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至尊弃少李云清-李云清小说在线阅读

至尊弃少李云清-李云清小说在线阅读

2019-08-13 16:08:27来源:zzy发布:今安在

至尊弃少李云清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这里推荐至尊弃少李云清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都市情感小说是由作者今安在创作的,至尊弃少李云清完整版未删节免费试读。觉得自己很有钱?自以为人脉很广?有一个首富弟子的李云清,只是静静的看着不想说话。

至尊弃少李云清-李云清小说在线阅读

至尊弃少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至尊弃少》第六章越来越没规矩

后面跟进来的方怡,听到这话,又是好奇又是好笑。

看看你干的好事儿,就你懂是吧?面对李云清的时候,方怡瞬间变了脸色,语气很是不满。

李云清一脸的坦然:我说的是事实,而且他自己也承认了,这就是假的。

随即李云清又瞄了一眼茶几上零散的项链,淡淡加了一句:你要是觉得戴一个假项链出门无所谓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说完,李云清也转身上楼回房。

你...

瞧着李云清一副没事儿人的态度,方怡顿时气结。

晚上段婷婷回来后,就被方怡拉到一旁,单独聊了好大一会儿。

李云清知道方怡说的是什么,无非是给段婷婷介绍新的对象啥的。

不过看段婷婷回房的表情,应该是没同意。

李云清清楚自己在段婷婷心中的地位,谈不上喜欢,也算不上讨厌,更不会让家人操控自己的一生,像个物品被人转来转去。

至于白天张建仁来家里的事儿,段婷婷没问,李云清也没说。

换做别人,张建仁拿了一个假的项链,来讨好自己的丈母娘,肯定会给老婆描述一番的。

然而李云清觉得没必要。

奇葩的人李云清曾见过的太多了,像张建仁这种,在李云清眼里,不过是一只可笑的跳蚤而已。

次日早上起来,李云清刚推开门,就看到段婷婷姐妹俩,打扮的清新靓丽,正坐在沙发上。

穿一身像样的衣服,准备坐车跟我们走。看到李云清出来,段菲菲放下手里的手机,没好气的开口,眼睛看也不看李云清一眼。

李云清下意识的偏头看了下外面,段福坤夫妇已经在车上等着了。

这时准备干什么去?

难道段婷婷想明白了,准备去和自己离婚?

心想着,段菲菲有些不耐烦了:愣神干什么?今天是刘老伯六十寿诞,你要是不想去的话,可以不去,正好我们也不用担心你给我们家丢人。

李云清愣了下,这才明白什么,赶紧去房间换衣服。

段菲菲说的刘老伯,是个在段式家族举足轻重的人物。

刘老伯全名刘劲松,二十多岁就跟着段老爷子打天下,是段老爷子的左膀右臂,换句话说,没有刘劲松尽心尽力的帮助,也没有段家的今天。

所以在段老爷子去世之前,为了防止儿孙争夺家产,特意请律师立下遗嘱,将段家企业的命运的最终决断权交给了刘劲松。

临终更嘱托刘劲松,帮他监管考核段婷婷这一辈年轻人,替他选出段家企业的最终继承人。

所以,在外界看来,段家企业有自己的董事会,但真正把控集团命脉的,则是幕后的刘劲松。

在这种前提下,刘劲松在段家可谓是德高望重,而段家大大小小,也对刘劲松尊敬有加,在工作上,对刘劲松的建议,都不敢大意。

很快,李云清换好了衣服,出来冲着段婷婷笑道:好了,咱们可以出发了。

段婷婷懒得理会他,直接出门坐上了车。

李云清一脸的无奈。

坐上车之后,丈母娘方怡和XY子段菲菲,都是一脸的鄙夷。

岳父段福坤发动车子的时候,方怡瞥了李云清一眼,语气尖酸的说道:我警告你,等下到了地方,你给我老老实实的,不要乱说话,免得给我们家丢脸。

李云清一阵无语,也懒得回答,偏头去看窗外。

李云清的态度,让方怡心里很不爽。

喂,我跟你说话,听到了没?越来越没规矩了。

见李云清还不说话,方怡就要多讥讽几句,这时,开车的段福坤开口道:行了行了,他本来就很少出门,能乱说什么?

方怡哼了一声,狠狠瞪了李云清一眼,总算是消停了下来。

等下见了那些亲戚,你好好的坐着吃饭就行了,他们说什么,你也别去计较!快到地方的时候,段婷婷低声的说道。

李云清淡然一笑,点了点头。

很快,到了刘老伯的住所,段家的亲戚,差不多都到齐了,大厅里一片欢声笑语,热闹非但。

段福坤一家刚出现,顿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是大伯一家来了。

一段日子没见,菲菲又变漂亮了呢。

段婷婷,怎么来的这么晚?

诸多亲戚,开始和段福坤一家人打招呼,眼睛看都不看李云清一眼,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

一个乞丐一样的废物,入赘了段家,让段福坤一家饱受外人嘲笑也就罢了,还让他们整个段氏家族蒙羞,他们怎么可能会待见李云清?

感受着周围众人的冷漠,李云清内心一片淡然。

对于这些只看表面的人,李云清不去跟他们计较,也懒得计较。

这样也好,自己不用理会这些无聊的应酬,可以安安静静的吃饭。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对李云清视若无睹。

一个让自己家族蒙羞的家伙,总有人会看不过去,更不会错过任何羞辱李云清的机会。

啧啧,这不是咱们段家有名的软饭王嘛?怎么?李云清,今天可是刘老伯的寿诞,你就空着手来了?好意思?

就在李云清认为可以清净的时候,一个刺耳的声音,在旁侧响了起来。

李云清闻声看去,顿时暗暗皱眉,说话的是段婷婷的堂兄段超。

段超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

另外几个堂兄弟,也是跟着起哄。

哎呀,超哥就别跟他计较了,他一个废物,出去给人家看门,人家都不要,你指望他能拿出来礼物?

就是,一条癞皮狗,你能指望它嘴里能吐出象牙来?

呵呵,真不明白,自己这么废物,还有脸参加宴会。

我看是婷妹可怜他....

几个人你一眼我一语,因为周围不少人,也都跟着一阵哄笑。

就连站在外面的那些佣人,也都纷纷侧目。

李云清一脸的淡然,看着段超道:参加宴会,非要带着礼物,才能显得有诚意么?

《至尊弃少》第七章什么才叫有诚意?

呦呵?听你这意思,你两手空空的来,就带了两只手,一张嘴,你还有理了?看来你在我婷妹家,白吃白喝习惯了,软饭王都当的心安理得了是吧?

段超一脸的压抑,故意很大声的说道,再次引得周围一阵讥笑。

李云清淡淡一笑,不做理会。

然而站在一旁的方怡,脸色却很是难看。

来的路上,自己特意交代他,让他少说话,哪知道这个废物偏偏不听,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一个废物女婿,本盼着今天的宴会能顺顺利利的,哪想到刚来,这个废物就要给自己丢人现眼了。

这个废物,就不该带他来。

这时,段超得意的指了指旁边:看到了没,要有诚意,这些才算是诚意,而不是嘴上说说就行,要拿出实际行动来。

李云清瞥了一眼,旁边的桌上堆满了礼物,种类琳琅满目,并且每一个都价值不菲。

瞧着段超一脸的骄傲,李云清有些忍不住了,张嘴就要争执,方怡寒着脸,赶紧喝止道:赶紧闭嘴,还嫌不够丢脸么?

就在这时,大厅后面传来了动静。

是刘老伯出来了。

刘叔。

刘叔身子还是那么硬朗,真是我们段家之福啊。

刘老伯。

看着刘劲松一身黑色丝绸唐装,缓缓而出,众人赶紧起身相迎,七嘴八舌的打招呼,态度一个比一个还要客气。

因为过度操劳,刘劲松虽是刚过六十五,却驼着背,老态略显,不过气势犹在,让人不可小觑。

刘老伯,今天是你的六十五大寿,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礼物,虽然没多少钱,也就十几万,还是希望刘老伯能够喜欢。

刘老伯,还有我的,我特意在国外买来的。

知道刘老伯喜欢养鸟,我专门托人...

刘劲松和众人笑着打了招呼,刚坐下,段超几个,就迫不及待的卖弄自己的礼物起来。

对方有确定谁是继承人的权利,哪怕不是段家的人,在段超众人眼中,那也是亲爷爷一样的存在。

当然,这些殷勤,只单单在表面上。

刘劲松笑着摆摆手:你们几个呀,就是一个生日,不用这么破费。

段超一脸讨好的笑意:这哪算破费?我们不过表达自己的一点心意,只要刘老伯开心,比什么都强。

说着,段超目光一转,落在李云清的身上:不像有些人,一点心意都拿不出来,还好意思在这待着。

就是,换做是我,早就走了。

人家脸皮厚,你怎么能和人家比?

周围有几个不嫌事儿大,再次跟着起哄。

李劲松看了一眼李云清,顿时明白了什么,笑呵呵的摆手道:行啦行啦,今天大家难得聚在一起,我很高兴,我相信段老爷子在天之灵,也会很欣慰的,段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就希望你们这些小辈,能够团结一心,这样咱们公司才会有更加美好的辉煌,所以这点小事,就不用计较了。

段超笑着没说话,然而在他的暗中示意下,人群中有一个声音响起:不行,我们段家容不下这么不要脸的人。

没错,在我们段家白吃白喝,对公司一点贡献都没有,根本没资格在这里。

赶紧滚吧,还有脸待着?

嘲弄的声音,时不时在周围响起,段福坤和方怡的脸色难看至极,只觉这才是丢脸丢到家了。

段菲菲的脸色,更是说不出的厌恶。

李云清却没有生气,只觉得很无趣,耸耸肩,笑道:既然我这么不受待见,那好吧,我先走一步。

说罢,就大步走出了大厅。

你们...唉...

坐在那里的刘劲松,更是一脸的无奈,想要劝解几句,却又一时词穷,情急之下,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刘叔?

刘老伯....

糟了,刘叔的脑梗病犯了。

霎时间,大厅乱作一团。

听到动静,李云清站住脚步,回头看着大厅的情况。

就看到众人神色各异,有的一脸紧张,有的神色淡漠,还有的表情中,透露出一丝丝的窃喜出来。

观察到这些,李云清心里一阵冷笑。

如果刘劲松今天去世了,有些人,就可以明目张胆的争夺家产了。

这时,有人已经联系医院了,有的则是跑出去准备车子。

李云清站在那里没动,而是通过自己在家族所学到的医术,在默默观察刘劲松的脸色。

脸色由白转青,嘴唇发紫,显然是到了生死关头。

这样是经不起折腾的。

暗暗寻思了下,李云清快步走了过去,将刘劲松立起来,让其重新坐在了椅子上。

你个废物,想干什么?

瞧见这一幕,站在一侧的几个人,都赶紧出言呵斥。

李云清淡淡道:他现在大脑血管淤堵,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状态,从这里到医院,至少十五分钟,他撑不了这么久了。

众人呆了一呆,看向李云清的眼神,都无比的诧异。

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蒙的?

还是在哗众取宠?

李云清,你少在这儿故弄玄虚,你懂什么?愣神之下,段超率先反应过来,冷笑着讥讽道。

李云清看他一眼,道:我懂什么?我要是告诉你,我能治好刘老伯呢?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再次一片寂静。

这时,段福坤一脸的复杂,沉声道:云清,别胡闹,赶紧让他们送刘叔去医院。

李云清摇摇头:我说了时间不够,非要这么做的话,刘老伯只怕会死在半路。

别听他瞎扯了。

赶紧抬刘老伯上车。

好啊,你敢咒刘老伯死?

几个人说着,就要上来,却被李云清再次拦住,开口道:既然你们不相信我,可以和我打个赌。

段超目光一转,冷笑道:好,我跟你赌,你想赌什么?

李云清淡淡一笑,目光紧紧的看着段超:我要是治好了刘老伯,你就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

《至尊弃少》第八章真治好了?

你要是输了呢?段超表情隐隐一变,随即冷笑了下,眼中满是轻蔑。

李云清耸了耸肩:你说。

段超环视了一圈,眼中闪烁着一丝的狡诈,朗声道:你要是输了,你们家就要放弃家产的分配。

顿时,整个大厅再次一片哗然。

众人的表情,也不断变幻,精彩起来。

是的,刘劲松要是死了,自己这些人就不用看他的脸色了,也能光明正大的分家产了。

云清,赶紧退下,别耽误了刘叔的治疗时间。此时,在众人各怀心事的注视下,段福坤脸色也沉了下来。

一旁的方怡无比的激动,叫道:这个废物瞎闹,和我们家分财产有什么关系?

段菲菲更是满脸厌恶的瞪了下李云清,对着周围喊道:你们别听他的,他就是个神经病。

李云清没理会方怡和段菲菲,而是认真的看着段福坤,低声道:爸,你放心,我有把握救活刘老伯。

顿了下,李云清瞥了下周围,压低声音继续道:你也看到了,不少人都希望刘老伯不在,他们好分家产,你真的希望段家的产业要四分五裂?

段福坤张了张嘴,一时语塞。

这时,段婷婷走上来,拉着李云清的胳膊,皱眉低声道:你别胡闹了,还是赶紧叫救护车送刘老伯去医院吧。

放心,我有办法。李云清微微一笑,回应道。

与此同时,其他人再次叫嚷起来。

婶婶,你就别说话了,李云清是你的女婿,怎么能和你家没关系?

对啊,婷婷你就别拦他了,一个吐沫一个钉,他说能救活刘老伯,你就让他试试呗。

难道你们家,想分家产,不希望刘老伯康复?

众人七嘴八舌的开口,说的方怡和段婷婷,完全无言以对,此时方怡心里,几乎恨死了李云清。

如果李云清救活了刘老伯还好。

如果没救活,不仅如了这帮人的心愿,他们还会以此为借口,争夺属于自己家的那份财产。

就在方怡无比憋火郁闷的时候,段福坤对李云清点头道:那好吧,你试试吧。

两人当着众多亲戚的面打了赌,段福坤也没挽回的机会了,索性让李云清放手一搏。

得到段福坤的同意,李云清点点头,深吸口气,将刘劲松拦腰抱起,正要进后面的卧房,抬眼间,再次迎上了段婷婷的目光。

感受到段婷婷眼中的紧张,李云清默默冲她点点头,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段婷婷本想拦下李云清,可看他这么自信,段婷婷便打消了念头。

自己是怎么了?

怎么忽然就对他这么相信了呢?

就在段婷婷暗自思索的时候,李云清抱着刘劲松进了房。

你们都在外面等着,别进来打扰,时间不等人,我不能分神。

进门的瞬间,李云清回头说了一句,淡淡的语气,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

众人面面相觑,都觉得李云清此时有些狂傲,却没人敢靠近。

谁都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落下话柄。

至于李云清这个废物,想要胡闹,就随他去吧。

真要治死了刘劲松,自己就能多分段福坤一家的那份财产了。

进了卧房,李云清关上门,将刘劲松放在了床上。然后按照自己所学的医术,开始帮助刘劲松疏通脑部的血管。

时间一分一秒流失。

很快的,刘劲松的脸色,从青白色,逐渐恢复了一丝血润,紧接着,就慢慢的睁开了眼。

我...这是死了么?

段老啊,我对不起你。

睁开眼后,刘劲松的神志还有些模糊,虚弱的喃喃自语起来。

李云清站在一旁,笑了笑,开口道:刘老伯,你还活着呢,不过刚才你的情况确实很凶险,几乎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啊?听到李云清的话,刘劲松逐渐清醒过来,目光看着李云清:云清,是你救了我?

李云清耸耸肩,笑道:算是吧,你脑袋里面拥堵的血管,已经被我彻底疏通了,以后脑梗不会再犯了,不过现在你还在好好休息一会儿。

刘劲松满脸的惊讶。

自己的脑梗得了十几年了,竟然被他彻底治好了?

愣神中,刘劲松看向李云清的目光,也变得复杂起来。

而此时,外面的大厅中。

眼看着十几分钟过去了,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不少人都有些狐疑起来。

怎么这么久?

这个废物,真有救人的本事?

我记得爷爷的遗嘱,一直被刘老伯放在卧房里...

坏了,这家伙该不会是...

方怡也是一脸焦急和埋怨,冲着段福坤道:你就不该让他进去,他一个废物,只会添乱,哪里懂得救人?

段福坤阴沉着脸,绷着嘴不说话,眼中闪烁着复杂。

一旁的段婷婷,脸色也是变幻不定,心想着如果李云清瞎闹的话,那就麻烦大了,可想到刚才李云清看自己的眼神,段婷婷却又有些期待。

万一...他真的把人救活了呢?

这时,在众人窃窃私语中,段超几个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就赶紧朝着卧房冲去。

也就是这时,卧房的门,忽然打开,李云清一身轻松的走了进来。

段超几个本想呵斥,看到屋里的情况,顿时就僵在了那里。

真的治好了?

这....

随即,后面的众人,在听到几人讶然的话之后,也都面色复杂,跟着做出一脸欣喜的进了卧房。

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的段婷婷,也是莫名的欣喜和激动。

他真的治好了刘老伯?

他是怎么做到的、

欣喜中,段婷婷看向李云清的目光,闪烁着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神采出来。

那一瞬间,段婷婷感觉自己的丈夫,似乎也不算一事无成。

感受到段婷婷的目光,李云清面带微笑,很是淡然。

至于方怡和段福坤,段菲菲三个,也是满脸的错愕。

这个废物,什么时候学的医术?

三人心中,几乎同时升起了这个疑问。

刘叔,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刘叔果然还是吉人天相啊。

这时候,冲进屋里的那些人,一个个开始对刘劲松嘘寒问暖起来。

听着那恭维奉承的话,李云清只觉得一阵反胃,走到外面大厅坐下来,喝了杯水。

而这时,缓过神来的段超,目光闪烁之下,却是悄悄的往外面走去。

段超,去那儿啊?

刚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了李云清淡淡的声音。

《至尊弃少》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至尊弃少》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