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恶魔总裁擒爱记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花凛

恶魔总裁擒爱记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花凛

2019-09-28 18:42:45来源:wyy发布:花凛

恶魔总裁擒爱记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花凛完整目录,现代言情小说恶魔总裁擒爱记全部免费阅读,恶魔总裁擒爱记已完结版全文章节在线阅读。那一夜痴缠,沈念深身心沦陷,成为顾奕的助理,陪他豪门夺权。那一天,顾奕的世纪婚礼上,沈念深大着肚子,明眸含笑,你大嫂配不上你。她赶走新娘,取而代之。沈念深生产之际,落入黑帝

恶魔总裁擒爱记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花凛

恶魔总裁擒爱记免费在线阅读

《恶魔总裁擒爱记》第17章深入骨髓的绝望

电话那头一直沉默着,没有回应。

劫匪老大提高声音道:这位沈小姐说,她是你最讨厌的女人,我想确认下,如果是的话,正好可以让兄弟们乐乐。

电话那头,顾奕的脸瞬间阴沉起来。

沈念深屏着呼吸,紧张地竖起耳朵,只要顾奕说一句,他不讨厌自己,就算今天死在这里,她也无怨无悔。

劫匪头子开了免提,半晌,手机那头说道:那就请几位好好享受了,毕竟过了今晚,你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沈念深慢慢闭上眼睛,一滴清泪从眼角滴落,心痛得无法吸呼,张了张口,才喘过一口气来。

就在这时,另一个劫匪小声说道:老大,那个号码是屏蔽追踪的,无法定位。

沈念深猛地惊醒,原来他们是想通过电话追踪找顾奕。

顾奕何等聪明,他早做了准备,他给她的这一部电话,也是屏蔽追踪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劫匪老大对着手机道:兄弟们,好好侍候沈小姐。

沈念深只觉几只大手覆在自己的身上,她的灵魂,瞬间坠入了深渊。

哗啦的几声,她的衬衫已经被撕碎,露出雪白的肌肤,沈念深心里涌起一阵深入骨髓的绝望。

总统套房里,顾奕想要将手机关掉,但想起沈念深将自己推进车里的情形,那一瞬间,她是在用命护着自己,他不由握紧了手机。

韩铭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眼底隐忍的暴怒,不敢出声。

手机的另一头突然传出一声啊!地惨叫声!

接着有人大声喊道:她咬断了他的脖子!

沈念深脸上,脖子上,头发上,衣服上,全都是血,嘴里还有一块肉。

被她咬伤的人从她的胸脯上滚了下去,脖颈上的大动脉被咬开,瞬间血流了一地,浑身抽动着。

沈念深被滚烫的鲜血烫得直发抖,她身旁的劫匪猛地挥起拳头,婊子!

哐当一声,她连带椅子倒了下去。

沈念深吐了一口嘴里的血迹,抬起头来,眼睛虽然看不见,却灵动地流转了下,她嘴角挂着一抹淡笑,突地,她的牙齿咬上了自己的舌头。

老大,她要嚼舌自尽。

手机的另一头,韩铭看着顾奕,张了张口,要说话。

顾奕坚定地摇头,这些人是冲着他的命来的,敢对顾家的人动手,说明他们的实力很强大,城中也一定有同伙,如果他说出位置,便会被这些人牵制住,反而没有能力去救沈念深。

老大一步上前去,捏住了她的下巴,想死?的确有人开了高价要你的命,但死前也得让兄弟们爽爽,再告诉我们,顾奕在哪里。

有人花了高价,要她的命,不止是顾奕,目标还有她!

沈念深只觉一阵蚀骨剧痛,牙齿再也咬不下去,接着被猛地甩了一个耳光,晕倒在地。

一人喊道:老大,晕过去了。

看着沈念深全身是血,又浑了过去,大家也没了什么兴趣。

一人提醒道:老大,天快亮了,还是把她先弄醒,问出顾奕的下落。

沈念深是被一桶冰水浇醒的,她咳了一声,吐出血水。

劫匪老大开口道:只要你说出顾奕在哪,我们就给我一个痛快的死法。

沈念深爬在地上,身子如一滩软泥,死还分什么痛快不痛快,我不知道顾奕在哪,你们想做什么就做吧。

老大,这瞎子的骨头还挺硬!

瞎子!

顾奕和韩铭都一怔!

沈念深瞎了。

老大,给她用刑。

听说十指连心,把她的指甲削下来,看她骨头有多硬。

沈念深感觉到有冰冷的嵌子咬着自己的指尖,接着便是咔擦的一声,指甲脱离了手指,她低嗯了一声,短暂的一昏,立刻又痛醒过来。

她咬着唇边的一缕发丝。

沈念深,不哭,他已经不在乎你了,你哭给谁听?

沈念深,不要示弱,他已经不在乎你了,你软弱给谁看?

顾奕咬着牙,听着手机里传出劫匪拔指甲的声音。

沈念深,你知道酒店地址的,为什么不说?

像你这样的人,不是应该一开始就说了吗?

电话的另一头,又传来声音。

老大已经拔了六个指甲了。施刑的人看着地上的沈念深,她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天花板,什么都看不见,却那样的明亮,衣不蔽体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打湿。

继续,老子就不信,她真的能够忍着,一声不吭。

总统套房的门突然响了,韩铭迅速去开门。

很快,他上前来,向顾奕道:顾总,找到了。

《恶魔总裁擒爱记》第18章你不记得我了吗?

顾奕挂了手机,迅速出了门。

电话的另一端,沈念深的手机掉在桌下,屏幕亮了一下,显示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顾奕开着迈巴赫,后面跟着两辆军用越野车,天刚刚亮,他的车就开到郊区的一个废车厂里,他的保镖在前面掩护,到了门口,他握了下手里的枪,冲上去,一脚踢开铁门,里面空荡荡的。

韩铭上前去,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尸体,除了一个脖颈动脉被咬断的,其他的人均中了枪伤,地上有被割断的绳索,还有被撕破的衬衫,还有七八个带着血肉的指甲,脱离了人体的指甲已经变暗,显示着昨晚沈念深所经历的事。

顾奕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指尖,瞳孔慢慢收紧,他捡起地上的绳索,看了下被割开的口子,口子平滑,是被利器迅速割断的。

韩铭从桌下捡起沈念深的手机,看着顾奕手中的绳索,他开口道:沈小姐应该是被人救走了。

顾奕只是冷冷地说了句,查这些人的幕后是谁,斩草除根。

起码,他能为沈念深报仇。

守在门外的人催促道:奕哥,快走吧,警察来了就走不了了。

韩铭也催道:总裁,先离开这里。

沈念深再一次睁开眼睛,眼睛依然是黑蒙蒙的一片,却有一点淡淡的光晕从黑暗中透出,她努力睁着眼睛,仍然只是模糊的一点白。

你醒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入耳,她便闻到一股清淡的香,却带着冷冽的气息,有些好闻,有些压迫,又有些温暖。

这是到了天堂了吗?

沈念深眸子又张了张,她手一动,便是十指钻心的痛,她又痛晕了过去。

坐在床头的人将肉粥放在床头柜上,看着床上的人,不由摇摇头,这一周来,床上的人已经醍了三五次,但每次刚醒来,又会痛晕过去。

他理着她额头的发缕,在她耳边呓语,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了。

接下来的几天,沈念深有时清醒,有时又很迷糊,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白衣男子对着自己笑,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

又过了几天,她听到有人在她的耳边轻声唤道:深深!深深

她张了张眼睛,有一点淡淡的光进入眼中,一个白色的光影

她努力地张了张眼睛,那个白色的影子却仍然很模糊,她终究还是看不清。

深深,醒了吗?他的声音十分好听,她感觉到有一只温热的大手抚在自己的额头,那人又说了一句话,温柔极了,深深,别怕,已经安全了,医生已经给你看过了,你没事了。

沈念深要伸起手,手被便被按住,你的指甲还没好,别乱动。

她只是指尖上用了下力,便已经感觉到了一阵刺骨的疼。

你是谁?沈念深张口,声音虚弱无力。

我是床边人的声音有些哽咽,看着床上虚弱的人,我是唐恺。

唐恺沈念深念着这个名字。

唐恺期待地看着面前这张清丽的小脸,她没有焦点的明亮眼睛突闪突闪的,不由屏着呼吸,他心里有个声音在无声地呐喊,深深,你不记得我了吗?

唐恺大哥,谢谢你啊。

沈念深一句话,唐恺回过神来。起来吃点东西吧。他将沈念深扶起来,让她的双手保持不动,一勺一勺地喂她喝着粥。

或许是因为很多天没吃东西了,沈念深只觉这粥的味道特别香甜,连着吃了两碗。

第二天,沈念深的精神好多了,但双手仍然不能动,眼睛也只能看到模糊的光影。

唐恺大哥一定长得很好看。

唐恺对着她没有焦点的眼睛,一愣,随即无声笑笑,为什么?

沈念深眨了下眼下,闻着他身上的那股冷冽清香,微微地屏了下呼吸,面前的男子,有着像顾沉一样的温柔,又特别有耐心,严峻高贵。

她回答道:你一直穿着白衣服,穿白衣服的人都特别精致。

唐恺低头看着自己的白衬衫,笑了笑。

第三天,唐恺又喂了沈念深一些饭,又喂她喝了一碗人参鸡汤,看着她吃得多,他满足地为她擦着嘴角的汤渍。

唐恺大哥,你也是中国人吗?

我是江市人。

沈念深一愣,我也是江市的,我来出差。

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日本。

第四天。

唐恺大哥,是你救了我吗?

沈念深这几天只要一清醒,就在想着被劫匪折磨的情景。

当那些劫匪在拔自己最后一个指甲的时候,她听到了枪声,然后晕了过去。

她可以感觉到自己是在唐恺的家里,每天他都会有医生来给她诊治。

唐恺一怔,这几天,沈念深都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一直都很安静,也很乖,没想到她突然会问这个。

是啊,你安心在这里养伤,医生已经说了,你的眼睛只是暂时性的受伤,会好的。

沈念深低着头,脑海里百转千回。

这个人能从那些劫匪中将自己救出来,可见这个唐恺并不是一般人。

她抬起头来,多谢大哥救恩之人,我无以为报。

深深,唐恺看着她没有焦点的双眼,心里一痛,我会照顾你的。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按在沈念深的手臂,沈念深的手猛地颤了下,她的指甲还没有好。

一惊之后,沈念深冷静下来,唐恺大哥与我非亲非故,救命之恩,恩重如山,如今还要这样麻烦你

非亲非故?

顾恺眉宇间出现一抹痛楚。

怎么会是非亲非故。

她救过他的命。

他也救过她的命。

《恶魔总裁擒爱记》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恶魔总裁擒爱记》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