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王爷的法医萌妃小说免费阅读(于欢欢容长苏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王爷的法医萌妃小说免费阅读(于欢欢容长苏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2019-09-28 18:46:22来源:wyy发布:玉笑笑

王爷的法医萌妃小说免费阅读(于欢欢容长苏小说大结局),这里推荐王爷的法医萌妃于欢欢容长苏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作者玉笑笑创作的,于欢欢容长苏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于府那位不受宠的草包小姐撞坏了头,一夜之间就变了个模样,倒不是变得像个大家闺秀,而是变得更没下限了。早前这位于小姐就一直在追容王爷,但是也没太过

王爷的法医萌妃小说免费阅读(于欢欢容长苏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王爷的法医萌妃免费在线阅读

《王爷的法医萌妃》第十章高手过招

于欢欢眼疾手快的往外跑,虽然没有被砸着,却也弄得满身是灰:搞什么嘛?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两人飘逸而下,容长苏的白色长袍沾了一些尘土,但却依然优雅。

血无情却后退了三公分,才站定,眼神死死瞪着容长苏,许久,终于黑色披风一扬,纵身离开,空中传来他依然魅惑的笑:

呵呵二小姐,既然我索命阎罗接了单,你的命我是一定会取的!至于五王爷,这个梁子,血杀跟五王府结下了,长安第一公子可做好了承受本座怒火的准备?

血无情的声音越来越悠远,于欢欢的小心肝也越来越紧绷我TM招谁惹谁了,动不动就说我杀人了,动不动就坐牢,动不动被人打板子,动不动被人丢东西,动不动被杀。作死的心都有了。

直到容长苏感应不到血无情的气息,才抚着胸口,嘴角缓缓渗出丝丝血迹。

喂!你不是吧?刚才还好好的!于欢欢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容长苏,你可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死翘翘了,谁来保护我啊?

噗!容长苏被于欢欢气的一口鲜血喷出,瞪了一眼于欢欢道:本王不会死。

哦!于欢欢看容长苏还有力气瞪自己,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扯着嗓子叫阿三,阿三!

于欢欢住的地方是五王府最最偏僻的地方,这里连巡逻的侍卫,伺候的丫头,甚至扫地的大妈都没有:你看,这是不是怪你自己?不把我安排在你的院子里?不然那个什么索命阎罗,就是插翅也难飞进来刺杀我!

放开我!容长苏淡淡的望着于欢欢,去一边呆着。

于欢欢无奈的摇摇头,却依然没有松开容长苏的意思:我扶你去休息吧。

你容长苏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于欢欢小小脑门上的薄汗,终于还是没有再次开口。

两人就这么相互依偎着,扶持着,走完一条长长的路。

苏苏吃药了!于欢欢穿着绿衣锦靴,腰配墨玉,小心翼翼的端着腰,走到容长苏的床边,这药大夫说了,是最好的疗伤圣药,你受了内伤,就得喝这个。

容长苏盯着于欢欢,静静的,很久。

于欢欢觉得脑门上都要被容长苏盯出个洞的时候,终于听到容长苏的声音。

阿三呢?容长苏闭上眼。

于欢欢看着那张毫无表情的脸,邪恶因子又起来了,她就想看看这张淡漠冷清的脸下有着怎样的灵魂。

俯身,撅嘴,扑倒。

于欢欢!容长苏恼了,大手抵在于欢欢的脑门上,让她的咸猪嘴不能前进半分,你到底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廉耻!

不知道!于欢欢很老实,终于不装睡了?我就跟你坦白了吧,今天这药你喝了,就算了,你要是不喝,我就是用嘴灌,也得把它灌进去。

你!

我怎么了我?你以为我不怕苦啊?你以为我真吃饱了没事想跟你端药啊?于欢欢理直气壮的瞪容长苏,还不是因为那天你救了我!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你!

你什么你!快喝!容长苏还没反应过来,于欢欢已经挡开他的大手,一口气把药灌进他的嘴里。

咳咳咳

没事,没事!于欢欢的手轻轻拍着容长苏的后背,安抚着他。

容长苏看了一眼于欢欢,终于安静了,不再挣扎,乖乖喝药。

苦吧?于欢欢拿开剩下的一小点药渣,对着容长苏一个甜甜的笑,给!

你藏哪里的?容长苏看于欢欢变戏法似的,将一颗糖塞在他嘴里,相当疑惑。

想知道?于欢欢笑得像只大尾巴狼。

容长苏转过身,不想搭理她:我困了!

切,不想知道算了!于欢欢收起药碗,哼着小曲,得瑟的离开。

容长苏心里像是被阳光温暖过一般,很舒服,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惶恐,也有些措手不及。

给钱!于欢欢走到厨房,拖着阿三和几个小厮,说好的,要是王爷能把我端的药喝了,你们一人十个铜板!

我不信!不会是二小姐自己倒掉的吧?阿三闷声道。

就是就是。我也不信!

王爷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喝药,怎么会你一拿去,就喝了?

就是,阿三哥还不一定有用呢。

对啊,我从小就跟着王爷,也没见他哪次把药喝这么干净过!

二小姐,你就别糊弄我们了!你还是乖乖一人给我们二十个铜板吧!阿三语重心长的劝说于欢欢认命。

你们居然不相信老娘?!于欢欢双手叉腰,一脸匪气。

阿三小声说:不是不相信,你得拿出证据嘛!

好,要证据是吧?于欢欢提着阿三的衣领就往五王府的正居走去,一路上侍卫丫鬟纷纷侧目。

碰,于欢欢一脚踹开容长苏房间的门:你告诉他,你倒是喝我给的药,还是没喝?

阿三这是怎么回事容长苏缓缓睁开眼,还是那副无求无欲的模样。

阿三有些责备的瞪了一眼于欢欢,不知道自己怎么开口。

于欢欢倒是不干了:没什么事,就是问你,到底喝了我送来的药没?

阿三?容长苏轻轻提了一点点音量。

回王爷,今天药炉的小厮愁眉苦脸找我,说怕你又不肯喝药,正好二小姐路过。小的阿三二小姐跟我们打赌的。她她说她能让你喝了她送来的药,每人给她十个,十个铜板!阿三战战兢兢的说,时不时观察着容长苏的脸色。

容长苏依旧是那副样子,盯着于欢欢,半晌开口道:二小姐从来都没有给本王端过药,本王根本就不知道二小姐还会做这些事情?

容长苏!你!

本王累了,退下!语气带着前所未有的严厉和压迫感。

于欢欢相当识时务,赶紧闭嘴,闷闷的陪着阿三离开。

阿三和几个小厮拉着于欢欢要账:二小姐,你堂堂礼部侍郎的嫡女,不会这么耍无赖吧?!

《王爷的法医萌妃》第十一章萌女心计

于欢欢在脑海里把容长苏这神仙般的人物各种猥亵,才舒服了:谁欠你们钱了!本姑娘没有找你们要钱就够好了。

二小姐,你不能张口不认账啊!

是啊,二小姐!

就是,我可是听王爷亲口说,他没有喝你的药!阿三理直气壮的谴责于欢欢不守约定。

于欢欢一脸茫然的盯着众人:我有跟你们打过赌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二小姐,你耍赖!众人终于知道于欢欢要抵赖了。

于欢欢一脸光明磊落的样子:还不都是跟你家五王爷学的!

你这些天来五王府吃王爷的,用王爷的,穿王爷的,你不能

于欢欢恶狠狠的瞪过去:我不能,我不能什么,小三子,这几天没收拾你,你是不是反了啊?!

我哪有

好了,我先走了!于欢欢赶紧开溜,免得又被追债。

却不知一头撞在容长苏的怀里。

好香!于欢欢吸吸鼻子,一把抱住容长苏,扬起一个自认为女人味十足的笑,苏苏,你起来了?身体好点了吧?

你先放开我!容长苏刚才用内力引导药理在奇经八脉游走一个周天,内伤好了不少,我不喜欢被女人粘着。

于欢欢一副我懂得的表情,躲在容长苏怀里朝阿三他们挤眼睛:你看,我说你家王爷有问题吧?还好我牺牲自己!所以,你们都要配合我,知道不?!否则皇上怪罪下来,统统抄家灭族。

我说

我知道啦,又不是聋子!于欢欢放开容长苏,浅笑嫣嫣,苏苏,你今天真好看,比那长安城说书的讲的那些个风流才子美多了。

于欢欢。容长苏看起来脸色不太好,风度嫣然,我已经派人通知刑部的人过来了。一会儿他们会押你回去。

纳尼?!于欢欢一把揪住容长苏的衣袖,你在说什么?

容长苏望着于欢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为了你的安全,我会让他们把你关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并且会派人暗中保护你。等我伤好了,就开堂审案。我也正等着你说的证明。

哎呀,完了!于欢欢一拍脑门,这几天尽想着抱大腿的事情了,秋晓!你这个死丫头,要不要这么不靠谱?!

容长苏躺在床上,合着眼,却没有睡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也对正居外院偌大的吵闹声充耳不闻。

我不走!我不要!于欢欢抱着阿三,死活不放手。

刑部的侍卫早就不耐烦了,又碍于五王府,不敢撒野:二小姐,我们只是公事公办,请二小姐配合我们。

我不管!容长苏,你给姑奶奶出来,你个杀千刀的!于欢欢朝着正居内院大吼。

却没有激起一丝涟漪,院里依旧安安静静,似乎连于欢欢的回声都能听见。

阿三被于欢欢抱的几乎喘不过气:二小姐,你你要是你要是不不不,不去牢里,怎么证明自己清白?你想这样不明不白的

好,我跟你们走!于欢欢一把放开阿三,没有要刑部的人押挟,自己转身离开。

阿三一个没站稳,往后踉跄了两步:二小姐

阿三,谢谢你!于欢欢回头,给阿三一个甜甜的笑,要是姐这次大难不死,我还给你讲好听的故事。

院子里安静的太突然,让容长苏猛的一睁眼,盯着窗幔,好一会儿,又慢慢闭上。秋日的天气已经很凉了,容长苏却依然盖得薄薄的。等了一会儿,他又缓缓坐起身子,开始运功疗伤。

于大人又像以前一样去礼部了,工作比往日任何时候都要拼命。皇上对他也越加满意。杜薇这几天脾气很不好,院里的丫鬟时不时被打,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伺候着。

独一处,能听见银铃般的笑声。

路过的公子都忍不住驻足聆听,真是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这里就是整个于府位置最好的院落,也是装扮最有品位的院落。这个院子的主人就是于大人的掌上明珠,于家大小姐:于心冉。

呵呵,心冉小姐又聪明又美丽。

嗯嗯,就是就是,我们能伺候心冉小姐,真是福气。

那还用说,心冉小姐本就心底善良。

你们说什么呢,还不快点,心冉小姐要作画!于心冉的贴身丫鬟,心语朝几个笑嘻嘻聊天的丫头催促道。

知道了,心语大人!几个丫鬟奉着笔墨款款往走廊的那头行去。

心语领着几个小丫头轻轻推开门:小姐,笔墨来了。

女子低着头:放那!

光是那一身风骨,便让她身后的光景都暗了下去。十指纤纤,素衣轻轻,那微风扰乱的发梢点缀在宣纸上,别有一番韵味。她还没抬头,却已经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

好了!声音不清不浅,不浓不淡,让人很舒服,心语,帮我晾起来。

她一抬头,真正让人震撼。饶是看了很多年的心语,也忍不住一阵目眩,冰肌玉骨,浅笑嫣嫣,却因着眉间那一颗红痣,平添了几分妩媚,少了几分清高。

心冉小姐这是画得

呀,这不是长安第一公子么?一个小丫鬟惊呼,这画得跟真人似的,五王爷仿佛都要从这画里走出来一样。

呵呵于心冉轻笑,一笑倾城,乱了多少少年的心。

心语有些迟疑的看了于心冉一眼,虽不忍夺了于心冉的春心,却也不得不开口:小姐,你早就被皇上下旨指给太子了,你画五王爷

呵呵,下了旨又怎么样?于心冉笑得活泼,目中带着高傲,下了旨不是可以抗旨吗?五王爷可是皇后和皇上最宠爱的皇子,要是五王爷要娶我的话,太子又怎样?

小姐,这太子毕竟是未来的一国之君心语担忧的望着于心冉,她对于五王爷的情深,心语又怎会不知。

于心冉素手一扔,随意的将毛笔扔进笔筒:这长安城,除了我于心冉,不是还有个文清雅嘛虽然聪明不及我,可是外貌家世都在我之上要是太子娶了她,想必也是美事一桩啊。

《王爷的法医萌妃》第十二章送她回牢

这太子能答应吗?心语打心眼的佩服于心冉智慧过人,却又不得不谨慎小心,不然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于心冉甜美一笑:要是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呢?

啊?心语吓了一跳,差点被身后的椅子绊倒。

又或者,我和五王爷生米煮成熟饭!于心冉毫不在乎几个小丫头吃惊的目光,依旧笑的魅惑众生,五王爷这样的男子,才是我于心冉的良人。太子再好,他不是他!

几个丫头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呆呆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于心冉却毫不在意,骨子里的透出一股子傲气:我于心冉想要的男子,就一定要得到。

可是五王爷这几天把二小姐从牢里接到他府上了心语还是想让于心冉打消这个惊世骇俗的想法。

于心冉却一点也不在意:呵呵,你们说的是欢欢妹妹啊她这两年在五王爷面前耍的小小心眼还少吗?哪一次不是把于府的脸都丢尽了?

可是

好了,我的好心语,你难道不希望我过得幸福吗?于心冉美目含笑,你们先出去吧,我画画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

是!几人以言退下。

心语虽然依旧担忧,却也跟着众人离开:你们几个,别把刚才大小姐说的话拿出去胡言乱语,知道吗?

是,心语姐!

要是被我知道了,杖毙!心语严肃道。

是!几个小丫头害怕的缩缩脖子。没想到平时和蔼的心语姐,发起火来,这么恐怖。

心语回头望望那扇关着的房门,心中说不出的担忧。

于心冉坐在书桌前,笑的无所谓,于欢欢啊于欢欢,你这个草包居然还想跟我于心冉抢东西。呵呵,从小到大,你居然还没长记性!其实你没有错,要怪就怪你投错了胎,成了嫡女。呵呵,我这个庶姐只好对不起了。

只要一想到于欢欢的出身比自己高贵,于心冉心里就像有根芒刺,不除不快。

于欢欢呆在一处安静的院落,心里格外着急。

血液中的血红蛋白含有还原性铁,留在空气中被氧化,散落在泥土中,看不出来。要让其重新变红,需要找到强的还原剂,可是秋晓能拿到吗?况且事情拖了这么多天,泥土中的微生物要是把它分解尽了,那么这个方法就行不通!要找到案发第一现场,就要找到那个叫血无情的黑衣人。

于欢欢陷入沉思:那夜,听血无情的口气,于欢欢的死应该和他有关。这么说于欢欢最后的记忆就是那夜傍晚,一个人在破旧的院子里发呆。之后就是血无情出现,于欢欢胆小被吓死了,血无情以为于欢欢只是昏睡过去,又想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于欢欢,让自己置身朝廷追捕之外栽赃陷害,这一招虽然老套,却能让他金蝉脱壳。那么于欢欢咽气,到我穿越过来,血无情有一整夜的时间布置。

哎!于欢欢捂着头叹气,在这个没有指纹对照,没有DNA识别仪的古代,她这个法医还真是有点憋屈。

按照血无情的性格,一整夜,足够他设计了。

真的滴水不漏吗?真的滴水不漏吗?于欢欢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个该死的老天,完全是想整死她嘛。

有了!于欢欢一拍桌子,最简单的真相藏在最简单的地方:我可是法医啊!尸体很容易能说明问题啊。

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出神,本座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二小姐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血无情坐在于欢欢的对面,自顾自的开始斟茶。

嘘!血无情亮亮手中的银丝,二小姐是个聪明人!

你来干什么?!于欢欢压低声音,沉着脸。

血无情轻声一笑:怎么?终于不装了?看来这才是二小姐的本色嘛!心细如尘,任性如斯!

我是什么样子和你有什么关系?于欢欢嘴角勾起一个邪恶的笑,你是不是一定要杀我才行?

是!血无情那双露在外面的眼睛,轻轻一挑,血杀接下的生意,是不会有生还的。

不惜与朝廷为敌?于欢欢浅笑。

我可不怕朝廷!血无情仿佛看透了于欢欢的小心思。

可是你烦,对吗?于欢欢笃定。

血无情轻笑出声:看来,你还是比较了解本座的性格。

你现在杀了我,能全身而退吗?于欢欢继续问。

血无情沉默了一会儿:会受点小伤,本座倒是没想到,五王爷居然会把你弄到个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派这么多高手来保护你!

你的内伤还没好全吧!于欢欢推测。

血无情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却也不得不握住银丝,向于欢欢靠近:二小姐,我会让你死的很安详。至于你说的那些问题,本座自有别的方法。

有刺客!侍卫的一声吼,让血无情手一停。

于欢欢趁机脱离血无情的攻击范围。

该死的!血无情望着院子里不知何时冒出的另一班刺杀人马和那些将他们重重包围的高手们,气得跳脚。

拿下!开口的是容长苏手下第一侍卫惊涛。

刀剑寒光,闪的于欢欢几乎睁不开眼。上百个江湖一流高手的混战,让原本清新的院子里充斥着越来越浓的血腥味。

于欢欢虽然是法医,可是她最讨厌鲜血的味道。她微微皱眉。

血无情本是和刺客相同目的,却恼后来人坏了他的好事,一气之下,杀了一黑衣人,这下,整个场面完全成了混战。

容长苏派去保护于欢欢的人死伤大半,黑衣人被杀得干干净净,独留血无情苦苦支撑。

抓活的!于欢欢大吼,制止惊涛手中的剑锋。

血无情眼神往于欢欢身上一沉,仿佛毒蛇一般缠住于欢欢:本座杀

你本就有伤在身,输了不奇怪,只怪你太心急了!于欢欢制止血无情的话,而我需要你,所以不会杀你!

本座不会对你说什么!血无情被十几个高手押的丝毫不能动弹。

《王爷的法医萌妃》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王爷的法医萌妃》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