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念念不忘小说(陆明歌霍向年)-念念不忘免费阅读

念念不忘小说(陆明歌霍向年)-念念不忘免费阅读

2019-09-11 09:38:25来源:WD发布:啪啪

念念不忘小说(陆明歌霍向年)在线阅读,念念不忘小说又名,念念不忘是由作者啪啪写的一部现言小说,念念不忘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明歌深爱霍向年,因为他的心脏,曾是她最爱的男人捐赠的!霍向年厌恶明歌,因为她夺走了他心爱女人的眼角膜!“如果我失去了光明,你会爱上我吗?”她把他灌晕,赤身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心脏的

念念不忘小说(陆明歌霍向年)-念念不忘免费阅读

念念不忘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念念不忘》第1章你怎么不去死!

医院。

明歌穿着病号服,眼部还缠着一圈圈的绷带,病房的门就忽然被人踹开,伴随着霍向年愤怒的声音,陆明歌!

正给她喂苹果的佣人李妈赶紧上前,却没拦得住霍向年风尘仆仆的步伐。

明歌只感觉到凌厉的一阵风之后,是她下巴上传来的尖锐疼痛。

霍向年似是气到了极致,恨不得将她的细腕掐断,你居然趁着我出差,在没有得到我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取走了安宁的眼角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怎么不去死!

明歌几乎都要窒息了!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什么叫做她取走了安宁的眼角膜?

霍向年!就算你讨厌我,也麻烦你不要将莫须有的罪名降在我的身上!她声线颤抖,用力的去掰他的手掌。

明明是医院忽然说有个好心人捐献了眼角膜,她才来做的手术!

你!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到这种时候了还不承认!

而一边的李妈终于忍不住了,她可真怕姑爷的手没轻没重,把小姐掐死了可怎么办!

先生!先生!您快放开我们小姐吧,这件事小姐根本都不知情,是老爷和太太的意思啊!李妈跪在地上,惴惴不安的道出了实话。

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霍向年的脸色大变,陆明歌亦是。

她怎么都想不到,霍向年所说的一切竟然是真的!

她的眼角膜捐献者,竟然真的是季安宁!

而幕后操控这一切的,竟然是她的爸妈?

这全市上下,医院都没有眼角膜的供体,老爷夫人这么做也实在是无奈之举啊,只能

糊涂!陆明歌沙哑着嗓音,像是要气哭了似的,她宁愿自己失明,也不希望霍向年厌她恨她啊!

可这一切,安宁小姐她是同意的呀!

老爷和夫人提出三百万的条件,只要求季安宁可以捐出眼角膜,她亲眼看见季安宁点头的!

我同意?这世界上有哪个人愿意永远的失去光明的!

尖锐的女音突兀的在门口响起,季安宁左手扶着墙,瘦削的肩膀颤抖着,像是受尽了委屈,向年哥我再也看不见了,再也看不见了!

她的哭声彻底的打断了李妈的话。

李妈不曾想这世上还有如此颠倒黑白的女人,一时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安宁,你怎么出来了?快回病房休息!方才还对陆明歌恶语相向的男人,一转眼,疼惜的扶住季安宁几乎要倒地的身子。

而陆明歌,脖子上还有三道清晰的勒痕。

向年哥,你怎么才回来啊?呜呜,他们给我打了麻药,把我弄晕了过去,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我就再也看不见了!

季安宁哭的如同泪人一般,随着她的哭声,霍向年眼底已布满阴鸷。

陆明歌心里一个咯噔,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她和霍向年之间的关系原本就够紧张了,当初她为了嫁给霍向年,不惜拿出陆家大小姐的身份向霍氏施压,逼着霍向年放弃季安宁娶了她。

《念念不忘》第3章她没资格

季安宁柔弱可怜的身躯紧紧的靠在霍向年怀里,让她突然有些羡慕嫉妒。

就算季安宁失去了光明,可只要霍向年在她身边,就会将她照顾的妥妥的,不受半点伤害。

向年哥,明歌看到我住进来,会不会生气?

季安宁小手紧张的拉住霍向年的衬衫,很快就被他安抚的拍了拍,她不敢,因为,她没资格。

冷酷仇视的目光投过来,刺的陆明歌眼睛一阵疼,对啊,她没有资格,因为她眼珠子上的那层膜是季安宁的。

可我不想看到你们为了我闹得不愉快。

季安宁像是松了口气,可看不见的眼睛却朝着陆明歌的方向转了一下。

为了照顾季安宁,霍向年将家里所有可能会磕碰到人的家具都扔了出去,佣人更是24小时轮岗照看。

看着自己花费了大量时间挑选的东西被垃圾车运走,陆明歌心里苦笑,在霍向年眼里,最想扔掉的是她吧。

宝贝女儿,你怎么想的,她季安宁是什么身份,你和霍向年才是合法的夫妻。

陆母的电话打过来,像是小刀子一样直接插/进了陆明歌心口,合法夫妻又能怎么样,霍向年的心不在她身上,更何况,他们的合法是爸妈的逼迫结果。

不行!妈不能看着你受这个委屈,你放心,我和你爸给你主持公道,霍向年想要胡闹,就应该让他明白胡闹的下场。

妈,如果你们真心疼我这个女儿,就什么都不要管,我已经用了安宁的眼角膜,这辈子,是我欠她的。

陆明歌眉头皱起,爸妈关心她可以理解,可是欠债就得还,况且,季安宁就算不住在这个家里,霍向年也不会爱她,比起带回来的那些女人,她宁可是季安宁。

说不定,因为自己的退步和忍让,霍向年对她的恨还能少一点点。

......

早起,陆明歌从二楼卧室里出来,迎头就碰见了隔壁卧室里出来的季安宁。

本想着为了方便照顾,霍向年会将季安宁安排在一楼,她只要躲在卧室里呆着,就能少看见一些难受的画面。

可他却故意选了隔壁的房间,连着几个晚上,都被隔壁房间传来的呻吟声搅得没法入睡。

见她摸索着前行,陆明歌心里稍有不忍,还是我扶你下楼吧。

向年哥不在,用不着这么虚伪,陆明歌,你心里巴不得我摔死才对吧。

季安宁唇角扬起的讽刺笑容,她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语气也跟着沉了下来,我都允许你住进来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占了我霍太太的位置,抢了我的眼角膜,你说呢!

季安宁虽然看不见,可前倾的身子却不缺胁迫感,柔美的脸上更是写满了恨意,如果不是陆明歌,她早就是霍太太了。

眼角膜是你同意捐赠的,我没有抢。

陆明歌眉头皱起,她承认是她逼霍向年娶了自己,可是眼角膜的事情,爸妈绝对不会做出违法的事情。

《念念不忘》第4章季安宁流产了

没错,是我收了钱同意捐赠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季安宁的脸突然放大靠近,陆明歌能直接看到她黑漆漆的瞳孔,无法聚焦、空洞洞的盯着自己。

因为,我要让你睁着眼看着我,是怎么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另外,我的眼角膜只是暂时在你眼球上保管一段时间,你要小心的用哦。

轻柔却残忍的声音让陆明歌心里一痛,耳边就听见大门外传来的脚步声。

她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被季安宁大力抓住。

你干什么?

我说想吃小笼包,向年哥就去给我排队买去了,你说如果他进门就看到你欺负我,会怎么样?

季安宁咧嘴笑着询问,陆明歌倒吸了口气,瞪大眼睛看着正在转动的门把手和脚下擦拭干净的楼梯,心越来越沉。

啊救命!

房门打开的瞬间,肉体滚落伴随着季安宁的尖叫声响彻别墅,霍向年大步冲进来,眉头拧出川字,两道杀人的目光就朝着站在楼梯上诧异无措的陆明歌射过来。

我没有推她。

这么俗气的桥段,明眼人一眼就能看明白,可她心里却清清楚楚,霍向年受用,季安宁赢了。

向年哥,我肚子好疼。

季安宁伸出手,胡乱的摸着,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肚子,雪白蕾丝裙下,双腿间有血流了出来,霍向年愤怒的双眸染上了猩红。

你最好祈祷她没事!不然......

话只说了一半,他弯腰将地上的季安宁抱起来,快步冲出了别墅。

看着地上残留的血迹,陆明歌连呼吸都觉得疼,霍向年的意思是季安宁如果有事,她也别想活了。

季安宁流产了。

医院急救了几个小时,得出了这个让陆明歌诧异、害怕的结论。

她竟然用肚子里的小宝贝来害自己,残忍的令人畏惧。

霍向年在医院里陪了三天三夜,一个电话都没有,陆明歌心里越来越发慌,只能让司机带着她去了医院。

鼓起勇气推开病房门,季安宁正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听见开门声,立刻朝她伸出手,向年哥。

是我。有了上一次的教训,陆明歌不敢再轻易上前,和病床隔了两米的距离站着。

你为了嫁祸我,连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要了,怎么能那么狠心?

如果是她,就算再怎么去恨一个人,也不会用一条小生命开玩笑。

你以为我愿意?陆明歌,是你杀了我和向年哥的孩子!我杀了你!

季安宁脸色一变,挣扎着就从床上起来,却因为看不见,狠狠摔在了地上。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怀孕了,不然,单凭肚子里的孩子就能让陆明歌滚蛋,拿回自己霍太太的位置,又怎么会多此一举演一出苦肉计。

房门适时的推开,霍向年看见陆明歌,神色瞬间冷的吓人,你还敢来!

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安宁的情绪和身体,早在医生告诉他孩子没了的时候,他就回家杀了这个女人了,她倒好,还敢自己送上门来。

《念念不忘》第6章现场激战

我去,现场激战啊!

艾玛,好刺激,看表情就知道爽翻了。

外面的人隔着窗户朝着她指指点点,陆明歌想挡住自己裸露在外的身体,可霍向年却故意用力,一次次的撞击,撞得门哐哐直响。

挣扎不起任何作用,她只能绝望的闭上眼。

霍向年到底有多恨她,才能当着季安宁、当着这么多陌生人的面这样羞辱。

不知道过了多久,架住自己双腿的力道消失,陆明歌重重跌在门口的地砖上,冰凉的触感让她睁开眼,机械的扭头,看着已经拉好裤头温柔照顾季安宁的男人,这才确定,折磨暂时停止了。

向年哥,我不想看见她。

季安宁哭的梨花带雨,肩膀一抖一抖的,更显得柔弱可怜。

就算知道霍向年是因为自己在折磨报复陆明歌,可毕竟是做那种事情,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霍向年刚才还温柔的脸瞥过来,眼底都是厌恶,薄唇更是不带任何感情的开启,滚。

陆明歌蜷缩在地上,看着破碎不堪的衣服,她要怎么滚?光着身子离开吗?

给你三秒,否则别怪我像丢家里的垃圾一样扔你出去,到时候丢人现眼的可是你。

霍向年抓起陪护病床上的床单,扔到她面前,薄唇开始倒数,三、二、一。

陆明歌扯过床单裹在身上,顾不上还不断滴血的双腿间,起身离开。霍向年说得出来,就做得到。

今天的难堪已经够了!

狼狈/的从病房里出来,周围人立刻投来异样的目光,谩骂唾弃、色迷迷的声音不断飘进耳朵里,她却仿佛没听到一样。

僵硬的身体缓慢的移动,她想快一点,想逃离狼狈/的处境。

可是下/身钻心的疼着,霍向年不仅狠狠夺去了她那层膜,更是残忍的撕裂了她,现在,连迈出一小步都是折磨。

医院外面,原本还不错的天突然阴了下来,一道闪电闪过,豆大的雨滴就砸了下来。

单薄的床单不过几秒钟,就湿透贴在她不住颤抖的身上,露出来的性感诱人曲线惹得避雨的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陆明歌喘着气,分不清雨水和眼泪,她走不动了,身体一软,趴倒在地上,任由雨水不断的砸在她身上。

如果这么死了,霍向年会不会少恨她一些。

锃亮的皮鞋从远处不急不缓的走过来,像是踏着催命的节拍,陆明歌努力睁开眼,可是雨水却迷糊了视线,就连脑子也开始迷迷糊糊。

是传说中的地狱使者吗?

丢人现眼。

熟悉的声音居高临下的传了过来,陆明歌低下头,唇角扯动,是她的丈夫来解救她了,可却不是因为爱,而是觉得这样的她,丢人现眼。

霍先生,霍太太下/身撕裂严重,已经发起了高烧。

撕裂就缝,发烧就退,我只需要你告诉我,她死不了就行。

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传进耳朵,半昏迷中,陆明歌心剧烈的抽疼着,她连死都死不了,因为,霍向年不允许,他还没报复够呢。

死不了。

医生尴尬地点点头,做那事做到这份上,也真是少见。

《念念不忘》第8章不要离开我

不要离开我。

陆明歌努力的抓扯着,想要拽住浑身是血的战晟,他们说好的,要结婚,要生一对可爱的龙凤胎,他说过,会让自己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可不管她怎么叫喊,战晟却越走越远。

别离开我!

陆明歌猛地坐起身,抓扯的双手在触碰到身体的瞬间,下意识的搂住不放,不要离开我,我好想你。

霍向年身体僵了一下,迅速将脖子上死死搂着的手扯了下来,醒醒。

陆明歌这才从梦境中清醒,看着近在咫尺的霍向年,眼里闪过一抹诧异,随后就听见笑声传过来。

瞧你们小两口感情好的,歌儿,向年,什么时候让我和你爸抱外孙啊?

陆母笑呵呵的开口,有些冷厉的眼神却落在霍向年身上。

妈,歌儿如果想要孩子,我会努力的。

霍向年回了一句,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陆明歌,你说对吗?

想起他的努力,陆明歌呼吸微微停滞,迅速逼着自己恢复了往日的笑脸,妈,你怎么来了?

还不是你这丫头好几天不给我打电话,妈妈担心你被人欺负了,所以就打电话到家里问问,这倒好,佣人告诉我你住院了。

陆母话里有话,霍向明抿了下唇角,妈,你们先聊,我出去打个电话。

房门带上,陆母脸上的笑容这才消失不见,脸上隐隐多了怒气。

歌儿,他到底怎么欺负你了,是不是因为那个季安宁?

妈,他没有欺负我,你别操心了。

霍向年只是不爱她,是她脑子缺东西跑到了医院,自取其辱。

傻丫头,如果你和霍向年在一起不快乐,我和你爸是希望你们离婚的,他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么委屈自己。

她陆家的女儿一向是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要什么没有,一个霍向年却偏偏让她着了魔。

不,我不会离婚。

陆明歌声音提高了一度,当初为了嫁给他,什么手段都用了,不能就这样轻易离婚。

霍向年打了一小时的电话,直到陆母要走了才回到病房,送走人,脸上装出来的柔情也跟着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嘲讽和厌恶。

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贱,见男人就抱。

陆明歌心口再次一疼,她是贱,贱到难受也要占住霍太太的位置,可是没关系,只要能守着战晟的心脏就好。

你去照顾季安宁吧,她比我更需要你。

就算你求我,我也不愿意多在你身边呆一秒钟。

霍向年冷哼说完,转身甩上了病房的门。

陆明歌强忍着疼痛,转头看向窗外,眼里噙着泪却不让它流下来,她爱的是战晟,所以霍向年爱谁都没关系。

......

不知道是不是霍向年故意的,陆明歌被安排和季安宁同一天出院。

霍向年人呢?

女儿出院却看不见女婿,陆振雄眼里多了恼火,明歌只好扯了个理由,他公司有些事情,一会儿会直接回家。

谎言刚从嘴里说出来,余光就看见霍向年搀扶着季安宁呵护备至的从住院部大门出来,瞬间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念念不忘》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念念不忘》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公众号!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