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完结小说《霸道大叔莫嚣张》季凉夏严厉全文在线阅读

完结小说《霸道大叔莫嚣张》季凉夏严厉全文在线阅读

2019-09-28 18:54:04来源:wyy发布:唐糖

完结小说《霸道大叔莫嚣张》季凉夏严厉全文在线阅读,霸道大叔莫嚣张季凉夏严厉的小说在线免费看,霸道大叔莫嚣张by唐糖的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胸大无脑的季凉夏终于爬上季氏集团的总裁位置,前路荆棘丛生,还好有小叔严厉保驾护航。小叔,唐股东逼我嫁给他儿子,我好怕。别怕,唐氏明天就破产了。..

完结小说《霸道大叔莫嚣张》季凉夏严厉全文在线阅读

霸道大叔莫嚣张免费在线阅读

《霸道大叔莫嚣张》第1章大叔,帮个忙

呼!呼!呼!

季凉夏爬在将近三米高的墙头喘着粗气,抬头看向天空,天边霞光灿烂,早晨不到五点,天快要亮了。

今天是夏至,也是她十八岁的生日,今天,她将拿到季氏集团的继承权,她暗无天日的人生,终于熬出头了。

想到这里,她娇柔的小身子浑身充满了力量,猛地用力,翻上了墙头,双手撑在墙上,稳住了身子,慢慢站了起来,看向墙下,不由皱起眉头。

墙下种满了玫瑰花,火红的玫瑰花挂着晨露,迎着晨风摇曳生姿。

美是很美,不过这要跳下去,今天就不能见人了,哪天都以可不见人,唯独今天不可以。

她溜着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四处打量了下,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人,他穿着黑色的风衣,斜靠着路边的电线杆,嘴里叼着烟,烟头的那点光忽明忽灭。

光线不是太亮,他侧脸的轮廓有些模糊,但她却能感觉到,这张侧脸有些好看。

这个地方,这个点,这个人孤零零地在那里,应该不是什么好人吧?

不过就算是坏人,应该也没自己坏吧。

喂,大叔!

倚着电线杆的男子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女子站在高墙上,一头大波卷发,稀疏的刘海被风卷得分到两侧,夸张的烟熏妆,上身穿着皮夹克,下身穿着超短皮裙,脚上踏着七厘米的高跟鞋,鞋皮发光。

典型的不良少女!

只是,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严厉眯了下眼睛,目光落在墙上的那一道三角红上,好像还是蕾丝的。

内里如此火辣,果然如传闻中那样,不是什么好人。

喂,大叔,季凉夏尽量挤出一个讨好的微笑,帮个忙呗。

话一落音,她只觉两道火辣辣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某处,一股寒意爬上背脊,她浑身不由一僵。

她看了看他的视线方向,低头看向自己,只觉超短皮裙下,一股凉风在窜动。

自己的这个位置,他的视线方向,不是正好看到自己裙下吗?

他还看得那么专注。

流氓!她咬牙切齿,火冒三丈,脱下一只高跟鞋,就向他扔去,高跟鞋刚一扔出,她的身子便往前扑去。

扑通!

啊!

扑扑扑!

一群鸟雀从花圃里飞起!

季凉夏躺在花圃里,过了一会儿身体才有一点反应,胳膊上,大腿上,额头等几传来火辣辣的疼。

她抬起头来,正迎上刚刚那位大叔的目光,他的目光很深邃,带着一种特有的冷沉,透着一种山巅积雪般的冷冽干净,夹杂着成熟男子种特有的深沉气质。

喂,大叔,我有艾滋病

不用紧张,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下不去手。

新书发布,

《霸道大叔莫嚣张》第2章我在等你,大叔

季凉夏暗呼了一口气,没危险!

不过,她看着他的神情,心里突然一阵顿痛,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看着这世间最不堪的垃圾,暗暗咬了咬牙。

严厉直起身,回到电线杆的位置,继续倚着,又点了一支烟。

她看了男子一眼,反正跟自己也没关系,她已经将他完全无视了。

她站了起来,蹦跶了几下,除了手臂,腿上,额头上被玫瑰花刺刺伤,有了些痕迹,身子并没有摔坏。

不幸中的万幸。

她将地上的背包捡起来,从里面拿出来一套校服和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迅速换了起来。

严厉抬头,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突然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侧头看去,只见季凉夏在墙角下换衣服。

他眉头微蹙。

只见她将一条淡白色的半裙套了上去,然后又从裙下拉出黑色皮裤,再换上白色的运动鞋,又从包里拿出化妆包,把妆卸了。

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她从墙角走出来,将之前的皮衣皮裤,还有鞋子扔进路边的垃圾桶里,转过身来,看着前方大门上的警察局三个字,笑了笑。

警察局就想困住姐,门都没有。

她拍了拍双手,拉了拉肩上的书包带,走到了路边,身子站得笔直,暗暗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渐渐温和下来。

站立了几分钟,她感觉到两道目光正注视着自己。

她侧过头去,正看到之前那位大叔的侧脸。

天已经亮了,晨曦打在他的侧脸上,线条格外的优美,看得她不由愣了愣神。

严厉看着她,眉头皱得更紧了。

眼前的少女,穿着校服,下身是浅白的百褶裙,上身里面是白衬衫,外面是深蓝色的小西装,高耸的小胸脯将校服绷得紧紧的,领上打着红色的蝴蝶结,一头长发如海藻一般,自由地垂至腰际,空气刘海下,长长的眼睫毛,汪汪的美目,白瓷般的皮肤,精致的五官,恬静得体的气质。

要不是亲眼看到她翻上墙头的形象,又亲眼目睹她换装的过程,他一定会相信眼前的半熟少女,是一个文静的优等生,养在深闺的大小姐。

季凉夏见他直直地看着自己,拧了下秀眉,正要开口,突然想起被他看了裙底的那一幕,不由脸一红,轻轻地哼了一声,转过头来。

严厉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这个带刺的丫头,还有这样的一面,应该是人格分裂吧。

季凉夏朝路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双手拉着肩带,微微踮了踮脚,心情愉快。

她在等一个人。

严厉!

严厉,算起来她应该叫他一声小叔,严爷爷年轻的时候,曾从绑匪手中将她的爷爷救出来,两人是莫逆之交。

而她的母亲,与严厉的父亲,也是很好的朋友,两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她八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了,母亲去世的第一年,严爷爷来到季家,打算将她接到严家去,她拒绝了严爷爷的提议,两人商量,等她满十八岁,继承季氏集团之后,严家帮她一年,让她能在季氏集团立足。

这个任务,就落在严厉的身上了。

严厉二十一岁拿到了沃顿商学院的硕士学位,回国后去了队伍,在队伍里呆了五年,去年才回海市。

在她的心中,小叔是一个骑士,他今天将隆重出场,将拯救她的人生。

《霸道大叔莫嚣张》第3章XY妈,妈

太阳已经出来了,阳光明媚,今天是个好天气,路上的车辆渐渐多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看,已经八点多钟了。

小叔为什么还不来接自己?

她是三天前被抓到警察局的,她昨天晚上向严家老宅打了电话,严爷爷答应她,会让严厉今天早上七点半到警察局来接自己的。

严爷爷是个说一不二的总司令,即便是退了休了,他说严厉七点半来,一定不会七点三十一分来的。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太阳都快到头顶了,晒在身上已经有些热了,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只觉越来越煎熬。

她一转头看向路口,便看到椅在电线杆的男子,不由皱起眉头,这人怎么还不走?

她看了一旁的公交车站,拉了拉肩上的书包带,走了过去,坐在长凳上。

电线杆下堆满了烟头,他又点了一支烟夹在指尖,侧头看向坐在长凳上的季凉夏,不由不由张了张眸子。

她是在哭吗?

季凉夏轻轻抹了下眼角的眼泪,现在已经十点多钟了,那个叫严厉的小叔,不会再出现了吧?

她的双手紧紧掐着腿上的裙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叔,十年后,自己还是一个人!

嘀嗒一声,一滴眼泪打落在手背上,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垂着头,长长的头发遮盖住了脸,痛哭无声,纤弱的肩头直发颤,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接连不断地打落在手背上和腿上。

严厉怔在原地,他看得清清楚楚,她虽然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但她哭得很伤心,很无助。

但只是一分钟的时间,她擦干了眼泪,慢慢地抬起头来,拨了拨弄乱了的头发,用力地牵动着嘴角,嘴角牵了三四下,脸上的微笑才自然起来,长长的睫羽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点。

严厉嘴里的烟头啪嗒一声掉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她正仰着头,对着明媚的天空,努力地微笑着,斑驳的树影落在她的身上。

季凉夏调整好了自己,看到一辆公交车开来,她站了起来,往站牌处去。

严厉站直了身体,公交车已经停下来了,季凉夏正往车门走去,他也跟了上去。

夏夏!一辆白色的宾利开来,车窗里探出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一脸浓妆,好似戴了面具一样。

季凉夏僵了一下,小脸惨白。

她愣神的瞬间,公交车门关上,车开走,白色的宾利停到她的面前。

她透过车窗,看到车里的另外两个人。

XY妈季薇,不,十年前她就改口叫她妈了,后妈也是妈。

另外一个三十五岁的贵妇,盘着头发,容妆淡淡,穿着简约旗袍琴的气质美妇,则是《海市财富》杂志的主编,何晴。

在海市,她的话,就是媒体舆论。

而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叫她夏夏的那个美妇,则是XY妈,不,妈的助理,姚金凤。

夏夏,姚金凤眉头皱得眉上的妆都花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姚阿姨,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

警察局啊!

季凉夏皱着秀目,水汪汪的眼睛里闪着天真无辜的光芒,小鼻子皱起,姚阿姨,你在说什么呀?

夏夏,三天前,你在水上墅被抓,要在警察局关三天,季总今天特地来警察局接你的。

季凉夏

好啦,季薇声音有些暗沉,先回去再说吧。她将车门推开,夏夏,上车。

季凉夏看着她,她今年才四十岁,保养得很好,看起来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她担任季氏总裁已经十年了,久居高位,浑身散发着高贵冷艳的气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她情不自禁地握了握拳头,手心里已经全是冷汗。

季薇见她杵在原地,不由皱了下眉头。

这个孩子,今天有点反常。

季凉夏轻嗯了一声,抬起脚来,脚刚刚踩在车上,右手腕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禁锢住,淡淡的烟草味扑鼻而来。

季总,我是严厉。

季薇愣看着突然出现的年轻男子,夏至炎热,她却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

严厉?季薇脑里突然短了下路。

何主编则是美目放光,是,他就是严家的少爷。

他穿着普通,面目没有任何修饰,但那军人特有的气质,不,是严厉特有的气质,以及他俊美的轮廓,即便是第一次见面,识人无数的她,也能够认这个优秀的男人。

严厉的存在,对她来说,就是一个谜,一个让她想要一探究竟,欲罢不能的谜。

季薇脸色大变,严家的人,怎么会出现?还拉着季凉夏的手。

季婧容啊季婧容,原来你还给季凉夏留了这么个守护神么?

严厉脸上的神色温和了些,何主编。

何晴按捺着心里的激动,不知道该称呼您为严总,还是严上校?

《霸道大叔莫嚣张》第4章小叔很危险

严总,他冷俊的面容里多了抹像似微笑的神色,何主编直接叫我严厉就好了。

允许她直呼自己的名字,这是某种程度上的接受,何晴心下大喜,严总。

严厉微微点头,目光看向季薇,季总,下午三点,我送夏夏去季氏大厦。

她皱了皱眉,严总,夏夏的身份特殊,我是她的监护人,今天还是由我这个母亲亲自带她去季氏集团。

季总,严厉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些,当年季董事长季婧容去世之前,严家曾答应她,在夏夏十八岁的时候,要照顾好她。说着他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她,这是严家和季靖容女士签属的律师函。

季薇接过看了一眼,上面写着招聘函三个字,她花容横怒,严总,你是在逗我吗?

不好意思,拿错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张纸递给季薇,季薇一字不漏地看完,严家要在季凉夏十八岁的时候照顾她,直到她十九岁。

确认她把信函看完了之后,他向她说道:季总,夏夏我就带走了。

他拉着季凉夏退了一步,宾利的车门关上,往前开去。

至始至终,季凉夏都没有说一句话,任由严厉拉着沿着人行道,逆着车流的方向走着。

她抬着头,看着高出自己一个头的严厉,阳光下,她澄澈的目光里流光溢彩。

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小叔啊。

他手上的力度有些大,这种力度,让她油生出一股信任感。

原来,他并没有留下自己,他来接自己了,他没有迟到,而且还来得很早。

很早

她的脸瞬间烧红一片,想起自己站在墙上,被他看到的那一幕,她还朝他扔了高跟鞋

完了,让小叔看到自己那样,他一定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再想起自己栽在玫瑰丛中,他看自己的眼神,那种鄙视与不屑

她心里正暴发着一场海啸。

砰!她的头像撞在一块石头上一样,她抬起头来,才知道正撞在严厉的胸膛上。

小叔,我

我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子的人。

你所看到的我,都不是真的。

被抓进警察局的事情,并不是表面上所看到的那样

她看着他,他淡淡的神色里没有任何情绪,她用力张了张口,胸口起伏,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看着她,惊慌,无辜,紧张!

校服快要被鼓鼓的胸脯撑破了,这个小东西,发育得实在是太过了点。

他嘴角勾出一抹微笑,季凉夏,你这是准备唱哪出戏?他深邃的眼泛着危险的光

她只觉迎头一桶冰水浇下,僵了下,她咽了咽口水,我,我饿!

她说着,肚子配合地咕噜叫了两声,她可是连昨天的晚饭都没有吃了。

半个小时后,三星级餐厅。

季凉夏看着空空的盘子,眼巴巴地看着严厉,小叔,我还饿

《霸道大叔莫嚣张》第5章小叔,我还饿

严厉握着玻璃杯,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吃这么多,是猪吗?

他想起季薇,那个女人叱咤商场十年,是一流的名媛,她培养出来的季氏继承人,实在是有些上不了台面。

季凉夏委屈地瘪瘪嘴,掰着手指头数道:昨天晚饭没吃,夜宵没吃,今天早上早餐没吃,要补起来。

我看你是上辈子都没吃过饭吧?

是不是都可以补起来?

看着她满脸了期待的样子,严肃磨着牙挤出一个字,猪!

猪的生活多美好,吃了就可以睡,睡完就可以吃。

严厉冷着脸,这小东西的脸皮厚得刀枪不入。

服务员。他喊了一声,便有一名服务员上前来。

季凉夏抢声道:再上两份意大利面。一说完,见严厉深沉莫测地看着自己,她忙一脸狗腿子样,小叔,你一份,我一份!

很快,服务员上了两份意大利面,她拿起叉子,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边吃嘴角还边流着口水,还是份量大的好,什么香煎鹅肝一类的,根本就吃不饱嘛。

严厉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这已经是给她要的第五份了,他们现在已经成为餐厅的焦点,服务员看他们的眼神,十分复杂。

季凉夏则一直埋着头,只顾吃自己的食物。

不一会儿盘子里的面全吃了,她端起旁边的水,一口喝了半杯,犹豫不决地看着严厉,汪汪大睛发亮,咦,小叔,你怎么不吃?

不等他开口,她已经站起身来,小叔,浪费不好,我帮你吃。说着,把盘子拉到自己面前,还恬不知耻地说了句,不用谢我。

再一次将盘子一扫而光,季凉夏喝了剩下的半杯水,满意地靠在椅子上,要是再来一份提拉米苏就好了。

季凉夏,严厉坐直了身子,你今天不会就想一直在这里吃吧?

呃!她摸了摸肚子,微微垂着头。

服务员,买单。

严厉买了单,起身离开。

她忙抓起书包跟上他,进了电梯后,她拉着肩带,踮着脚尖,感激地说道:小叔,谢谢你啊。

严厉看着她灼灼的目光,愣了下,冷声道:吃饭的钱,你付。

我说的是今天早上,没想到天没亮你就来接我了,你对我真好。

严厉愣了一下,他之所以那么早出现在那里,并不是因为她。

季凉夏眼底闪烁晶莹的泪光,她的小叔叔,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对自己这么好。

你想多了。

他刚要开口解释,叮的一声,电梯们开了,有人要进电梯来,他没说话,出了电梯。

出了大门,一辆黑色的法拉利停在路边,见他出来,司机小王已经把车门打开了,严总,这里。

严厉走了上去,季凉夏小跑着才跟上他,谁让小叔腿这么长呢。

她刚上车坐好,将书包抱在怀里,严厉开口道:去银座。

两个小时后,银座的职业装商场里。

严厉坐在休息区,微暗的灯光下,他盯着手机屏幕,眉宇含着一抹愠色。

屏幕上的标题是坠落的继承者:季氏集季凉夏。

大概内容是,三天前,水上墅高级会所里,以季凉夏为首的一群富二代举行了一场宴会,宴会上发生了各种让人大跌眼镜,不堪入目的事情,以她为首的一群年轻人,全部被抓进了警察局。

这也是会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警察局的原因,现在想来,她从警察局里爬出来,是明智之举,要是被季薇从警察局里接出来,再想到季薇身边的那个何主编,她今天一早就要上头条了。

想到这里,他若有所思地皱皱眉。

《霸道大叔莫嚣张》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霸道大叔莫嚣张》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