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洛浅浅慕容云结局)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洛浅浅慕容云结局)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2019-09-11 09:59:42来源:wyy发布:洛二萌

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洛浅浅慕容云结局)免费阅读,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洛浅浅慕容云在线阅读章节目录,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是由作者洛二萌写的古代言情小说,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小说结局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传闻中的战神八王爷,长得妖孽帅气又有钱有权力。只可惜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八王爷

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洛浅浅慕容云结局)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免费在线阅读

《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第6章你敢打我?

第二天,洛浅浅再一次被杂乱争吵的声音吵醒了。

只见院子里,盛装打扮的洛雨嫣洛可儿带着自己的婢女,因为气不过昨天的事,再一次来找麻烦。

本来,洛可儿是把洛雨嫣也恨上了的,直到洛雨嫣耍心机,说昨天的事都是洛浅浅故意陷害,想让她们两败俱伤,洛浅浅也好坐收渔翁之利,洛可儿听到这,一拍桌子,气哄哄的带着人便赶过来了。

好你个小贱人,离间计玩的这么厉害,活该你有娘生没娘养!说话的正是气头上的洛可儿,昨天回去后,听说她们丢脸丢到八王爷和苏连城面前去了,这一切,都是拜洛浅浅所赐!

三小姐,我们小姐昨夜睡得晚了,现在还没醒呢小月用自己瘦小的身躯挡在洛浅浅房门口,明明自己很怕,却依旧不肯让步,如果她让开的话,小姐一定又要受欺负了!

洛可儿才不想听小月说的这些,她给了她贴身婢女小翠一个眼神,小翠上前两步,很轻松的将小月用双臂捆住。

小姐,她已经被我抓住了。小翠邀功一样的说着,明明都是差不多大年纪,不过小翠一定吃的好,长的五大三粗,抓住小月跟玩儿似的。

哼,区区一个下贱婢女也想拦住本小姐?哪怕她也不是正室所生,但谁让她的娘亲受宠呢?

小月吓的眼泪汪汪,也不知道从哪鼓起来的胆子,一口咬在小翠手臂!

嗷唔!小翠吃痛的松开手臂。

洛可儿被气的不轻,嘴里说的锕咂难听,很难想象这是年满十六岁的丫头说出的话:贱婢!跟你主子一样是个狐媚的贱种!

小翠!你愣着干嘛?重新拉住她啊!她一边说还一边高高扬起手心,这一巴掌下去,小月的脸怕是都要毁了。

小月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完了

洛雨嫣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静静看着这一切,昨日的冲动,她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猜到了洛可儿过来一定能闹起来,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事,她再出手制止,又惩罚了那两个贱丫头还能落下称赞,哼,就凭她们,也配跟她称姐妹?

就在最紧要的关头,一双白色的小巧绣花鞋,稳准狠的打在洛可儿的手腕,哎哟无力脱落。

我看谁敢动她。一道女音从房间门口传来,带有三分慵懒,七分冷淡。

众人这才发现,洛浅浅的房门不知何时从里面打开了。

只见门口的女子一身有些陈旧的白衣长裙,一张过分瘦小的瓜子脸,双眉修长,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肤色不算很白,却依旧掩不了她的姿形秀丽,容光照人,在她容光映照之下,再灿烂的锦缎也已显得黯然无色。

对比之下,洛雨嫣与洛可儿精心打扮的容颜装扮,竟还不及刚刚起床甚至没有梳妆的洛浅浅!

这一认知,让她们嫉妒的发疯!

洛雨嫣从小性子高傲,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更不允许有人比她漂亮!

可自从昨天起,洛浅浅的容貌好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美的出奇,再也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贱丫头。

洛浅浅如墨的眼眸朝小翠射去,不怒而威:还不松手?

是、是四小姐下意识的,小翠顺从松手。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四小姐看起来分外可怕。

小月没了禁锢,哭哭啼啼的来到洛浅浅身边,小姐呜呜

洛浅浅面对她,暖洋洋的微微一笑,摸摸小月的脑袋:乖,在旁边等着,别误伤了你。

嗯!小姐你小心啊。小月说着乖巧的退到一边,她相信现在的小姐一定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软弱。

洛可儿的手腕有些红肿,她眼中噙着泪水,****一般的瞪着洛浅浅:贱人,你敢打我?

洛浅浅无语的掏掏耳朵,懒散的撇她一眼:昨天都打了,今天为什么不敢?

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我子墨哥哥不说,还敢打我?今天我一定要打死你!洛可儿说着吩咐下去:小翠,给我狠狠的打她!

说真的,小翠不敢,但碍于洛可儿的威压,她只能慢慢上前,小心翼翼的看着洛浅浅,尝试着想要动手。

吃完塑身丹的洛浅浅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勾引子墨?原主认识的林子墨?

啧,纯属胡扯!明明是没关系的好吗?

四小姐得罪了!小翠说完,紧握的拳头一下子抡了过来。

洛浅浅嘴角上扬,笑眯眯的身形纹丝未动。

下一秒,一道身影炮弹般的朝本就不大的院落墙上砸去!

洛可儿呆了,天啊!

就连洛雨嫣也蒙了,这怎么可能?她不禁惊呼出声。

只见小翠拳头来到洛浅浅面前的那一刻,洛浅浅看似小巧的拳头也同样抡了过去。

两拳相碰,小翠一口老血从嘴里喷出,身子不受控制的飞了

呃结果墙面不太结实,好几块砖头砸在小翠身上,小翠两眼一番,不服众人的晕了过去。

小月:

洛雨嫣:

洛可儿:

就连洛浅浅本人都有些意外,她俏皮的吐吐舌头,非常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啊,昨天吃的太多,今天力气不小心用大了。

众人:

所以,她平时弱不禁风都是因为没吃饱饭?

太可怕了!

这样的动静,应该再过不久便会吸引其他人前来查看。

洛雨嫣心知,今天怕是没那么简单对洛浅浅动手,她深吸一口气,脸上挂着从容恰到好处的笑容:两位妹妹,你们不要打了,红玉,快去看看小翠伤势如何。

红玉,便是洛雨嫣的贴身婢女,身材苗条,只有极少人知道,红玉还是个练家子。

是,小姐。红玉答应一声跑了过去。

洛可儿哪会甘心?可眼看着今天洛浅浅见鬼似的不好对付贱、贱人你

话没说完,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直冲洛可儿袭来,你再喊贱人试试。

因为畏惧,洛可儿差点咬到舌头,她结结巴巴的指着洛浅浅还是不甘心的改了称呼:洛、洛浅浅,我不会放过你的!

《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第7章靠山

奉陪到底。她无所谓,大不了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咯。

刚下朝的洛丞相闻音赶来,他拧着眉头看着塌陷的墙面,谁干的?

洛雨嫣听到这道声音,顿时窃喜的喊着:爹爹?

洛可儿反应更是激烈,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痛哭着扑进洛丞相怀里:呜呜,爹爹,您要为女儿做主啊,四妹妹、四妹妹她欺负我!

洛丞相本就威严老练的脸上眉头更皱了,他毫无情感甚至略带嫌弃的眼神落在洛浅浅身上:怎么又是你?

这样的相处方式,很难想象是亲生父女。

好在洛浅浅早已不是曾经的洛浅浅,她恍如未闻,弯腰捡起鞋子,旁若无人的穿好,这才慢悠悠看过来。

爹爹根本不问情况便怪罪我,这心偏的也太多了吧。洛浅浅懒洋洋的样子让洛丞相越发生气。

怎么回事?这是洛浅浅?

曾经的洛浅浅对他畏惧的要死,怎么敢这么跟他说话?难道真像夫人说的,有了八王爷便有恃无恐?

这样想着,洛丞相说的话也越发难听:逆女!你以为与八王爷订婚便是有了靠山么?不要忘了,你是本丞相的女儿!

呵洛浅浅似是在为这副身子嘲弄的笑道:爹爹若这么想,女儿也没办法。

不用猜都知道,有大夫人二夫人在洛丞相面前吹枕边风,她的名声能好到哪去?

否则洛丞相也不会将她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若不是因为这次婚约落到了丞相府,洛丞相不舍得委屈两位宝贝女儿,这才将好’事降在她头上。

摊上这样的爹,真为洛浅浅感到悲哀。

爹爹你看她!洛可儿更加变本加厉。

洛雨嫣安静的站在一旁,在洛丞相眼中,洛雨嫣是最完美的女儿,性子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子女。

雨嫣,带着你妹妹回去,这两日的事为父会为你们处理。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洛丞相本想发作的脾气又忍住了。

洛雨嫣眸光一凉,她乖顺的垂了垂身子,是,爹爹。

可是爹爹洛可儿想说,她想亲眼看着洛浅浅受罚!

许是不耐烦了,洛丞相不悦的拍了拍洛可儿的肩膀:回去,听话。

虽然爹爹向来宠爱她们,但洛可儿也知道,爹爹的脾气很不好,如果惹了爹爹不愉快就得不偿失,这样想着,洛可儿也不敢造次了,毒蝎的眼神扫射在洛浅浅身上,随着洛雨嫣一起离开。

反正这两天洛浅浅欺负她们是不争的事实,再有娘亲吹枕边风,洛浅浅就算是未来八王妃又如何?

只要她一日未嫁,便是洛家的女儿,爹爹让她去死,她敢不从?

洛浅浅对此表示毫无情绪波动,她本来就不是洛丞相真正的女儿,真正的洛浅浅,早就因为洛丞相对洛雨嫣和洛可儿的放纵而害死了!

丞、丞相小月再一次的被吓得瑟瑟发抖,万一丞相迁怒小姐怎么办?

明明是另外二小姐三小姐欺负小姐,小姐的命怎么这么苦?

洛丞相直勾勾的盯着洛浅浅那张脸,生硬的喊出她的名字:洛、浅、浅。

爹爹是想家法处置我么?洛浅浅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点也不畏惧的回视着洛丞相的眼睛。

曾经的洛浅浅没少因为陷害而被罚家法,十板子打在身上,经常打的洛浅浅皮开肉绽。

不知道为什么,对上这样的洛浅浅,尤其是这双像极了她’的眼睛,洛丞相一时间不知道想要处置她的话该如何说。

为什么总是跟你的姐姐们做对?十五年了,洛丞相头一次这么问。

爹爹又不信,问与不问又有什么区别?洛浅浅冷嘲热讽道,从头到尾,他就没相信过洛浅浅。

洛丞相脸色微黑,语气也加重了好几分:洛浅浅!我是你爹!有你这样跟父亲说话的女儿么?

洛浅浅不甘示弱:那么请问,有丞相大人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纵容她人害死自己女儿的爹么?

你这不是好好的?!洛丞相气的大吼,该死的,就知道不该跟这逆女好好说话!

如果不是洛浅浅,她又怎么会难产而亡?

这一点,也是洛丞相从头到尾便不喜欢洛浅浅的最终源头。

我真正的洛浅浅早就死了!

洛浅浅想说的话戛然而止,是啊,在别人眼里,洛浅浅确实好好活着,一股蛋蛋的忧伤涌上心头,这种感觉非常不舒服。

她忍不住甩了甩头,试图将这种情绪甩出体外。

又不是亲爹,她伤心个鸡毛?

洛浅浅深吸一口气,尽可能平静的从洛丞相身上收回目光,如果爹爹想惩罚我,那就干脆利落点,如果爹爹没别的事,女儿这里太破,没什么可以招待的,所以,慢走不送。

洛丞相:这大概是丞相府里第一个着急赶他走的女人吧?

不,不是,她的娘亲,当年也是如此。

不得不承认,洛浅浅越来越大,五官没有一处像他,竟是跟她娘亲长的几乎没有差别。

对上这张酷似她的脸,洛丞相陈旧未曾燥热跳动的心再次有了灼热的感觉。

想到早朝时八王爷手下对他的叮嘱,洛丞相自嘲的叹了口气,他喊来府里的下人:来人。

丞相?下人不解的卑屈着腰,心中在想,又要动用家法了么?

洛浅浅也早就想好了,如果这个丞相爹敢对她动用家法,不好意思,她只有反抗了!

去把洛阁收拾出来,让四小姐居住。

啊?本来下人都准备好要动手了,原来不是要动家法?

洛阁?那不是四小姐生母曾经居住的住所吗?名字还是丞相大人亲自起的呢!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洛丞相语气不甚:还有,再去库房拿一些四小姐的衣服首饰,立刻!

下人傻愣愣的只管答应,是丞相,小的这就去办。

洛丞相吩咐完这些,又阴冷的看了洛浅浅一眼:我只能帮你到这,以后,你好自为之。

不得不承认,战神八王爷,确实是最强大有力的靠山

《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第8章贱邹邹

对于这样的变动,不难猜,一定又是托了慕容云的福气。

嗯,有好处不占纯属傻蛋!有好地方不住,那更是傻的不一般。

小月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这一次,丞相不仅没有责罚小姐,甚至给小姐换了最好的住处,谁不知道洛阁是丞相府里最好最别致的住处?

当初小姐出生刚没多久,便从洛阁搬掉了之前破败的院落,好几次都差点死在了那里。

小姐,我们真的要住在这里了吗?还有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主仆二人来到尘封已久的洛阁,好在定期都有人打理,所以还不至于非常脏乱。

洛浅浅懒洋洋的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到好几个下人给她搬来了一箱子的衣服和十多套首饰,这是洛浅浅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可不就是咱们的嘛。洛浅浅只能一次又一次安抚小月:小月啊,咱们都是人,凭什么要低人一等?以后,这就是咱们的家,如果再碰上今天早上的事,直接打回去,有什么事,你家小姐给你顶着,记住了吗?

小姐小月又一次的哽咽了,小姐你真好,小月要一辈子陪着小姐!

洛浅浅仰望天空,思绪飘的有些远了,一辈子么?

王府。

风清,慕容云的左膀右臂,他确定了洛浅浅已经被好生安置后才回来复命。

慕容云、苏连城,还有另外一个年轻俊美的少年都在房内。

他们都是同等年纪,正值十八。

少年一身白衣飘飘,二人对坐着为慕容云把脉许久,他非常诧异的不确定问了句:八哥,昨晚你真的发病了?

苏连城不满的一巴掌拍过去,少年抬手随意格挡开,声音如沐春风:连城,你这是做什么?

苏连城无语的嘴角抽搐:我说老墨,你这不是废话么?八哥什么时候发病难道你心里没点逼数?

林子墨:他自然知道。

只是这次,八哥的病情竟能不用药便挺了过去?

而且据苏连城描述,八哥发病只是一小片刻,最后因为一个女子,很快便恢复正常,并且,连发病后的后遗症都没有!

平日里八哥发病后都要有三日的虚弱期,这次为何?

如何?慕容云声音低沉的淡淡出声。

确定以后,林子墨脸上染上喜色,虽然我不敢确定八哥这次是为何发病后这么快便能恢复,甚至连后遗症都没有,但若真按照连城所言,八哥的病,兴许会因为那名女子而有所改变也说不准。

那太好了!苏连城大嗓门恨不得让所有人都能听见。

一股强悍的威压袭据全身,苏连城身子不由瑟缩一番,随后心虚的嘿嘿笑了笑:激动了,我下次注意。

慕容云清冷的音色传入耳畔:这次回来,可还离开?

林子墨闻言,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想到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下意识摇了摇头:不出意外,便不走了。

刚好帮八哥将旧疾解决。林子墨温热的笑道。

只是说的容易,这旧疾若真好治,慕容云也不会从五岁一直抗到至今,长达十三年。

可以啊老墨,是不是有心上人了?苏连城是个人精,尤其对发觉别人感情的事格外了解。

光看林子墨的表情就知道,他思C了。

林子墨不可否认的别过脸,视线转向另一个方向。

林子墨,天启国第一神医,也是洛可儿口中心心念念的子墨哥哥’。

因为寻找师父,他外出一年,这一年来,林子墨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她,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她过的好吗?有没有被欺负?

曾经每月一次的书信也在一个月前中断了,这次他回来,一是为了看看能否破解慕容云身上的旧疾,二来,则是为了她。

苏连城眼睁睁看着自家八哥心里也逐渐有了女人的影子,现在老墨也有了,眼看着就剩下他一个人。

不过,嗯他从来不喜欢安居,还是美女左右相拥比较适合!

苏连城推了推林子墨的袖子,八卦的问:老墨啊,你看上的是哪家姑娘?

林子墨脸色微红,他别扭的轻咳一声:等以后再告诉你们。

啧啧,看不出来啊,老墨也害羞了。

林子墨不想让苏连城继续调侃,便主动转移话题说:既然八哥这里无事,我便先去处理自己的事了。

待下次病情发作时,八哥可以再试试同样的办法,到那时便能确定那名女子是否对八哥的病情有所帮助。

看林子墨迫不及待的样子,慕容云淡定从容的抚平身上衣服几乎不存在的褶皱,嗯了一声。

老墨,你这就走了啊?不再聊会?我有钱!聊一千两的呗?苏连城还在贱了吧唧的说个不停,林子墨只能装作听不见的低着头,脚下加快脚步,赶紧走!

八哥,你怎么不再留他一会?我还好奇是谁能把老墨的心都给收了呢!苏连城没了乐子,不满的吐槽着。

慕容云清冷的目光看着他,再废话,滚回你家。

回家?

可不敢的!回去之后他家那位老头就让他赶紧相亲成婚生子!而且一个不够,最起码十个!

他想要的是自由自在的恋爱,不是结婚生子!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花花公子苏连城,其实是个雏~

一想到每天回去都要面对那么多豺狼虎豹、饿狼’一样的女人,苏连城使劲抖擞抖擞身子,一改刚刚贱贱的模样,像个可怜虫一样的在慕容云身边蹭来蹭去。

八哥~人家错了嘛~

八哥~你是知道的~我错了~

八哥~只要你说话,上刀山下火海,兄弟都不带犹豫的,就是别让我回去,我只能来你这了,别的地方都会被老家伙抓回去逼着生孩子油腻腻的语气,恶心死了。

只可惜苏连城连慕容云的衣袖都没碰到,便被一股强劲的内力击飞出去!

伴随着男人冷到极点的声音:滚!

苏连城一个鲤鱼打滚稳稳落在远处的地面上,他再次不怕死的朝屋内的慕容云抛了个媚眼:好嘞哥,我这就滚!

只要别让我回去,咱啥都好说!

《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第9章攀龙附凤

下午,洛浅浅二人吃了饭,百无聊赖的坐在院子秋千上,秋千很大,坐她们两个都不成问题。

洛浅浅心中有些郁闷,没有手机电视电脑的日子,属实不好过呢!

同样吃下塑身丹的小月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点的慢慢发生变化,相信再过不久,这将是一个质的飞跃。

丞相府,来稀客了。

是林神医啊,快,快请上座。丞相府招待客人的大厅内,洛丞相笑的合不拢嘴,林神医能到洛某府上来真是洛某的荣幸。

试问,谁能保证自己,或者家里人不生病?生了病就要找大夫,能与天启国第一神医攀上关系,谁不乐意?

更何况,最近才听说了林神医与八王爷关系交好,再怎么说八王爷也是当下最受宠的皇子,就连皇帝都不及他的盛誉,所有人都畏惧战神,能跟战神关系颇近的人,定然是人人掠夺争抢的存在。

丞相严重了。林子墨客套的奉承着。

洛丞相是知道自家三女儿的心思,眼瞅着一年未归的林子墨登门拜访,他给了旁边下人一个眼神,下人便匆匆寻人去了。

林神医,这是洛某重金寻来的茶叶,你快尝尝。洛丞相差人泡了一两千金的茶叶,平时他自己都舍不得喝。

林神医请递茶的婢女娇羞的盯着林子墨的俊脸,心动不已。

好俊美的林神医啊,还那么和蔼可亲,没有一点世外高人的架子!

多谢。林子墨接过盏茶,目光时不时的往大厅外看过去,显然意不在此。

洛丞相能相伴在皇帝左右,自然是个老练滑头的人精,他故意没有挑明林子墨前来的目的,心想着若是能撮合他与可儿在一起,倒不失是一桩大好姻缘。

二夫人院落。

两母女正在屋里学习梳妆打扮的新款式,想要等洛丞相再次见到她们能够刮目相看。

二夫人也算是很漂亮的美人儿,最关键的是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让男人想要保护的气息,这么多年仅仅仰仗着这一点,一个小妾在丞相府内都能为所欲为。

娘,你说爹爹怎么回事?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都怪洛浅浅那个狐狸精,长得跟她娘越来越像了!洛可儿正与娘亲说悄悄话。

二夫人狭长的丹凤眼泛着寒光,安抚着洛可儿,可儿别怕,你爹爹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是做给八王爷看的。否则,她一个贱丫头凭什么?

真的吗?洛可儿半信半疑,爹爹都不疼她了。

就在这时,带伤的小翠一瘸一拐的从门外走来,夫人,三小姐,丞相那边来人了。

幸好洛浅浅出手并不是刁钻阴狠,小翠只是受了些皮外伤,至于那倒塌的墙面,小翠自己几斤几两还是非常有数的。

二夫人刚梳好发髻,与洛可儿对视一眼,随后狐疑的问道,丞相说什么了?可是关于洛浅浅那贱丫头的事?

洛可儿也一脸的迷茫不解,不仅不处罚洛浅浅,还给洛浅浅最好的住处,哼!爹爹偏心,她这还生着气呢!

小翠摇摇头,丞相派人来说林神医来了,让咱们小姐赶紧过去。

二夫人思虑片刻,哪个林神医?

是子墨哥哥回来了吗?!洛可儿声音高亢,紧接着唰的一下站起身,见小翠点头,激动的都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二夫人是知道洛可儿对林子墨的心思,她对林子墨也很满意,林子墨出身书香门第,又是天启国第一神医,配她女儿,可以。

她慈爱的看着自己女儿激动的样子,轻声责备说,你这丫头,没一点耐力,快来打扮打扮,去见你的林子墨了。

因为林子墨的出现,洛可儿将洛浅浅的事远远的抛到脑后,迫不及待的坐在梳妆台前,快,小翠,帮我梳妆,把我那套粉色的新衣服拿来!

大夫人院里也没闲着。

身为大夫人,府里的一举一动都被她看管,听心腹说林神医来了,丞相还差人喊了洛可儿去前厅,却没派人来她大夫人的院里通知。

洛雨嫣在娘亲面前褪去伪装,气的脸都快变形了!

本来八王爷那么德高望重的男人是她的,可因为那种原因,她只能忍痛割爱,拱手相让。

她比洛可儿还大几个月,爹爹不为她的婚事**心,倒是把洛可儿放在心尖儿上!她怎能不气?

她费尽心思在爹爹面前维持形象,就是想能够嫁入达官贵人府里,像林子墨这样的神医,如果要给洛可儿,那也必须是她挑剩下以后才行!

娘,怎么办啊?爹爹只喊了洛可儿去前厅!洛雨嫣蹲在大夫人身边,那模样委屈的不行。

大夫人一身翠绿色长裙,妆容得体,一副大家闺秀的做派,不难看出年轻时也是个貌美女子,出身也很高贵。

大夫人低沉的目光看向窗外的桃花树上,她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冷笑,雨嫣,别怕,娘自然不会便宜了洛可儿她们母女俩!

洛雨嫣仰着头,疑惑不解的询问道,可是我该怎么做呢?

爹爹的没让人喊她,她如果自己过去的话,爹爹一定会很不高兴吧?说不准还会觉得她不懂事,没有嫡女应有的做派。

大夫人拍了拍洛雨嫣纤细的手指,冲她招招手,雨嫣,过来,娘告诉你

听到最后,洛雨嫣脸上的冷笑与大夫人如出一辙,嗯!娘放心,女儿一定会让洛可儿的如意算盘全部落空!

说罢,洛雨嫣也特地换了套衣服,随后匆匆加快脚步朝外走去。

只是她去的方向,并不是前厅。

洛可儿,你想攀龙附凤?还有洛浅浅,你以为有了八王爷做靠山就了不起么?那也要看你有没有命住洛阁!

娘亲多次想要住在洛阁都被爹爹拒绝了,凭你,也配?

两个贱人,只有我洛雨嫣不要的东西,你们才配拥有!

小姐不好了,二小姐来了!

大老远的,就能看到一抹翠绿色的身影朝这边越来越近,洛浅浅眸子一眯,她来干什么?

今天中午的事,还没玩够?

浅浅,快跟我走只是,洛雨嫣的举动让她很是意外。

《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邪王请上塌:娇妻王妃别想逃》即可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