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完结小说《王爷的法医萌妃》于欢欢容长苏全文在线阅读

完结小说《王爷的法医萌妃》于欢欢容长苏全文在线阅读

2019-09-28 18:45:28来源:wyy发布:玉笑笑

完结小说《王爷的法医萌妃》于欢欢容长苏全文在线阅读,王爷的法医萌妃于欢欢容长苏的小说在线免费看,王爷的法医萌妃by玉笑笑的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于府那位不受宠的草包小姐撞坏了头,一夜之间就变了个模样,倒不是变得像个大家闺秀,而是变得更没下限了。早前这位于小姐就一直在追容王爷,但是也没太过出格,这

完结小说《王爷的法医萌妃》于欢欢容长苏全文在线阅读

王爷的法医萌妃免费在线阅读

《王爷的法医萌妃》第一章我勒个去搞什么

啊杀人了!

耳边炸开一声尖叫,于欢欢头疼的睁开双眼,模糊中只见到一块白色的衣角飞奔出去。

卧槽搞什么灰机!

敲了敲脑壳,于欢欢的视线逐渐恢复清明,看到面前躺着一具尸体,猛地捂着心口跳了起来。

地上躺着的中年妇女身穿古装满脖子鲜血,于欢欢深吸一口气,敲了敲自己被哽到气的胸口。

呼吸顺畅后,一瞬间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她的脑海,让她生生愣住了。

于欢欢,于老爷发妻的女儿,排行老二,嫡女。母亲死后,于老爷对她不理不顾,压根不受待见,但也正因为此,于欢欢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但因为智商欠缺,总被利用,是个草包。

虾米情况于欢欢扶额,作为业界大名鼎鼎的法医精英,不过是因为压力太大喝了一口小酒,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才想着,不远处传来人群熙熙攘攘的声音,于欢欢看向来人,只见对面的女子也看向她,只一个眼神,女子的目光便转到了地上的中年妇女的尸体上,突然跪下,两行泪顺势唰地就下来了。

猛然抬头看着于欢欢,咬牙切齿地指责道:杀人凶手!你这个杀人凶手!呜呜呜何芳嬷嬷啊,你死的好惨啊,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了,一直尽心尽力嬷嬷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说完,女子扑跪在尸体上,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继而对着于欢欢义正言辞道:

二小姐!你好狠的心啊,小小年纪居然怀恨杀人,真是我们于府的祸害

于欢欢嘴角抽了抽,你好会演戏!

众人一愣,也没管于欢欢的话,只当这草包被人发现,慌了神。

还没等于欢欢再说上些什么,一个丫鬟指着她质问道:二小姐你还想狡辩,你看看你手上都是血。还有你手里握着的那只带血的银钗。而且,这墙角平时本来就少有人来,何芳姑姑不是你杀的,还能有谁啊?

于欢欢被这丫鬟吓得手一抖,这才发现,手里还真有只银钗,猛然松手,落地,发出叮当一声脆响。

她脑子一阵飞转,可惜并没有一点点关于这场命案的记忆。于欢欢望向那具尸体,扬了扬眉梢,作为法医,直觉告诉她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但现在她没法辩解,看这个女人的架势,完全不想给她辩解的机会。恐怕是另有隐情,想要置她于死地,可谁,和她有这么大的仇呢?

来不及细想。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把二小姐给我押下去,送到刑部!女人干练的对身后的家丁下命令。

家丁本以为这个草包二小姐要大吼大叫反抗一番,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已经卷起袖口,准备格斗了。

谁知二小姐只是沉默着,看起来十分安静,很快两个家丁就带着她走了。

被两人驾着的于欢欢一路郁闷,特么的她不就喝了一口酒吗!穿啥穿啊!

仔细反思了下,她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从小到大贤良淑德,家族世代行医,救人无数;

想当年为了解脱那些冤死的灵魂,她毅然决然的踏上了法医这条不归路,一路披荆斩棘,最后竟成了业界有名的洗冤师。

二十几年如一日,规规矩矩的工作,规规矩矩的生活,刚准备谈婚论嫁,却因为一件案子给耽搁了,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艾玛,好后悔啊,二十几年没碰过男人,好不容易要结婚了,却因为案件压力太大,不小心买了瓶酒,不小心喝了一口,就尼玛的穿越了,运气还能再好一点么?

算了,想想也还好,至少没有直接死去阎王殿,而是穿到了这个于家二小姐的身体里,哇哈哈哈,有点意思,我于欢欢,还是赚了啊!!

重生这么喜庆的一件事,恩,该开瓶香槟庆祝下;

可于欢欢在扫描完于家二小姐的记忆后突然不开心了,别问为什么,特么的这世界上还有这么草包的人,你妹呀,没有最草包,只有更草包。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啊。苍天,你睁开眼,看看吧!!!

欲哭无泪。

你就是那个杀了何芳嬷嬷的于欢欢?狱卒恶狠狠的问。

吓了于欢欢一跳,我去,神马时候蹦出来的!会吓死人的好不!

于欢欢没好气的瞪着他:是又怎样,反正我现在是杀人凶手,指不定明天就砍头,杀多一个杀少一个无所谓的,你要是敢对小娘不好,信不信我连你一块杀了。

狱卒刚想骂于欢欢,别惹杀人犯,更何况这丫头年纪轻轻就干这事,你不活啦?他身后的一个老狱卒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语重心长地说道;

说完,老狱卒抖了抖手里的钥匙,拧着于欢欢走进那又黑又臭的监狱。

这里怎么这么黑,这么臭,你们要对我好一点,要不然我变成鬼也会缠着你们的。于欢欢大叫道。

可惜狱卒们走远了。

很快,礼部侍郎于大人的二闺女杀了何芳的消息传遍了长安城,如一道炸雷,炸开了。

说书的老夫子,惊堂木一拍,开口就道:长安城真是世风日下啊,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娃竟然杀人了!

而街边议论家长里短的妇人更是一扯闲话就是:哎,你们听说了吗,那个礼部侍郎,为人刚正不阿,却养了个心思歹毒的闺女。

街道巷子里,小孩一唱童谣就是:礼部侍郎好人家,出了草包羞人啦,可怜嬷嬷年岁大,一刀就被恶女杀。

哎,这一来,于欢欢算是在京城出名了。

另一边,于大人忙完手中的事情,已经深夜,他望着东齐国暗蓝色的天空,笑的舒心:从十六岁中举人,在官场上一路顺风顺水,家中大小事务也都有个精明的女人帮他操持,而皇上也对他一直宠信有加。

若要说他这一生有什么败笔的话恩,于大人蹙眉,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个让人讨厌的草包女儿,呵呵,看来今天又只能在礼部将就一夜了。

于大人,你家里有个家丁过来找你,刚才看您忙,我就让他在外面侯着了一个带刀侍卫看到于大人站在院子里,知道他已经忙完了。

心生惊奇,却没有停下脚步,他寻思着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怎么了?这大半夜的跑来?

老爷,不好了!

谁不好了?!你才不好了呢!于大人一听家丁的话就来气,胡子都快翘起来了,意识到不对,转而换个语气有话好好说,什么不好了?!听得本大人心里一阵堵。

家丁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慌慌张张的禀告:何芳嬷嬷死了,二二小姐杀的杜姨娘上午叫人把二小姐送刑部去了。

《王爷的法医萌妃》第二章牢底坐穿

于大人顶着肥肥的肚子眼神一沉:什么,说清楚点?到底怎么回事?!

老爷,二小姐杀了何芳嬷嬷!本来本来这个事情想等老爷忙完了回家再定。哪里哪里知道,这一眨眼的功夫长安城都传遍了杜姨娘没了主意,这才叫我来请老爷回府。

该死的!逆女啊!于大人肥嘟嘟的脸蛋气得通红,

等我一下,我交代点事情,这就跟你回去,这个死丫头,这些年老夫不管她,一是因为公务繁忙,没时间;二是觉得她娘死的早,多教育教育迟早会好的。这下好,这个草包给老夫捅出这么大的篓子哎呀

于大人气得头昏脑胀。但他生气不是因为可能会失去这个草包女儿,而是害怕他原本一马平川的仕途可能会因这件事被抹上黑点。

他的官场生涯可能就此止步了,他越想越生气,尤其是听到这件事已经在长安城传开了,他简直想拿鞭子狠狠抽于欢欢泄气。

快点!于大人坐上轿子,望着满脸睡意的轿夫,恨不得开口骂人,终究碍于礼部侍郎的身份,没有骂出口,只是不断催促着,快点,再不快点就扣你们月钱。

而此时,刑部的牢房中,于欢欢正满脸惬意的靠在一堆乱草上,望着厚实的牢墙上那些斑驳的血迹,开始还原这里曾经住过的主人样貌,丝毫不见刚进来时的恐慌;

看这个手掌的血迹,应该是个二十多岁的壮汉,呀,怎么会有这么深的利器印记,难道他是个剑客?按照他手指骨骼的大小可以推测出他有一米八呢?!一米八的剑客,呵呵,还有铁链锁住的痕迹,应该是传说中武功高强的侠客吧!

于欢欢的职业病不犯则矣,一犯惊人啊一会儿就开始推测他入狱的时间,犯错的可能性,甚至开始查看他三围

直到一声冗长的开门声响起。

哥,换班了!幸苦了啊!一个年轻一些的小狱卒对着年长的两位狱卒热情的招呼。

两位狱卒拽拽的点点头,拿着自己的佩刀,把钥匙扔给小狱卒,转身离开。

于欢欢动动有些僵硬的小身子,噗通一声倒在草堆里,嘴里嘟囔道:虽然这里又脏又臭,又黑又湿,可是已经过了十点半了,我可怜的生物钟,HOLD不住了

第二天早上于欢欢睁开眼睛,不用看她也知道,此时一定是七点整。她盯着晦暗的牢房天花板一阵眩晕,半天才适应自己确实已经穿了,还莫名其妙的杀了人坐牢这件事。

于府这几天人心惶惶。可于欢欢像没事人一样在牢里依然起床做晨练,完全不把这事放心上,可怜了一边看守她的小狱卒,惊得半天没缓过神。

你你你没事吧?狱卒有些战战兢兢的靠近于欢欢的牢门,我跟你说,你不要想不开啊,你毕竟是于大人家的嫡女,最多把牢底坐穿,皇上是不会要你的命的,你千万不要疯啊!

于欢欢非常不雅的朝小狱卒翻了个白眼,懒的搭理他。

她现在是想明白了,前世成天和尸体打堆,她过得那活生生就不是一个正常女人该过的日子。尼玛老天好不容易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咳咳,虽然现在的境况不是很符合她的心意,但是她得好好活着。

就像是一个穷了半辈子的人,突然中了好几个亿的彩票,非得任性挥霍,于欢欢现在就是抱着这种任性的心理

吃早饭了!小狱卒本来还想规劝一下于欢欢,却被送饭的侍卒打断,于欢欢,吃饭了。

侍卒不耐烦的把于欢欢的饭扔到她面前,转身就走。

于欢欢郁闷的盯着那整整一碗黑漆漆的米汤,忍不住开口:这是人吃的吗?

爱吃不吃,不吃拉倒!一个不受宠的杀人犯还想吃好的?!你还是乖乖等着上刑场吧!侍卒不屑的留给于欢欢一个高傲的背影,边走边嘟囔,都要死了,有什么好计较的?!

于欢欢怒气冲冲的抄起那一整碗黑乎乎的东西直接朝快要走出去的侍卒扔了过去。只可惜牢门的栏杆挡住了,人没砸着,反而溅的于欢欢自己满身米粒汤水。于欢欢仰天长啸,哀叹一声,发泄一般的开始扯自己衣服上的米粒:一,二,三,四一百零八,这粥煮的是一百零八将啊

只听,嗤啦一声,充满清新空气的开门声划开了于欢欢的脑子里那些刚接受的记忆,也打破了牢房的死气沉沉:于欢欢,有人来探监!

小姐,小姐,你还好吗?你受苦了啊,小姐!一个绿衣裳丫头急匆匆的跑过来,一把拉住于欢欢的手就开始抹泪。

于欢欢盯着小丫鬟,半天,才迟疑着试探性的叫了一声:秋晓?

小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被打傻了?连秋晓也不记得了吗?秋晓着急得又开始抹泪。

于欢欢瘪瘪嘴:我说,打住,打住,你家小姐我这不还没死呢?!你就开始哭哭啼啼的,知道的以为你在为我伤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为我送终呢?!

呃秋晓抬头,盯着于欢欢,半晌,抬起手摸摸于欢欢的额头,咦,真奇怪,小姐明明没发烧啊!

于欢欢知道一时半会儿根本没办法跟这丫头解释,只好单刀直入:找我什么事?

秋晓神色凝重,低声埋怨道:小姐,这次你可闯下弥天大祸,你还不知道吧?你杀人事都闹到宫里去了,哎,我可怜的小姐啊

吸口气,秋晓接着道,

闹得可大了,老爷现在恐怕恨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保你?!我今天来就是给你带个消息,我听管家议论说这次小姐你的案子,可能会是皇上请自派人审理!

于欢欢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我以为我真的要把这东齐国的牢底坐穿,没想到啊没想到啊这个鬼老天,看来是吃硬不吃软嘛?!

秋晓望着狂笑的于欢欢,表情又一次僵了,下意识的又想伸手去摸于欢欢的额头,却被于欢欢眼疾手快的拍了下来。

《王爷的法医萌妃》第三章四面楚歌

秋晓,你听我说何芳嬷嬷不是我杀的!于欢欢压低声音在秋晓耳边说,我一定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为自己讨回公道。事情闹大了更好,不大我还觉得不震撼呢!秋晓,你明天开始偷偷帮我收集这些东西

秋晓虽满脸疑惑,可毕竟这人是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姐,以前那么多荒唐事都陪着做了,也不差这最后一件了,秋晓盯着于欢欢的眼中满是不舍,凄楚道:小姐,你放心吧,你说的东西,秋晓一定帮你弄到手。

东齐国,凤凰华宇殿内;

娘娘今日怎么起这么早?一个女子步态轻盈的走到床榻边,扶起正准备起身的妇人。

哎,年纪大了,这睡眠就少了!东齐国的第一皇后,凤仪浅笑着答道,隐约可见眼角细细的皱纹。

落儿轻步上前,手脚灵活的帮凤仪穿上繁琐的衣服。

娘娘你又说笑了,娘娘哪里老了?我看这东齐国的后宫里,就数娘娘你最美。

呵呵,你啊凤仪宠溺的笑笑,这皇上也有好几天没来凤凰华宇坐坐了,还说我不老呢?那些个后宫的秀女侍妾娘娘们,哪个不比我这个老婆子强?

娘娘,您是不知道啊,皇上这两天正在为于大人家闺女的事情操心呢!这于大人的二女儿怎么着也算是正妻所生,皇上又器重于大人,你说这案子皇上

落儿,于大人家的二女儿不是长安城出了名的草包吗?这能跟皇上扯上什么关系?凤仪被落儿扶起,坐在梳妆台上,有些惊讶的问。

落儿拿起首饰盒的盘发梳,一边开始给凤仪盘发,一边解释:昨儿清早,这个于家二小姐把人家主事姨娘的嬷嬷杀了,听说当场被擒,现在正关在刑部呢。

杜薇的嬷嬷?凤仪眼皮一跳,紧张的转头,杜薇的哪个嬷嬷?哎哟

娘娘恕罪,落儿不知道你转头!落儿吓得脸色惨白,立马跪在地上,奴婢不是故意弄疼娘娘的,娘娘恕罪!

哎呀,快起来,快起来,落儿,你啥时候也养成这动不动就告罪的性子了?凤仪扶起落儿,一脸责备。

娘娘宽待奴婢们,是娘娘您宅心仁厚,奴婢们哪里能侍宠而娇呢?落儿歉疚的起身,又开始给凤仪梳头,具体是哪个嬷嬷,奴婢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好像叫什么何芳

何芳?凤仪音量一提,是那个伺候杜薇的何芳?

落儿不知道为啥凤仪听着这个何芳这么激动,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回禀娘娘,是伺候杜薇的何芳。

何嬷嬷啊凤仪眼角一片湿润,心头一阵酸楚难过,何嬷嬷是当年我还是王妃时候伺我的老嬷嬷了

何芳跟在凤仪身边伺候不少年头,见证了她最年轻最美丽的时刻,也陪着她走过了许多血雨腥风的日子。

后来,何芳年纪大了,宫里这个人吃人的地方不适合她养老,凤仪就把何芳赐给杜薇,也私下跟杜薇说对何芳嬷嬷好一点。

这些年杜薇时不时的带着何芳嬷嬷来宫里看凤仪,陪她说说话,聊聊家常,就像她的亲人一般。

诶,人哪,果然是

平复了下心情,她眼中厉色四溅,紧紧捏住手中的丝巾,多少年了,到底有多少年她没有如此的生气了:这个二小姐还真是会挑人杀啊!

娘娘落儿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凤仪,有些害怕,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头梳好了,我去给你拿水搽脸。

凤仪沉着脸点点头。

午后,容长苏像往常一样,窝在躺椅上小憩。

突然,蹦过来一小厮。

五王爷五小厮阿三犹豫着呼唤睡梦中的容长苏。

容长苏缓缓睁开眼睛,怎么了,阿三?

皇上皇上来圣旨了!阿三觉得有些内疚,他不该打扰容长苏午休的。

五王爷接旨!

容长苏起身往外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五子德才兼备,明辨是非,现任命其为钦差大臣,彻查何芳嬷嬷被害一案,以显我东齐国法之公正。钦此!

谢皇上!容长苏淡然起身,接过圣旨,缓缓回房。

又是这个于欢欢,容长苏心底升起一股子厌恶,自从大前年的宫宴上,他遇见了于府的草包二小姐,整个人都不好了

新书嘛,大家一定是要支持的。推荐、收藏喔,打赏就算了

《王爷的法医萌妃》第四章钦差大臣

于府二小姐第一眼见到他就嚷嚷着喜欢他,胸无点墨,还给他写情书,好巧不巧的,这个情书又被外人拾得,弄得整个长安城都在议论草包小姐喜欢他的事。

接着还上演了跳舞,送画,绣荷包,诶,五爷皱了皱眉,心里一阵烦躁。

容长苏颇感无奈,这一次似乎来的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狠,连父皇的圣旨都出来了,想不见也不行。

暮色时分,于欢欢有气无力的趴在一堆乱草上,凄凄惨惨戚戚:一整天都没有吃这牢房里的饭菜,再这么下去,还没有上刑场,都饿死了。严重怀疑古代的囚犯不是被处死的,而是被饿死的。

于欢欢躺着兀自哀叹,听见哐当一声,恩,有人来了;

容长苏进入刑部大牢,第一眼就看到于欢欢,眉毛就不由自主的蹙了蹙:以前于欢欢为了见他什么招都用了,这次连杀人都用上了,还真是歹毒又讨厌。

容长苏压抑着心中的不快,缓缓迈步,在最后一间牢门前停下:于欢欢?

干嘛?于欢欢头也不抬,语气不善,她现在饿得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容长苏忍住要发火的冲动,依然有涵养的问:本王是前来负责何芳被杀一案的

哎呀,你终于来了,我等你等的好苦啊!青天大老爷,我冤枉啊,我冤枉啊于欢欢一听是宫里派来的钦差大臣,立马一屁股爬起来,跪在地上,使劲磕头,青天大老爷,你一定要为民女,呃不对,是民小姐做主啊!

容长苏的太阳穴跳了跳,这一段时间不见,这个草包小姐变得更加容长苏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形容,只能轻轻咳嗽两下,调整状态:咳咳,你先起来,本王有话问你!

哦!于欢欢听话的站起来,她震惊了这个男人,真TMD赞!

她的嘴巴长成了O型,真的好赞;

在现代,于欢欢怎么说也是中国法医届领袖人物,高档宴会出息的也不少,俊男美女见的也多,可是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一款。

她至始至终都盯着他,就像个花痴,就差流哈喇子了;

看够了吗?容长苏压抑着转身走掉的冲动,压抑着愤怒,淡然的问。

呃于欢欢脑子里不断的出现容长苏的影子,她甚至能感受到这副身体主人对于这个男人不可遏制的爱恋。于欢欢本想说还没有,不过碍于人家钦差的身份只好稍息立正,报告:看够了!

本王问你,你前天晚上没有回房,去了哪里?容长苏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才缓缓开口。

于欢欢把身体主人的记忆扫了一遍又一遍,连什么时候放了个屁这种芝麻绿豆大的小事都没有放过,可是昨天这最重要的一段记忆偏偏就是没有,于欢欢只好认命的说:报告青天大老爷,民小姐不知道!

容长苏牙齿紧紧一咬他忍!

容长苏缓缓吸气,轻轻做了个深呼吸:那二小姐,请问你昨天为什么会出现在命案现场?那是于府的一处比较偏僻的墙角,那里除了平时巡院的家丁偶尔过去,基本很少有人。

我还是不知道!于欢欢郁闷的摊摊手,心里把这个于欢欢恨死了,该记得的不记得,不该记得的记了一大堆。

容长苏终于火了:于欢欢,你是猪吗?你还能知道点什么?!问你什么都不知道!

咦?于欢欢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很感兴趣的盯着容长苏,前后左右上下将他看了个遍,原来你还是会发火的呀?!我还以为你除了那种仙人一般

本王先走

等一下,等一下,五王爷于欢欢急忙扑向木栏,一把拉住要离开的容长苏,五王爷菩萨心肠,包青天在世,神仙下凡小人,不,民女,呸呸呸,错了,民小姐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你总不能还没有审案就把犯人给饿死吧!这要是传出去对五王爷的名声肯定

松开!容长苏眼中有两团小火苗。

不松!

你到底放不放开?!容长苏一忍再忍。

不放!

典狱长

叫啊,你叫啊,反正我都是死囚,早死晚死都是死。饿死不如饱死!你叫,我也不放!于欢欢是铁了心,赖上容长苏了。

诶,小的叩见五王爷,王爷千岁千千岁!一个小胡子男人屁颠屁颠的跑到容长苏身边,谄媚的趴在容长苏脚下。

容长苏忍了又忍才开口:给于欢欢拿点好吃的!

小的遵命!小胡子又屁颠屁颠离开了。

谢五王爷赐饭!于欢欢放开容长苏,装模作样的叩首。

容长苏风度翩翩的离开,但他下脚的频率却是往常的好几倍。

果然还是遇到灾星了。

于欢欢,你的饭;

哇咔咔,白米饭,果然待遇就是不一样啊!

五王爷赐饭,诶,感觉整个人在牢中的身价都不一样了。

狱卒的态度都好了不少,恩,前几天送的都是水泡白米呢,她相当哈皮。

其实这东齐国的牢这么一直坐着也不错,天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这不就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日子啊。

忽然,

哟,这不是我们于家的二小姐吗?怎么弄成这副模样?一个身穿绿衣裳的漂亮小姐一脸嫌弃的捂着鼻子,臭死了都不知道几天没洗澡了。

于欢欢抬头望了一眼来者,心里一阵讨厌,这个狐骚女人,以前就喜欢找于欢欢的麻烦:哟,这不是我爹的十姨娘嘛?怎么说话这么臭?我老远就闻着你身上那股狐骚味儿了。

你!十姨娘脸色一变,指着于欢欢的鼻子骂,你这个臭丫头,不要脸,为了见到五王爷连这种歹毒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你还真

丑女人!你说什么呢?于欢欢傲娇的抬抬下巴,理理她那堆乱草一般的头发,

你说我歹毒?我看你是嫉妒吧?!想你这小模样也算生的花容月貌,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却偏偏嫁给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而我于欢欢能长安十里送情诗,王府墙外丢荷包,对你们口里那个五王爷做我喜欢做的事,呵呵,你敢说你不嫉妒?

《王爷的法医萌妃》第五章落井下石

你这个不孝女,居然骂你爹是老头子!不要脸!你看看你的样子,做得那些事情,也不知道丢了多大的脸,你还好意思拿出来显摆,真是草包

十姨娘瘪瘪嘴,觉得自己不应该跟这个白痴二小姐一般见识,不过一想到自己在于府的处境,她又狠狠瞪了于欢欢一眼,满脸不痛快,真是个扫把星,早点死了好

你放心!我命硬得很,死不了的!

于欢欢觉得跟十姨娘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说话简直是浪费表情,她无聊的伸个懒腰,坐在一旁的草堆上,开始扯自己那头已经打结的乱发。

哼,穷得瑟!十姨娘只要一想到这个讨人厌的二小姐过几天就要死翘翘了,心理又平衡了一些,觉得自己这样有身份的人不应该和一个将死之人斤斤计较,

你放心吧,这次你保证逃不了,我就让你再逍遥几天,我过来就是看看你的惨样!看到你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是相当高兴!

切于欢欢不以为然。

走着瞧!十姨娘转身离开,我想,整个长安城讨厌你的人多得是!想你死的人也不止我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呵呵,你就等着吧!

于欢欢原本轻松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原来这个于欢欢不止一两个人讨厌她有些头疼了,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

这几天秋晓那边也一直没有消息传来,明天就要提审她了,怎么办?于欢欢这下是真的着急了,她一向运气不好,啥倒霉事都可能在她身上发生。

她悠悠的望了一眼牢门外,心中一片萧瑟:该死的老天,不会一穿越就让她挂掉吧?!

于府的一处偏僻的角落,夜色掩盖下一黑衣男子站在杜薇的对面:钱呢?

你你怎么还来找我钱不是已经给你了吗?杜薇胆战心惊的左顾右盼。

男子嘴角露出一丝讥诮:杜薇姨娘还真是健忘啊!你的那些个钱根本不够买官家嫡小姐的一条命,我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说好的另一半呢?

哦哦哦给杜薇匆匆忙忙从怀里掏钱,生怕被别人看见,我们说好的,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能把我抖出去

这个,你放心,我们烟雨楼既然是江湖上排得上号的杀手组织,做得就是这人头买卖,江湖规矩自然是要遵守的。男子一把扯过杜薇手里的钱,转身就走。

杜薇望着空空的手心,咬咬牙,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次日天未亮,于欢欢就懵懵的被一群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拖到了大堂之上,并压着她跪下。

杜薇,你说你像往日一样带着侍女家丁偶尔巡视于府,却发现于欢欢手持凶器,何芳嬷嬷惨死当场,是吗?高堂之上一白衣男子淡然的开口,声音很静很让人安心。

杜薇使劲点头:回王爷,是的。这些丫头下人都可以作证,何芳嬷嬷可是皇后娘娘她

你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容长苏打断杜薇的话。

是是是!杜薇觉得这个五王爷看着虽然一副平平静静的样子,可是她总感觉他的眼睛仿佛能看透她的心。

带仵作!容长苏轻声道。

于欢欢依旧跪在地上打瞌睡。她的生物钟简直准点跟北京时间一样,不到点,绝对醒不来,同样,不到点,也绝对睡不着。

一灰袍老者缓缓被侍卫扶着进堂:草民叩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结果如何?

死者由于颈部利器刺穿,失血过多而死。因此没有出现尸斑,但从尸体腐败的程度来看,死亡时间应该是五天前,也就是二小姐没有回房的那天晚上

老者年纪颇大,说起话来慢吞吞的,而且我们只在现场发现两个人的脚印,一个是于府二小姐,一个是死者何芳嬷嬷。

来人,把凶器呈上来,让仵作看看!容长苏虽然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他时不时扫向打瞌睡的于欢欢,心底深处总会升起一丝嫌弃白痴!

老者拿着凶器研究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回禀王爷,死者的伤口正是此钗所致。

于欢欢,你可认罪?容长苏微微提高音量。

于欢欢依旧呼呼大睡。

啪!容长苏不重不轻的拍了一下惊堂木,本王问你

哎呀,这个于欢欢真是胆大包天

谁说不是呢?!藐视公堂

是啊是啊,真是和传闻一样,是个胸无点墨的纨绔小姐呢!

你才知道啊,我跟你说,前年这个于欢欢

周围民众从小声议论,渐渐变成大声辱骂和怒斥。可是那个睡梦中的于欢欢,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

饶是容长苏这样淡漠的性子,也快要忍不住想发火。

咦?于欢欢终于千呼万唤始醒来,帅哥好帅抱抱我嘛!于欢欢朦胧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睫毛弯弯,小嘴嘟囔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也遮盖不了她那张萌翻全东齐国的娃娃脸。

呃容长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素颜的于欢欢,心中仿佛被羽毛刷过,让他非常不舒服:你这个

呀?于欢欢惊叫起来,都升堂了?

于欢欢,人证物证俱在,你可认罪?!容长苏的情绪很快收拾起来,依旧一副遗世独立的态度。

于欢欢被这句话深深刺激了一下,瞬间炸毛:我不认罪,什么人证物证俱在?人证就是那个带着一大帮人抓我的后娘?物证就是那个莫名其妙出现在我手中的钗子?

第一,现场可有何芳嬷嬷挣扎的痕迹?我想何芳嬷嬷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我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要杀她,也不是那么容易吧?我能一刀致命?

于欢欢分析的头头是道,第二,这么个小小的钗子,要划出那么深的伤口,并且是一气呵成的整齐切口,需要的腕力应该不小吧!我这个于府草包二小姐,虽然不受宠,但是也不至于天天干重活,练就一身蛮力吧?!

第三,我怀疑于府那处墙角不是何芳嬷嬷的第一事发点,这一点我可以证明,不过我需要准备的东西还没有准备好。

容长苏深深看了于欢欢一眼,这个于欢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聪明了?

《王爷的法医萌妃》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王爷的法医萌妃》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