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最后是我开了口在线阅读-聂思聪沈斯曼by柒舞

最后是我开了口在线阅读-聂思聪沈斯曼by柒舞

2019-08-12 17:59:07来源:wyy发布:柒舞

最后是我开了口在线阅读,这里推荐最后是我开了口聂思聪沈斯曼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作者柒舞创作的,聂思聪沈斯曼by柒舞的小说最新目录免费全文阅读。别人眼中,她就是聂氏集团总经理聂思聪背后见不得光的床伴。十六年的陪伴,却也换不来他片刻的注目。多年后沈斯曼才明白,死心塌地去爱一个人根本就不难。其实真正难的,是

最后是我开了口在线阅读-聂思聪沈斯曼by柒舞

最后是我开了口免费在线阅读

《最后是我开了口》第十五章他判她有罪

沈斯曼是怎么不见的,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

而唯一知情的,只剩下一个周晓光。

可是周晓光咬紧了牙关,一个字也不肯吐。即使挨了狠揍也不肯开口,就连关戎也不得不敬佩,别看斯文俊秀一张皮相,却也是铮铮汉子一个。

关戎没了办法,只能去禀告,少爷,周晓光不肯说!

聂思聪端坐在聂氏大厦高层的办公室里,他的背后是漆黑一片天空,然而天空再暗沉,也抵不过他眼底的阴霾,连让一个活人开口都办不了!

少爷请息怒!关戎立即道,我已经派人到处去找,一定会找到!

无论是机场还是码头,又或者是车站,全都一一追查。所有出入口的摄像头,也调取了视频逐一检查盯着,但就是没有沈斯曼的踪影!

在追查了四十八小时后,聂思聪终于没了耐性!

哐桌上的文件报告被他拿起,狠狠砸在关戎一行人的脸上,他愤怒质问,不是说一定会找到?两天了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她一个活生生的人,难不成还会消失不见!

关戎跟随聂思聪十余年,也只有在五年前,见过自家少爷震怒的时刻,可是如今却比那年更要骇然

聂思聪猛地起身,你们没法让人开口,我亲自办他!

周晓光被关在沈园,院里院外都有人看守。那间暗室内,周晓光就站在那里,虽然白衬衣染了灰,可他瞧着精神奕奕,根本就不像是被禁闭在此。

周晓光无惧无畏,他更是笑道,思聪少爷,我无话可说。

聂思聪直接一拳狠猛揍向他,周晓光被揍得眼睛淤青,可他还是不断在笑!

关戎心惊胆战,聂思聪鲜少动手,更不会对自己的下属动手,周晓光也是下属之一,可这么多年来,除了平时练手脚,这还是聂思聪第一次动真格。

聂思聪出手狠猛,用心狠手辣四个字都不为过,关戎眼看继续下去不行,他冲了上去阻拦,少爷!再打下去会要命!

聂思聪早就煞红一双眼睛,背着我放她走,他死有余辜!

周晓光被揍到鼻口都是鲜血,关戎挡住他喊,少爷!要是周晓光死了,就没人知道沈斯曼的下落!

聂思聪一下有些发懵,却听见周晓光孱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你就算打死我,就算再用吴叔来相逼,她也不会回来

她下半生唯一的心愿,就是离开你!那天你让她去输血,她就发了信息给我,她决定要走

聂思聪眸光一定,又开始喊,手机!他的手机在哪里!

手机被翻找到送上,聂思聪接过打开收件箱来瞧,那是沈斯曼发给周晓光的最后一条信息,正是她前去医院之前发送。

内容是晓光,我要走了。

聂思聪死死盯着屏幕,脑海里回闪沈斯曼的模样,是周晓光的询问声又响起,思聪少爷,你放了她吧,放她自由

自由?

她的自由就是离开他?

手机都快要被他握碎,聂思聪回了两个字,休想!

他终于放开周晓光,却是居高临下道,她一个人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一定有人在暗中帮她!

少爷!疗养院来了电话,说是那位他刚才差点就偷跑出去!下属慌忙来报,却像是给了聂思聪一种可能答案聂靳朗!

夜幕里的疗养院寂静异常,入夜后风吹树林摇曳作响,夹杂而来的还有那些不知是谁的哀嚎哭鸣,就像是冤魂在地府召唤。

一把椅子,一盏吊灯,聂靳朗被人用绳子捆绑在椅子里。对待精神病人其中一种方式,就是禁锢住他们的身体。是铁门开启,有脚步声而来,昏黄里聂靳朗看着来人,是聂思聪的身影在光影里晃动着而来。

沉默中,他开口道,二弟,好久不见了。

确实有许久,自从聂靳朗被关在这里也有整整一年的时间。起初任何的方式,都没能让聂思聪有半分所动。可今日,聂思聪却出现前来这里。

那天在这里,你都跟她说了什么!聂思聪一出声,便唯有质问。

聂靳朗昏暗的眼眸有一丝混沌,他像是在思量他口中的她到底是指谁,而后醒悟过来,你是指沈斯曼?

我和她说了什么,有什么重要?你又为什么这样紧张立刻来这里见我?聂靳朗幽幽问着,又在沉思里冷不防道,是她想明白了,决定不再当你身边的一条狗?

好啊,她终于当了一回聪明人,选择离开你!走得越远越好,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聂靳朗畅快笑说着,下一秒他的衣领已被人提起!

聂思聪拽住他将他死命往上扯,说!她藏到哪里去了!

聂靳朗更是清楚明白了一切,原来你会突然过来,是以为我把她藏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

那些刺耳笑声传来,聂思聪紧拽着他衣领的手却慢慢松开了。

你以为走出这里,就能够东山再起?那份冷怒都化于嘴角扬起的一抹笑,聂思聪低声问,还是你想去见她?

聂靳朗的笑声终于止住了,聂思聪阴沉道,你这辈子才是再也见不到她!

聂思聪!聂靳朗喊了一声,我告诉你沈斯曼的下落,前提是你先让她来见我!

想和我谈条件?不用你开口,我也一定会找到她!聂思聪撂下这句话就要走,转身之际聂靳朗却颓然轻笑,在你心里,就算是死了,沈斯曼也还是比不上她,永远都比不上,这些年她真是可怜真是冤!

却像是到了走投无路最后一刻,聂靳朗豁出一切道,你难道就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当年下药的人其实根本就不是她!而是你身边最亲近的人,是你一直敬重爱戴,临了请了十八个工匠给她造了一副上等紫檀木棺材的人!

却犹如惊天一击,聂思聪彻底僵住。

那紫檀木棺材里安睡的人是他的母亲!

你不敢想!你甚至从来没有这样想过!用尽心机的人是你的母亲!你说沈斯曼冤不冤?你就不问青红皂白就判了她死刑,认定她有罪!

聂靳朗的话语不断冲击而来,万丈高墙纷纷倒塌彻底将人压垮,聂思聪瞠目怒喊,住口!你给我住口!是你胡编乱造污蔑!

《最后是我开了口》第十六章心下又一刀

瞧啊!你果然不相信!你以为你的母亲是善男信女?她早就恨死了我,也恨死我的母亲!聂靳朗嗤笑一声,上一辈的恩怨情仇,那已是久远而又古老的故事,早就不堪回顾。

聂思聪一下上前,双手扶住那把椅子,正对上他的双眼道,你的母亲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三!她明知道对方有家室,还要自甘堕落当这个小三!小三本来就该恨!

我母亲也是系出名门大家闺秀!聂靳朗一力为自己母亲争辩,而聂思聪只有一句,真正的大家闺秀就不会给人当小三!

聂靳朗竟无法反驳,这已是一辈子的烙印!

论起家族门第,母亲虽不如聂夫人的母家,却也并非小门小户。只是可惜,母亲始终不受外公宠爱,直到遇到了父亲,就像是遇到了能够呵护她一生的男人。

可这个男人早有家室,她却还是一头栽进去,再也出不来

哈!聂靳朗又笑了起来,小三又怎么样?见不得光又怎么样?父亲他最爱的女人是我的母亲!他之所以会结婚,只是商业联姻!而你是政治婚姻下不受宠的牺牲品!

我十六岁被接回聂家,成了聂家的大少爷!是父亲亲口承认的长子!聂靳朗永不忘那一幕,那仿佛是生命里最为阳光的时刻。

他痴狂的笑,那样得意得逞,下一秒却被打散无形,只是父亲承认而已,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聂靳朗僵住,那些阳光顷刻间被散去,是聂思聪一双眼眸阴鹫对峙,那样刻骨拧心,聂家对外承认的长子是我!聂家现在的当家人也是我!聂靳朗!你永远也没有资格!

像是又一次大厦倾颓败到没有退路,聂靳朗反唇相讥道,就是这一个人,你和你的母亲,一辈子也得不到他的承认!所以你的母亲一定恨死了我,更恨不得让我的母亲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母亲就算恨死了你们,也不会伤害海蓝!聂思聪紧抓住椅臂,他冷声喊着,用一种近乎野兽的咆哮。

聂靳朗突然收敛笑容正色道,为什么不会?谁让她是你的青梅竹马,谁让你喜欢她!我的傻弟弟,你从小就聪明,难道不知道什么叫玩物丧志红颜祸水?只怕你太爱美人不爱江山,她宁可毁了你的心上人,也要让你重拾斗志!

而我就成了最好的憎恨对象,刚好让你有了彻底铲除我的理由!你说这一招高不高手?如果你还不信,就去找已经回乡养老的芸婶问个清楚明白!

质问声里,聂思聪没了声音,只有呼吸在刺痛心肺,是你颠倒黑白信口雌黄!如果是这样,那沈斯曼为什么不说明白!她为什么不说!

你真不知道原因?聂靳朗低声问。

一阵风吹过,吊灯光影也晃动,视线也模糊不清,聂思聪听见那声音幽幽响起,这么疼爱她的聂夫人,这么相亲相爱的一对母子,你以为她能开口?让你们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

那些光影全都刺入眼底扎入心底,却想到有一回他和她强行欢爱时,她苦苦哀求他饶了她,不经意间轻声说:其实不是我,我没有那么做,可你不信吧

他是不信,哪怕她说了,他也不信!

聂思聪一瞬心如刀割!

沈斯曼失踪的事情,终于传到了老太太的耳朵里。

老太太得知后又惊又怒,一下子犯病气倒了。老人家八十岁有余,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指着自己宠爱的孙儿半晌才颤声喊,你!你!你在造孽啊!

聂思聪发不出声音,是他在造孽,是他在造孽啊

老太太心郁气结再也说不出话,聂思聪跪在她的床畔道,奶奶,你放心,我会找到沈斯曼,我一定会找到她!

聂思聪在找沈斯曼。

他不断的找,没日没夜不停奔波,他掘地三尺一般的寻找让人感到疯狂。

旁人劝说都无用,关戎只得请了言海蓝来相劝。

聂氏大厦里车队正准备要出发,前往附近城市搜寻。聂思聪风尘仆仆难掩疲惫,可那双眼睛却始终坚决狠猛。被笼子拘捕到后的野兽,呲牙碎骨也要挣脱。

思聪!言海蓝拉住他的手,你听我说,如果沈斯曼真的决定要走,不要再去找她了!你这样强行去找她,就算找到她了,她也不会愿意回来!

思聪,不要去,不要找了

她这一声唤得太轻柔,她轻轻一牵手,像是要将聂思聪唤回。

言海蓝痴痴望着他,只见他抬手抚向她的脸庞,那样怅然呓语,对不起,海蓝

为什么要突然道歉?言海蓝不知道,却又听见他说,我必须去。

她眼中的柔情刹那化为惊诧,却来不及再挽留,他的手已经放开她。一如五年前她哭求,他却还是放开了她的手。可那时他们都身不由己,而如今她却方觉,她好像失去了什么

聂思聪这一走,就走了近三个月。

北城已经转为冷秋,商贸大厦即将召开第二次市政会晤,城中商界皆传这一次鹿死谁手几乎已成定局,邹氏中途乘胜追击,只因聂氏总经理不知何故抛下整家公司销声匿迹整整一季。

就在会晤前夕,邹氏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邹总!聂氏的总经理突然到了!他就在楼下!

顶层的会晤室里,两个男人各自而坐,前者云淡风轻,后者却像是经历风霜侵袭。

邹非池尚未出声询问,对面之人就已经开口,我知道她在你这里,是你把她藏了起来。

聂思聪一双眼睛直视而来,不带任何迟疑早就夺定!

邹非池道,聂总原来是为了找人,但是可惜,我可不知道你要找的是谁。

整个北城,只有你有这个本事能耐,也只有你,这么多年明里暗里纠缠她,甚至是多次向我讨要她!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能把她藏得滴水不漏,更没有人能让她欠下人情!

听着那沉静男声,邹非池整个人凛然,聂思聪一凝眸终于揭开背后深藏的又一真相,因为她身上流着邹家已故第二位夫人的血!因为你,邹非池,是她名义上的继兄!

邹非池却嘲弄笑说,十六年时间,直到今天,你才肯真正看她一眼,真是不值得。

聂思聪无言以对无法出声,心里又被割下狠狠一刀。

是啊,全是不值。

《最后是我开了口》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最后是我开了口》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