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小妾又逃了(作者紫色幽梦)-小妾又逃了在线阅读

小妾又逃了(作者紫色幽梦)-小妾又逃了在线阅读

2019-09-28 18:50:15来源:wyy发布:紫色幽梦

小妾又逃了(作者紫色幽梦)的小说全文免费看,小妾又逃了宁小葵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小妾又逃了是由作者紫色幽梦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妾又逃了在线阅读完本。对这种心如蛇蝎,好色如命,伤风败俗的女山贼,傲娇的小侯爷认为收服她的最好方法就是逼嫁为妾,留在身边狠狠调教。结果是胜者躺好,败者扑倒,节操全部沦陷。...

小妾又逃了(作者紫色幽梦)-小妾又逃了在线阅读

小妾又逃了免费在线阅读

《小妾又逃了》第十三章一起逛青楼

哟,好俊的公子,进来玩玩嘛,我们家的姑娘可漂亮了。途经一家看起来很高大上的青楼,门口有揽客的姑娘,一身的妖艳气,甩着帕子就上来拉客。

呵呵美人姐姐小白眼睛突然贼亮起来,吃吃地笑一把抱住她。

哟,这白痴这方面倒还不傻啊!

嘻嘻,公子,奴家算什么漂亮呀,咱头牌怜星姐姐才是神仙似个人儿呢,来嘛,进来看看嘛!里面好玩的紧。姑娘撒娇卖萌使出浑身手段。

我要看漂亮姐姐小白兴奋地华丽丽跑进去了。

小白宁小葵要拉他已经来不及了。

靠,原来是个色鬼小白痴!

小白她叫着也要跟进,姑娘一把拉住她,女客不能进。

我告诉你哈,我弟弟可是个白痴,你要是不让我进,他要闹点什么事看你们怎么收拾。姑娘一愣间,宁小葵就踏门而进了。

佳酿、脂粉、菜肴、笑语、莺声立即扑鼻侵耳而来,宁小葵好奇地看去,见嫖客妓女或错落分坐,或躲在一隅,或追逐打闹;开怀豪饮的,调情纵欢的,豪赌吆喝的,热闹成一锅粥。台上更有那歌女倚怀装痴卖娇,雪胸一抹红唇一点,正在弹唱艳曲。

好一派的温柔旖旎风光,原来古代妓院是这样的宁小葵开了眼了。

漂亮姐姐随着一声女子的尖叫和男子的呵斥声,东边一个角落出现骚动。

坏了,小白!她立马冲过去。

哪来的这么不懂规矩的野小子,敢抢老子的女人,找死啊!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一把攫住小白,提起钵一样大的拳头,就要爆头。

住手!她冲过去,顺手抄起一杯酒泼他的脸。

他一愣间,她便将小白夺过来护住。

逛妓院还带老婆来,小子,你有种,老子女人也打!男人吃了亏,暴跳如雷,拳头立即朝她身上招呼。

宁小葵一个矮身,躲过他的拳头,一把扣住他的脉门,顺势一带。那男人酒喝高了,脚下不稳,连人带桌摔了下去,哗啦啦,声音巨响,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打架了,哈哈,女人打男人,好看在酒精的作用下,嫖客们体内个个血液沸腾,全都围过来看热闹。

臭婊子男人挣扎着站起,嘴里骂骂咧咧猛又扑上来。

骂人,给你点教训!

宁小葵跳上酒席,将桌上的碗碟菜肴酒水当做暗器,唰唰唰若飞镖般直飞出去,镖镖命中。瞬时汤汤水水挂满了男人一身,而那脸尤为好看,五颜六色像开了染料铺,头发上还顶着几个虾球,耳朵上挂着条鱼尾巴。

哈哈人群一阵爆笑。

姐姐好厉害小白鼓掌雀跃,完全不知这祸是他惹的。

男人脸成猪肝色,被个女人戏弄,实在无颜面。来人他大叫。

龟奴上来,将军

把这砸场子的小贱人给本将军拿下!

是!几个龟奴卷袖,面露狰狞,便上来了。哟,这男人还是个将军啊,来头不小嘛!哼,姑奶奶也不怕,既然已经开打了,那她就闹它个人仰马翻。

来呀,来呀宁小葵挑衅着,一边借着地形,道具,腾挪闪跳,上下翻飞,多管齐下,打得那叫一个得心应手。

好啊打得好嫖客们大声叫着好,看来这群龟奴平时没少作威作福,这叫好声充斥着宁小葵的头脑,宁小葵更加血脉偾张。

怎么回事?老鸨闻讯赶来,见是老主顾官大人吃亏,又见宁小葵是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不禁也大怒,急忙招呼着更多的龟奴加入。

坏了,人越打越多了,这样下去肯定会被包了饺子。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跑!

正在这时,一个龟奴拿着棍子扫过来,宁小葵一闪过一脚急速踢出,他哀嚎着一个狗吃屎,她抓起他掉地的棍子,虎虎生威,耍了一套棍法,其实这套棍法那是做表演秀的,没实用,但好歹也震一震那帮家伙。

果然花哨的棍法让龟奴们面面相觑逡巡着不敢上前。

见此时机,宁小葵一把抓住小白的胳膊,大叫一声,跑!钻了个空当,拉着小白就逃。

贼婆娘蓦地,一声如雷霆般吧爆喝,一条人影如大鹏展翅般从二楼跳落,瞬间落在宁小葵面前。

宁小葵定睛一看,就见白衣翻飞,青丝飘逸,酷帅帅的一张脸!靠,谁特么这么帅!她又开始花痴!

呃这张脸怎么那么熟悉吗,哇呀呀,这不是小侯爷吗?!

好巧,你也来逛妓院啊!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居然逛妓院。你逛就逛呗,干嘛偏来这家,这下好了,又冤家路窄了。

宁小葵一边嘿嘿地跟他搭讪,一边瞅着逃跑的路线。

这也字说得小侯爷嘴角抽搐。

姬岚衣!正在这时,小白突然兴奋地朝小侯爷直扑上去。

小侯爷一个愣怔。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宁小葵撒开丫子玩命地逃。

贼婆娘,你给我站住!身后传来又是一声怒吼,小侯爷也玩命追来。

跑动起来,宁小葵才发现,今天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她这。出门时为了臭美,穿了一条将腰勒得极细的裙子,又穿了一双绣工漂亮的鞋子,而这鞋子刚上脚有些挤脚,这一跑动起来,便觉得呼吸也困难,脚里也痛。

但尽管这样,她拼老命也得逃脱。大街上人潮涌动,不便去,她专拣偏僻小巷人烟稀少之地钻。终于,千百万次回头,惊喜地发现,小侯爷这条尾巴不见了。

停下来,但听得流水淙淙,原来兜兜转转已跑向城墙的护城河边了。她一屁股坐下来,呼吸实在不畅,一把扯下腰带扔掉。觉得脚痛得实在不行,又脱了鞋子查看。嘶好痛,脚丫子都磨破了。

就在这时,一双穿着白靴子的脚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视线。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白靴子一脚将她的鞋子踢到了护城河里。

我的鞋!她惊叫着跳起来,发现小侯爷正冷笑着看着她。妈的,这小子玩阴的!

牙齿咬地格格响,小侯爷面目狰狞地一步一步逼近她。

帅哥,其实我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嘿嘿她讪笑着后退。

贼婆娘,你活着便是我的耻辱,你最好从这世界消失!小侯爷一字一顿磨着牙道。

姬岚衣!她突然一声大叫。

你怎么知道我叫啊小侯爷变色,她暴起猛然一把推向他。他身后一米便是护城河,这一推她是用尽了全力的。

果然,听到爽利的一声噗通声,小侯爷落水了。

贼婆娘啊噗啊噗小侯爷在水中大惊失色,手忙脚乱地扑腾,开始呛水。

哈哈,小样,你不会水啊!

宁小葵大乐,这真是天助我也!

啊咳咳救命小侯爷面色惨白,呛着水一脸绝望。

宁小葵坐在岸边,托腮好整以暇地嬉笑,小侯爷,水里凉快吧!

咳咳你如何知道我,我的身份?小侯爷又惊又怒道。

宜安城第一美男小侯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宁小葵摇头晃脑道,可惜,这美男今成了落水狗了!

你小侯爷也无力反驳宁小葵,大口喝水起来。

救你容易,只要你求我一句,我就救你起来。宁小葵嘻嘻笑道。

我宁愿死小侯爷断断续续说出几个字,人开始下沉。

晕,这小子真是倔脾气啊,宁愿死也不愿求人!

眼看水没顶,他只剩下两只无助的手露在外面,宁小葵立马一跃入水。

她可舍不得他死。

待她下水时小侯爷只剩几缕头发浮在上面,大急着奋力游过去。就在她要抓住他的头发时,猛觉着腿上一紧,一双有力的胳膊抱住她的下肢,并且用力一拽。她立即口鼻入水沉了下去,瞬间毫无反抗力,他迅速反剪了她的双手,捂住了她的口鼻,她一阵窒息,黑暗潮水般席卷而来。

妈蛋,这小子使诈!

宁小葵拼命挣扎,但觉他力气极大,丝毫没有一点留情余地。窒息如死,第一次真真切切感觉离死亡如此之近,宁小葵悲催无比:帅哥,我只是调戏你一下而已,你真的就要我死吗?

妈的,他能装,她也能装!她姑奶奶常年锻炼,肺活量很大,水中憋气能憋3分钟。

假装拼老命挣扎,他自然死不撒手。于是宁小葵假装挣扎越来越弱,然后便悄无声息,张开四肢,劲量使自己漂浮起来,状如死态。

感觉他松开捂她口鼻的手,然后在水里拍她的脸。

丝毫没有反应。贼婆娘,你真的死了吗?

她听他在颤声问。小样,你也于心不忍吗?她一点一点回着气不做声。

是你自己找死你知道吗?你若不死,我这辈子无颜面活于世上。他颤声着喃喃自语,呼吸急促,似乎对于她的死他也有些发憷。

而她依然装死。

《小妾又逃了》第十四章强吻小侯爷

他开始勾着她的腰往岸上游,我不会让鱼虾吃了你,我会好好安葬你,这也算是我最后为你做的。

小子,算你还有点良心。

将她拖上岸,找个隐蔽的地方,开始挖坑。

真要把她埋了呀!宁小葵暗笑,心念一转,小子,这么狠心真要杀她,那她也得给他个教训。

坑费了老大劲才挖好,小侯爷累得气喘吁吁满面汗珠。回转身来待要把宁小葵拖进坑,突然间发现她踪迹全无。

吓得一激灵,四处寻找却哪也不见。

这时候,一阵阴风簌簌,一个女声凄惨若鬼哭,姬岚衣,我死得好惨啊,你还我命来!

听声音就在身后,他猛然回头,就见一个白衣女鬼披头散发,眼睛里留着血,如僵尸跳一般,一跳一跳朝他过来。

大半夜的,再胆大的见到这样一副骇人的画面也会吓得寒毛直立。

何况小侯爷刚弄死了一个人。

啊他大叫一声,连连后退。

谁知道忘记了身后他挖的坑了,一脚踩空,天旋地转,他跌进坑内,头在坑外的乱石上狠狠一磕,一下子昏死过去。

等他苏醒过来,发现自己又被绑在了树杆上。而他恨死了的贼婆娘正笑嘻嘻地坐在地上意淫他。见她穿着白色的中衣,披头撒发,眼睛下面还有两行干涸的血迹,瞬间明白了。

他差点吐血,你不要脸,装死,还装鬼

呵呵你不也对我使诈了宁小葵笑着上前。

他身子一僵,你又想干什么?

我为了扮鬼,手指都咬破了,你看,还流血呢,好疼的。宁小葵伸食指给他看,撅嘴委屈道。

说实话十指连心真的好痛。

你自找的。他冷笑。

我听说口水可以止血杀菌,你帮我舔一舔吧!宁小葵说着把手指伸向他的唇。

他立即避若蛇蝎,气极道:你是不是有病?

这么小气。你差点淹死我,我大人有大量,只要你舔一下我的伤口就两讫了,这也不愿意啊?

我不需要你这么大量,你该怎么报复我便出手好了。小侯爷挣扎着怒道。

糟糕,柳枝做的绳子比宁小葵想象中还要脆弱,小侯爷这么用力挣扎,用不了几下就挣脱了。

你别动,不许动啊!她此地无银三百两警告他。

而他似乎也感觉到了绳子的松动,越发挣扎得厉害。

你不许动,再动我就亲你。眼见绳子快解开了,又没有其他绳子加固,宁小葵一急就脱口这么一句。

此句一出,两人立即对眼愣住了。

宁小葵老脸一红,小侯爷怒瞪着她,但的的确确不敢妄动了。

小侯爷小侯爷远处传来隐隐的呼唤声,糟糕小侯爷救兵来了。

宁小葵一怔间,就听见小侯爷一声大喝,双臂下死力猛挣,在绳子断了一瞬间,宁小葵脑子的弦随之崩掉,抽风一般,猛然扑上去,吻住了他的唇。

柔软清凉的唇,像夏日冰镇的果肉,带着一种男人特别好闻的气息,她脑子轰的一声,整个身子都偏软了半边,一股股酥麻之感如蚁般啃啮她的骨。

尼玛,原来接吻的感觉是这样的,这样的啊!

有几秒钟的懵怔,小侯爷狠狠地推开她,整个脸就像踩到狗屎一样恶心,身子气得发颤手指直指着宁小葵,你你

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吻定情,你以后就是我的人,我不许你再去逛妓院!宁小葵嘿嘿傻笑,脑子有些晕陶陶,一时有点清醒不过来。

正在用力擦嘴的小侯爷听到此句脸都绿了,冲上来便要掐她的脖子。

宁小葵跳起来便逃。小侯爷待要追来,却被脚下的柳条绊住一个趔趄,等他踢开柳条时宁小葵已逃得无踪影了。

啊他咬牙切齿的一声怒吼,一拳砸在了树干。

宁小葵一口气跑回主街上,忽然发现大街上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她当然知道此时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一身湿淋淋的中衣,披头散发,还光着脚。得赶紧回家,糗大了。

姐姐,你去哪了,你去哪了,姐姐

有哭声,好熟悉。

她神经一跳,就见老远处小白边走边哭边在人群中找她。这是个祸害,必须躲开他,今晚她的遭遇都是拜他所赐。一把抢过旁边卖竹编的一顶斗笠带上,准备撒丫子跑人。

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到哪去了

呃身子一紧,已被人抱住。宁小葵只能讪笑道:小白,你还没找到家啊?

姐姐,你又掉河里了吗?小白不解她这副模样。

呵呵,今,今晚好热,我游了会泳。

游泳,我也要。

你,你该回家了。

我要跟姐姐回家!他抱着她,亲昵地蹭她。

宁小葵一把推开他,不可能!

家里已经有个大男人了,如今又带个男人回家,她爹知道了岂不是要抽她的筋。

哇我要跟姐姐回家,我要跟姐姐回家。他立马大声哭开了,使出他的杀手锏,摔地打滚。

正在这时,人群突然骚乱起来,哭爹喊妈地往前逃窜。

宁小葵一把抓住一个人问怎么回事,那人道不知怎的全城戒严,说要捉拿一个浑身湿淋淋的女犯。说着那人异样的上上下下又看了她一眼。

宁小葵一个激灵,擦,这不是说的就是她嘛?

好你个小侯爷,居然出动军队了。

一把抓起小白,走,跟姐姐回家。

月已开始西沉,宁小葵落荒而逃到将军府门口时,发现时辰已经很晚了。正门是不能进了,何况还带着个小白痴。后门也不能进,因为后门也有人看着的。

爬墙吧,只有爬墙了。

找了个内有棵大树的外墙,她托着小白的屁股费力将他弄上墙头。然后自己爬墙借着树,三下两下就跳下围墙。

小声叫小白跳下时,小白哭了,姐姐,我怕高

晕死,宁小葵头两个大。

小白你跳,我接着你。

那姐姐,你可一定要接着我啊,我怕我的屁股会摔成四瓣。小白带着哭腔道。

怎么会是四瓣?宁小葵扑哧乐了。一般不说摔成两瓣吗?

因为屁股本来就是两瓣嘛,这一摔当然成四瓣了。小白还耐心解释着。

跳吧,我的小祖宗!

啊他一声叫,闭眼跳了下来。

宁小葵赶紧去接他,谁知道脚下被什么东西滑了下,整个身子后仰,而下落的小白啪叽压下来,好了,两个人结结实实地摔在一起。

一瞬间摔得七荤八素,宁小葵爬都爬不起来。而小白受到惊吓又死命地抱住她,两个人就这样暧昧地叠加在一起。

一盏晕黄的灯笼照在了宁小葵的头顶,然后她听到一个生气的声音在问: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顺头顶看去,看到妖孽那张很是不悦的俏脸。

妖孽,帮我把他拉开,我要被他压死了。她急忙求救。

妖孽哼了一声,像拎喵咪一样,一把拎住了小白的颈皮将他拎起扔在一边。

嗬,美人姐姐小白贼眼光光,见妖孽如见大鸡腿,宁小葵暗叫坏了,果然下一秒他又使出了第二道杀手锏抱美女,猛地抱住了妖孽。

谁知才沾到妖孽的身,小白突然就像个麻袋一样,华丽丽地被扔了出去。

结果不屈不饶的小白,爬起来喊叫着再次冲向他。

这一次的摔就厉害了,直接半天没爬起来。

你带回来了个什么东西!妖孽尖叫着万分嫌恶心道。

美人姐姐打我半天才爬起来的小白坐在地上捂住了鼻子哭起来,血顺着他的手指渗了出来。、

要死了你把他打伤了。宁小葵一惊,急忙爬起来查看小白,发现还好,是鼻子受到碰撞流血了。

把手绢给我。

不给!

宁小葵捉住妖孽的裙摆就要撕,他急忙跳开,把手绢生气扔了出去。

宁小葵急忙把手绢捂住小白的鼻子,带他到荷花池边去清洗。

这货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妖孽看着抽噎着的小白道。

知道了还问。

你逛夜市人家买一送一给你的?

宁小葵扑哧乐了,你买东西人家送你个大活人啊!我做好事捡的。

什么破烂你都捡回家啊!

宁小葵白了他一眼,正待反驳,谁知小白不干了,大声道:我不是破烂,嬷嬷说我是个男人,是个大男人。

哟哟就你是个大男人,小爷我就不是了。妖孽反讥道。

你怎么是个男人了,你这么漂亮,明明是个美人姐姐嘛。小白思维短路了,瞪大了眼睛嘟囔道。

妖孽扑哧乐了,说他漂亮他很是受用,起手摸了摸白痴可爱的发型,眯眼笑道:哟,小样,你还别说,挺有眼光的嘛!

那你,那你给我抱抱!小白对他的爱抚也很是受用,扭捏着娇羞道。

滚!妖孽下一秒就变脸,比翻书还快。

《小妾又逃了》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小妾又逃了》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