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沈默婉季晓晓(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沈默婉季晓晓(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2019-07-23 18:06:55来源:zzy发布:莺桃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沈默婉季晓晓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这里推荐你是我的入骨相思沈默婉季晓晓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莺桃创作的,主角是沈默婉季晓晓的小说最新目录。一纸婚约,利益交换,他们成了名义上的夫妻......然而没想到,这个狂傲霸气的高冷男神,竟然是个大灰狼!N日后,她揉着快断的腰,哀嚎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沈默婉季晓晓(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第一章合约上的夫妻日

城西的一幢中式古典酒楼。

女人抿着嘴唇,一身职业黑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挽在脑后,瓶子底般大厚眼镜掩住了她大半张脸。

不是那种低调的奢华,而是真的朴素普通。

然而,能进这家酒楼的,一般非富即贵。

服务员收起小心思,毕恭毕敬的引人上了楼。

在包间前站定,沈默婉深吸一口气,抬手敲了敲门。

门应声而开,一个长发披肩、穿着米兰达时装周最新款小礼服的女孩站在那,抱着手臂疑惑的看着她,你是?

她看起来很年轻,清秀的小脸透着一股未脱的稚气。也许是在校学生,或者是准备出道的小明星。她太嫩了,跟之前的那些她们根本没法比。

收回打量她的视线,沈默婉大方的关上房门走了进来,朝她递去一张卡片,淡淡道,你好,我是顾太太沈默婉。

顾太太?季晓晓脸上闪过一丝震惊,随即嗤笑出来,别逗了,就你这样,也敢自称是顾太太?

沈默婉没回答,将卡片递得更近了一些。

季晓晓不屑的晃了下肩膀,待看清那张卡片时,僵住了神情

这是酒楼的副卡,自己曾经问顾星海要了好几次,怎么会在她那里?!

我想小姐你应该见过我先生手里的主卡。季晓晓姣好的小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情,刚想伸手去碰那张卡,沈默婉先一步将卡片收了起来,径直走到桌边坐了下去,你们进行到哪步了?

女性的第六感已经警铃大作,季晓晓美目圆瞪,滚出去!

小姐,我劝你嘴巴放干净点,满嘴脏话可是不招人喜欢呐。抬手拢过耳侧的碎发,沈默婉慵懒的靠向椅背,本来之前我在好奇,我先生这次又找了什么样的女人,可是见到你之后,我倒是更想知道他的品味怎么越来越差?

你!死女人!季晓晓突然尖叫了一声,气急败坏的朝她扑过去,作势要扯她。

那只手还在空中,就被一只素手抓住。沈默婉力道不小,季晓晓白皙的手腕迅速见了红,她的声音愈发尖锐,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需要知道,也不想知道。沈默婉镇定自若,甩开了她。

伴随着娇躯碰撞在墙壁上的声音,沈默婉淡漠的开口,你知道我是顾太太就行。

话音未落,门被推开。

顾星海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们。

男人扯松了领带,衬衫最上端未系扣子的领口散了开,隐约露出脖颈上跳动的血管。

含情的桃花眼微微上挑,曜石的黑眸深不可测。四目相对间,沈默婉看到他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她落荒的移开视线。

季晓晓也反应过来,软着身子靠近他的怀里,声音软软糯糯,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顾少,这个姐姐自称是你老婆,我当然是不信的了。边说着,边仰起头探查他的神色。

她是顾太太。

什么?

顾星海掀眸看向她,目光怜悯的像是再看路边的乞丐,她是顾家名正言顺的少奶奶,我的合法妻子。

季晓晓明显发懵。

难道我太太来找你,让你害怕了?下巴被长指捏住,季晓晓被迫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男人眸子里闪着淡薄的笑意,看得她脊背发凉。

顾少何许人?城北顾家的少东家,且不说顾氏旗下的产业,就单是他自己的万恒影业,便是当今娱乐圈的大树。而且,业内都传言他还单身。

腿长颜好够有钱,这么个黄金单身汉,有多少女人挤破脑袋想嫁给他。

可现在,他竟然承认面前这个其貌不扬、平淡无奇的女人是他的合法妻子?

秀眉紧蹙,季晓晓思虑一番,做出了决定。

人家可是连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她甜甜一笑,挣脱他的束缚,低下头衔住了他的手指。乌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显得楚楚动人。

呵。一旁的沈默婉冷笑着起身,未等季晓晓反应过来,已经被她像丢垃圾一样丢开了。

你!这样三番两次的被她推开,季晓晓彻底被激怒了。

沈默婉拦在她和男人之间。连功课都没做足,就想爬上他的床......沈默婉侧过头,看向顾星海,这样的货色你都能看上?难道现在连餐后甜点都饥不择食了吗?

你你敢骂我!

沈默婉回过头。虽然厚重的镜片挡住了她的神色,季晓晓却还是感到一阵压迫感。

趁你惹怒我之前,我劝你现在乖乖离开。沈默婉平静自若。

莫名的危机感让她想逃离,但季晓晓还是不死心,将希望寄托到顾星海身上,顾少。

她真的有这个能力,顾星海挑了下眉,我劝你听她的话。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季晓晓认清了形式,饶是再不甘心,也不得不拎包走人。

等一下,沈默婉叫住她,第一,他来这家餐馆必点海鲜粥,鲍鱼要切得极碎;第二,他有点轻微洁癖,最讨厌别人咬他的手指。

季晓晓顿在原处,僵硬的转过身体,不可置疑的看向她。

最后一点,你真的是他所有爱慕者中最没脑子的一个。

简单三句话,将她的自尊直接摔在地上重重踩碎。

季晓晓咬着嘴唇,气哼哼地摔门走掉了。

真不愧是顾太太。顾星海冷笑着看她,乌亮的黑眸里酝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沈默婉挺直了胸膛,走吧。

去哪里?顾星海声音凉薄。

她在前面走着,头也没回,语气平静,27号,合约上的夫妻日。顾先生该不会是忘了吧?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第二章爬上我床的是你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驱车赶往顾星海的别墅。

来之前她已经洗好了身体,现在沈默婉静坐在床上等他。

十五分钟后,顾星海才从卫生间洗好走出来。

古铜色的肌肤与纯白的浴巾形成鲜明的对比,两条腿笔直修长,湿漉漉的发梢滴落下水珠,顺着纹理分明的肌肉线条,最终没入浴巾。宛若行走的荷尔蒙。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当真得到了老天的宠爱。

看够了吗?

男人冰冷的声音勾回了她的思绪。

沈默婉默不作声,自顾自脱下了外套和西裤。

白衬衫的下摆恰好半掩着她的臀部,衬衫下的美腿在灯光的投射下泛着白光。白皙的长指灵巧的划过前襟,衬衫上的扣子应然而解。

她的身体称得上完美,但顾星海无心欣赏,只觉得恶心,沈默婉,你还真是下贱。

下贱?沈默婉抬眸,我跟我自己的丈夫做床笫之事,怎么就下贱了?

顾先生,希望你能记住,我是你的合法妻子,我们现在所做的事都是合法的,包括那份协议。她平静冷淡的陈述着。

上上个月,你借口出差,实则在跟十八线小明星度假约会;上个月,你依然说公务缠身,但是被狗仔记者拍到去城东的宾馆时,身边搂的已经换了个人。莫非,顾先生非要老爷子出面,才啊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被摁倒在床上。

双手被反扣在背上,交叠在一起。男人的大手毫不留情的捏紧了她的瘦弱的手腕。

直到内裤被粗鲁的扯掉,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沈默婉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

很快就好了,一切即将结束了,她默默地对自己说。

这几年,外人都在羡慕她是顾太太,可有谁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日子?

每个月只有这一天,她才有机会见到自己的丈夫。27号,从来都是噩梦。

顾星海像是在蓄意报复,粗鲁无情的折磨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手腕的束缚被松开,沈默婉才松了一口气,彻底放任自己瘫软在床上。

她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周围安静下来。

所有的疼痛、屈辱,好像都飘远了。

空气中令人面红耳赤的腥味,似乎也散了。

良久,伴随着门被推开的声音,男人清冷的声线带着厌恶在不远处响起,别忘了吃药,你最好收起你的那些心思。

你还真是高看了你自己,沈默婉撑着手臂坐了起来,我一想到身体里残留过你的东西,都觉得恶心。更何况是怀上你的孩子

顾星海皱着眉直直的盯着她,墨眸里早已是怒意勃然。

像是恨不得杀了她。

沈默婉只觉得心脏狠狠的刺痛了一下。在厚重的镜片下,是满眼的苦涩。

我想顾太太有一点没搞清楚,顾星海已经整理好了情绪,讥讽的开口,费尽心思要爬上我床的是你。

心里又冷了几分,沈默婉勾起嘴角,你以为我想?还不是因为合约。就冲顾先生刚刚的技术,我要真是为了满足需要,还不如去外面找专业的。

毕竟人家可是器大活好,体力也能跟得上。

眸色瞬间阴沉下来,顾星海眸色阴鸷的看向挑衅自己的女人,沈默婉,你找死。

呦,这怎么还生气了?难不成是我刚刚戳到你的痛处了?沈默婉嘴角的笑意越发肆意,作为你的妻子,我好心的提醒你,最好趁早找个中医调理一下,这肾虚可不是闹着玩的。

沈默婉,你还真把自己当成顾太太了?

顾星海被她彻底激怒,大步跨到她面前,长臂一伸,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这回想起自己的身份了吗?沈律师?

男人好看的薄唇在她面前启合着,低沉磁性的声音一字一顿、如同尖刀生生剜着她的血肉,你跟你那个下贱的妈一个样,上不了台面。

她真是培养了一个好女儿,自己当小三不说,连女儿都会使手段爬上男人的床。而且不知道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竟然能让老爷子同意。

想当顾太太?你也配!

我不配?脖子上的力道似乎要捏碎她的脖子,沈默婉努力清晰地开口,顾星海,我配与不配,现在都是你的合法妻子。对着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一口一个下贱、耍手段,难道骂的不是你自己吗?

呵,你不是想娶沈子琪那个女人吗

他倏然加重了力气,沈默婉几乎要窒息,她抬手挣扎着。顾星海却又松开了手,将她如同垃圾般甩到了床上。

你这样的女人,不配脏了我的手。顾星海眸色狠厉,声音越发阴森,更不配提她的名字。

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乖乖的履行好你的责任,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就算你再怎么不想承认,她也只能算是个小三。沈默婉扬起下巴,肆意的笑着,能救她的只有我,想让她活下来,你只能求我。

她的衬衫早已经被扯坏了,此时领口大敞着,白皙的脖颈上手指印清晰可见。

沈默婉,她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这么恶毒!

我没有任何妹妹。沈默婉不屑的别过头。

算了,你也嚣张不了多久。顾星海收敛了情绪,别再试图惹怒我。我能让你拥有这一切,也能让你失去所有。

说完,他摔门离开了。

沈默婉卸了力,将自己缩成一团。

肺部因为刚才短暂的缺氧,仍然刺痛得厉害,脖子也疼得很。

所有的疼痛都在无声的控诉着他真想要杀了她。

拥有?失去?

她何曾拥有过,又何谈失去?

连见面都需要靠一份合同维持的夫妻关系,是有多可悲?顾星海还总是自以为是的揣测她的用意。

她哪有那么恶毒.她不过是,不过是单纯地喜欢他啊。

曾经她也奢望过,可是慢慢的失望累计了太多,变成了绝望。她只是希望,她喜欢的那个人可以回过头,看看站在他身后的她,然后听她亲口告诉他,她很喜欢他。

仅此而已啊。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第三章爱人不是我的爱人

明知他是毒药,她却甘之如饴。

沈默婉搂紧了自己,思绪却飘到了初见的场景。

那时他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寸,纯白的T恤勾勒出健硕的肌肉,右臂夹着一个篮球,虽然站在林荫中,可阳光透过重重叠叠的叶子洒下的点点金光,仍然照的他发亮。

她沉沦了,目光追随着他所到之处。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站在自己面前,目光焦急、嘴角却挂着礼貌的笑意,请问你是沈默婉吗?可不可以帮我救救小琪。

小琪是谁?

她直直的看着男孩紧锁的眉头,也许是对他很重要的人吧,如果自己答应了,他就会开心吧?

然后,她踮起脚尖,指尖轻轻触到他的眉间,重重的点下了头。

那是她活该!造下的孽报应到她女儿身上,她活该!

沈默婉,不许你去救那个贱人的女儿!那只瘦骨伶仃的手死死地抓住她的衣角,布满血丝的黑眸近乎疯狂,你今天要是走出这扇门,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梦境不停切换着。

纯洁又神圣的婚礼殿堂,牧师庄严地宣布着誓词,可是在这偌大的教堂里,没有前来祝福的宾客、没有陪她的亲人朋友、更没有新郎。

可能,是她错了离谱的错了。

她曾经将顾星海当成她的光、她最后的救赎。她用尽了力气靠向他,就像是急需阳光的大树,拼命地向上伸长,有那么一刻,她觉得底下的树根已经伸到了黑暗的地底,所以枝叶才会真的触到了这抹炽热的光。

可是她忘了,黑暗哪来的尽头,阳光也不曾被人拥有。

沈默婉惊醒过来。身子黏糊糊的,早已经被冷汗浸没了。

心脏还残留着梦中那种紧缩的疼。

她伸手扯过手机,已经是新的一个月了。距离上次见到他,整整过了一周。

新浪的新闻头条又蹦了出来疑是顾氏财团少东家夜幽嫩模。她无心点开那条新闻,这一周内,每天只要她打开手机,就能收到他的各种花边新闻推送。那些娱记乐此不疲的跟在他身后挖猛料,偏偏他从来没让他们失望过。

起初她也不甘过,小三上门造访的有,被她捉奸在床的也有后来,她就麻木了。

沈默婉收拾完赶到事务所,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

她现在根本没空想那些破事,工作多到她恨不得一天掰成两天的用。

沈律师。

沈默婉从高摞的文件中抬起头,小助理正站她桌前,有位先生正在外面等您。

推掉。她重新低下头,我现在很忙,没时间接见任何客人。

沈律师还真是个大忙人啊。男人熟悉的声线如久酿的醇酒,只是这醉人的声音中没有爱恋缱绻,只有厌恶与讥讽。

沈默婉闻声看去,顾星海颀长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有一瞬间错楞,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会主动找上门。

压下莫名的情愫,沈默婉对小助理使了个眼色,敛了表情,语气清冷地对他说道,有事吗?

小助理会意离开,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顾星海挑着眉,晦暗不明的看向她,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

沈默婉也没再追问,在男人的灼热的注视下,重新低下头工作。

顾星海何曾受到过这种无视,火气瞬间燃了起来,顾太太,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当然知道。有人不请自来,出于教养我没有将人赶出去,反倒将这个可能对我有威胁的暴力分子留在了我的办公区。说这些的时候,沈默婉没有抬头,自然错过了男人眸中的暴怒与危险。

脚步声由远及近。

下一秒,啪一只大手粗暴的将她手中的文件摁在桌子上。

沈默婉。头顶上方传来男人咬牙切齿的低音,沈默婉抬眸,恰好迎上一双酝满风暴的黑眸。

别闹。她移开视线,轻轻拍了一下他的手背。

顾星海一怔,这个死女人竟然用哄孩子的语气对他!

沈默婉却抽出了他掌心下的文件,这份文件真的很重要,等我看完。

等她看完?

沈默婉竟然敢要求他等她看完一份文件?

是不是最近对她太好?让她敢这么对他说话!

顾星海更加不悦,刚要开口,就见沈默婉捞过手机拨通了电话,您好魏总,这份数据确实有问题恩,如果方便,我想找个时间与您面谈好的,那我等您电话。

沈默婉挂断电话,又投入到那份文件中,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顾星海等在一旁,观察起她。

这个女人一如既往,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瓶子底一样厚重的眼镜挡住了她大半张脸,身上的西装永远是最过时的老款。

这么一副形象,很难将她跟充满青春活力的二十岁联系到一起。

他就这么盯着她,有些出神。她以前是这样的吗?他隐约想起一张模糊的脸,梳着马尾辫,朝气蓬勃,似乎是太久远了,他记不清了,连同那张摘掉眼镜后的脸,都记不清了。

顾星海难得好脾气的倚在她旁边等她。

我忙完了,到底有什么事?沈默婉放下文件,抬眸看向明显在发愣的男人他难得收起了面对她时的厌恶讥讽,此刻,刀雕玉琢的五官舒展着,整个人都柔和下来。

她好久没见过他的这幅模样,不由有些发愣。

看我干什么?顾星海已经回过神,嫌弃的皱着眉,家宴。

今天四号?沈默婉吃惊的打开手机,果然手机屏幕上醒目的亮着这个日期。她最近是真的忙,而且因为那些关于他的新闻推送,她都刻意的不用手机,没想到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而且,顾星海似乎已经来了快一个小时了?

你又在演什么戏?

没有,我是真的忙忘了,沈默婉自知理亏,没有呛他,现在还有一些时间,我想还有时间可以准备礼物。

我根本没想指望你,顾星海冷嗤一声,站起身,走吧,礼物在我后备箱。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第四章你忸怩的样子

沈默婉清晰地听到自己如鼓的心跳声,那里像是关着一只猛兽,已经苏醒正伺机挣脱囚笼。

男人完美的俊脸在眼前倏然放大,冷冽的古龙水混合着烟草香,争先恐后的涌向她。

他们离得这般近,近到只要她踮起脚,就可以吻到他的唇但她不能。

长臂伸向她的耳侧,沈默婉几乎僵住了身体,屏住呼吸悄悄地抬眸看他。

浓密的羽睫半垂着,此刻他正专注的看着她,乌亮的黑眸清晰地倒映出小小的她。下一秒,发圈都扯了下来。

如瀑的黑发倾洒下来,垂散在肩上。

眼神闪过一丝异样,顾星海很快敛了神色,他抽回手臂,退远了身,别磨蹭了,走吧。

...

直到他的身影走远,沈默婉才如释重负般吐了口气,狠狠拍了拍发烫的面颊。

她在干什么啊人家只是稍微靠近,她就几乎缴械投降。

怪不得会被他骂,自己还真是下贱啊。

她垂下眼,掩去了眼中的寂寥落寞,快步跟了过去。

顾星海的车停在了她面前,沈默婉会意,上了车。

然而他们所去的方向,并不是老宅,沈默婉皱眉,警惕的质问,你要去哪?

顾星海掀眸,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的女人,就你现在这幅模样,我根本没办法领你回老宅,更不能开口宣布你的身份。

沈默婉,你既然费尽心思做成了顾太太,那就麻烦你维持好形象,你不要脸我还要呐。

她没应答,扭开了头。

顾星海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一味地指责她。像她这样没有背景的女人,想在鱼龙混杂的官场社会保护自己,只能伪装。

顾星海说他给了她拥有的一切,简直是笑话。

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完全靠她自己一步步打拼来的。

而她的丈夫,除了给予她无尽的羞辱,再无其他。

下来。沈默婉回过神,车子已经停在了女装门口。

她默不作声地下了车,跟在顾星海身后。

顾少。店员毕恭毕敬的迎上前。

帮她挑一套礼服,打扮成人样再领出来。

好的,顾少。麻烦您稍等。说完,店员礼貌的朝她伸出手。沈默婉刚搭到她的手上,就被一把拉进了里间。

一群人将她围在中间,拿着不同款式的鞋子礼服对她上下比量。

要不是因为合约,沈默婉根本无心陪他折腾。可是眼下,她只能乖乖坐在那里任人摆布。

小姐,我们要帮你摘一下眼镜。店员边说着,边伸手去摘眼镜。

沈默婉一把将她抓住,不行。

小姐,顾少的话你也听见了,别为难我们了。

抓住她手腕的力道渐渐放松,沈默婉认命地闭上眼睛。

外间。

顾星海慵懒的倚在沙发上,叠着腿,关注着股票的动向。

午后的暖阳透过玻璃窗洒在这人的身上,俊朗清晰的线条在光与影的交织中,也变得明明晃晃而不可察。可即便如此,仍然掩不住他一身的倨傲。

顾少。

顾星海循着导购的声音掀眸,目光落在了不远处那抹身影上。

鹅黄的抹胸长尾晚礼服勾勒出女人曼妙的身姿,莹白的脚腕上系着丝带,裸露出的肌肤光洁如瓷。平日里藏在衬衫下的锁骨精致诱人。

黑眸闪过惊艳,顾星海微怔地看向那张绝美的小脸。

勾人的桃花眼水波潋滟,眉如远黛,唇如红樱。像极了江南的绵绵细雨,温婉多情。

他自诩阅人无数,尤其是美人,但还是被沈默婉惊艳到了。

不同于化妆和后天人为形成的精致,她的美,是一种真实又迷人的美。

过来。顾星海站起身,导购会意的搀扶沈默婉朝他走去。

现在的沈默婉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她是高度近视,离开了那副眼镜什么都看不清。

眼前模糊一片,但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提醒着她,他们越来越近。

沈默婉不自觉的攥紧了裙摆,自己170的个子,在190的顾星海面前没有任何优势。

沈默婉?她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凑近了她,炽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脖颈间,泛起丝丝痒意。顾星海挑起她耳侧的青丝,亲昵的如同热恋中的情侣,你刚刚走过来的扭捏样子,当时很像酒吧里欲拒还迎的坐台小姐。

他微凉的指尖刮过她的下巴,既然你这么爱演,不如我晚上带你去看看有没有男人会点你?

像是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冷的她发抖。

沈默婉拍开他的手,顾先生,这种下流的话,你还是留给你的小情人听吧。说不定还能增加闺房情趣。

下流?头顶上方传来他的嗤笑,你竟然还会嫌下流。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你跟你那个下贱的妈都做过什么?

顾星海!沈默婉仰起头,脸色阴沉,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还有几个月合同到期,我们就都自由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去娶你心中高贵的白月光,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而且,我希望顾先生可以认清,今天的家宴是你求我帮忙,请你拿出求人的态度。你知道我的性子,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今晚的家宴,我会做出什么令你难堪的举动。

合同快要到期了?

顾星海有些发怔,依稀回忆起了婚约的内容甲方与乙方将持续三年的婚姻,期间不能因任何变故离婚。三年后婚姻自动解除,甲方将得到乙方名下所持有的所有的股份。

原来,他们已经结婚快三年了?

竟然不知不觉过了这么久?

顾星海没刻意关注过日期,现在经她提醒她倒是记得很清!难道这个死女人比他还想结束这段关系,天天倒数着过日子?

这段婚姻明明是她有意为之,她竟然敢先厌恶?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第五章闹剧该落幕了

没了视觉、其他四感就变得更加敏锐。就像现在,驾驶室的男人就跟不要钱一样的嗖嗖释放着低气压,沈默婉却根本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也许是因为她在沙龙说的话?

她自认为说出了他心中所想,他应该高兴才对啊。

沈默婉就这么坐在后座独自猜测着,直到车子停了下来。

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刘叔苍老的声音自车外响起,少爷。

顾星海点了下头,径直朝屋内走去。

刘叔这才转身去扶从车座挪下来的沈默婉,无声的叹了口气。

挺好的两个孩子,为什么不能好好过日子呐?

少奶奶。

沈默婉已经站稳,闻声侧过头,刘叔?

需要我帮您吗?

她当然需要,但她不能!

像顾家这种百年大族,根本就是个食人血肉的地狱,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更况且,她本来就不受宠。

如果真让刘叔给她扶进去,恐怕会落个摆架子的罪名。

沈默婉摇了摇头,低声道了谢,便自己摸索着向屋内走去。

眼前模糊一片,她只能凭着记忆大概猜个大概的位置。

哟,这是谁啊?看起来可像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沈律师呐。

话里的讥讽再明显不过,沈默婉敛着神态,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平静道,妈。

可别,你这一声我可是担不起。徐茉莉眼底的不屑愈加明显,她环抱着手臂走了过去,今天还特意打扮一番啊,怎么?连我们家星海都看不上了,想再爬别人的床?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有什么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别的没学会,勾引男人的手段倒是继承的很好啊。我今天明摆着告诉你,这个家没有楚秦护着你,你什么都不是。

我何时想爬上别人的床了?沈默婉弯了嘴角,难不成是因为妈您自己有这个想法,所以才看谁都觉得是敌人跟您争吗?

你.

诶,沈默婉手指抵住嘴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您小点声,别张扬,小心被爸听见。她甚至能想象到徐茉莉咬牙启齿要撕碎她的模样,不由心情大好,恶趣味的补充了一句,你知道的,我还年轻,就算被顾星海甩了也不怕。但您可就不一样了

沈默婉,我可是你的长辈!你就是这么跟你婆婆说话的?徐茉莉压住怒火,恶狠狠地瞪着她。

婆婆?她嘴角笑意渐冷,我记得刚才徐女士不是说担不起这个称号吗?

您的自我定位还是值得肯定的,凭您现在的地位,像我这种有能力又有地位的,给您当EX妇确实委屈了。

沈默婉!徐茉莉扬手就朝她打去,沈默婉本能的后退想躲开,然而意料中的巴掌并没有落在她身上。

身旁是刘叔的声音,太太,家宴是闹这么大动静,会惹老爷不高兴的。

刘忠平!你不过是我们家的一条狗,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指手画脚了?

太太,我只忠诚于老爷一人。并没有要跟您做对的意思,只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从老爷的角度出发。老爷对少爷和少奶奶的看重程度,想必您比我更清楚。

刘叔的态度不卑不亢,徐茉莉却被气的脸色铁青,恶毒的目光在这一主一仆的身上流转着,你们给我等着,只要星海成了家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我等着这一天。沈默婉神情淡漠。

徐茉莉不想再与她废口舌,转身走了。

人彻底走远,刘叔才低声劝道,少奶奶,何苦呐?

刘叔,我也不想这样啊。但是没办法。

刚嫁给顾星海的时候,她是住在老宅的。顾星海根本见不到人影。

那时她想做一个好EX,她几乎卑微的去讨好所有人,放下了尊严。可是除了顾楚秦和刘忠平,别人都是怎么回馈她的?

徐茉莉跟别的贵夫人说,她啊?一条听话的狗而已,对我言听计从,而且也不抱怨。当我的仆人我还是很满意的,但是要做我们顾家的EX妇吗她根本不配。跟她妈一个样,都是下贱的东西。不知道耍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让楚秦同意。

她付出了所有的努力,只感动到了自己。在别人眼中,她不过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滑稽可笑。

徐茉莉的话让她认清了现实,而顾星海的所作所为,更是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失望达到顶峰后,她搬了出来。

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不靠顾家,完全凭借自己取得了今天的成就。这样她才能在顾家,在他们面前挺直腰杆。

刘叔知道这几年沈默婉是怎么过来的,他轻声劝道,少奶奶,其实少爷挺好的,他只是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你们两个孩子都是性子太倔,只要您能

刘叔,沈默婉苦笑着打断他,别再说了。我跟他结婚快三年了,你说的我都知道。他对沈子琪、对那些小情人总是有数不尽的耐心柔情。对我,只有无尽的憎恶。

以前我还能骗骗自己,时间久了,连骗都懒得骗了。不属于我的,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永远不会属于我。以前是我天真,以为委曲求全也能换来幸福,现在我想通了,我就想安静的过完这几个月,然后跟他好聚好散。

到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沈子琪娶回家,幸福的过上小日子了。

到时候,她的世界就彻底不再有顾星海了。

您真想通了?

恩,真放下了。女人甜美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疲倦,我努力过了,可还是不行。这场荒唐的闹剧也该落幕了。

顾星海倚在扶手边,大半个身子笼罩在阴影中。女人清浅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在壁灯昏黄的灯光下,他的目光也变得明明暗暗不可察。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你是我的入骨相思》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