳这个废物能把她怎么样?

这样一想,她忽然不怎么害怕了,道:放手,我自己会走。

阿狼哼了一声,直接一甩手把冷长月摔了进去,自己则跟在最后面,防止冷长月跑走。

越过长长的走廊,是水云间大厅,章三阳在这里停了下来。

阿狼立马吩咐人将水云间里所有的客人都驱赶了出去,并且命令所有服务人员以及保安离开水云间。

阿狼从来没有见过章三阳这么生气,他知道今晚一定要出大事情。

他没敢继续待下去,赶紧给齐阳打了一个电话。

怎么了?

齐哥,三少在水云间,估计要动手了。

什么。齐阳心里一惊,立马挂了电话。

大厅里五颜六色的灯光下,看不清章三阳脸色,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心情究竟有多愤怒。

四年了,他从来在没有真正动怒过,而今天他却动怒了,只因为冷凌月。

而让他动怒的后果,便是血的代价。

齐阳来了,与阿狼站在一个昏暗的角落,大气不敢出一声。

冷长月还讥讽的看着章三阳,道:怎么,你想做什么?

你对凌月做了什么?我便十倍的还给你。章三阳咧嘴一笑,充满了冷意,那一刻,似乎四年前那个冷酷、无情的他又回来了。

我打了她,你敢在这里打我吗?冷长月淡淡一笑。

章三阳周身散发着一股恐怖气势,他迈出一步,紧跟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他每走出一步,那桌子上的玻璃杯便砰的一声炸裂而开,玻璃片四裂而开。

章三阳步伐不停,碎裂声不绝于耳。

怎么回事。冷长月被吓的不轻,往后退了两步,紧跟着,她惊恐万分的看着章三阳,大吼道:章三阳,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当然被吓到的不仅仅是冷长月,还有阿狼和齐阳,他们惊恐万分的看着章三阳,只有他们清楚,这一切不是搞鬼,而是真实发生的,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章三阳冰冷的看着冷长月,直接来到冷长月身边。

紧跟着,一个嘴巴子狠狠抽在了她的脸上。

咳咳

冷长月咳嗽了两声,嘴角直接流出血来。

你敢打我。她瞪大了双眼。

章三阳面无表情,又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紧跟着,掌落声如雨点般落在冷长月脸上,整整十巴掌。

冷长月的脸肿了起来,可那一刻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嘴角流着血,眼中带着恨意。

我说了,要你十倍偿还。章三阳冷冷一笑,继而,一声骨碎声伴随着惨叫声蔓延而开。

做完这些,章三阳深深吐出一口气,而冷长月直接跪在了地上。

出来吧!章三阳点了支烟,这时,齐阳与阿狼才从那阴暗处走了出来,看了眼冷长月。

三少。齐阳很拘束。

明天带着她去冷家,去和冷家老太太谈谈,我要她跪着把项链还给凌月。

如果

没有如果。章三阳强势道:如果没有做到,西城从此也就没有冷家了,你也可以从西城除名了。

《神少》第十七章【按我说的做】

冷凌月在医院挂完水后,发现章三阳已经不见了,只好打车一个人回了家里。

回到家里,秦玲看着又是伤,又是丢了项链的冷凌月一阵追问。

本就心情不好的冷凌月在和秦玲大吵了一架以后,才把事情诉说了一便。

而在冷凌月那边受了气的秦玲,又跑去指着一声不吭的冷天浩大声骂了起来。冷天浩,我受够你这个窝囊废了,女儿的紫水晶被冷长月抢了,还被打了,你说怎么办?

那我总不能再去把它抢回来啊!冷天浩看着冷凌月这样也很心疼。

你窝囊够了吗?一个两个,全都是废物。说到这里,秦玲泣不成声,呜呜大哭了起来。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别闹了行吗?冷天浩哀求道。

那你去找你哥,把凌月的项链给我要回来。秦玲不依不饶道。

冷天浩一阵犯难。

正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咚咚的响了起来,冷天浩叹了口气,转身去客厅开门。

门口站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手上还拿着公文包。

冷天浩心里一突,感觉这几人是来找事情的,问道: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是冷天浩先生吧!领头的男人,带着一副眼镜,很有礼貌的问道。

冷天浩稍微放松了一些警惕,或许是自己多疑了吧!我是冷天浩,请问有什么事情。

这间房子,是属于冷家老太太李芳名下的资产,她老人家现在请你们搬出去,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希望你们今天就能搬出去。

冷天浩面色一僵,这是要把他们一家彻底往死路上逼啊!

秦玲也听见了,迅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质问道:老太太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我们就不是冷家子女了吗?

来人一笑,扫了一眼最后出来的冷凌月。这得问问你们家女儿了。

你在冷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啊凌月!秦玲焦急道。

冷凌月深深吸了口气,她知道老太太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绝情,彻底不给他们一条活路。

可事已至此,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凌月,实在不行,你和奶奶认个错,或许她老人家一高兴,就不计较了。秦玲害怕的对冷凌月说道。

冷天浩叹了口气,这事本来就是老太太的意思,老太太又怎么会管这事情呢。

妈不会管这事的。冷天浩道。

那还能怎么办?难道真要我们一起睡大街。秦玲指着冷天浩气道: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同为冷家子女,你看看冷长静、冷长月过的什么日子,在看看凌月过的什么日子。

都别吵了。冷凌月大喊了一声,深深吸了口气道:现在能救我的,也只有他了。

谁。秦玲一阵惊讶,难道是齐阳,对,也只有齐阳了。对对对,赶紧找齐阳,让齐阳出面。

不是他,是章三阳。冷凌月说。

什么。秦玲吃了一惊。凌月,你给这个废物打电话有什么用,给齐阳打。

妈,你能别说了吗?冷凌月提高了音量,满脸不耐烦,迅速找到章三阳的电话,打了过去。

三阳,家里出了点事,你能回来吗?冷凌月道。

好。章三阳毫不犹豫的回答,沉着脸开动了车子,顺道在路上给瑞克打了一个电话。

冷凌月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对章三阳充满了信心,这种信心究竟从何而来,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看见冷凌月直接装起了手机,秦玲担忧道:凌月,要不再给齐阳打个电话吧!这样保险一点。

妈,我说了,我和齐阳没有关系,他凭什么帮我。冷凌月喝道。

吵够了吗?吵够了赶紧搬东西离开这吧!不然告你们非法占有。眼镜男笑道。

你急什么,没看见我女儿刚才打电话了吗?秦玲泼辣道。

就你那废物女婿?有什么用?眼镜男不加掩饰的讥讽出声。

秦玲面色一阵涨红,她找不到话来辩驳,因为她也不认为章三阳能解决这件事情。

你们几个,进去把东西都搬出来吧!眼镜男直接无视了冷凌月一家,吩咐道。

我看你们谁敢。秦玲直接横在了大门口。

那几人非常粗鲁,直接动手把秦玲推了出去,一头撞在了桌角,额头上也流出血来。

妈,妈。冷凌月大呼,眼睛里含着泪花。

秦玲还躺在地上,额头上有血迹渗出,可看着那些人搬着桌椅,她焦急的大喊道:快阻止他们啊!

妈冷凌月心中亏欠万分,这些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喂,你几个把那张全家福给我丢出去,老太太说了,不想在这看见任何一样关于他们的东西。眼镜男指着墙壁挂着的全家福,喝道。

立马有人摘下墙壁上的全家福丢在地上,那是玻璃框的,碎了满地。

冷天浩的心似乎也碎了满地,那是凌月满月时拍下的,那是这个家最幸福美满的时刻。

可现在却碎了,就像是这个家也跟着碎了。

那一刻,他懦弱了几十的心似乎不在懦弱。

我跟你们拼了。冷天浩大吼着冲过去,抱着那个正要对他结婚照下手的男人。

滚。立马有个男人走过来,一脚踹翻了冷天浩,拳脚相加。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冷凌月哭喊着,跑过去,用身体护住冷天浩,不小心挨了几拳。我们搬,我们搬。

早这样不就好了。眼睛男一笑。

那一天,天上下着蒙蒙细雨。

冷天浩脸上带着伤,冷凌月膝盖上带着血,秦玲额头上留着血,就那么站在雨里,看着家里的东西一件又一件被丢弃在雨里。

那是他们用了五年的桌子,此时却断了一条腿。

还有秦岭最喜欢的梳妆台,仍在地上,镜子已经碎了。

还有一件白色的婚纱从楼上飘飘洒洒落在地上,被雨水打湿,这时,一辆小轿车开过,泥水溅在了上面。

冷凌月跑过去,从地上捡起抱在怀里,那是她的婚纱,此时,她再也控制不住的失声痛哭起来。

她真的有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走吧!秦玲站在冷凌月身后,她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泼辣,此时看起来是那么的脆弱。

去医院吧!章三阳不会来了。冷天浩似乎一下子苍老了无数岁,背也佝偻了起来。

冷凌月紧咬着红唇,血与水混合着落在了地上。

章三阳,你在哪?为什么还不回来?难道我真的相信错了吗?

一家律师事务所里。

李东双脚放在桌上,双腿抖擞个不停,问道:都办好了吗?

办妥了,不过冷凌月给他那废物男人打了个电话。眼镜男道。

李东呵呵一笑。那种废物能有什么用,不过一直只闻其人不见其人,我倒是想看看,究竟是这个男人究竟长什么样,能娶到冷凌月这样的美女。

估计冷凌月也该死心了,那废物吓的连家也没敢回。眼镜男不屑的笑了笑。

不说这小白脸了,我先给冷家老太太打个电话。李东一笑,刚拿出手机,门直接被推开了。

李东扫了扫章三阳,穿着一身地摊货,一身行头不过二百块,能有什么事情。

他不耐烦的收回目光。什么事,没事赶紧离开。

给冷家老太太打电话吧,按照我说的做。章三阳不带一丝感情道。

艹,你TM的谁啊,老子凭什么听你的。李东大怒,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我保证,只要错了一个字,你的脑袋就能开花。章三阳眯着眼睛,一道红色的激光落在了李东的脑门上。

你当老子傻吗?你以为拿着一束激光,就是狙吗?李东不屑的笑了笑。

他的笑声还在回荡,屋子里的花瓶砰的一声直接碎了满地。

李东的笑声戛然而止,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他能感觉到,刚才那颗子弹是擦着他的耳旁飞过的。

我打李东颤抖着手拨通了冷家老太太的电话

《神少》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神少》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