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朕的皇后重生了在线阅读-慕容止莫桑榆by云卷云舒

朕的皇后重生了在线阅读-慕容止莫桑榆by云卷云舒

2019-09-28 18:43:05来源:wyy发布:云卷云舒

朕的皇后重生了在线阅读,这里推荐朕的皇后重生了慕容止莫桑榆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作者云卷云舒创作的,慕容止莫桑榆by云卷云舒的小说最新目录免费全文阅读。她是后宫深处的悲哀,含恨而终,重生到好色如命的郡主身上,妖艳锋芒,无人敢惹,男侍成群,个个丰神俊秀。男侍们:上天让你重活一次,是为了让你和我们好好生活。

朕的皇后重生了在线阅读-慕容止莫桑榆by云卷云舒

朕的皇后重生了免费在线阅读

《朕的皇后重生了》第015章寒山寺忘尘

仿若得了赦令一般,秀婆婆和绣娘们忙收拾了衣物离开,方才心中的惊惧还迟迟消散不去,郡主,将军府的郡主,一向好男色蛮横不讲理的郡主,怎么会有那样的气度。

众人离去,凌婳月仍旧看着镜中的自己。

慕容止走到芝兰玉树面前,在两人耳边轻语几声,两人点点头极速离去。

郡主,我服侍您更衣吧,不是约了王家小姐去寒山寺么?

铜镜中的凌婳月依旧一动不动,任由慕容止为她宽衣解带,将身上鲜红如血的衣服换下,换上那一身飘飘欲仙而又不失华贵大气的珍珠色衣衫。

饶了她们吧,只是几个绣娘而已,应该不碍事的。朱唇轻启,突然有些无力。

慕容止为她扣好最后一颗扣子,郡主是怪我心太狠?

不,我只是觉得她们很无辜,而且

而且不会影响大局,是吗?慕容止修长的手指在她腰间收紧,腰带便如翻飞的蝴蝶,熟练的为她打上一个蝴蝶结,女人多舌,您怎么知道她们走出这个大门会说些什么呢,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并不是每个人都懂得守口如瓶。

凌婳月看着面前的慕容止,心口微微收紧,是你让我穿那件衣服的。他怎么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决定十几个人的生死的。

他早就知道,她穿上那件衣服会是怎样的场景了,不是吗?

慕容止将蝴蝶结摆正,再仔细的将她的黑发捋顺,我只是让你明白,你的路,需要流比这多千倍百倍的鲜血,这样的路,你还要坚持吗?

凌婳月一怔,比这还要多千倍百倍的鲜血?

没有不流血的方法么?她的仇,一定要报,可是要牺牲这么多的生命

或许有,但是我不知道。

我会找到办法。凌婳月坚定的说道,我只是想要报仇,并不想伤害别人,所以一开始我就说过,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说完,凌婳月便转身离开,只留慕容止一人,望着她离开的决绝背影,哀叹一声。

要如何,才能让她放下心魔。

寒山寺只是秦越国京城周围一所不甚出名的小寺庙,里面的香火不算旺盛,寒山风景倒是秀丽,可是因为道路极为崎岖,而且多山崖,所以前往寒山游玩的寥寥可数,因此,寒山和寒山寺,只是京城外的一处所而已,并不是人尽皆知,也不是人来人往。

而秦殇,却是每个月都要到寒山寺一趟,与寒山寺的主持谈经论道,而这件事,却只有秦殇的少数心腹知道,身为皇后的莫桑梓,都是无意当中才知道的。

当时的莫桑梓,对秦殇的一切都格外的上心,他每月出宫,本以为是在宫外有了知己,后来才知道,是去寒山寺,她一开始想不通,一向弑杀暴戾的秦殇,怎么能静下心来谈经论道,调查之下才惊觉自己发现了一件宫中秘闻。

秦殇的母亲在入宫之前,曾与一名男子私定终生,后来他的母亲不得已进宫,而这名男子,竟也考取功名入朝为官,出身不算太高的母亲在后宫几番生死,多亏这名男子暗中保护,两人从此红墙相隔却心意相通。而秦殇的母亲在生下他之后,身子便一直不好,在秦殇十三岁的时候终于支撑不住撒手人寰,因为份位低微入不得皇陵,那男子竟冒死将他母亲的尸身偷出葬入这寒山寺之中,而这男子也辞官后拜入佛门,从此便守着她的坟冢。

秦殇在自己母亲留的遗物中得知了他们的故事,对这一直为母亲默默付出的男子格外的依赖,皇家本就无情,看惯了尔虞我诈的诡异人心,突然遇见了对最爱的母亲所痴情了一辈子的男人,就连秦殇这样的冷血之人,都不得不动容。因此,每当心中烦闷时便到寒山寺走走,一来二去,竟形成了习惯,对于这男子,他甚至亲过他的父皇。

而这男子,便是现在寒山寺的方丈忘尘。

莫桑梓曾去寒山寺见过忘尘一次,一个很淡漠很随和的老人。去见他,只是想要见见这个能为了一个女子做到如此地步的男子,到底是何样子。

那样的爱情,那样的痴心,那样的终生相付,她也羡慕不已,所以才想要见上一见。

春日的阳光很是温暖,照在人身上,宛如盖了一床极为舒服的羽被,暖暖的。春花已开,漫山遍野的鲜花争奇斗艳,翠绿色的草儿冒出了芽,随着和煦的春风,舞出曼妙的姿态。

寒山寺上有一处桃花涧,漫山遍野的桃花正好到了最美好的季节,纷飞的桃花打着旋儿,好似到了人间仙境一般。

凌婳月闭上眼,嗅着空气中浓郁的桃花香,唇角带着淡淡的笑。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这里的桃花,果然晚一些呢。

只是,桃花依旧,已是物是人非。

去年她还在皇宫中与一群妃嫔赏花,今年,她已是孑然一身。

秦殇,送你一朵带毒的桃花,可好?

寒山寺住持房内,忘尘坐在蒲团上打坐,一支檀香缭绕,一个静字高挂半面墙壁,龙飞凤舞却又带着无尽的淡然和放下,房间内,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你来了。浅淡的声音,宛若穿越时空,直达心扉。

木门被缓缓推开,一抹冷然高大的身影走入,镶着金边的黑色靴子踏在地上,铿锵有力,一下一下宛如敲在心口一般。

步法凌乱,沉重凝错,你怎么了?正闭目打坐的忘尘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来人,眼中带着些微的关切,你虽性情暴戾,却极为沉稳,今日为何如此心神不宁?

来人一身黑色华服,领口和袖口都镶着金边,更多了几分贵气,他面貌英俊只是却寒若冰霜,让人看了都忍不住退避三舍,那一双冷然狠戾的双眸带着居高临下的睥睨,仿佛能穿透人心一样,让人不敢正视。

这便是秦殇,秦越国当今君主,一个残暴狠戾的男人。

秦殇走进来,在一个棋盘旁坐下,低垂着头,无力的好像个孩子。

她死了。冰冷的声音带着无力。

她?忘尘手中佛珠转动,谁?你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吗?

秦殇却微微摇头,不是,我的皇后,我一直不甚在意的那个人。

忘尘不说话,静静的站起身,一身棕黄色宽大僧袍,将他衬托的极为瘦弱,一双蕴藏着智慧的双眼带着无尽的沧桑,仿佛一切,都被这双眼睛看透一般。

他慢悠悠的走到一旁的桌子上,拿起火石,点燃一支蜡烛,白日里,烛火的光华并不明显,摇摇曳曳好似随时会明灭一般。枯瘦的双手拿起一旁的一双竹筷,夹起桌上棋盘中的一块儿白子,放在摇曳的烛火上开始烧。

秦殇静静的看着,并没有打扰他。

忘尘已看透了生死,他的做法,定有原因。

洁白的棋子,在烛火的煅烧下,白色渐渐褪去,一层乌黑色染满了整个棋子,很快,白色的棋子便成了灰褐色,很难看的颜色。

当美丽的棋子放在远处的时候,你觉得它是美丽的,殊不知,它的内里却是黑色的,有些东西,总要经过煅烧之后,才能看清本质。忘尘径自说着,声音低沉,仿若自言自语一般,可秦殇却听得清清楚楚。

很快,棋子已经全部都变成了灰褐色,露出了石头的本质,那镀上的一层白色外衣,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

继续烧了一会儿,忘尘夹着棋子走到秦殇面前,把手伸出来。

秦殇听话的伸出右手,忘尘摇摇头,左手。

秦殇又伸出左手,宽大的手掌条理分明,一条条的掌纹,就好似山河纵横,带着他独有的霸气和睥睨。

忘尘看着那略带厚茧的大掌,竟将手中烧的极热的棋子,放到了他的手中。

嘶顿时,烧焦的味道弥漫开来,磨人的烧焦声音折磨着耳朵,听起来就带着几分恐怖。

秦殇却没有闪躲,仍旧伸着手,只是剑眉微微拧了一下而已。忘尘放下手中竹筷,拿着秦殇的手,让他蜷缩起五指,紧紧的将棋子握住,然后将他的手放在了他胸口的位置。

痛吗?忘尘问道。

痛。秦殇回答,他不是铁打的,一颗烧热的棋子烙在掌心,自然会痛。

哪里痛?

哪里痛?掌心痛,可是

为什么,心口也痛?

有些不起眼的棋子,平日里就只是一颗棋子而已,让你熟悉到不想去正视它的存在,可是你不知道,它也在煅烧,当你突然有一天找不到它的时候,它却在你心口烙下了一个很痛很痛的疤痕。

说完,忘尘离开秦殇身边,重新走回自己打坐的蒲团坐下,拿起佛珠闭上眼睛念起了佛经。

秦殇细细品味着忘尘的话,手中的棋子已经失去了热度,可是掌心却形成了一块圆形的疤痕,怕是永远都去不掉了。

忘尘的话,很深奥,他看着手中的棋子和疤痕,似是明白了,又似乎不甚明白。

《朕的皇后重生了》第016章葬花女子

寒山寺傍悬崖而建,氤氲的雾气从崖底而起,将整个寒山寺围绕其中,更多了几分不食烟火的飘渺,鬼斧神工的仙境一般。

秦殇慢慢踱在寒山寺中,偶然遇见几个打扫的小僧,高宣一声佛号便离去,他算是寒山寺的常客,即使不知道他的身份,却知道他是住持的贵客。

寒山寺后,便是那一片深不见底的悬崖,每当有想不透的事情,秦殇便喜欢站在悬崖边上,闻着崖底的寒风,静静的思考。

而今日,当他走近时,那崖边,却被一个娇小的身影占据了。

那是一个女子,一身浅粉色罗裙,看不见容貌,只是背影便已婀娜多姿,她一头黑发披肩,简单的发髻却更能衬出她的出尘。崖底的冷风吹上来,将她及腰长发扬起,呼啸凌乱,却带着别样凄凉的美丽。

她手中挎着一个花篮,淡淡的桃花香从她身上飘过。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香谢,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她轻声呢喃,声音很轻,却正好被崖底吹上来的风,送到了秦殇耳中。

声音清脆悦耳,却带着几分莫名的伤感。秦殇对于有人占据了他的清静之地,本心有不满,可在听到那幽怨而婉转的声音时,生生停下了欲离去的脚步。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三月想吵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她手中轻扬,手中片片桃花飞舞,随着崖底的山风,跳跃着翻飞着,浅粉色硕长水袖,也如一只蝴蝶般,在桃花之中翩然,只是,若不是那声声幽怨,这便是一副仙子降临人间的美景。

一首《葬花吟》,一副葬花图,让见惯了美人的秦殇,都忍不住看呆了。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艳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独依花锄了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这首诗,恰如如今的她,眼见芳华流逝,青春不在,那心上人却依旧没有迎娶她的意思,花开不知惜,花落无人问。

因此,她念起来,便格外的动人心神。

纤纤素手再次轻扬,桃花花瓣带着丝丝沁香,竟朝着她身后飞去,而她身后不远处,便是秦殇。

片片花瓣从他身侧飘过,点点沁香,有桃花香,还有她身上的女儿香。

一片花瓣竟吹到了秦殇的面颊上,带着些许的凉气。他静悄悄的伸手取下来,双眼却舍不得从那女子身上移开。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燕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未闻。

那一身我见犹怜的娇小身影,那哀怨至极的轻声细语,那翻飞狂乱的黑丝,那阵阵飘香的女儿香。

秦殇将花瓣放至鼻尖,细细品味那不一样的桃花香。

崖边的女子,凭崖而立,仿若要归去,随着那飞舞的桃花瓣,可是却又留恋人世间,一生还未寻到有情郎。

昨霄庭外悲歌发,只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秦殇望着那抹粉色身影,难得的露出玩味的神情,一向冷漠的双眼,带着几分兴致。

原来,是一位痴情却无处所寄的幽怨女子。

不过,此花如此美丽,怎会无人问津,难道,是早已心有所属?

不像,若心有所属,何故还要感叹朝华易逝,如此文采灼华的女子,定要天下绝伦的男子相配才是。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抷净土艳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浊县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有谁?

秦殇微微蹙眉,如此女子,竟为了这易逝的桃花悲叹不已,想是想到了自己日后的处境吧,以花喻自己,到底是为怎样的女子,如此哀怨?

女子手中花瓣已尽,对着翻飞着飘入崖底的花瓣,再次哀叹一身,便欲转身。

秦殇没想到她会转身,来不及离去,便正巧看到了转过来的一张梨花带雨的绝美娇容。

只是,女子却被身后的男人吓了一跳,手中花篮猛地摔落在地上,本就站在悬崖边上的身子,宛若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猛地飞向了悬崖。

啊!凄厉的一声叫喊穿破天际。

秦殇迅速出手,身子如一支利箭猛地射出,在悬崖边上将已无落脚之处的女子拉住,紧紧抱紧怀中,转身间,三千青丝翻飞缠绕,四目相对,带着无尽的缠绵,激起荡漾情愫。

女子惊惧未定,花容失色间,痴痴的望着眼前的男子,带着惊慌失措的美丽,含着含羞带怯的我见犹怜,还有那恍若一眼万年一般的等待与沉沦。

秦殇也被女子的美貌震住了,本想过她可能是个美貌的女子,可是如此绝色中,梨花带雨羞涩如含苞花骨朵,生生撞击了他的胸口。

站稳脚跟,两人仍旧四目痴恋,舍不得移开。

他抱着她,她双手抵在他的胸膛处,彼此呼吸者彼此的呼吸,那么暧昧。

啊女子终于羞涩的回神,你是谁,放开我!

秦殇也回神,缓缓放开怀中的软玉温香,心口依稀有些不舍。

待他放开自己,女子忙后退两步,深吸几口气稳定心神,两侧脸颊却仍旧有些红晕。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大家闺秀风范尽显。

是我惊扰了姑娘。秦殇难得的耐下心来。

女子偷偷的抬目看着面前冷漠俊逸的男子,手中丝帕紧紧搅起来,天色不早了,山下还有丫鬟等我,公子告辞。

说完,便急急转身欲待离去,只是转身前,仍旧不舍得看眼男子。

阅女无数的秦殇,自然明白这欲罢不能的眼神,姑娘且慢。

女子停住离去的脚步,却未转身,微微低着头,羞涩的握着手帕,公子还有事?

敢问姑娘芳名?如此绝色女子,若是辜负了,便可惜了。

女子身子微顿,怯怯的声音才传来,小女子闺名王灵芷。说完,便小跑着离去。

秦殇看着离去的娇小身影,唇角微微翘起。

王灵芷,原来是她?

一个女子愿意将闺名告诉于人,便是对此人心有所属,今日寒山寺一行,果然不枉此行。

寒山寺后山的桃花林中,凌婳月看看天色,对着山崖的方向,微微的笑了。

郡主是有开心的事?那笑容宛若一盏灼灼光华的灯,顿时将漫山遍野的桃花染上了光辉,花儿娇羞,笑容倾国倾城。

凌婳月纤纤素手伸出,折下一束桃花,轻嗅其香,顿时,沾染了一身的桃花香,鱼儿,上钩了。回眸,百媚千生,这算不算是开心的事?

慕容止一身白色长衫,静立于桃花林中,万千青丝上,沾染了一片桃花瓣,犹不自知,清冷淡漠的身影,宛若这桃花谪仙,虽不似凌婳月那般的耀眼光华,却静静流淌着月般清凉如水的气息。

两个人,一个如妖如幻,一个如月如仙。

这桃花林本就是一处人间美景,因为两人的加入,变成了一副画一样的仙境。

慕容止淡淡含笑,看偏偏桃花飞落,看凌婳月立于桃花雨中,心情舒畅的低头嗅香,双眼深邃如黑夜,却不置可否,听闻你昨日一曲,让静月湖上男女老少惊为天人,如此良辰美景,郡主可否为我弹奏一曲?

凌婳月一笑,今日心情不错,反正琴早就带着的,有何不可?

此曲便送你吧,倾国倾城。

莫桑梓当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俨然秦越国第一才女,进宫后却被后宫的琐事缠身,那些喜爱的风雅之事便忘却了,所以皇宫之中,她很少弹琴作画,枉费了如此好的才华。

桃花林中,桃花翻飞,一抹珍珠色人影席地而坐,荡漾起满地的桃花花瓣,一把七弦琴横卧她双膝之上,悠扬的琴声铮铮而出。桃花漫天,宛若一场浪漫的粉色雨,白衣男人站在树下,任花瓣在自己周身飞舞,双眼之中,却只倒映着那个认真弹奏的女子。

雨过白鹭洲,留恋铜雀楼,斜阳染幽草,几度飞红,摇曳了江上远帆,回望灯如花,未语人先羞,心事轻疏弄,浅握双手,任发丝缠绕双眸

慕容止双眼微微眯起,唇边的笑容,却越发的深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以前他便知道,却不知道,她唱起曲子来,更加的美妙。

她说这首曲子送给他,倾国倾城?

凌婳月纤纤十指,在泛着银光的琴弦上跳跃,那美丽的音符便一个一个变化了出来,无比的神奇。漫天的桃花雨从上而落,落入琴弦上,落入衣裙上,落入青丝中。

不远处,一个清瘦却高挑的身影本悠闲的坐在桃树下看书,却被这曼妙的歌声和琴声惊扰了,细细听了一会儿之后,脸色微变,继而带着几分的喜悦,他猝然起身,循着那琴声而去。

《朕的皇后重生了》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朕的皇后重生了》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