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小妾又逃了小说免费阅读(宁小葵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小妾又逃了小说免费阅读(宁小葵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2019-09-28 18:49:54来源:wyy发布:紫色幽梦

小妾又逃了小说免费阅读(宁小葵小说大结局),这里推荐小妾又逃了宁小葵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作者紫色幽梦创作的,宁小葵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对这种心如蛇蝎,好色如命,伤风败俗的女山贼,傲娇的小侯爷认为收服她的最好方法就是逼嫁为妾,留在身边狠狠调教。结果是胜者躺好,败者扑倒,节操全部沦陷。...

小妾又逃了小说免费阅读(宁小葵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小妾又逃了免费在线阅读

《小妾又逃了》第十章调戏小侯爷

自备的止泻药还是很管用的,到了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已经不拉了,力气也恢复了。妖孽很是好奇宁小葵的止泻药,问她要了一粒开始研究。小青外出买了一大堆衣物首饰胭脂水粉,挨个要宁小葵试,宁小葵找了个借口,逃了出去。

外面已是黄昏。稀薄的空气被染上一层素淡的温煦,让人心灵寂寞而平和。宁小葵穿过长廊去往后花园。那日梦中她曾见过后花园中有一株盛开的紫藤,极其美丽,想去看看是否真有。

哈,真有紫藤萝哎!但见紫藤吐艳,一串串硕大的花穗垂挂枝头,紫中带蓝,灿若云霞,灰褐色的枝蔓如龙蛇般蜿蜒,彰显了蓬勃的生命力。

花树下有人。宁小葵一怔,是个人影。淡淡的一抹,想必是着了素色之衣。尽管是惊鸿一瞥,却撇下了让人万种思量的半天风韵。这将军府中竟是这种风致人物?

宁小葵色心再起,偷偷靠近细看。

如清风掠起帘幕般的优雅意态,那男子撩起挡面的最后一道花穗,露出了绝世清逸般的脸。宁小葵刹那间屏息,血轰地往上顶窜。

娘哎,怎么又是他!

白马帅哥!

这家伙阴魂不散,难不成追到她家里来了?

等等,看他意态清闲像是在游园,等着哪个杜丽娘跟他惊梦呢,哪像来追杀人的。难不成,难不成,他就是小侯爷!?正想着就见将军出现了,客气地给他领路,指着亭台楼阁细细地说着什么。

大小姐好。身后有丫鬟道福。宁小葵一惊,就见一个托着茶杯茶碗糕点的小丫鬟。你这是给谁送茶水呢?她问。

回大小姐的话,是给游园的小侯爷。

小侯爷!果不其然啊!

完了完了,宁小葵心中被一瓢冷水扑来,拔凉拔凉。晚上见面被他认出必定将将军府闹个天翻地覆。闹,她是不怕的,可是他这一闹,再把她山贼的身份揭穿,她还能在这个家待吗?她姑奶奶穿越来好容易混上个富二代还没开始享受生活呢就被赶出去,实在是太冤了。

怎么这么一副丧气样,见到鬼了?妖孽那一张无限放大的漂亮脸孔歪头探寻着她脸上神色。

可不见到鬼了吗?

她一屁股在石阶上坐下,双手托腮,垂头丧气道:我还真见到鬼了。

谁啊?他陪着坐下,问道。

你去花园口看看。宁小葵有气无力指了指道。

哦?他很是好奇果真去了。

半盏茶的功夫他回来了,却是一脸的眉飞色舞。一屁股坐下来,头枕着宁小葵的肩,手抓住宁小葵的胳膊,像是孩子偷吃了糖果没被大人发现,吃吃地笑。

你有病啊?

原来他就是小侯爷,什么宜安城第一美男,也不过尔尔。不过这下好了,他是绝不会娶你的,这我就放心了。

放心个鬼啊!今晚我们见面非得大闹天宫不可,跟他再打一架我不怕,可是这么一来我铁定被将军,被我爹赶出去。

那你说你还嫁不嫁他?他眨巴了下眼嘻嘻笑道。

嫁个屁啊,小命都快没了。

扑哧他乐不可支,没事,我教你怎么做。凑宁小葵耳边嘀嘀咕咕起来,听得宁小葵眉开眼笑。

妖冶的眼线,夸张的红唇,豆大的一颗黑痣,再配着一张涂得惨白的脸,活像个女鬼。宁小葵猛一照镜子自己都被吓一跳,不过你还别说妖孽的手艺还真不错,这哪里还有她的样子。

再换上衣服。红色的衬裙,低胸,把宁小葵B罩杯的胸几乎要挤成C罩杯,事业线相当有看头。然后外罩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薄纱,于是整个身材若隐若现,十分惹火。

连妖孽看她的眼神都异样,凑近了从衣领子里往下瞄,挑眉逗眼笑道:这样一来你这里还蛮有料的。

你朝哪看!宁小葵一巴掌拍歪了他。

嗯哼,要想有风尘女子的味道,还需要一些表情,看着我,学着。说着妖孽开始撩胸,摸唇,扭臀,电眼,什么性感姿势一一轮番上阵。

妈妈的,他到底是不是男人啊,这些辣妹般的惹火性感的动作不仅是男人,连她这女人看了都面红心跳咯。

哎哟,你这什么呀,腰扭得跟抽风似的,晕死啊,是让你撩胸,不是让你喂奶哎哟,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宁小葵一学样,妖孽的脸就绿了,完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嘴刁得出口就糗人,而边上的小青更是笑得蹲在地上起都起不来。

你妹的,姑奶奶不干了。宁小葵怒了,撩了蹶子就往床上一躺。

好了好了,我过分了,你就学一样吧,抛媚眼你总会吧。

擦,抛媚眼谁不会啊。

那给我抛个。

于是宁小葵起身给他抛了一个。

哈哈他大笑起来,你这叫什么媚眼,你这叫翻白眼,来看我的。

美目含情,徐徐转眄,汪汪润水中丝丝挑逗暗示,当真是销魂蚀骨,暗解罗裙当此即。

实话,宁小葵的小心肝颤动了,燥热得有些晕晕乎乎。高手啊,甘拜下风。奶奶的,要学,将来一个媚眼就把喜欢的男人拿下,那该省去了多少工夫啊!

月出东山,晚烟初净,将军府中大设宴席。

曼妙清影的歌舞,川流不息的奴仆,杯斛交错的流光,管弦更张的丝竹,一切已表明宴会举行到酒酣耳热之时了。

将军见小侯爷微有醉意,料到时机已到,借故离开,然后通知两位女儿粉墨登场。

接到消息,宁小葵不禁暗笑,这位老爹还真是俏皮,也不用家长制威逼就范,竟然让两个女儿轮番美人计,然后各看各的造化,真是公平。

去的时候故意耽误了会时间,然后宁小葵施施然到门口。但听得里面二小姐的声音那个娇声莺语,软糯得快滋出水来了。

姬家哥哥擦,这一声哥哥叫得肉麻到爆,你可愿听我弹奏一曲以助酒兴?

多谢世妹。清朗一语,落落大方。

宁小葵从窗户缝隙里朝里偷看。就见小侯爷一袭月色袍子清雅出尘,紫金冠束发露优美脖颈线。靠坐在上席,以手支颐,眸光微熏,俊逸的脸上微染胭脂之色,似乎薄有醉意。嘻嘻,秀色可餐,喝多了,调戏的好机会啊。目光流转,再看那二小姐月姝华。哈,好清新勾人的打扮。一袭湖蓝色长裙,淡扫蛾眉,略施脂粉。头无璀璨珠饰,只是斜插一支步摇,随着细碎的莲步,步摇轻晃在灯光下闪烁摇曳,颇为出彩。再细看,她怀抱琵琶,轻纱遮面,螓首低垂,似有不胜娇羞,欲拒还迎之态。

高明!宁小葵不由得给她点了个赞,这女人是摸准了这世家子弟的心态,娶妻自然要娶德才兼备,还有些清新姿色的女子。

若珠玉落盘,琵琶声起。不得不承认这琵琶弹得极好,令原来有些慵懒的小侯爷为止一动,他直起身子眸光开始追逐月姝华。月姝华边弹边含情回睇,复又娇羞赧颜,把个少女爱情郎,娇羞不敢望,演得让人心痒难耐,魂动不已。

嗯哼,想郎情妾意美得你。

哟,不好意思哈,我来迟了。在二人愕然的注目下,宁小葵扭动着小腰,甩动着手绢,飞抛着媚眼,一步三摇,风尘味十足地进门。

你是?小侯爷皱眉问道。

哈,果然认不出了。

姬哥哥,你不认得我啦,我是月离华呀,小时候我们见过的,还一起玩过娶XF的游戏说你长大后非我不娶,怎么你都忘了吗?宁小葵说着已来到他跟前,帕子轻佻地扫过他的脸,咯咯笑道。

小侯爷急忙侧脸,像咽了个苍蝇,勉强笑道:原来是离华世妹。

哟,一个人喝酒那?多没劲啊,我这老爹也真是的,有什么公干比陪未来女婿更重要呢?姬哥哥,不如妹妹我陪你喝如何?挑了他一眼,一勾他的脖子,顺势朝他大腿上坐下,端起酒杯,就往他嘴边送。

离华世妹不要开玩笑。小侯爷面色发红,薄怒。毕竟彼此间是相当客气的那种关系,良好的教养让他极力控制自己。

哥哥喝呀,怕什么呀。宁小葵暧昧凑近他的脸,朝他吹气。

这一下子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他勃然变色,奋力推开她,离华世妹请自重。

哎呀,你好坏啊,弄疼我了。宁小葵娇嗔道着又想缠住他。

姐姐!月姝华一把抓住她,眼睛恨得似有牙齿在咬宁小葵,但口中却装作教育口吻,你怎么可以这样。

哟,这不是妹妹吗?你怎么也来相亲?你与兵部尚书的王公子两情相悦,不是发誓说非他不嫁的吗

姐姐,你胡说些什么啊?月姝华脸色变了,但顾着大家闺秀的形象不能爆发。

《小妾又逃了》第十一章搅黄相亲会

我怎么胡说了,那天你与王公子约会在紫藤花下时还不小心被蜜蜂蛰得满脸包呢。说到包字,宁小葵猛然一个欺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扯下她的面纱。顿时那一张如猪头般红肿的脸赤果果地露出来,然后她满意地听到身后小侯爷倒抽的一口冷气。

月姝华霎时间崩溃,真面目一下被撕开,伪装也无需再继续下去,一声尖叫,十指尖尖猛像宁小葵脸上抓来。

泼妇就是泼妇,一打架就抓人脸,破人相。

宁小葵装作害怕,迅速跳到小侯爷身后,抓住他的袖子直叫道:姬哥哥,泼妇发飙了,救命啊。

哼小侯爷从鼻孔里嗤了一声,冷笑道:这不是正是你想要的吗?

言毕,一把扯回袖子置之不管。

哟,不是傻帽哈,看出是她故意耍人玩的,不错。

说话间月姝华已经扑到,宁小葵本想着将她一脚踢翻在地,临起脚时改变主意,头一偏,这个角度月姝华足够抓她的头发了。

头皮一疼,一把头发果然已被那死女人抓住,靠,还真下得去力。与泼妇打架得还治彼身,宁小葵也毫不客气也一把死死抓住她的头发。

两个女人互相尖叫着破口大骂僵持着。小侯爷在一边满头黑线,不知如何劝解。

反了,都给我住手!一声怒斥,将军从外面进来。

月姝华一吓立即松手,宁小葵紧跟着松手。

世伯,你养了一对好女儿,小侄领教了。告辞了。小侯爷皮笑肉不笑地拱拱手扬长而去。

世侄,世侄将军厚着老脸还要相留,哪还留得住。相亲相到两个女儿像泼妇样大打出手,不但是丢人现眼,更是侮辱了小侯爷家的门楣,似这样的大家闺秀谁敢娶回家。

爹爹,是她先月姝华哭着扑过来抓住将军的手臂。

闭嘴!将军猛力一抬,月姝华吃势不住一个屁股墩坐在地上。

老爷大婶闻讯而来,见此不禁大叫。

你,你养得好女儿,平时是怎么教育她们的竟成这等泼妇无赖将军气得手指发抖直指大婶,脸色都发青了。

是这小贱人她捣的鬼大婶怒了,冲上来就要来抓宁小葵。

住手!你为何不说是你先将她的吃食中放了巴豆呢?

老爷我大婶一下子蔫了。

我先前便与你说过,这桩婚事两个女儿各看各的造化,我们绝不从中帮衬,你为何不守诺言?

哈,将军不愧是将军啊,明察秋毫咯,万岁!

明日好好给我备一份厚礼与我一起登门道歉,若能挽回这桩婚事我不与你计较,若不能,别怪我不讲夫妻情面。

是老爷。大婶似乎十分怕丈夫,不敢违拗,扶起女儿灰溜溜地走了。

离华他走到宁小葵面前,似乎很是痛心疾首,你这是在报复我还是在报复自己?

呃啥意思?

对,你母亲的死我有责任,你不肯原谅我,难以接受她们母女我都可以谅解。但是你为什么要糟蹋自己啊!你看你今天打扮成什么样子,你母亲地下有知该伤心的

汗,这里面肯定有故事,这将军肯定做了对不起原配夫人的事。但听他作为一个父亲这样伤心不已的话语,宁小葵心也酸了,好像觉得真的自己是做错了,爹,我错了,我以后不这样了

好他眼眶湿润了,点头道,小侯爷是个青年才俊,难得的丈夫人选,我真的希望你能认真对待。

嗯。宁小葵装作顺服地点头,暗忖:我可以认真对待,关键是人鸟我吗?

出了宴厅,才发现夜已深了。

宁小葵心情愉悦一路小跑着向自己的闺房而去,不管怎么说,这一晚还是值得庆祝的,不但搅黄了自己的婚事,月姝华那个小娘们也别想癞蛤蟆吃到天鹅肉。

经过荷花池桥边,忽然发现一盏昏黄的灯斜插在地,一个曼妙的剪影清雅别致,颇让人心动。

你在这干嘛?跑过去发现竟是妖孽,长裙飘飘正荡着双脚坐在栏杆上。

等你啊!妖孽笑颜温尔,映着暖色的灯光,有种迷离朦胧的美。

宁小葵心中一暖,看了看四周无人,也跳上他旁边的栏杆坐好,托腮欣赏了他一会,开腔低笑道:小夭,你娘娘腔的病好像开始好了。

不敢不好啊,要不然有人要移情别恋了。妖孽撇了撇嘴道。

你少胡说哈,我刚还搅黄我了我的婚事呢。

哟,这味怎么有点酸酸的,舍不得了?

我舍不得有用吗?人家对我恨之入骨我想跟他交个朋友恐怕也不能够了。宁小葵的确有些郁闷,小侯爷这一款帅哥最是符合她的口味,就这样擦肩而过很是可惜。

你果真还是舍不得。妖孽醋味了,一个扭身开始不搭理她了。

哈,你衣领上有只虫子。

妖孽花容变色,跳起来直拍自己的衣领。

哈哈宁小葵前俯后仰地大笑,骗你的哈哈这一笑不打紧,忘记了自己坐在荷花池上的栏杆上,只听得扑通一声,她华丽丽地掉入水池之中。

哈哈这回轮到妖孽大笑了。

你还笑,你还笑宁小葵拍水直击向他,他笑着逃开,突然变色一指池面,有条蛇游过来

哪?宁小葵大惊失色,小时候被蛇咬过,到现在看到蛇还心有余悸。

哈哈骗你的

好啊,你也敢骗我,看我饶不饶你宁小葵发怒着要爬上岸来教训他,发现因为天气干燥,池子水很浅岸却很高,身上衣服湿了又重,一时间还爬不上来。

喂,还不来帮忙!她朝妖孽伸手。

妖孽却不接手,而是蹲身下来,美目含春,挑唇邪笑,没头没脑地嗲呖呖地叫了一声,姬哥哥

这分明是在学她宴厅里撒娇叫小侯爷的语调,宁小葵哭笑不得,你有病啊!

你也叫我一声哥哥,我便拉你上来。他眨了一下右眼,蛊惑低语,低到那声音只有她听得见。

好,你把耳朵凑过来。妖孽上当果真凑身过来。

来吧!宁小葵兴奋大叫,用力将他一拽,哗啦一声,他猝不及防直扑入池中。

哈哈小样,想占我便宜是不,我让你喝老娘的洗脚水唔才开心到一半,落水的妖孽突然一口水喷过来,喷了宁小葵满头满脸。

你找死啊!宁小葵大力地拍水击向他,他也不甘示弱,拍水反击。

终于闹够了,两人爬上岸,见对方完全成了落汤鸡,又互指着大笑。笑着笑着,妖孽开始不对了,眼睛微眯,看宁小葵的眸光开始像针一样扎人。

宁小葵低头一看,不禁老脸一红,本来她今天穿的就透薄,又经水这一泡,等于完全贴于身上,彻底暴露。

闭上你的狗眼!她一声怒骂,一拳砸向他肚子,他闷哼一声佝偻下去,宁小葵趁此当儿飞一般逃跑。

咳咳妖孽有些痛苦地咳嗽着,但望向宁小葵飞奔而逃的身影时,却勾唇坏笑。

米蛀虫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一晃,宁小葵在将军府已过了一个星期的好日子了。

这天傍晚,闲得无聊她与妖孽下象棋。

她把马连跳几步将妖孽的炮吃掉。

哎,你的马怎么可以连跳?他叫道。

我这马是日行千里的好马,跳这几步算的了什么!

他睁大了嘴巴。

然后她的車拐弯吃了他的马。

你的車怎么可以拐弯?他又怒问。

你见过不会拐弯的车吗?

他结舌。

过一会她的象过河直接吃了他的车。

你的象怎么可以过河?

你见过怕水的象吗?

他直接无语。

哈哈一旁观棋的小青笑岔了气。

不玩了。宁小葵一推棋盘,老是赢,没劲。

他噗嗤乐了,没见过你这么无赖的。莲花池里的荷花开了,要是觉得无聊去赏莲如何?

夏日的荷花傲立在满池的碧叶中。似锦上添花般为单调的荷叶添了一份清雅与柔美。

荷花漂亮是漂亮,看久了总觉少了点什么。哎,要是有蝴蝶蹁跹在花心上就好看了。

蝴蝶?如今入夏哪里来的蝴蝶啊!妖孽嗤地笑了。

我就要蝴蝶。什么花没蝴蝶来欣赏,再好看也没用。宁小葵蛮横道。

妖孽含笑歪头看她,却是无语。

宁小葵觉着索然无味,不看了,回去吧。

晚上我们出去逛夜市怎么样?妖孽突然道。

逛夜市?这个可以有!宁小葵兴奋起来。

吃过晚饭宁小葵到处找他,发现他忽然不见了,哪也找不到了。问小青,小青也说不知道。一生气了,一个人出了门。

《小妾又逃了》第十二章捡个小白痴

街面上已热闹非凡了。

各色穿着的百姓驮儿携女,带着各种的笑,熙熙攘攘穿梭流连在喧闹的集市里。街面上的商家店铺,各自门口高悬明如巨星的灯笼,小二当门而立,大肆招揽顾客。更有甚者将摆满琳琅满目商品的摊子摆在了外面,吸引住了不少路人停驻逗留。

宁小葵情不自禁张开双臂拥抱这令人喜悦的氛围,民风淳厚,古俗盛存啊,若不是穿越过来,如何能如此切身体会呢?

哇,这朝代的小吃不亚于宋代的美食咯。汤鲜鱼嫩的黄焖鱼、热鲜嫩香的炒凉粉、酥松适口的花生糕、清凉沙甜的冰糖梨枣、外焦里嫩的玫瑰糖糕、酥焦五香的油酥面蛹她一个个品尝过来,吃的她肚圆胃撑。

当当当一阵锣鼓响,人群围城一圈,挤进去,原来是一场正演着才子佳人的皮影戏。那皮影工艺精湛,表演起来生趣盎然,活灵活现。宁小葵兴趣十足地看着,突然觉着腰间有人撞了她一下,回头一看,都是些看皮影的面孔,没看到有什么人撞她。

下意识地去摸钱袋,一摸一个空,我靠,小偷!她立即冲出人群,发现一人飞速朝东南方向跑去。

抓小偷!宁小葵大叫一声朝他追去。

小子跑得非常快,但长跑冠军的她比他更快。小子似乎没料到今碰到厉害角色了,边跑边回头紧张地看她。眼看就要追上,小子却利用熟悉地理,很快他拐进了一个小巷子,她跟进。他又很快拐出,她紧追不舍,两人在小巷中穿梭。

终于小子累得像狗一样喘气,停住脚步,迎面将钱袋扔给宁小葵,嗬嗬跑不动了钱,钱袋还你

宁小葵迎面接住,却一个箭步揪住了他的衣领,小子,敢偷姑奶奶的钱包,非给你点教训不可。

姑娘不,奶奶饶了我吧,我下回再不敢偷你了小子求饶。

还有下回!宁小葵一脚踹得他跪地。

啊他哭叫起来,声音凄惨无比。

等等,好像不是他在哭叫,声音比较远啊。

她朝西看去,小子似乎也听见了,也跟着她看去,把娘亲还给我呜呜不要打我

这回苦主挨打哭叫求饶的声音更清晰了,声声敲击人心膜,让宁小葵想起全能神在麦当劳里打死无辜女子的事情,不禁全身汗毛竖起,甩开那小子,急速朝西冲刺。

三个不良少年围殴一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死死抱住其中一个大腿,完全不顾劈头盖脸的拳头,却只顾苦苦哭求,呜呜把我娘亲还给我把我娘亲还给我

宁小葵脑子里的血轰地冲上头顶,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警察来了!

哟,来了个多管闲事的小妞儿,长得还挺可爱。小妞,哥几个无聊得紧,陪哥几个玩玩吧。三个不良少年嬉皮笑脸围拢过来。

陪你们玩玩是吧。行啊,来吧。

宁小葵冲上去,对着其中一个就是一脚。那小子被她踢趴在地,其他两个齐都愣住了。

小娘们,好大的力气,哥几个,擒住她!连带那个被踢趴的挣扎爬起,三人气势汹汹朝她身上招呼上来。对付三个小流氓,那简直是小菜一碟。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三人被宁小葵一顿胖揍,哭爹喊妈地屁滚尿流而逃。

那年轻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年轻男人,宁小葵走过去时他缩在角落里抱着头瑟瑟发抖,她一碰他,就大叫,别打我,别打我。

喂,他们走了。宁小葵大声说道,他抬头谨慎地看了看四周,确定那些小流氓不在了,猛然一个熊抱,死死把宁小葵抱住,力气好大,差点让宁小葵窒息。

我怕,我怕

汗,一个大男人居然如此懦弱,宁小葵费劲推开他,借着夜市的灯火瞧他,这一瞧,宁小葵扑哧乐了。

这人打扮怎么这么逗啊,一头青丝,居然编成无数小辫,小辫末梢扎着五颜六色的绳子,还叮叮当当挂满了无数坠饰,再加上满头满脸的血污,流着两泡污浊的眼泪,那模样别提有多逗比了。

我的娘亲,我的娘亲救我的娘亲他哭道。

你的娘亲怎么了?是哦,宁小葵一开始就听他说什么娘亲娘亲的。

他们把我娘亲扔河里了呜呜他指着几米远的一个荷花池,大哭起来,委屈地像个孩子。

啊宁小葵一惊,怎么不早说啊。一个箭步,咚地跃入池中。

入池才知,池水很浅,只到宁小葵胸前。一阵摸索,池子里连大一点的鱼都没有,哪里来的人。

捋了一把脸上的水,对着坐在池子边抽泣的他,道:你确定你娘亲真被扔到这个池子里的?

嗯他带着哭音重重点头。

宁小葵又潜水下去摸索,忽然抓到了类似衣服的东西,一喜,用力一拽,结果用力太大,所拽的东西又太轻,一个后仰一下子摔进池子里。等她挣扎着爬起,发现手里竟然抓着一个木偶,一个穿着精致衣裙的木偶,头上还有还有以假乱真的头发,梳着漂亮的发髻,甚至还有搭配的首饰

哈,芭比娃娃啊!

娘亲那年轻男人突然眼睛一亮,雀跃着大喜,顾不得池水湿衣,跳下来一把抢在怀中,百般呵护,娘亲,你没事,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死了呢,娘亲

晕啊,宁小葵差点吐血。

这就是你的娘亲?

他却不理,爬上岸,只顾着抚摸着娃娃,喃喃自语:娘亲,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太好了

尼玛,原来是个白痴啊!

宁小葵失笑,边坐下来,边绞衣服,我说,他们为啥打你啊?

他们抢我的娘亲,我不给

呃,三个小子太过分了,欺负一个白痴。

你娘不在了吗,怎么抱着个娃娃当亲娘?

它不是娃娃,它就是我娘亲!白痴唬起了脸。

好好,你娘亲。我问你啊,你叫什么名字,住哪里啊?

名字?他歪着头想了一会,摇头,不知道,他们从来不叫我名字。

那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不知道。他不耐烦道着,忙着玩他的娃娃。

汗,这怎么办,一个走丢的白痴,家人该多着急,不送他回家,不知有多少不良的人欺负他呢。瞬间宁小葵觉着有义不容辞的责任。

走吧,我送你回家。带他一路问问人,或许有人认识他。

我不回家,他们逼我吃药,我逃出来了白痴嘟嘴摇头表示拒绝回家。

那我们不回家,姐姐带你逛夜市怎么样?先哄着他跟她走才是正事。

好啊好啊,我要吃好吃,我要吃好吃的白痴兴奋起来,手舞足蹈。

宁小葵一看他的脸,啧了一下,你先把脸洗一下。

姐姐帮我洗。他撒娇。

呃,一个大男人,叫她帮他洗脸,恶寒啊!

家里都是姐姐们帮我洗的,我也要你洗。他继续撒娇。

好,好吧,怎么这满身的鸡皮疙瘩啊。

就着池水,宁小葵给他洗了把脸,血遇着水瞬间消散,他一抬头,一张光洁清秀的脸露出来,像雨后明净的天空一般,一下子洗涤了人的心灵。

尼玛,这白痴长得好生漂亮啊!

宁小葵口水又差点流下来了。自己哪这么好命啊,穿越来个这个时空怎么到东到西都遇得到帅哥啊!

可惜啊,这样标致的人物竟是个白痴。

领着白痴,宁小葵去店里买了两套衣服换上,为了方便,她便称呼他为小白。

一到街上,小白就像撒开蹄的野马儿,横冲直撞在夜市。不是撞翻了人家的小摊,就是撞倒了人家的孩子,惹得人们一阵一阵惊呼,让宁小葵忙不迭给人道歉。而且他真正是个吃货级别的家伙,见什么吃什么,不给买就在地上打滚,一吃起来还没完,那肚子简直就是个漏斗。

此时他正在哧溜哧溜地吃羊杂碎,这已经是第三碗了。

宁小葵满头黑线,暗叹捡了个烫手山芋。而且这一路上问过来,没一个人认识他。

终于他要吃第四碗时她受不了鸟一拍桌子强拉了他就走,一路上这货拼命打嗝,满嘴的羊骚味,却看见一个扛着糖人的,吵着又要吃糖人。

宁小葵真心怒了,恶狠狠道:你再说一个吃字,姑奶奶就把你扔了,让狼吃了你!

他一缩脖子,脸色有些发白,看来狼对他来说是个很怕的字眼,他结结巴巴道:可是嬷嬷跟我说狼只吃小孩的,我是大人了。

汗啊,你还知道你是个大人啊!

宁小葵继续唬着脸吓他,谁说的,狼最喜欢吃长得白白胖胖的像你这样的,有肉。

他头摇得拨浪鼓一样,害怕道:不要吃我,我不好吃,我的肉臭的。

那你听不听话?

我听话。他低下头,两个食指抵在一起,很是委屈,眼睛却不舍得偷瞄那诱人的糖人。

宁小葵脸唬着心里却暗笑,牵着他走,一路上再次打听有没有认识他的人。

《小妾又逃了》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小妾又逃了》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