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都市全才狂枭萧彻-萧彻小说在线阅读

都市全才狂枭萧彻-萧彻小说在线阅读

2019-08-13 15:47:07来源:zzy发布:拓跋小妖

都市全才狂枭萧彻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这里推荐都市全才狂枭萧彻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都市情感小说是由作者拓跋小妖创作的,都市全才狂枭萧彻完整版未删节免费试读。他是西方世界的最强者,也是东方功夫的传承者。他为了一个承诺,卸下荣耀,脱下甲胄。回到华夏小镇,发誓守护她三年。可一个小小的U盘,给她带来了不断

都市全才狂枭萧彻-萧彻小说在线阅读

都市全才狂枭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都市全才狂枭》第六章非主流妹妹

苏娜眉头皱起,盯着萧彻看了一会儿,面无表情的收拾东西。

这种情况,她又不是没有遇到过。

这个世界上赖皮的人多了,不却他一个。

冷处理就好了。

这些自视甚高的公子哥,嘴上说的冠冕堂皇,无非也就是苦肉计而已。

砰!

苏娜狠狠关门。

上楼,苏娜简单吃过晚餐,泡了壶茶,坐在窗前,捧着本医书静静看着,偶尔朝楼下瞟一眼,萧彻还直直站在那里,像是站岗的哨兵。

看他站姿,倒有几分军人的风范,苏娜隐隐觉得,这人或许不像以前追自己的那些男人。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苏娜依旧在看书,心思却不像往日那样安定,眼神时不时飘到楼下。

忽然间,她看到萧彻动了,迈着方正的步子,朝远方走去。

她嘴角不由现出一抹轻蔑,眼神更加冷漠。

果然,男人都是这样,没有半点区别。

她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贴身的内衣,将曲线玲珑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上个卫生间,放好洗澡水,苏娜准备关窗洗澡睡觉。

然而,走到窗前,看了一眼后,她眼神呆住了。

只见,萧彻手中拎着个盒饭,大步走回来,重新站到门口。

苏娜心头暗暗有些恼火,原来自己刚才想错了,狠狠瞪了萧彻一眼,她关上窗,脱衣洗澡,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从浴室中走出来,她又不由自主的走到窗前,见萧彻还在那里站着,她眉头紧紧皱起。

有种,你就站一夜!

正是深秋时分,虽然这男人穿着外套,但后半夜的冷风,足够他喝一壶了。

苏娜暗暗想到。

她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随手抽出本书,胡乱翻看着,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

约莫凌晨三点多的样子,苏娜实在撑不住了,眼皮子都在打架,强撑着走到窗前,又看了一眼,萧彻依旧站着。

她心头一片复杂,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极端的疲惫下,也顾不上考虑那么多了,钻进被子,很快进入梦乡。

萧彻站在楼下,眼观鼻鼻关心,全身肌肉,以一种肉眼看不见的幅度,微微震颤着。

长夜漫漫,他只好借助练功来消磨时间。

平心而论,这点折磨对于萧彻来说,完全是小意思。

执行任务的时候,比这恶劣百倍千倍的情况都有过,最狠的一次,他为了追杀一个国际通缉犯,在沼泽中潜伏过一天一夜。

凌晨四点多的样子,一辆出租车急速而来,停在门口。

车门被重重拉开,伴随着少男少女肆意张狂的尖叫声。

一个非主流少女,东倒西歪下车,朝车里的人抛着飞吻,醉醺醺道:东哥,月姐,我到家了,你们慢走,哈,哈哈,注意安全,玩得高兴,记得一定要戴套哦

里面两人一阵哄笑。

三人又轻浮的笑闹一阵,出租车离开,这非主流少女,则是朝萧彻的方向走来。

借着微弱星光,萧彻打量着她,看清楚这少女的长相后,眼神不由微微一变。

先前,萧彻还以为这是住在这附近的非主流脑残少女,可现在一看,这女孩儿,竟然是苏菲!

萧彻之前在苏小军手机上,见过苏菲的照片,一个清纯美丽的小女孩儿。

不过,此时此刻的苏菲,除了脸蛋和照片上一样,其它地方,基本上截然不同。

亮晶晶的潮牌鞋,破破烂烂的牛仔裤,露肚脐的短T恤,五颜六色的头发,看上去别提有多别扭了。

苏菲走了两步,一阵冷风吹过,顿时弯下腰,剧烈呕吐,空气中弥漫出一股酒精和食物混杂腐烂的味道。

她手撑着墙,吐得很痛苦,萧彻实在看不下去了,大步走过去,重重在她背上推拿两下,让她吐干净。

好一会儿,苏菲才好受一点,一抬头,看到萧彻,顿时爆发出尖叫。

啊!

你是谁?

在我家门口干什么?

坏蛋啊,非礼啊,救命啊!

她尖锐的叫声,在黑暗中陡然响起,萧彻情急之下,一把捂住她的嘴巴:闭嘴!

苏菲眼中现出无比的惊慌,却是动也不敢动,她本来就喝多了,脑袋迷迷糊糊,现在脑海中更是一片浆糊。

确认她不会尖叫了,萧彻松开手,撇撇嘴道:我是你姐的朋友,和她闹矛盾了,在楼下站着。

苏菲歪着脑袋,打量萧彻好一会儿,迷糊的小脑袋瓜转了半天,翻了个白眼。

吓死宝宝了,你神经病啊,妈蛋半夜三更不睡觉,跑到我家门口来!

我最烦你们这些苍蝇了,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配得上我姐吗?LOW逼!

苏菲骂了两句,一把推开萧彻,踉踉跄跄回家。

走到门口,她软软倚靠在门上,小手在包里摸索了半天,却找不到钥匙。

砰砰砰!

姐,姐,开门,本宝宝回来了!

姐!

快点!

苏菲用力拍打着金属门框,刺耳的敲门声,传出去很远。

萧彻眉头紧紧拧着,苏菲怎么是这个样子?

苏小军是自己的兄弟,他的两个妹妹,也是自己的妹妹。

自己的妹妹,折腾成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萧彻想打她一顿的心都有了。

大概是听到妹妹的敲门声,楼上灯亮起,苏娜从睡梦中醒来,因为睡眠不足的缘故,脑袋有点疼。

看了窗外一眼,妹妹趴在门上,那个男人就站在她旁边,苏娜心中一咯噔,睡意顿时全消。

虽然,这个叛逆的妹妹,正和自己闹冷战,但毕竟是自己的妹妹。

苏娜披上件外套,飞快下楼,开门,装作没看见萧彻的样子,小心搀着苏菲的胳膊,把她拖进门。

需要帮忙吗?萧彻开口问道。

苏娜理都没理他,两条胳膊抱着苏菲,用腿关门。

就在这时,苏菲又吐了,一股混杂着浓烈酒精气息的呕吐物,直接吐了苏娜一身。

苏娜一声惊呼,胳膊一软,苏菲顿时直直朝后摔去。

萧彻一把拉开还没彻底锁上的大门,张开胳膊,轻轻抱住即将摔倒的苏菲。

我帮你吧。

萧彻毫不费力的一个公主抱,将苏菲抱起,朝楼上走去。

苏娜眉头一皱,大声道:不需要,放下我妹妹,出去!

她堵在萧彻面前,不让他进门,伸手来抢苏菲。

被萧彻抱在怀里,苏菲感觉到暖洋洋的,这会儿她神智已经彻底模糊,咯咯笑着,张开双臂环着萧彻的脖子,小嘴吧唧在萧彻脸上重重亲了一口,然后雨点般的吻落下。

见到这一幕,苏娜顿时呆住了。

萧彻也是惊呆,一股子酒气和呕吐物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别提有多难闻了。

醉酒的不良少女,当真是可怕。

我我先把她送上去,就这么定了。萧彻眉头微微皱着,沉声说道。

这一次,苏娜倒是没有拒绝,重重跺跺脚,走到柜台前扯了两张纸巾,飞快清理一下身上的呕吐物。

想了想,她顺手抄起把手术剪,跟在萧彻身后。

眼角余光瞟到她的动作,萧彻又是苦笑。

得,这姐妹俩,一个未成年非主流不良少女,一个被害妄想症冰山美人,都不正常。

看来,还是要用自己宽广的胸怀,给她们安全感,让她们感受到爱的力量。

萧彻将苏菲送回卧室,苏娜寸步不离的跟着,藏在口袋里的手,始终抓着那把手术剪。

剩下的事儿交给你了,我先出去了,免得你又把我当成色狼。晚安,苏医生。

萧彻笑着说道,干脆利索的出门。

苏娜握着手术剪的手渐渐松开,站在二楼的楼梯上,看着萧彻下楼,一步步朝门外走去。

当萧彻的手碰到门锁时,她嘴唇动动,终于忍不住喊道:谢谢。

萧彻愣了一下,转身咧嘴笑道:不客气。

萧彻慢吞吞开门,动作慢到极点,心里则是不住嘀咕,你到底开口说话留人啊,光说个谢谢有屁用?

只是,苏娜根本没有半点留人的意思,只是开口说道:喂,我劝你还是去找个宾馆住吧,没用的,天底下女人那么多,何必纠缠我?

到现在,苏娜对萧彻,倒是也没那么冷漠了。

她心中隐隐也看出来,萧彻和以前追自己的那些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萧彻转身,仰头看着她,笑眯眯道:天底下男人那么多,是有很多人渣,但也有许多好人,比如我。

苏娜瞪了他一眼,嘴唇动动,正想开口反驳,这时,一楼的电话铃声,突然急促响了起来。

萧彻飞快走过去,接起电话。

苏娜也是急匆匆下楼,一把从萧彻手中,把听筒抢了过来。

喂,是苏医生吗,你快来,快来我家,铜锣巷,53号李建国,我爸爸心脏病犯了,上卫生间摔倒,腿好像是骨折了,我打110,一直是占线,你快来,快来啊

听筒中,传出一个男人急促的声音。

苏娜简单询问一下情况,飞快挂了电话,准备出诊。

这时,萧彻已经把医药箱收拾好,手中还拿着她的白大褂,随手给她披上:我陪你去!

苏娜嘴唇动动,想拒绝,犹豫一下,还是没说出口。

毕竟,救人要紧,心脏病加骨折,病人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自己一个人,不一定忙得过来。

她之所以招护士,也正是为了在这种突发情况下,能有个帮手。

两人飞快出发,苏娜没有驾照,也没有买车,只有一辆女士摩托车,萧彻果断提出自己骑车,苏娜指路。

凛凛夜风中,一辆粉红色摩托车风驰电掣而行,开出跑车的速度。

苏娜心惊胆颤,下意识抓紧萧彻的衣角,犹豫了一下,脑袋轻轻贴在他背上,忽然觉得有些温暖。

《都市全才狂枭》第七章深夜出诊

小镇不大,萧彻速度又快,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便到了病人家中。

天还没亮,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早在小区楼下等着,焦急把两人迎进去。

苏娜快步走在前面,萧彻跟在她身后,仿佛一个最合格的助手,取出橡皮筋,给她扎起被风吹乱的头发,戴上发套。

萧彻动作很快,这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苏娜还来不及拒绝,萧彻早已做完一切。

她狠狠瞪了萧彻一眼,自己带上口罩和手套,走到床前,为病人检查身体。

床·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已然陷入昏迷,脸色苍白得可怕,气息极其微弱。

老人摔断了一条腿,血液淤积之下,肿胀的极其粗大,而且还在不断流血,洁白的床单上被彻底染成红毯,床垫都被浸透。

动脉大出血!

苏娜鼻尖冒出细密的汗珠,飞快取出绷带,绞紧固定,忙活几分钟,总算是止住汩汩而留的血。

只是,老人的气息,已然更加微弱,进气多出气少,犹如寒风中的烛苗,随时有可能熄灭。

不行

这样不行

病人有心脏病,下肢经脉又有许多淤血,简单的止血根本无济于事,反而是会让血液回流,心脏病更加严重。

萧彻眉头紧紧皱着,沉声说道。

苏娜脸色也是苦涩,她自然是明白这个情况,老人的情况很严重,也很特殊。

包扎止血,血流会回流,压迫心脏,加重心脏病。

不止血,老人绝对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若是此刻,有高科技医疗器械和足够的血浆,她倒是也可以勉强做个手术,拼一拼能否见到奇迹。

但现在,什么都没有。

那中年男人见到这一幕,似乎明白什么,用力抓着苏娜的胳膊,不住哀求道:苏医生,什么情况,你一定要救救我家老爷子啊我,我给你跪下了

说着,这个中年男人就要朝下跪去。

别,你快起来,还是先打120吧苏娜手忙脚乱的扶起他,心中窘迫到极点,又焦急到极点。

男人回过神来,迅速拿出手机,拨通120,只是,连播了好几遍,听筒中依旧是忙音,根本打不通。

气急败坏之下,男人狠狠把手机砸在地上,全身无力的瘫软在地,痛哭流涕道:苏医生,这帮狗娘养的靠不住,现在只能靠你了,你是医生,一定要救下我父亲,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苏娜眼神更加愧疚,脸色苍白如纸,脑海中都是一片空白。

怎么办???

做为一个医生,此刻她只恨自己学艺不精,无地自容,简直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别吵了!就在这时,萧彻忽然一声大吼。

萧彻眉头紧紧皱着,埋头思索救治方案,想了一会儿,飞快打开医药箱,取出一盒银针,点燃酒精灯消毒。

帮我脱掉老人的衣服。一边给银针消毒,萧彻大声说道。

苏娜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眼中重新浮现出希望。

难道萧彻有办法?

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到河面上最后一块木头,苏娜麻利的解开老人的衣衫,露出瘦骨嶙峋的胸膛。

萧彻转头看向那中年男人,肃然道:听着,我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治不治,你说。

中年男人尖锐的喉结蠕动两下,小鸡啄米般点头,应和道:治,治,治,都听您的。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说句难听的话,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

见男人点头,萧彻指尖夹着这根银针,轻轻一弹,银针顿时剧烈震颤,晃动出一片肉眼看不清的幻影。

咻!

下一秒,这根银针,已经直直插在老人胸膛上,入肉三分。

男人紧紧攥着拳头,死死盯着这一幕。

苏娜也是提心吊胆,目不转睛看着。

萧彻马不停蹄准备另一根银针,消毒后,第二根银针如法炮制,落在老人腰间。

紧接着,萧彻不断施针,第三根,第四根,第五根

一共九根银针,尽数插在老人光着的身上,九根针都在剧烈震颤,看上去颇有些触目惊心。

萧彻也是满头大汗,深深吸了口气。

这是夺命九针。

二师父的独门绝学,萧彻不是第一次使用,但每一次用,也都是战战兢兢。

这门针法的效果,实在是太霸道,旨在激发人体潜能,相当于一剂虎狼补药,硬生生从阎王手里夺命。

九针下去,生死由命,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

萧彻也是冒险。

片刻后

老人肿胀的双腿,淤积的血液渐渐疏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肿。

老人呼吸也平缓许多,急促喘着气,脸色恢复三分红润。

成了

萧彻暗暗捏紧拳头,开口道:可以了,先正骨吧,然后送医院。

苏娜满脸惊喜,不住点着头,眼神亮晶晶的。

接下来,两人飞快行动起来,为老人正骨,然后喂了药,老人脸色虽然依旧痛苦,但呼吸却渐渐平稳下来,病情被控制住了。

天终于亮了。

男人找了辆车,小心翼翼带着老人上医院,对萧彻和苏娜千恩万谢。

萧彻骑车带着苏娜,扬长而去。

到了诊所,苏娜下车,眼神很是复杂的盯着萧彻。

这一路上,她想了一路,心乱如麻。

心中对萧彻又是敬佩,又是怀疑。

敬佩他的医术。

怀疑他的目的。

苏娜可以百分百肯定,这家伙绝对是个有真才实学的高人,还是高到没天际的那种。

就凭那一手出神入化的针法,即便走到哪里,也会被人封为座上宾。

这种神医,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但,这么一个高人,怎么会来自己的小诊所?

她脑海中还是这个疑问。

萧彻停好摩托车,走到苏娜面前,伸了个懒腰,笑眯眯道:老板,饿了,管早饭不?

见到他这幅模样,苏娜不由噗嗤一笑。

犹如一朵冰山雪莲,蓦然间绽放,明艳不可方物。

好啊,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不过,在吃饭之前,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她笑着说道。

思虑再三,苏娜还是决定,必须要将萧彻的目的搞清楚。

不然,这块大石头悬在心头,自己绝对没法安心。

问吧。萧彻笑笑。

苏娜目不转睛的盯着萧彻的眼睛,开口问道:你为什么来我的诊所?

果然是这个问题。

苏娜警惕心理如此之强,即便自己帮了她这么大忙,还是无法打动她的心。

萧彻觉得,自己有必要透露一些信息出来。

笑着摇摇头,萧彻开口道:我说实话吧,我是你哥哥的朋友,是他让我帮忙照顾你们俩的。

听到这话,苏娜顿时呆住。

回过神来,她一把抓住萧彻的胳膊,急急问道:你认识我哥?你怎么不早说?我哥现在在哪?他怎么样了?你们在哪认识的?

苏娜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大概是情绪太过激动的缘故,她脸色有点红,眼神发亮,像是一个娇憨活泼的小女孩儿,再没有半点冰山美女的样子。

萧彻眼睛都看直了。

大概,这才是她真正的本性。

我在巴黎见到他的,我们一见如故,是很好的朋友。

他现在很好,就是工作比较忙,回不来。据说是签了保密协议,要去一个地方三年,三年内都不能和外界沟通。

我正好要回国,他让我帮忙照顾你俩,苏娜,苏菲,他和我说过许多你们的事情,比如,你最喜欢的花是梧桐花,最喜欢的水果是桑葚,最喜欢的玩具是海绵宝宝,还有,妹妹,从小喜欢养刺猬,养仙人掌,却总是养不活

萧彻面不改色的说道。

说谎不是他本意,但,思来想去,萧彻还是觉得,暂时不能透露苏小军的死讯。

这俩姑娘,一个封锁内心,一个放纵欲望。

这些,都是因为缺爱,缺乏安全感。

如果再告诉她们,家里的顶梁柱,唯一的哥哥,也不在了,她们绝对会崩溃的。

听到萧彻的话,苏娜面色变了几变,心中再无半点怀疑。

萧彻说的,都是小时候的事情,除了哥哥,绝对没有其它人知道。

她彻底变了副样子,跺跺脚,娇嗔道:你这个人你怎么不早说,真是,白白在外面站了大半夜,我还以为,以为你是那些

萧彻摊手笑笑,顺着她的话补充道:你以为我是那些追你的男人?

苏娜微微脸红,白了他一眼,傲娇道:谁让你撒谎?还说什么找工作?说的和真的一样。

见她这幅小女儿姿态,萧彻就忍不住调笑道:其实我真的在找工作,我刚从国外回来。还有,你哥一直叫我妹夫。我呢,也想先看一下,你是个什么样的姑娘,所以,呃我就来了。

苏娜脸色一变。

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她倒是也没生气,只是心情有点乱。

如果,萧彻昨天下午和她说这话,她肯定会二话不说赶人。

如果,萧彻昨天晚上和她说这话,她可能会考虑再三,赶人。

但,现在

不知为何,她心中隐隐有点微妙的悸动。

似乎是慌乱,又似乎是甜蜜。

就像是小时候,被哥哥带着,去隔壁家的果园里,偷吃美味的桑葚。

你你先坐一下,我去做早餐。

苏娜脸色通红的站了好一会儿,找了个借口,转身朝厨房走去。

进门,她全身无力的靠在门板上,摸摸自己的脸,红得发烫。

《都市全才狂枭》第八章我一定要赶走你!

没过多长时间,苏娜便端着早餐出来。

清晨明媚的阳光照在她身上,为她蒙上一层梦幻般的金色光圈,美的让人心醉。

萧彻身心极其放松,一片宁静。

这样的生活,貌似也不错。

早餐很丰盛,喷香的酥油茶,奶白色的大馒头,还有一叠色香味俱全的香辣腌菜,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香气。

你先吃,我去叫菲菲起床。

苏娜这会儿有点不敢看萧彻的眼睛,放下早餐,便是急匆匆上楼。

楼上一阵鸡飞狗跳的闹腾,十几分钟后,苏娜拉着睡眼惺忪的苏菲下楼。

下了半截楼梯,一眼见到萧彻,苏菲顿时睡意全消,像是一只被激怒的小公鸡,噔噔噔下楼,警惕的盯着萧彻道:姐,这谁啊,怎么在咱家吃饭?哎你谁啊,脑子有病吧,出去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萧彻刚喝了一大口酥油茶,听到这话,差点没喷出来。

这姑娘,怎么说话呢,跟个冲天炮一样。

菲菲,不许没礼貌,这是呃,诊所新请的医生,萧医生。苏娜飞快打着圆场。

她并没有告诉苏菲,萧彻是苏小军的朋友。

大概是因为叛逆期的缘故,苏菲现在对苏小军这个亲哥哥,都是颇有怨言,埋怨他这么长时间,也不回来一趟。

对此,苏娜也是无奈。

苏菲狐疑的看了萧彻一眼,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踢踏着白生生的小腿跑向苏娜,伸手摸向姐姐的额头,道:姐,你不是最讨厌这些臭男人的吗,这什么情况,你不会是发春了吧?

发春

萧彻脸色古怪,忍得很辛苦。

苏娜则是一个脑瓜崩,重重敲在她脑门上,气道:苏菲!你再胡言乱语,这个月零花钱全扣掉!

见姐姐真的生气了,祭出杀手锏,苏菲吐吐舌头,嬉皮笑脸道:姐,别啊,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你大人有大量,来来来,吃饭吃饭,我去给你盛。

苏菲很是狗腿的把苏娜搀到餐桌上,又白了萧彻一眼,这才踩着小猫步朝厨房走去,端着一个餐盘走出来。

见她端得吃力,萧彻站起身来帮忙,苏菲小腿虚踢,刁蛮道:起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告诉你,大叔,想泡我姐姐,得先过我这关!

萧彻摸摸鼻子,无奈又无语。

喂,你叫什么?心不在焉的喝了口油茶,苏菲咋咋呼呼问道。

萧彻懒得跟她一般计较,撇撇嘴道:萧彻。

萧彻什么鬼啊,你认识萧炎不?都是你们老萧家的人

萧彻呆了一下,有点跟不上这天马行空的节奏,下意识反问道:萧炎是谁?

切,土包子,萧炎你都不知道,大叔,你半截身子都埋在土里了。

苏娜嘴角抽搐,开口道:萧炎是一部小说的主角,萧大哥,你别介意啊,我妹妹她,性格有点淘。

萧彻撇撇嘴,这叫淘?

这明明是欠揍好么?

要不是自己刚融入这个环境,不想做得太过分,分分钟教她怎么做人。

姐,我吃饱了,再见。土包子大叔,你最好老实点,要是让我发现哼哼!随意喝了两口油茶,苏菲站起身来,临别还威胁的点了点萧彻肩膀。

看看桌子上那大半碗酥油茶,还冒着喷香的热气,萧彻脸色微微一变,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大声道:等下,把饭吃完!

这姑娘,别的地方任性,都好说。

但,浪费粮食这一点,萧彻绝对无法容忍。

作为一个军人,珍惜粮食,是萧彻早已烙印在骨子深处的本能。

无论是五星级餐厅的大餐,还是比石头还硬的窝窝头,萧彻都啃过,啃得干干净净,一点都没浪费过。

你干嘛啊?放开我,放手!土包子!

苏菲感觉自己娇嫩的小胳膊,像是被老虎钳夹住,痛彻心扉,顿时大呼小叫。

萧彻不依不饶的看着她,眼神冰冷到极点,再次重复一遍:把饭吃完!

这一声吼,比刚才那句声音还大三分,苏菲全身一哆嗦,眼睛隐隐就湿润了。

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紧咬嘴唇,仰起脑袋,倔强盯着萧彻,眼中透露出强烈的恨意,又是委屈又是愤怒的吼道:你谁啊?你管我?土包子!乡巴佬!

苏菲又抓又踢,拳脚落在萧彻身上,然后看向苏娜,委屈道:姐,他欺负我!你也不管管。

苏娜慢吞吞咬了口馒头,嘴唇动动,面无表情道:不管我事,恶人自有恶人磨。

对妹妹的顽劣性子,苏娜也是忍好久了。

可她心软,也舍不得下重手管教,导致妹妹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现在,有萧彻帮忙管一下她,倒也是件好事。

她硬下心来,不理会妹妹的哀求。

萧彻强拉着苏菲的胳膊,把她拉到餐桌前,端起那碗酥油茶,送到她嘴边。

苏菲死死咬着牙,扭着脑袋,忽然呸的一声,朝着萧彻吐口水。

以萧彻的身手,怎么可能被她偷袭到,脑袋一偏,便轻飘飘的躲过了。

萧彻想让她长长记性,捏着她的嘴巴,手一倾斜,苏菲顿时狠灌了一口。

咕咚

咕咚,又一口。

土包

咕咚

苏菲还在骂骂咧咧,却是根本骂不出口,大口大口灌着,喝完一碗酥油茶。

她气得全身发抖,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们,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

土包子,你等着,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我一定要把你赶出去!

她声嘶力竭的喊着,飞快朝门外跑去。

吃过早饭,诊所开门,苏娜和萧彻两人很快忙碌起来。

虽然是第一天在诊所工作,但萧彻战场出身,行医经验何其丰富,将所有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

苏娜反而闲了下来。

两个人仿佛互换了位置,萧彻成了主治医生,她倒是成了护士。

萧彻效率很快,中西医结合,不管什么病人,都是药到病除。

苏娜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搭档,一开始竟然有些跟不上节奏。

不过,治了几个病人之后,两人之间的配合越来越默契,苏娜也是渐渐把自己摆在护士的位置上。

她发现,和萧彻搭档,自己像是被导师带着,学到了不少很实用的小技巧。

忙活整整一上午,送走最后一位病人,两人总算松口气。

苏娜终于得空,好奇的看着萧彻,忍不住开口问道:喂,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厉害?

以前是杀人的,杀人和救人,其实差不多。萧彻笑眯眯说道。

苏娜瞪了他一眼,道:少来,又撒谎,快说,不然中午不让你吃饭!

萧彻嘴唇动动,正想开口说话,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一辆厚重的黑色机车,嚣张的一个飘逸甩尾,停在诊所门口。

车上下来两个人,都是高高瘦瘦的,左边一个头发染成黄色,右边则是红色,还打了耳钉,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小流氓。

还没进门,黄毛小流氓,重重踢了一脚门,大声喊道:苏娜,出来,这个月的水电费,该交了!

听到这声音,苏娜脸色顿时变了,脸上笼罩一层冰霜,随手拿起把手术刀,站起身来。

萧彻愣了一下,也是回过神来,开口问道:什么人?

两个流氓,收保护费的。苏娜恨恨说道。

近年来,小镇经济不景气,不少工人都下岗,一些留守青年也找不到工作,又受不了外出打工那份苦,成天厮混,隐隐成了镇上一颗毒瘤,到处惹事生非,不少商家都深受其害。

苏娜家里只有两个女孩儿,诊所又是日进斗金,自然成为他们的重点照顾对象。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上门了。

我来吧,放下,小心伤着自己。萧彻一把抓住她的手,将手术刀接过来。

被萧彻抓住自己的手,苏娜心头一跳,脸上不由生出两抹红霞。

两个小流氓刚好进门,见到这一幕,眼皮子一跳,顿时就大呼小叫道:喂,放手!你知道她是谁么?

萧彻冷冷看了他们一眼,二话不说,左脚狠狠搓了下地面,像是一颗出膛的炮弹,狠狠射向两人。

铁了心要给他们长长记性,萧彻手中的手术刀,挥舞出一团银光,动作快到极点,在两人身上来来回回划过。

明亮的手术刀,反射太阳光,两人被晃得眼睛都睁不开,大呼小叫,脚下不住后退。

两人睁开酸麻的眼睛,下意识擦了把眼泪,蓦然觉得身上一凉。

互相对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两人身上的衣服,已经彻底成了碎布片,散落满地,全身上下就剩下一条大裤头。

两人都惊呆了。

这什么刀法?

武林高手么?

你你是什么人?

我警告你啊,别过来!别过来!

跑!

见识了萧彻神乎其技的刀法,两人彻底胆寒,转身拔脚就往外跑。

咻!

萧彻手腕抖动,锋利的手术刀,被他当成飞刀丢出,从两人头顶飞过,凉飕飕的,切断一大片头发。

站住!萧彻沉声说道。

两人全身哆嗦,像是中了定身法一般,动也不敢动了。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

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敢来了,保证不来了!

两人哀声求饶,心中仿佛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心碎得跟饺子馅一样。

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这种人,能把手术刀当成小李飞刀用,真他么变态!

萧彻大步走到两人面前,捡起手术刀,指指门外,马路对面那根电线杆,冷声道:去,绕着那根电线杆,跑一百圈。

听到这话,两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裸奔?

虽然身上还留着条裤头,但,这幅德性,也和裸奔差不多了。

真要干出这么丢人的事儿,以后可就没脸见人了。

有意见?萧彻皱眉反问。

两人心头一片苦涩,老老实实的绕着电线杆跑了起来。

萧彻站在门口,大声呵斥道:口号喊起来!一,二,三,四!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都是两眼泪汪汪,有气无力的喊着:一,二,三,四!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没吃饭么?声音大点!萧彻抚摸着手术刀,慢条斯理说道。

两人眼角有泪滴划过。

一!

二!

三!

四!

首战用我!

用我必胜!

响亮的口号声,传出去很远。

《都市全才狂枭》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都市全才狂枭》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