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朕的皇后重生了小说免费阅读(慕容止莫桑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朕的皇后重生了小说免费阅读(慕容止莫桑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2019-09-28 18:41:24来源:wyy发布:云卷云舒

朕的皇后重生了小说免费阅读(慕容止莫桑榆小说大结局),这里推荐朕的皇后重生了慕容止莫桑榆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作者云卷云舒创作的,慕容止莫桑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她是后宫深处的悲哀,含恨而终,重生到好色如命的郡主身上,妖艳锋芒,无人敢惹,男侍成群,个个丰神俊秀。男侍们:上天让你重活一次,是为了让你和我们

朕的皇后重生了小说免费阅读(慕容止莫桑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朕的皇后重生了免费在线阅读

《朕的皇后重生了》第010章初露锋芒

凌婳月进仓,扫视众人一圈,凤眸之中带着少有的威严,然后红唇轻启,怎么,不该见个礼么?

船舱内一阵静默,好一会儿,才有人反应过来,见见礼?

按说凌婳月有个郡主的封号,而他们虽是官家小姐公子,却是连个功名都没有,等同于平民,若见了凌婳月,是该见礼的。

众人愣住,她竟然让他们见礼?

你什么严淑凡方要发作,凌婳月却绽开一抹笑容,开个玩笑罢了,呵呵。轻柔的笑声,宛若银铃。

王灵芷却也被凌婳月方才一闪而逝的气度震慑了一下,却很快回过神来,凌妹妹开玩笑呢,都别在意,不是要作诗吗?咱们以何为题?凌妹妹也很有兴致呢。

是错觉吧,一向只懂得玩男人的凌婳月,怎么可能拥有那样的气质。

一听作诗,那些公子小姐有了兴趣,不是对作诗多么的喜欢,而是可以趁机嘲笑凌婳月了。

一公子环顾四周,此处闭塞,不如我们移到舱外,外面景色秀丽,做起诗来也比较有灵感,省的一会儿有人做不出来,找各种理由。说着,不屑的瞄一眼凌婳月。

立刻有人附和,一群人又浩浩荡荡的走到外面,一群公子小姐顿时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引得静月湖上游湖的画舫,纷纷也聚了过来。

凌婳月站在众人之间,即便不算出挑的翠青色,却依旧挡不住她出众的容貌,和优雅而又雍容的气度。

那不是凌郡主吗?有人看见她,竟惊呼了起来。

那是吗?却又不是很确定,容貌相似,可浑身的气质,完全不一样。

是吧,可是,又好像不是,凌郡主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凌婳月长相虽美,可深入人心的却是她对男人的爱好,和那张妖媚的面庞,可今日,却让见到她的人,有些不太一样的感觉。

凌婳月对周围的议论声并不在意,不是要作诗么?

王灵芷恬静的笑笑,凌妹妹不善作诗,我们先来个简单的吧,不如,以此刻景色为题如何?

这也太简单了。顿时有人不满,是一名同样娴静,却对凌婳月有明显敌意的女子,不如加点难度,以静月湖色四字为每句首字,这也不算太难吧。

最后这句,是对着凌婳月说的,带着明显的挑衅。

凌婳月微微含笑,并未置喙。

那我先来好了。一名翩翩公子站了出来,静坐山斋月,月下对云阙。湖曲邀胜践,色染塞蓝鲜。

好诗好诗,梁公子好文采

那公子的第一首诗,引来不少的赞叹,其余人也纷纷上前,严淑凡年岁小,可文采也是不错的。

静言观听里,月下多游骑。湖风扶戍柳,色静澄三酒。

严小姐好文采,再过几年,便又是一个王姑娘了。

严淑凡不好意思了,我哪里能比得上王姐姐,王姐姐的文采才厉害呢。说着抱着王灵芷的胳臂,关系亲昵,王姐姐,你不做一首吗?

王灵芷淡笑不语,美目微微转动,美丽景色尽收眼底,才开口,静默非人寰,月影向窗悬。湖口升微月,色自江南绝。

好!

好诗!

赞叹声顿时阵阵响起,王灵芷一一朝着赞叹声含笑点头致谢。

凌婳月心中也不得不暗自赞叹,王灵芷盛名在外确实是有些道理的,她的才华值得如此的称赞。

还有谁有了腹稿?严淑凡便将目光放在了凌婳月身上,凌郡主,如此良辰美景,你不来一首吗?你不是一向自诩最懂风花雪月之事?

呵呵,风花雪月?我看是床弟之事吧。一名公子语带几分嘲弄,露骨的话,让不少小姐都羞涩不已,却惹得众人都嗤笑了起来。

凌婳月也不生气,从众人中走出来,翠青色的衣衫映着湖水,竟带了几分飘渺之气。

我的文采,自是比不上王姐姐,但也可以拿来一听了。说完,不待众人反应过来,朱唇轻启,静深人俗断,月光明素盘。湖阴窥魍魉,色对道心忘。

话落,画舫之上一片静默,怎么可能?

凌婳月,堂堂的草包凌婳月,只懂得男人的凌婳月,竟然出口成章,而且与王灵芷的诗想比,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她提前便做了草稿,提前打了小炒。

一直抱着剑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剑十一,也是一愣。

凌婳月的水平,他最熟悉不过,一日十二个时辰的形影不离,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风花雪月玩男人她在行,可是作诗这事,跟她是绝对沾不上一丁点关系的。

凌婳月放佛听不见耳边的抽气声和质疑声,依旧淡定的立在画舫船头,翠青色衣裙随风而舞,几如踏水而行的仙子洛神,许多公子被她清丽脱俗的气质所吸引,眼前的女子怎么可能是哪个满腹草包,只知道抢男人玩男人的凌郡主。

王家画舫的不远处,一艘小而且素雅的画舫,轻轻的靠了过来,不是特别近,停在一圈精致画舫之外,想比之下更加的不显眼,可是却又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王灵芷脸上仍旧带着端庄的笑容,可是却没了方才的温婉自然,她没想到凌婳月接上了诗句,这样一来,她的计划怎么进行下去。

凌妹妹果然是好文采,以前看来凌妹妹是藏拙了,今日既然兴致如此的高,不如我们再做一首藏字诗如何?这次我们加大些难度,可好?她就不信,一次靠运气,两次还能有运气?

那烦姐姐再定个藏字语吧。凌婳月大方的说道,不惊不惧,雍容的气度,再次让众人错愕。

王灵芷也不推脱,不如就以青山绿水碧树红花为藏字吧,藏头藏尾藏中皆可,谁先来呢?

众多公子小姐纷纷你看我我看你,皆露难色,这青山绿水碧树红花八个字看似简单,若真是做起藏字诗来,却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严淑凡皱着眉头翘着小嘴,哎呀王姐姐,这个太难了,若藏头诗还勉强可以做的出,可方才已经做了藏头诗,若是再做一首,还不如不做,姐姐,你是不是已经有了腹稿,不如念来让我们听听,反正我是做不出了。

是啊是啊,在下才疏学浅,王小姐赐教吧。几家公子也甘拜下风。

王灵芷微微含笑,很坦然的接受大家的夸赞,心中更是心有成竹,此藏字诗看似不难,却也不是那么好做的,若不是才华横溢者,即使拼凑出来,也是滥竽充数,凌婳月任是运气再好,也不可能做出像样的来。

那我就

王姐姐,还是我来吧。凌婳月拦住王灵芷欲出口的腹稿,不如就让我先抛砖引玉吧,省的听了姐姐的诗,妹妹我羞于出口。

凌婳月的话,让众人再次一惊,这八字藏字诗,可不是简单的,上次若说是运气的话,这次她还不知死活的要试试?

不过她倒是有些自知之明,抛砖引玉,呵,怕是为自己先找好后路吧,就算做的再差,也有了说辞。

凌婳月朱唇微微轻启,清雅之姿出尘脱俗,雨后江头且蹋青,妾身愿作巫山云。坐久风吹绿绮寒,冰铺湖水银为面。烟绵碧草萋萋长,数树新开翠影齐。红缨紫鞚珊瑚鞭,月帔飘飖摘杏花。

话落,湖面上一片静默。

王家画舫上公子小姐惊得说不出话来,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凌婳月,其余画舫,也是被惊呆了。

这是这是一首递退藏字诗,从第一句最后一字开始,逐句往前,这递退藏字诗,是所有藏字诗种类中最难的一种。

而这个凌郡主,竟然出口成章,从出题到对答,短短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她不但做出藏字诗,而且还是古往今网众文人避之不及的递退藏字诗。

王灵芷尤其惊讶,她一双美目怔怔的看着凌婳月,面前的美貌女子,好似是陌生的。

你你

凌婳月娴静的笑着,让各位见笑了,王姐姐不是已有腹稿吗,不如念来听听,倒是姐姐手下留情,别落下婳月太多才是。

王灵芷哪里还好意思出口,方才她那句羞于出口,全数应到了她的身上,该死的,凌婳月是故意的,故意让她出丑。

王灵芷温婉的笑容变成了干笑,美丽的眼眸被嫉妒铺满,怎么都掩饰不住。

凌婳月依旧落落大方的走到王灵芷面前,微微侧身,朱唇在她耳边划过,王姐姐的算盘落空了吧,真是可惜呢,不如,我帮帮姐姐如何?声音很小,只王灵芷听了个清清楚楚,湖面微风一起,便消散在湖面上。

王灵芷蓦地看向凌婳月,眼中带着惊讶,可惊讶未退,湖面上便风波乍起。

凌婳月看看湖面上踏水飞纵而来的黑衣杀手,唇角满意的笑笑,时间拿捏的真是刚刚好呢。

杀手飞身直奔画舫,口中大喊,凌婳月,纳命来!

手中长剑,闪着凛冽寒光便朝着画舫船头的凌婳月冲去。

《朕的皇后重生了》第011章将计就计

凌婳月却不闪不避,双眼直直看着朝她刺过来的黑衣人,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冷静自若的神态,与那些慌乱中大叫着跑进画舫舱内的公子小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长剑及身那一刻,剑十一突然窜出,手中寒剑挑开近身的杀招,同那黑衣人打了起来。

王灵芷早已吓得瘫倒了地上不能动弹,漂亮的脸蛋满是惊慌失措。

激烈的打斗,凌婳月仿若看不见一般,窈窕身姿突然走到画舫旁边,抱出了一把琴,一把七弦琴,而她,竟然在画舫上盘膝坐了下来,将琴置于双腿之上,素指轻挑,悠扬的琴音便从画舫之上流了出来。

一开始,琴声委婉悠扬,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接着,琴声如歌,吟唱着沁人心脾的歌谣,让人听了舒心而又缠绵。

在这一场你死我活的刺杀之中,她的琴声,竟然此的坦然如此的淡然,仿佛她面前的,不是刺杀她引起的争斗,而是清林静谷之中的一场邂逅,带着温侬软语,带着情谊绵绵,对酒言欢,月下诉衷肠的风花雪月之事。

本来慌乱的画舫在湖中互相碰撞了不少,可被这琴音所感染,竟然静了下来,跟着这美妙的琴音,一起风花,一起雪月。

半空中那撕斗,宛若只是一场戏。

你死我活的拼杀之中,她淡然冷静,拥有常人无所拥有的气度,笑看风云化雨,冷观尔虞我诈,仿若一个翩翩仙子,无惧尘世浑浊,我一如孑然出尘。

所有人,都被这琴声吸引,更多的是被她的身姿很气质吸引,半空中的打斗,竟只如一玩笑而已。

紧接着,琴音陡变,方才还温和如水的琴声,突然急促起来。

而此时,不知何处,竟有一道箫声也穿插了进来,很奇异的竟和上琴声,随着琴声铿锵如战鼓,随着琴声踏马似江湖。

凌婳月先是一愣,唇角继而带了一抹笑,还有人能和上她的琴声,也是难得,只是不知是哪里来的伯牙子期,若是能有幸结交,倒是不错的知己呢。

纤纤素指在七弦琴上跳动着,宛若站在战鼓上舞动的精灵,激昂琴音带着人的心神变得紧张,悠扬箫声和的完美无缺。

大气澎湃的一番琴音和箫声,在剑十一将那黑衣杀手斩落静月湖的时候,倏然而止。

众人猛地惊醒。

翠青色的身影缓缓站起,立在船头,睥睨湖面,雍容华贵大气天成,天地之姿让所有人只能膜拜,宛若君王降临却又多了几分飘渺。

她其实是在寻找那和上的箫声,不远处一处不起眼的素色画舫,让她微微牵起了唇角。

知己,藏在心中即可,没必要面对面,若相识了,反而破坏了那朦胧的美好。

王灵芷依旧吓得瘫在地上,面色惨白,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被那琴声所惑。

凌婳月翠青色的裙裾划过她的面颊,她蹲下身来,与王灵芷面对面,面容依旧淡然,语气依旧随和,眼神却带着贵气天成的凌厉。

若只是想利用我,我任你利用,但若是想踩着我往上爬,那你可就找错人了。凌婳月扫视王灵芷一周,皇后独有的睥睨气度不由显现,不过你的计划也算成了一半,惊吓过度,当属宫内最为安全,进宫静养自然是个好办法,你进宫的打算打的是好。

王灵芷仿若听不见她在说什么,双眼狠狠的瞪着眼前的人,不认识一样,而她说出口的话,更是让她震惊不已。

她的计划,她的想法,凌婳月竟然早就知道。

她是故意的?展尽风采,先是一首递退藏字诗,再是一曲天籁琴音,她是故意的!

她本想借凌婳月胸无大脑的陪衬,更加衬托自己的才华,继而借辱骂她,让她反目招来随身侍卫剑十一对他们这些公子小姐惩戒一番,自己好有个受了惊吓的措辞,再加上家中长辈在皇上面前说道说道,她便可被接进皇宫静养。

她的计划,竟然被一个完全想不到的人拆穿,她不甘心,不甘心啊!这次不行,还有下次,等她进宫,只要进了宫,凌婳月

凌婳月好笑的看着她仍旧不死心的眼神,决定还是做个坏人,不妨告诉你吧,看见那艘正要靠岸的画舫了吗?那里面,坐着被皇上新封的宠妃秋妃。

秋妃,李秋影。

她的仇人之一。

她死后,秦殇还是将她册封为妃,不顾群臣反对,不顾天下耻笑,冒着天下之大不违,将死了丈夫还带着孩子的李秋影封为贤妃,她的儿子也被认为义子。

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凌婳月哭了整整一个晚上,为了心中那份错付的爱,为了对秦殇和李秋影那痛彻心扉的恨。

如今,计划开始了,李秋影将不再安宁,王灵芷,便是她埋下的第一颗棋子。

果然,王灵芷听到李秋影三个字,神情慌乱了起来。

前些日子,皇上册封贤妃的事,闹的沸沸扬扬,身为三大辅政家臣的王家,自然是干涉了不少,虽然最后还是没能阻止皇上的决定,但贤妃,定然是对他们记恨的。

李秋影一向心机深沉而且小鸡肚肠,你们王家干涉她封妃,她自然记在心里,加上你这次游湖动静不小,她若是不出来看看,那真是对不起她的心机。李秋影最擅长的,就是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就好像她莫桑梓一样。

可是这次不同了,身在暗处的,是她莫桑梓,哦不,是凌婳月。

李秋影这次出来,也是凌婳月暗中给她递了消息,不然只是个臣女游湖而已,怎么会劳她上心,但若是个意欲进宫的女人,那就不一样了。

王灵芷越听越心惊,李秋影她见过一次,是个很小巧甜美的女子,虽已嫁做人妇且有了孩子,但美貌依旧,男人看了都会心动。

她真的会对付自己吗?

凌婳月继续说道:看看皇上封她为妃的执着,你就该明白李秋影的手段有多厉害,你若这么进宫,不出三日便死无全尸,别说你进不了宫。

王灵芷看着那靠岸的画舫,眼中惊惧而又不甘心。

不行,她一定要进宫。

她王灵芷进宫已定,她就是皇家的人,若进不了宫,以后她也再难出嫁,更何况,那个男人,皇上,她爱他,她要进宫,留在他的身边。

凌婳月很满意王灵芷脸上的坚决,你若想进宫,我可以帮你哦。

王灵芷突然惊喜的看着凌婳月,好像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你能帮我?

凌婳月无害的点点头,当然,只要你听我的。

听你的?王灵芷不免带着防备,若是什么都听她的,她若让她毒杀皇上呢?

凌婳月何等的聪明,自然一眼看出王灵芷的心思,放心,我不会让你做危险的事,我只是看不惯李秋影而已,我只会教你怎么对付她。

王灵芷也是大家闺秀,深深府第中的那些争斗之事,她从小也见过不少,虽然有几分心计,但若对上皇宫中的女人,怕也没有多大的胜算,若是事事都依仗着娘家,也会让皇上忌惮不已,倒不如提前拉拢凌婳月,凌婳月虽然名声不好,可毕竟是个郡主,皇上对她都忌惮三分,若真是有事,往她身上一推也就是了。

王灵芷只是思索片刻,便迫不及待的答应,好,我什么都听你的。

凌婳月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望着远处那从画舫中被人搀扶着走上湖岸的身影,目光变得幽邃而深刻。

李秋影,秦殇,我们开始吧。

你死我活的,报仇游戏。

两人达成协议,凌婳月素手伸出,将惊吓过度的王灵芷拉起,两人宛若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两人之间的敌意没有了,姐姐还好吧。

王灵芷脸色微白,却带着笑意,多谢妹妹,我没事了。

剑十一收起剑,重新跟在凌婳月身后,那些慌乱中躲避而去的公子小姐见黑衣杀手已死,便纷纷开始探出头来。

各位,已经没事了,这些都是些小杀手,让各位受惊了。凌婳月也算是个奇葩了,不但养的男子众多,就连遭杀手暗杀的次数都数不胜数,据说隔三差五就一次,将军府的人都已经习惯了。

只是外面的人碰上了,难免有些害怕。

其余画舫上的公子小姐,惊艳的望着凌婳月淡然的模样,突然感觉只想膜拜。

方才杀手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惊慌不已,只有她,不躲不避,还拿起了一把琴悠然的弹奏起来,那一瞬间,他们只看到画舫上那一抹翠青色的身影,宛若谪仙傲然,让他们这些凡夫俗子惭愧不已。

凌婳月,怎么突然就不一样了。

众家公子小姐看看外面果真安全了,才放心大胆的走出来,严淑凡看着热络的凌婳月和王灵芷,气恼的嘟起嘴,王姐姐快离她远点,都怪她,指不定还有杀手来杀她呢。

《朕的皇后重生了》第012章宅邸

凌婳月微微含笑,确实还有一波,只是没什么用,已经提前处理掉了,多亏了金照夕呢还。

王灵芷怪嗔的瞪严淑凡一眼,不许乱说,我们都被郡主的侍卫救了呢。

如今,她算是和凌婳月绑在了一起,还要靠她进宫呢。

凌婳月微微侧目,日已西斜,你们慢慢玩吧,我先回去了。

严淑凡高兴了,快走吧快走吧。好好的游湖又被这个瘟神破坏了。

王灵芷略带歉意,郡主别介意,严妹妹只是小孩子脾气。

我不介意。若是介意,她还能安稳的站在画舫上么?姐姐明日若是有空,陪我去寒山寺走走吧。

王灵芷一愣,随即会意,忙高兴的应下,有空,我自然有空。

凌婳月微微转身,莲步轻移,上了来时的小画舫,一抹翠青色的身影消失在静月湖上,静月湖也便失了色彩。

剑十一抱着剑,静静的跟在凌婳月身后,一身孤冷萧杀的气息,让路人躲避。

他看着面前的娇小背影,剑眉微蹙。

凌婳月,他再熟悉不过,一天12个时辰,他片刻不离身,可是她却什么时候变了呢,还是说,从一开始凌婳月便是在伪装?

伪装成一个不知廉耻,胸无点墨,不论是非,骄横无理的女人,可是又是什么,让她决定绽放自己。

先是性情大变,再是出口成诗,一手琴技高超不凡也就算了,面对杀手时的那份镇定自若,连他都要佩服,以前的她,可不是这样的,每次杀手来袭,她都颤颤巍巍的藏起来,恨不得尿裤子一般。

他虽是个粗人,可这点细腻心思还是有的。

凌婳月,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她身材娇小,却好似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她总是淡淡然然,却自有一番雍容气度,她看似无所畏惧,却又好像隐藏着偌大的心事,凌婳月,怎么就突然成了一个谜。

剑十一一边走一边思索,并未发现他们走的路,并不是将军府的方向,待他回神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一座大宅子门口。

凌婳月四周看看,淡淡的说道:这里应该就是慕容止说的宅子了,果真是好地段。

莲步轻抬踏上台阶,素手敲上了门扉。

剑十一虽然不解,却只是静静的跟着。

很快,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无力的声音,谁呀?门扉轻轻打开,门缝中露出一张耄耋老颜,双眼打量的看着凌婳月和剑十一。

你们找谁?

凌婳月恭敬有礼的微微屈膝施礼,老伯您好,我想问问,这座宅邸,是不是打算卖?

老者再次打量面前的凌婳月,我家老爷是有这打算,但是你还是算了吧。

说完便要关门。

凌婳月快一步伸手拦住,老伯,这是为何?慕容止说过,这家的主人有些怪,可是你家老爷有什么特殊要求?一定不会是为了钱。

那老者再次不屑的看看凌婳月,这府邸一砖一瓦,都是我家老爷珍爱之物,我家老爷只想为这府邸找个珍惜她的人,你吗?

也难怪,凌婳月就算身着翠青色的衣衫,也掩不去那媚骨天成,无意中的一个眼神,便勾魂摄魄,比青楼花魁要媚人,也难怪这老者如此小瞧于她了。

不过,凌婳月对这府邸的主人倒是多了几分兴趣,哪有买房子不图钱,反而要为房子找个好主人的,真是个怪人。

老伯不让我进去,怎么知道我不是个好主人呢?

你么?

对,就是我!凌婳月的坚持,让老者有了丝松动,那你等一会儿,我去问问我家老爷的意思。

老者关上大门,脚步声一点点远去,凌婳月和剑十一便老实的在门外等候。

可是等了许久,却不见老者出来,日已西沉,繁华街道减减归于平寂,各家各户都起了炊烟,灯火阑珊中点亮了黑暗,那禁闭的大门还是没有打开的意思。

剑十一是个没耐心的,跨前一步便要再次敲门,却被凌婳月拦住,再等等吧。

这家主人怪,就总会有些怪念头的。

剑十一只得退后,两人如石像一般矗立着。

直到更夫开始打更,那禁闭的大门里面,才再次传来了悠闲的脚步声。

大门再次打开,这次,是全部打开,而不是露出了缝隙,还是那位老者,只是态度恭敬了许多,两位请进吧,我家老爷在前厅等候二位。

多谢老伯。凌婳月微微点头,没有任何的怨言,便抬脚而入。

方进大门,凌婳月便被眼前的庭院深深吸引了。

这真的,是一个家。

对,一个家的感觉。

所有府邸中,不是亭台楼阁,便是假山流水、鲜花异草,而这里,却只有一片片的菜圃,偌大的府邸,全部都被菜圃填满了,除了一间客厅,一间正房和三间客房,便只有旁边那比客房还要大上几分的厨房和柴房了。

菜圃中间,自制的水车将缓缓流水引入田地中,灌溉了所种的一些蔬菜和水果,若是在城外看到如此景象,凌婳月自不会惊讶,可这是京城内,地价几乎最高的玄武街上看到,就不得不惊讶一番了。

一方石桌孤零零的立在花圃边上,两个石凳上沾了些许的尘土,似是好久没用过了。

之所以让凌婳月感觉这个府邸中有家的感觉,是因为她踏进来的瞬间,仿佛看到了一番无比温馨的景象。

一名男子在菜圃间劳作,浑身被泥土沾满,一名女子一边给蔬菜施肥,一边看着田间奔跑的三四岁孩童,欢声笑语充斥着整个府邸。

可是眨眼间,眼前又什么都没有,家的感觉依旧,却没有了那欢歌笑语,和幸福温馨。

凌婳月和剑十一在老者的带领下,顺着菜圃间的小路到了客厅,客厅只点了两盏灯,有些昏黄,摇曳烛火中,另一名老者安坐主位,看着走进来的凌婳月。

要买我府邸的,就是你?声音威严洪亮,双眼带着年纪沉淀下来的锐利。

凌婳月不卑不吭,微微施礼,见过老伯,正是小女子。

一个女人?

凌婳月微微蹙眉,对,一个女人。

你买我的府邸要做什么?

住!

住?老者带着几分怀疑,那我这里不太合适,还请姑娘另寻他处吧。

为何不合适呢?凌婳月丝毫没有被拒绝的尴尬,您不是也住在这里吗?况且,我此前并不是非常喜欢这里的,只是打算过来看看而已,可是进来之后,却发现,这里正是我想要找的地方。

哦?老者突然语气温和了些许,看你衣着,怎么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我这山村一样的地方,你能住的了?

小姐们,总喜欢楼台水榭之类的。

凌婳月说道:不瞒老伯,我确实有自己的家,可是,在那个大家庭里面,总有些力不从心累了的时候,我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能让我偶尔的休息一下,而您这里,我自踏进来,就有种轻松温暖的感觉,这里,不正是我想要的地方吗?

老者微微凝眉,眼带审视的看着凌婳月,许久,才缓缓开口,只是没了方才的凌厉,反而带了几分无奈和沧桑,你说对了,我之所以一直不愿卖了这里,就是舍不得这里给人的安宁的感觉,每当累了的时候,躺在菜圃间,想想事情,看看蓝天,心情就舒畅了许多,可是这里,我迟早都要离开的,或许,也是时候了。

老者深深叹了一口气,站起身,走到凌婳月面前来,近了才看清楚,他的背有点驼,腿脚行动也很是不便,最主要的是,他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从额头一直到下巴,狰狞恐怖,小丫头,吓到你了吗?

凌婳月摇摇头,只是惊了一下而已。

只是惊了一下?老者很清楚,他的容貌,女子看了一般都会尖叫的。

凌婳月点头,只是惊讶,如此安逸温馨的府邸中,住着一位您这样满身戾气的主人。

呵呵呵呵老者不但不气,反而笑了起来,你这么特别的女子,真是不多见,姑娘怎么称呼?

凌婳月有礼的回道:小女子姓凌名婳月。

你是凌婳月?老者惊道,你就是那个凌婳月?

凌婳月凝眉,不禁为自己的臭名声汗颜,若老伯听过我的名字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凌婳月。

全京城,乃至全秦越国,凌婳月有几个?

一个,就一个!

臭名昭著的凌婳月!

老者摸着胡须,不像啊,传说中凌将军的女儿,秦越国的郡主凌婳月是个骄横不讲理的女人,而且她好男色不节制,是外界传闻有错,还是你拙了世人的眼睛?

眼前女子虽相貌妖娆,却举止有度,不骄不躁,雍容华贵,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个好男色的女人啊。

凌婳月摸摸鼻子,老伯见笑了,每个人都有两面性,就如您一般,不是吗?

《朕的皇后重生了》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朕的皇后重生了》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